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三十九 舊五代史
卷一百四十
卷一百四十一 

◎曆志

古先哲王,受命而帝天下者,必先觀象以垂法,治曆以明時,使萬物服其化風,四海同其正朔,然後能允釐下土,欽若上天。故虞舜之紹唐堯,先齊七政;武王之得箕子,首敘九疇。皇極由是而允興,人時以之而不忒。歷代已降,何莫由斯。

粵自軒黃,肇正天統,歲躔辛卯,曆法時成。故黃帝始用《辛卯曆》,顓頊次用《乙卯曆》,虞用《戊午曆》,夏用《丙寅曆》,商用《甲寅曆》,周用《丁巳曆》,魯用《庚子曆》,秦用《乙卯曆》。漢用《太初曆》《四分曆》《三統曆》,凡三本。魏用《黃初曆》《景初曆》,凡二本。晉用《元始曆》《合元萬分曆》,凡二本。宋用《大明曆》《元嘉曆》,凡二本。齊用《天保曆》《同章曆》《正象曆》,凡三本。後魏用《興和曆》《正光曆》《正元曆》,凡三本。梁用《大同曆》《乾象曆》《永昌曆》,凡三本。後周用《天和曆》《丙寅曆》《明元曆》,凡三本。隋用《甲子曆》《開皇曆》《皇極曆》《大業曆》,凡四本。唐用《戊寅曆》《麟德曆》《神龍曆》《大衍曆》《元和觀象曆》《長慶宣明曆》《寶應曆》《正元曆》《景福崇元曆》,凡九本。

洎梁氏之應運也,乘唐室陵遲之後,黃巢離亂之餘,眾職未修,三辰孰驗。故當時歲曆,猶用《宣明》《崇元》二法,參而成之。

及晉祖肇位,司天監馬重績始造新曆,奉表上之,云:「臣聞為國者,正一氣之元,宣萬邦之命,爰資曆以立章程。《長慶宣明》,雖氣朔不渝,即星躔罕驗;《景福崇元》,縱五曆甚正,而年差一日。今以《宣明》氣朔,《崇元》星緯,二曆相參,方得符合。自古諸曆,皆以天正十一月為歲首,循太古甲子為上元,積歲彌多,差闊至甚。臣改法定元,創為新曆一部二十一卷,七章上下經二卷,算草八卷,立成十二卷,取唐天寶十四載乙未,立為近元,以雨水正月朔為歲首。謹詣閣門上進。」(《玉海》:《調元曆》,蓋仿曹士蒍小曆之舊。唐建中時,曹士蒍始變古法,以顯慶五年為上元,雨水為歲首。世謂之小曆。)晉高祖命司天少監趙仁锜、張文皓,秋官正徐皓,天文參謀趙延乂、杜升、杜崇龜等,以新曆與《宣明》《崇元》考核得失。俾有司奉而行之,因賜號《調元曆》,仍命翰林學士承旨和凝撰序。

其後數載,法度浸差。至周顯德二年,世宗以端明殿學士、左散騎常侍王樸明於曆算,乃命樸考而正之。樸奉詔歲餘,撰成《欽天曆》十五卷,上之。表云:

臣聞聖人之作也,在乎知天人之變者也。人情之動,則可以言知之;天道之動,則當以數知之。數之為用也,聖人以之觀天道焉。歲月日時,由斯而成;陰陽寒暑,由斯而節;四方之政,由斯而行。夫為國家者,履端立極,必體其元;布政考績,必因其歲;禮動樂舉,必正其朔;三農百工,必授其時;五刑九伐,必順其氣;庶務有為,必從其日月。六籍宗之為大典,百王執之為要道。是以聖人受命,必治曆數。故得五紀有常度,庶征有常應,正朔行之於天下也。

自唐而下,凡曆數朝,亂日失天,垂將百載,天之曆數,汩陳而已矣。今陛下順考古道,寅畏上天,咨詢庶官,振舉墜典。以臣薄遊曲藝,嘗涉舊史,遂降述作之命,俾究迎推之要,雖非能者,敢不奉詔。乃包萬象以立法,齊七政以立元,測圭箭以候氣,審朓朒以定朔,明九道以步月,校遲疾以推星,考黃道之斜正,辨天勢之升降,而交蝕詳焉。

夫立天之道,曰陰與陽,陰陽各有數,合則化成矣。陽之策三十六,陰之策二十四,奇偶相命,兩陽三陰,同得七十二,同則陰陽之數合。七十二者,化成之數也,化成則謂之五之之數。五之得期之數,過者謂之氣盈,不及謂之朔虛。至於應變分用,無所不通,所謂包萬象矣。故以七十二為經法,經者常也,常用之法也。法者數之節也,隨法進退,不失舊位,故謂之通法。以通法進經法,得七千二百,謂之統法。自元入經,先用此法,統曆之諸法也。以通法進統法,得七十二百萬,氣朔之下,收分必盡,謂之全率。以通法進全率,得七千二百萬,謂之大率,而元紀生焉。元者,歲日月時皆甲子,日月五星,合在子正之宿,當盈縮先後之中,所謂七政齊矣。

