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府志 (蔣志)/卷09

 卷八 臺灣府志 (蔣志)
卷九
卷十 

人物编辑

開拓勳臣编辑

  • 福建水師提督、內大臣、太子少保、左都督伯施諱琅。今晉靖海將軍、靖海侯,世襲罔替。
  • 興化鎮總兵官左都督吳諱英。今升四川提督,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
  • 海壇鎮總兵官左都督林諱賢。今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
  • 金門鎮總兵官左都督陳諱龍。今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
  • 銅山鎮總兵官左都督陳諱昌。今調補狼山鎮總兵官,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
  • 廈門鎮總兵官左都督楊諱嘉瑞。今調補南澳鎮總兵官,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
  • 平陽鎮總兵官左都督朱諱天貴(澎湖陣亡,特子蔭恤)。
  • 正黃旗二等侍衛吳諱啓爵。今授廣東瓊州鎮總兵官左都督,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
  • 閩安鎮左都督管副將事蔣諱懋勳。今升浙江溫州鎮總兵官,世襲一等阿達哈哈番。
  • 海澄城守左都督管副將事林葵。今功加世襲三等阿達哈哈番。
  • 江東橋左都督管副將事詹六奇。今調補澎湖水師副將,今功加世襲二等阿達哈哈番。
  • 通政使司六品筆帖式常在。今升宗人府主事,功加二十一級。
  • 興化城守營左都督管游擊事林翰。今功加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
  • 浯嶼營都督僉事管游擊事王朝俊。今功加左都督世襲拖沙喇哈番。
  • 晉江營副將管游擊事許毅。今調補臺灣協鎮水師中營游擊,功加左都督,世襲拖沙喇哈番。
  • 提標署中營參將事羅士珍。今功加左都督,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
  • 提標署左營游擊事張勝。提標署右營游擊事藍理。今功加左都督。
  • 提標署前營參將事何應元。今升張家口參將,功加左都督督,世襲拜他喇布勒哈番。
  • 提標署後營游擊事曾成。今功加左都督。
  • 提標管理糧務隨征參將陳遠致。今功加左都督,世襲拖沙喇哈番。

勝國遺裔编辑

寧靖王術桂,號天球,明洪武第九代孫長陽王之次支也。乙酉年,新封為寧靖王,初栖金門。癸卯年,挈眷來臺灣。癸酉,我大清兵至澎湖。六月二十七日,王具冠服,投繯而死。同殉者,妾袁氏、蔡氏、媵秀姑、何姐、梅姐。王無嗣,繼益王府宗位之子,名儼鉁,年方七歲。癸亥,北上安置河南開封府縣。王葬於鳳山縣長治里竹滬地方。

朱弘桓,字繼恒,父魯王以海,自紹興出舟山。辛卯,舟山失守,遷於金門,又遷南澳。庚子,復來金門。壬寅,病故。癸卯,弘桓始生,同其母至臺灣。淮王由桂,字觀海,自潮州來棲金門,壬辰年,死瀘溪郡府。次孫慈爌,瀘溪郡府將軍;慈某,奉新郡府將軍;慈熺,奉南郡府;宗主和睦,皆自辛丑、癸酉等年渡海。益王世孫怡某、舒成郡府宗生慈著、樂安郡府宗室義浚、巴東郡府宗室尊涷歸命之後,奉旨安置于山東、河南等郡縣。使勝國後裔得邀不殺之恩,實聖朝之寬大,亘古所未有也。

勳封遇難编辑

續順公沈瑞,襁褓襲封;珽,其仲也。甲寅年春,耿逆倡亂,鄭經輔之。明年,經寇廣,以公及弟與其眷屬來臺,設館安置,遇之甚厚,妻以鄭氏。辛酉秋,總制姚公用傅為霖為反間,事覺被戮。時經已死,子克塽立,幼未能國。有用事者,以公與為霖同謀,囚其眷屬。弟珽告公曰:「我家受國厚恩,奈何受制于逆孽,何不早為計?」公曰:「吾志決矣!」命珽結繯,成,公不能及,珽扶之升;旣升,弟珽拜于地,候公氣絕,下之,而珽亦自投繯死。兄弟忠節,史不多書。一時臺之士民,相語以目,群壯其節而悲其死也。

