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八 舊五代史
卷九
卷十 

貞明三年春正月戊午,以前淄州刺史高允奇為右羽林統軍。癸亥,以前天平軍馬步軍都指揮使、檢校太保朱為懷州刺史。癸酉,以右天武軍使石釗為密州刺史。戊寅,以前懷州刺史李建為安州刺史,仍賜名知節。己卯,以宣義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北面行營副招討等使、特進、檢校太傅霍彥威為天平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

二月甲申,晉王攻我黎陽,劉鄩拒之而退。乙酉,前蔡州刺史董璋權知宣義軍軍州事。丁亥,以前右羽林軍統軍梁繼業為左衛上將軍。壬辰,以租庸判官、檢校司徒張紹圭為光祿卿,依前充租庸判官。癸巳,以權知平盧軍軍州事、客省使、知銀台事元湘為檢校司空。甲午,以飛龍使婁繼英為左武衛大將軍。

三月庚申,以前平戎軍使、檢校司徒郭紹賓為禧州刺史。辛酉,以前天平軍節度副使裴彥為隨州刺史。戊寅,湖州刺史錢傳璟、蘇州刺史錢傳蒨、鎮海軍節度副使錢傳瓘、溫州刺史錢傳遂、睦州刺史錢傳琇、寶州刺史錢傳瞿、明州刺史錢傳球、義州刺史錢傳季、峰州刺史錢傳向、巒州刺史錢傳琰、鎮海軍都知兵馬使錢傳肅等凡一十一人,並加官勳階爵,從吳越王錢鏐之請也。

夏四月庚辰,以前行左武衛大將軍蔡敬思為右武衛上將軍。辛巳,以前安州刺史劉玘權知晉州軍州事。以前密州刺史張實為潁州刺史,充本州團練使。癸未,以六軍押牙、充左天武軍使劉彥圭為澶州刺史。辛卯,以右千牛衛大將軍劉璩充契丹宣諭使。詔諸道兵馬元帥開幕除吏,一同天策上將府故事。辛丑,以清海軍元從都押衙、隴州刺史吳鍔為檢校司空。癸卯,以兩浙衙內先鋒指揮使、守峰州刺史錢傳向為泗州刺史。

六月庚辰,以前東京馬步都指揮使兼左天武軍使雷景從為汝州刺史,充本州防禦使。辛卯,以租庸判官、光祿大夫、檢校司徒、行光祿卿張紹珪為申州刺史。壬辰,以權知晉州建寧軍軍州事、前安州刺史劉玘為建寧軍節度觀察留後。

秋七月丁巳,以淄州刺史陳洪為棣州刺史。乙丑,以刑部員外郎封翹為翰林學士。丙寅,以汝州刺史楊延直為左衛大將軍,以前左衛上將軍劉重霸為起復雲麾將軍、右驍衛上將軍。庚午,以六軍諸衛副使、起復雲麾將軍、檢校太保張業為淄州刺史。八月辛巳,以左神武軍統軍周武為寧州刺史,以左崇安指揮使、前申州刺史劉仁鐸為衍州刺史。戊子,泰寧軍節度使張萬進賜名守進。九月庚申,以遙領常州刺史張昌孫遙領壽州刺史,充本州團練使。

冬十月壬午,以權西面行營都監、右武衛上將軍張筠權知商州軍州事。戊子,詔曰:「太子太傅李戩,多因釋教,誑惑群情,此後不得出入無恒。」癸巳,以前崇德軍使張思綰為左武衛上將軍。己亥,以啟聖匡運同德功臣、諸道兵馬元帥、淮南鎮海鎮東等軍節度使、充淮南宣潤等四面行營都統、開府儀同三司、尚書令、吳越王錢鏐為天下兵馬元帥。壬寅,以尚書左丞吳藹為工部尚書,充兩浙官告使。是月,晉王自魏州還太原。

閏十月丁卯,以前商州刺史徐璫為左驍衛上將軍,充西都大內皇牆使。十一月壬午,以中書侍郎、平章事鄭玨權判戶部事。戊子,以寧州刺史周武為武靜軍防禦使,守慶州刺史;以河潼軍使竇廷琬為寧州刺史。

