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吐蕃宰相缽闡布敕書

與吐蕃宰相缽闡布敕書
作者:白居易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65

敕吐蕃宰相沙門缽闡布:論與勃藏至,省表及進奉,具悉。卿器識通明,藻行精潔,以為真實合性,忠信立誠,故能輔讚大蕃,葉和上國,宏清淨之教,思安邊陲,廣慈悲之心,令息兵甲,既表卿之遠略,亦得國之良圖。況朕與彼蕃,代為甥舅,兩推誠信,共保始終。覽卿奏章,遠葉朕意,披閱嘉歎,至於再三。所議割還安樂、秦、原等三州事宜,已具前書,非不周細,及省來表,似未指明。將期事無後艱,必在言有先定。今信使往來無壅,疆場彼此不侵,雖未申以會盟,亦足稱為和好。必欲複修信誓,即須重畫封疆,雖兩國盟約之言,積年未定,但三州交割之後,克日可期,朕之衷情,卿之誌願,俱在於此,豈不勉歟?又緣自議三州已來,此亦未發專使,今者讚普來意,欲以再審此言,故遣信臣,往諭誠意,即不假別使,更到車軍。此使已後應緣盟約之事,如其間節目未盡,更要商量,卿但與鳳翔節度使計會。此已處分,令其奏聞,則道路非遙,往來甚易,頗為便近,亦冀速成。更待要約之言,皆已指定,封疆之事,保無改移,即蕃漢俱遣重臣,然後各將成命。事關久遠,理貴法銦,想卿通才,當稱朕意。曩者鄭叔矩、路泌因平涼盟會沒落蕃中,比知叔矩已亡,路泌見在,念茲存沒,每用惻然。今既約以通和,路泌合令歸國,叔矩體骨,亦合送還,表明信誠,兼在此,其論與勃藏等尋到鳳翔,舊例未進表函,節度不敢聞奏,自取停滯,非此稽留。昨者方進表函,旋令召對,今便發遣,更不遲回。仍令與祠部郎中兼禦史中丞徐複及中使劉文璨等同往,其餘事宜,已具與讚普書內。卿宜審於謀議,速副誠懷。兼有少信物賜卿,具如別錄,至宜領也。冬寒,卿比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