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鳳翔邢尚書書

與鳳翔邢尚書書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53

愈再拜:布衣之士身居窮約,不借勢於王公大人,則無以成其志;王公大人功業顯著,不借譽於布衣之士,則無以廣其名,是故布衣之士雖甚賤而不諂,王公大人雖甚貴而不驕,其事勢相須,其先後相資也。今閣下為王爪牙,為國藩垣,威行如秋,仁行如春,戎狄棄甲而遠遁,朝廷高枕而不虞。是豈負大丈夫生平之誌願哉?豈負明天子非常之顧遇哉?赫赫乎,洸洸乎,功業逐日以新,名聲隨風而流。宜乎讙呼海隅高談之士,奔走天下慕義之八,使或願馳一傳,或願操一戈,納君於唐虞,收地於河湟。然而未至乎是者,蓋亦有說云:豈非待士之道未甚厚,遇士之禮未甚優?請粗言其事,閣下試詳而聽之:

夫士之來也,必有求於閣下,夫以貧賤而求於富貴,正其宜也。閣下之財不可以遍施於天下,在擇其人之賢愚而厚薄等級之可也。假如賢者至,閣下乃一見之;愚者至,不得見焉:則賢者莫不至,而愚者日遠矣。假如愚者至,閣下以千金與之;賢者至,亦以千金與之:則愚者莫不至,而賢者日遠矣。欲求得士之道,盡於此而已;欲求士之賢愚,在於精鑒博采之而已。精鑒於己,固已得其十七八矣;又博采於人,百無一二遺者焉。若果能是道,愈見天下之竹帛,不足書閣下之功德,天下之金石,不足頌閣下之形容矣!

愈也布衣之士也。生七歲而讀書,十三而能文,二十五而擢第於春官,以文名於四方。前古之興亡,未嚐不經於心也,當世之得失,未嚐不留於意也。嚐以天下之安危在邊,故六月於邁,來觀其師。及至此都,徘徊而不能去者,誠說閣下之義,願少立於階墀之際,望見君子之威儀也。居十日而不敢進者,誠以左右無先為容,懼閣下以眾人視之,則殺身不足以滅恥,徒悔恨於無窮。故先此書序其所以來之意,閣下其無以為狂而以禮進退之,幸甚,幸甚!愈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