自序 (劉峻)

自序
作者:劉峻 南朝梁

此為輯文

峻字孝標,平原人也。生於秣陵縣,朞月歸故鄉。八歲,遇桑漳顛覆,身充僕圉。齊永明四年二月,逃還京師。後為崔豫州刑獄參車。梁天監中,詔峻東掌石渠閣,以病乞骸骨。後隱東陽金華山。文選重答劉秣陵書》注。

黌中濟濟皆升堂,亦有愚者解衣裳。南史‧劉峻傳》。

余自比馮敬通,而有同之者三,異之者四。何則?敬通雄才冠世,志剛金石;余雖不及之,而節亮慷慨,此一同也。敬通值中興明君,而終不試用;余逢命世英主,亦擯斥當年,此二同也。敬通有忌妻,至於身操井臼;余有悍室,亦令家道轗軻,此三同也。敬通當更始之世,手握兵符,躍馬食肉;余自少迄長,戚戚無歡,此一異也。敬通有一子仲文,官成名立;余禍同伯道,永無血胤,此二異也。敬通膂力方剛,老而益壯;余有犬馬之疾,溘死無時,此三異也。敬通雖芝殘蕙焚,終填溝壑,而為名賢所慕,其風流郁烈芬芳,久而彌盛;余聲塵寂漠,世不吾知,魂魄一去,將同秋草,此四異也。所以自力為敘,遺之好事云。梁書》、《南史‧劉峻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