十二月,晉王自太原復至魏州。庚申,以左金吾衛大將軍、充街使華溫琪為右龍虎軍統軍,以右龍虎統軍張彥勳為商州刺史,以前西京大內皇牆使李項為右威衛上將軍,以左金吾衛上將軍李周彝權兼左街使。壬戌,以守太尉、兼中書令、河南尹、判六軍諸衛事、魏王張宗奭為天下兵馬副元帥。丙寅,以西面行營馬軍都指揮使、檢校太保、鄭州刺史、充本州防禦使王彥章為檢校太傅。丁卯,以西面行營馬步都指揮使、左龍虎軍統軍賀瑰為檢校太傅、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充宣義軍節度使、鄭滑濮等州觀察處置等使。(《通鑒》:時論平慶州功,故賀瑰進秩。)己巳,帝幸洛陽,為來年有事於南郊也。遂幸伊闕,親拜宣陵。時租庸使趙岩勸帝郊天,且言:「帝王受命,須行此禮,願陛下力行之。」宰臣敬翔奏曰:「國家自劉鄩失律以來,府藏殫竭,箕斂百姓,供軍不暇,郊祀之禮,頒行賞賚,所謂取虛名而受實弊也。況晉人壓境,車駕未可輕動。」帝不聽,遂行。是月,晉人陷楊劉城,帝聞之懼,遂停郊禮,車駕急歸東京。(《通鑒》云:道路訛言晉軍已入大梁,扼汜水矣。從官皆憂其家,相顧涕泣,帝惶駭失圖,遂罷郊祀。)癸酉,詔文武兩班,除元隨駕人數外,其餘並令御史司憲張袞部署,候車駕離京後一兩日,發赴東京。甲戌,以天下兵馬副元帥、太尉、兼中書令、河南尹、魏王張宗奭為西都留守。

貞明四年春正月,晉人寇鄆、濮之境,車駕至自洛陽。庚辰,以蔡州刺史姚權知感化軍節度觀察留後。乙酉,以前靜難軍馬步軍都指揮使黃貴為蔡州刺史。甲午,以右領軍衛上將軍齊奉國為左金吾衛大將軍,充街使。

二月,遣將謝彥章帥眾數萬迫楊劉城。甲子,晉王來援楊劉城,彥章之軍不利而退。三月壬午,以前右武衛上將軍張筠為左衛上將軍。癸巳,以鎮國軍節度押衙、充本道馬步軍都指揮使江可復為衍州刺史。壬寅,鎮海鎮東等軍節度行軍司馬、秦州節度使、檢校太傅、同平章事馬綽加檢校太尉、同平章事,依前鎮海、鎮東等軍節度行軍司馬,餘如故,從錢鏐之請也。

夏四月丁未,以宣徽院使、右衛上將軍趙縠權知青州軍州事,以宣徽院副使韋堅權知本院事。己酉,以銀青光祿大夫、行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權判戶部鄭玨為金紫光祿大夫、中書侍郎、兼刑部尚書、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判戶部、上柱國,仍進封滎陽郡開國侯,加食邑五百戶。以金紫光祿大夫、行尚書吏部侍郎、上柱國、蘭陵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蕭頃為中書門下平章事,仍進封蘭陵縣開國伯,加食邑四百戶。庚戌,以前崇德軍使、前右武衛大將軍杜存為右領軍衛上將軍。甲寅,以刑部郎中、充史館修撰竇專為翰林學士。初,學士竇夢征草錢鏐麻,貶蓬萊尉,帝召專入翰林,遣崇政使李振問宰相云:「專是宰臣蕭頃女婿,令中書商量可否?」中書奏曰:「宰相親情,不居清顯,避嫌之道,雖著舊規,若蒙特恩,亦有近例,固不妨事。」帝乃可之。己未,靈武節度使韓洙落起復,授開府儀同三司,依前檢校太傅、同平章事。癸亥,以延州忠義軍節度使、太原西面招討應接使、檢校太師、兼中書令、渤海王高萬興兼鄜、延兩道都製置使,餘如故。時萬興弟鄜州節度使萬金卒,故有是命。己巳,以開府儀同三司、守司空兼門下侍郎、同平章事趙光逢為司徒致仕,兼加食邑五百戶,以光逢累上章請老故也。辛未,詔宰臣敬翔權判諸道鹽鐵使務。壬申,以太子賓客趙光允為吏部侍郎。

五月甲戌,以荊南衙內馬步軍都指揮使、檢校司徒高從誨領濠州刺史。乙亥,以特進、檢校太傅、前潁州團練使張實為起復雲麾將軍,依前潁州團練使。庚辰,以工部尚書致仕孔拯為國子祭酒。己丑,以太常少卿韋彖為右諫議大夫。

六月甲辰,以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司徒、歙州刺史朱令德為忠武軍節度觀察留後。己酉,以權知感化軍兩使留後、特進、檢校太保姚為感化軍節度觀察留後。庚戌,上以秘書少監王翹為將作監,以其父名秘故也。丙辰,以左監門衛將軍康讚美為商州刺史,以左衛上將軍張筠為權知永平軍節度觀察留後,兼判大安府事。戊午,以前景州刺史衛審符為右衛大將軍。庚申,以河陽節度、充北面行營排陣、兩京馬軍都軍節度等使、光祿大夫、檢校太保謝彥章為匡國軍節度、陳許蔡等州觀察處置等使,以宣徽院副使韋堅權知河陽軍州事。

