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京尹杜中丞書

與京尹杜中丞書
作者:任華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76

中丞閤下:仆常以為受人恩不易。何以言之?昔辟陽侯欲與朱建相知,建不與相見。無何,建母喪,家貧,假貣服具,而辟陽侯乃奉百金往裞焉。及辟陽侯遭讒而竟獲哆者,建之力也。共後淮南王以諸呂之故,誅辟陽侯,而建以曾往來,亦受其禍。是知相知之道,乃是禍福存亡之門,固不易耳。仆到京輦,常以孤介自處,終不能結金張之援,過衛霍之廬,苟或見招,輒以辭避,所以然者,以朱建自試。一昨不意,執事猥以文章見知,特於名公大臣,曲垂翦拂,由是以公為知己矣。亦嚐造詣門館,公相待甚厚,談笑怡如,仆由是益知公懿德宏遠,必能永保貞吉,而與人有終始之分。不然,何乃前日輒不自料,而有祈丐於公哉?若道不合,雖以王侯之貴,親禦車相迎,或以千金為壽,仆終不顧,肯策款段崎嶇傍人門庭開強言乎?矧仆所求不多,公乃曰亦不易致,即當分減,然必若易致,則已自致矣,安能煩於公?且凡有濟物之心,必能輟於已,方可以成濟物之道,公乃曰分減,豈輟已之義哉?況自蒙見許,已經旬日,客舍傾聽,寂寞無聲,公豈事繁遺忘耶?當不至遺忘,以為間事耶?今明公位高望重,又居四方之地,若輕於信而薄於義,則四方無所取,惟公留意耳。任華頓首。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