古之植圭於陽城者,以其近洛故也,蓋尚慊其中,乃在洛之東偏。開元十二年,遣使天下候影,南距林邑國,北距橫野軍,中得浚儀之嶽臺,應南北弦,居地之中。皇家建國,定都於梁。今樹圭置箭,測嶽臺晷漏,以為中數,晷漏正,則日之所至,氣之所應得之矣。

日月皆有盈縮。日盈月縮,則後中而朔;月盈日縮,則先中而朔。自古朓肭之法,率皆平行之數,入曆既有前次,而又衰稍不倫。《皇極》舊述,則迂回而難用,降及諸曆,則疏遠而多失。今以月離朓朒,隨曆較定,日躔朓朒,臨用加減,所得者入離定日也。一日之中,分為九限,逐限損益,衰稍有倫。朓朒之法,所謂審矣。

赤道者,天之纮帶也,其勢圓而平,紀宿度之常數焉。黃道者,日軌也,其半在赤道內,半在赤道外,去赤道極遠二十四度。當與赤道交,則其勢斜;當去赤道遠,則其勢直。當斜則日行宜遲,當直則日行宜速。故二分前後加其度,二至前後減其度。九道者,月軌也,其半在黃道內,半在黃道外,去黃道極遠六度。出黃道謂之正交,入黃道謂之中交。若正交在秋分之宿,中交在春分之宿,則比黃道益斜。若正交在春分之宿,中交在秋分之宿,則比黃道反直。若正交、中交在二至之宿,則其勢差斜。故較去二至、二分遠近,以考斜正,乃得加減之數。自古雖有九道之說,蓋亦知而未詳,空有祖述之文,全無推步之用。今以黃道一周,分為八節,一節之中,分用九道,盡七十二道而復,使日月之軌,無所隱其斜正之勢焉。九道之法,所謂明矣。

星之行也,近日而疾,遠日而遲,去日極遠,勢盡而留。自古諸曆,分段失實,隆降無準,今日行分尚多,次日便留,自留而退,唯用平行,仍以入段行度為入曆之數,皆非本理,遂至乖戾。今校定逐日行分,積逐日行分以為變段。於是自疾漸而遲,勢盡而留,自留而行,亦積微而後多。別立諸段變曆,以推變差,俾諸段變差際會相合,星之遲疾,可得而知之矣。

自古相傳,皆謂去交十五度以下,則日月有蝕,殊不知日月之相掩,與暗虛之所射,其理有異焉。今以日月徑度之大小,校去交之遠近,以黃道之斜正,天勢之升降,度仰視旁視之分數,則交虧得其實矣。

乃以一篇步日,一篇步月,一篇步星,(案:以下脫「一篇步發斂」五字。下云「以卦候沒滅,為之下篇」者,言為步發斂之下篇。《歐陽史》約其文,稱「謹以步日、步月、步星、步發斂為四篇」,是也。)以卦候沒滅,為之下篇,都四篇,為曆經一卷,曆十一卷,草三卷,《顯德三年七政細行曆》一卷。

臣檢討先代圖籍,今古曆書,皆無蝕神首尾之文,蓋天竺胡僧之祆說也。近自司天卜祝小術,不能舉其大體,遂為等接之法。蓋從假用以求徑捷,於是乎交有逆行之數,後學者不能詳知,便言曆者有九道,以為註曆之恒式,今並削而去之。

昔在唐堯,欽若昊天。陛下親降聖謨,考曆象日月星辰。唐堯之道也,其曆謹以「顯德欽天」為名。天道元遠,非微臣之所盡知,但竭兩端,以奉明詔。疏略乖謬,甘俟罪戾。

世宗覽之,親為制序,仍付司天監行用,以來年正旦為始,自前諸曆並廢。(《玉海》:《欽天》於朔分之下,立小分謂之杪。說者謂前代謂曆朔余未有杪者。若可用杪,何待求日法以齊朔分也。)其曆經一卷,今聊紀於後,以備太史氏之周覽焉。

《顯德欽天曆經》

演紀上元甲子,距今顯德三年丙辰,積七千二百六十九萬八千四百五十二。《欽天》統法:七千二百《欽天》經法:七十二

《欽天》通法:一百《欽天》步日躔術歲率:二百六十二萬九千七百六十(四十)軌率:二百六十二萬九千八百四十四(八十)

朔率:二十一萬二千六百二十二(十八)歲策:三百六十五一千七百六十(四十)軌策:三百六十五一千八百四十四(八十)歲中:一百八十三四千四百八十(二十)

軌中:一百八十二四千五百二十二(四十)朔策:二十九三千八百二十(二十八)氣策:一十五一千五百七十三(三十五)

象策:七二千七百五十五(七)周紀:六十歲差:八十四(四十)辰則:六百八刻二十四分

(案:以上題稱步日躔術及後步月離術、步五星術,合為曆經四篇者之三,又皆僅列用數而不及推步。據《歐陽史》云:「舊史亡其步發斂一篇,而在者三篇,簡略不完。」然則《薛史》原文固已闕矣。)