縉紳流寓王忠孝、辜朝薦、盧若騰、沈佺期、李茂春、沈光文编辑

  • 王忠孝列傳
王忠孝,字愧兩,泉州府惠安縣人,明進士。初授戶部主事,以抽分密雲,疏劾宦豎,忤旨,廷杖下獄,凡九年。及奉謫家居,遂杜門不出。弘光元年,起授饒州知府,未幾,轉冏卿;又未幾,轉院副。明年,隆武建號于閩,又轉總督,賜上方劍,便宜行事。閩之士女皆識其名。至甲辰年,同盧若騰來臺,不仕偽鄭,維日與流寓諸人肆意詩酒,作方外人。丁未冬十一月,卒。將卒之日,沐浴衣冠畢,告辭親朋,端坐而逝,顏色如生。平生喜著作,有《四居錄》及表、章、上諸王札幷詞賦,嗣當搜羅編輯,以傳後世。
  • 辜朝薦列傳
辜朝聘,字在公,潮州揭陽縣人,明進士。始任江南安慶府桐城縣知縣,歷掌科垣,晉秩京卿,與郭之奇、羅萬傑、黃奇遇,時號爲「四駿」。初棲廈門,癸卯隨鄭往南;甲辰春,至臺灣,尋卒。
  • 盧若騰列傳
盧若騰,字閑之,號牧州,同安縣人,明進士。召對稱旨,授兵部主事。甫筮仕,抗疏劾督輔楊嗣昌,升本部郎中兼總京衛武學。又劾定西侯蔣惟祿,疏上事三。嘉其敢言,將不次擢用。有惡其太直者,沮之,乃除寧紹兵備道。赴任,在水程中,參內使由國興,韙其奏,國興伏辜。旣蒞任,興利去弊,績不勝書,二府軍民有「盧菩薩」之謠,至今屢祝焉。鼎革後,遁跡臺灣,效黃冠故事,杜門著書。癸卯,大師平島,率家渡澎,越明年,卒,時年六十有五也。平生所著詩文甚富,其子孫或有藏之者。
  • 沈佺期列傳
沈佺期,字雲祐,號鶴齋,泉州府南安縣人。登進士第,官諫議。明亡,絕意進取,後至廈門,杜門謝客;後又抵臺,以醫術濟臺人。凡富家貴族相延,輒往;即貧窮者亦不自貴重。壬戌秋,卒于臺,時年七十有五。平生著作,其子孫輯而藏之。
  • 李茂春列傳
李茂春,字正青,漳州府龍溪人,登明隆武丙戌科鄉榜。遁跡至臺,偽藩延以教其子經。其為人好吟咏,喜著述,日字放于山水間,跣足岸幘,旁若無人。知經非令器,素不加禮。搆一禪宇,扁曰「夢蝶處」;與住僧禮誦經文為娛,自號「李菩薩」。尋卒于臺,因葬焉。
  • 沈光文列傳
沈光文,字文開,別號斯庵,浙江鄞縣人,故相文恭公世孫,以副車恩貢,例仕紹興、典州、肇慶之間,由工部郎中家太僕少卿。辛卯年,從肇慶至潮州,由海道抵金門。壬寅,八閩總制李公諱率泰聞其名,遣員至書幣邀之,斯庵不就。七月,挈其眷,買舟欲入泉州,過圍頭洋,遇颶風,漂泊至臺,不能返棹,遂寓居焉。及鄭大木掠有其地,斯庵以客禮相見。鄭經嗣爵,多所變更,斯庵知經無能爲,且以一賦寓譏諷,爲忌者所中,幾死于。乃改服爲僧,入山不出,于目加溜灣番社傍教授生徒,兼以醫藥濟人。所著文有臺灣賦、東海賦、檨賦、桐花賦、芳草賦及花草果木雜記。

