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王庠書三首(之一)

與王庠書三首(之一)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啟。遠蒙差人致書問安否,輔以藥物,眷意甚厚。自二月二十五日,至七月十三日,凡一百三十餘日乃至,水陸蓋萬餘里矣。罪戾遠黜,既爲親友憂,又使此兩人者,跋渉萬里,比其還家,幾盡此歳,此君愛我之過而重其罪也。但喜比來侍奉多暇,起居佳勝。罪大責薄,居此固宜,無足言者。瘴癘之邦,殭樸者相屬於前,然亦有以取之。非寒暖失宜,則饑飽過度,茍不犯此者,亦未遽病也。若大期至,固不可逃,又非南北之故矣。以此居之泰然。不煩深念。前後所示著述文字,皆有古作者風力,大略能道意所欲言者。孔子曰:「辭達而已矣。」辭至於達,止矣,不可以有加矣。經説一篇,誠哉是言也。西漢以來,以文設科而文始衰,自賈誼司馬遷,其文已不逮先秦古書,況其下者。文章猶爾,況所謂道德者乎?若所論周勃,則恐不然。未嘗一日忘陸賈爲之謀至矣。彼視祿猶几上肉,但將相和調,則大計自定。若如君言,先事經營,則呂后覺悟,誅兩人,而亡矣。少時好議論古人,既老,渉世更變,往往悔其言之過,故樂以此告君也。儒者之病,多空文而少實用。賈誼陸贄之學,殆不傳於世。老病且死,獨欲以此教子弟,豈意姻親中,乃有王郎乎?三復來貺,喜抃不已。應舉者志於得而已。今程試文字,千人一律,考官亦厭之,未必得也。如君自信不回,必不爲時所棄也。又況得失有命,決不可移乎?勉守所學,以卒遠業。相見無期,萬萬自重而已。人還,謹奉手啟,少謝萬一。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