《欽天》步月離術離率:一十九萬八千三百九十三(九)交率:一十九萬五千九百三十七(九十七五十六)離策:一十七三千九百九十三(九)

交策:二十七一千五百二十七(九十七五十六)望策:一十四五千五百一十一(十四)交中:一十三四千三百六十三(九十八七十八)

離朔:一七千二十七(一十九)交朔,二二千二百九十二(三十四十四)中準:一千七百三十六中限:四千七百八十

平離:九百六十三程節:八百

《欽天》步五星術◎歲星周率:二百八十七萬一千九百七十六(六)變率:二十四萬二千二百一十五(六十六)

曆率:二百六十二萬九千七百六十一(七十八)周策:三百九十八六千三百七十六(六)曆中:一百八十二四千四百八十(九十六)

(案:《歐陽史》小分作八十九,此雲九十六,非也。據曆中倍之為曆率,倍九十六,適得大分一,小分七十八)變段變日變度變曆

晨見一十七三(三十七)(二十四)順遲二十五二(九)一(二十九)退遲一十四一(一十二)(二十八)

退疾二十七四(三十八)(三十七)後留二十六(三十二)

順疾九十一十六(六十三)一十一(一十三)

順疾九十一十六(六十三)一十一(一十三)前留二十六(三十二)退疾二十七四(三十八)(三十七)

退遲一十四一(一十二)(二十八)順遲二十五二(九)一(二十九)

夕伏一十七三(三十七)(二十四)◎熒惑周率:五百六十一萬五千四百二十二(一十一)變率:二百九十八萬五千六百六十一(七十一)

曆率:二百六十二萬九千七百六十周策:七百七十九六千六百二十二一(十一)曆中:百八十二四千四百八十變段變日變度變曆

晨見七十三五十三(六十八)五十(五十八)順疾七十三五十一(一)四十八(三)次疾七十一四十六(六十九)四十四(一十七)

次遲七十一四十五(三十三)四十二(五十八)順遲六十二一十九(二十九)一十八(二十)前留八(六十九)

退遲一十一(五十八)(四十四)退疾二十一七(四十六)(四十)退疾二十一七(四十六)(四十)

退遲一十一(五十八)(四十四)後留八(六十九)順遲六十二一十九(二十九)一十八(二十)次遲七十一四十五(三十三)四十二(五十八)

次疾七十一四十六(六十九)四十四(一十七)順疾七十三五十一(一)四十八(三)

夕伏七十三五十三(六十八)五十(五十八)◎鎮星周率:二百七十二萬二千一百七十六(九十)變率:九萬二千四百一十六(五十)

曆率:二百六十二萬九千七百五十九(八十)周策:三百七十八五百七十六(九十)曆中:一百八十二四千四百七十九(九十)變段變日變度變曆

晨見一十九二(七)一(一十四)順疾六十五六(三十八)(五十一)順遲一十九空(六十三)(三十五)

前留三十七(三)退遲一十六空(四十三)(一十四)退疾三十三二(三十五)(六十)退疾三十三二(三十五)(六十)

退遲一十六空(四十三)(一十四)後留三十七(三)順遲一十九空(六十三)(三十五)順疾六十五六(三十八)(五十一)

夕伏一十九二(七)一(一十四)◎太白周率:四百二十萬四千一百四十三(九十六)變率:四百二十萬四千一百四十三(九十六)

曆率:二百六十二萬九千七百五十(五十六)周策:五百八十三六千五百四十三(九十六)曆中:一百八十二四千四百七十五(二十八)

變段變日變度變曆

夕見四十二五十三(四十)五十一(一十七)

順疾九十六一百二十一(五十)一百一十六(三十九)次疾七十三八十(三十七)七十七(一)

次遲三十三三十四(一)三十二(四十)

順遲二十四一十一(六十一)一十一(二十四)前留六(六十九)退遲四一(二十二)(三十一)

退疾六三(六十五)(二十二)夕伏七四(四十)(三十七)晨見七四(四十)(三十七)

退疾六三(六十五)(二十二)退遲四一(二十二)(三十一)後留六(六十九)

順遲二十四一十一(六十一)一十一(二十四)

次遲三十三三十四(一)三十二(四十)次疾七十三八十三(十七)七十七(一)

順疾九十六一百二十一(五十七)一百一十六(三十九)

晨伏四十二五十三(四十)五十一(一十七)◎辰星周率:八十三萬四千三百三十五(五十二)變率:八十三萬四千三百三十五(五十二)

曆率:二百六十二萬九千七百六十(四十四)周策:一百一十五六千三百三十五(五十二)曆中:一百八十二四千四百八十(二十二)

變段變日變度變曆

夕見一十七三十四(一)二十九(五十四)

順疾一十一一十八(二十四)一十六(四)

順遲一十六一十一(四十三)一十(一十)前留二(六十八)夕伏一十一六二晨見一十一六二

後留二(六十八)

順遲一十六一十一(四十三)一十(一十)

順疾一十一一十八(二十四)一十六(四)

晨伏一十七三十四(一)二十九(五十四)

 卷一百三十九 ↑返回頂部 卷一百四十一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