節烈女貞鄭氏、陳氏、鄭阮氏、黃氏编辑

  • 節烈鄭氏列傳附沈氏
鄭氏,偽禮部鄭斌女也。續順公沈瑞者,因甲寅耿亂,鄭經輔之,分師寇廣,遷公來臺,時尚幼未婚,經以斌女妻之,遂爲公夫人。辛酉秋,傅爲霖謀洩被戮,用事株及公,囚其眷屬,夫人發歸鄭氏,以父故也。時夫人與公皆幼,夫婦之情未淡,哭謂其父曰:「兒適沈家,生死與共。豈有公罹重禍,兒獨受快活之理?願父遣兒同監。」父從其請,送詣逮所,用事者羈之別室,使不相見也。及公將縊,問夫人何在。人語之故。公解一帶,使特以別夫人曰:「萬事休矣!」遂自結繯。其弟在側,夫人顧謂之曰:「姊以身事人,今日不得不死,父老矣,爲吾弟是賴。歸語吾父,爲謝不孝!」遂登縊,有頃,氣絕,顏色不變。是日也,公有太夫人三,聞公已死,皆縊。公同母妹年十六,聞之撫胸大慟曰:「吾兄弟一家俱死,留此塊肉無益也。」亦自縊死。貞烈萃於一門,芳名垂之千古矣。
  • 節烈陳氏列傳
鄭克𡒉妻陳氏,偽總制陳永華女也。知書守禮,不以貴家女自居。姊妹三人,其姊適克𡒉叔鄭睿,偽藩經弟也,睿喪無嗣。姊歸家,時氏尚未字人,已夫死無嗣當死,微規其姊。姊笑曰:「待汝自爲之未晚也。」及適克𡒉,及偽藩養子,本姓李氏,始偽藩寵妾林氏取他人子秘畜之。克𡒉少敏慧,經特鍾愛之。求婚馮錫范,錫范拒之;偽藩不悅曰:「爾以是兒非吾子也!」後以永華女配之。及偽經西寇,委國政于永華,永華盡心拊循,而經諸弟多豪強不法,永華莫能制,乃請命馳立克𡒉爲監國,實欲藉以節制諸藩弟。而克𡒉亦頗自嚴毅,諸弟皆憚而怨之。至偽藩敗遁東還,即以國事付克𡒉。無何,病亟,乃以克𡒉屬劉國軒。經死,諸藩弟即喪次揚言彼非鄭氏子,孰甘爲之下者?環訴于偽藩母董氏曰:「克𡒉非吾骨肉,一旦得志,我輩無噍類矣。」董氏即命人收監國印,仍召馮錫范以兵脇之。時兵權盡屬劉、馮,而偽經次子又錫范婿。錫范亦欲去克𡒉,聞董氏命,即馳會劉國軒,國軒尚猶豫不決,頃之,竟從錫范意,而克𡒉孤立矣。兵將入,克𡒉顧陳氏曰:「耳目殊異,恐不能相保也。」陳氏曰:「夫在與在,夫亡與亡,必不相負!」克𡒉旣幽縶于別室,而偽藩弟鄭温,尤怨克𡒉,即于是夜格殺之。董氏遂立克塽嗣偽位。以永華爲國之望,猶禮待陳氏,躬親撫慰,而詢其所欲。陳氏曰:「昔爲箕帚婦,今爲罪人妻;官民禮隔,愿出居別室,待亡夫百日飯,即往地下相從耳。」董氏不能違,乃別置一室,停克𡒉柩于中,以處陳氏,仍命偽官備供應。陳氏旣出,旦暮奠泣,絕粒不食,日飲清茶數口而已。其姊弟就省之,曰:「妹歸家亦足守制,毋徒自苦也。」氏笑曰:「姊忘之耶,昔日之言猶在耳。今政自爲之,日無所苦也。人生百歲,富貴何常,但恨不得其死,今旣得,豈可錯過!」百日已周,懸帛柩側,自沐浴,整衣冠,驅處隨從婢女,咸貲而遣發。將就繯,董氏命通國文武同往拜奠,時絕粒已經月餘,神色步履無異平時。受偽官拜,仍拜董氏,就席擧饌畢,即縊而死。從容就義,陳氏有焉。董氏命合克𡒉柩而以禮葬之。
  • 節烈鄭宜娘列傳
鄭宜娘,漳郡人,年十八歸謝燦。燦貧,遠賈,三載歸,以病卒。誓死從夫。鄰慰以姑老矣,無兄弟而家貧,不可。鄭氏答云:「事已至此,不能願矣!」旣卒哭,遂自縊。偽藩令建坊以旌之,表曰「貞節」。
  • 節烈阮氏列傳
阮氏,字蔭娘,張之南門外人也,父以操舶爲生。年十六適王尋。尋,銀同浯江人也,貧食于兵。其兄有遺腹子,幼,母別適,阮取而撫之,教養周至,鄰莫知其爲侄。後尋以病卒,會其仲兄來襄喪事,殯之。夜語之曰:「伯可少安,予亦就息矣!」合戶而入,須臾內響,啓視之,方知氏自縊而幾絕也。救之甦,明日語其嫂曰:「人莫不有死,死于縊殊苦,吾今不敢復爾,愿伯以侄兒繼其兄。」以爲實然,許之,以告諸族。自是,守制哭不甚哀。人爲婦人性欣戚不自持也。比卒哭,飲食笑語自若,同居者防少竦。是夜,復就縊,伯覺而奔慰之。阮曰:「夫死,誓不獨生。旣死之後,伯爲藳葬夫側,此願足矣!」伯憐之,密令同居者以女伴之,不得死。阮以飴作酒,紿使飲醉而就寢,遂自梳洗,著衣裳,服簪珥,取所餘家資首飾,露置死所,投繯而死,時年二十有九。聞其事于偽藩,將旌之,適大師平臺,事遂寢。如蔭娘視死如生,百折不回,可與日月爭光,故無藉于偽旌也。
  • 節烈黃氏列傳
黃氣娘者,黃堂壯女。年十九,適偽賓客司傅爲霖次子。爲霖反間事洩,偽藩磔之,及誅其子,氣娘以閨房不治,准領寧家。初逮之日,氣娘猶冀翁婿之不死也,及聞爲霖父子受戮,哭辭其兄曰:「鬼籙中有妹,人世間無妹矣!」兄慰之,答曰:「妹以身事人,不可以貳,貳則人其謂我何?」遂自縊而死。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