秋七月庚辰,以商州刺史康讚美為起復雲麾將軍,依前商州刺史。辛卯,以前左驍衛上將軍楊詔為右武衛上將軍。戊戌,以前匡國軍節度使、檢校尚書左僕射羅周敬為檢校司空、守殿中監、附馬都尉。

八月丙午,以右廣勝軍使劉君鐸為虢州刺史。戊申,以武寧軍節度副使李存權知宿州事。辛亥,涇原節度使杜建徽加檢校太傅、同平章事。建徽,吳越王錢鏐之將也,遙領涇原節制,至是以其上請加恩,故有是命。乙卯,以蔡州刺史黃貴為絳州刺史。辛酉,以絳州刺史尹皓為感化軍節度觀察留後。癸亥,以前永平軍節度副使張正己為房州刺史。乙丑,以宿州團練使趙麓權知河陽節度觀察留後,以左驍衛將軍劉去非為郢州刺史。戊辰,以權知永平軍節度觀察留後、兼判大安府事張筠為永平軍節度觀察留後,依前兼判大安府事。是月,晉王率師次楊劉口,遂軍於麻家渡,北面招討使賀瑰以兵屯濮州北行台村,對壘百餘日。晉王以輕騎來覘,許州節度使謝彥章發伏兵掩擊。圍之數重,會救軍至,晉王僅以身免。

九月丁丑,靜勝軍節度、崇裕等州觀察處置等使、特進、檢校太傅、同平章事溫昭圖加檢校太尉。甲午,崇政院副使張希逸加金紫光祿大夫,行秘書少監。乙未,起復雲麾將軍、檢校太保、壽州團練使張昌孫落起復,授光祿大夫、檢校太傅。

冬十月辛丑朔,以前感化軍節度觀察留後、特進、檢校太保姚為左龍虎統軍,充西都內外馬步軍都指揮使。以洛苑使、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司徒、守左威衛大將軍董璋為右龍虎統軍。己酉,以安南靜海節度使、檢校司徒曲美為檢校太保、同平章事。庚戌,以商州刺史康讚美為蔡州刺史。十一月壬辰,前懷州刺史朱授起復雲麾將軍,依前懷州刺史。

十二月庚子朔,晉王領軍迫行台寨,距寨十里結營而止。北面招討使賀瑰殺許州節度使謝彥章、濮州刺史孟審澄、別將侯溫裕等於軍,以謀叛聞,為行營馬步都虞候朱珪構之也。晉王聞之,喜曰:「彼將帥不和,亡無日矣。」丁未,以行營諸軍馬步都虞候、光祿大夫、檢校太保、曹州刺史朱圭為檢校太傅,充匡國軍節度觀察留後,依前行營諸軍馬步都虞候。癸丑,詔曰:「行營諸軍馬步都虞候、匡國軍節度觀察留後朱珪,昨以寇戎未滅,兵革方嚴,所期朝夕之間,克弭煙塵之患,每於將帥,別注憂勞。而謝彥章、孟審澄、侯溫裕忽構異圖,將萌逆節,賴朱珪挺施貞節,密運沈機,果致梟擒,免資仇敵。特加異殊之命,用旌忠孝之謀,便委雄藩,俾荷隆渥。可檢校太傅,充平盧軍節度、淄青登萊等州觀察處置、押新羅渤海兩番等使兼行營諸軍馬步軍副都指揮使,仍進封沛國郡開國侯。」乙巳,起復雲麾將軍、檢校太保、陳州刺史、惠王友能,鎮國軍節度、陝虢等州觀察處置等使、起復雲麾將軍、檢校太保、邵王友誨,並落起復,加檢校太傅。以前房州刺史牛知業為右羽林軍統軍。癸亥,北面招討使賀瑰率大軍與晉人戰於胡柳陂,晉人敗績。是日既晡,復為晉人所敗。初,晉人起軍將襲東京,乃下令軍中老弱悉歸於鄴。是月二十二日,晉王次臨濮,賀瑰、王彥章自行台寨率軍躡之。二十四日,至胡柳陂,晉王領軍出戰,瑰軍已成列,晉王以騎突之,王彥章一軍先敗,彥章走濮陽。晉人輜重在陣西,瑰領軍薄之,晉人大奔,自相蹈籍,死者不可勝計,晉大將周德威歿於陣。瑰軍乃登土山,列陣於山之下,晉王領兵復來戰,瑰軍遂敗。翌日,晉人攻濮陽,陷之,京師戒嚴。

貞明五年春正月,晉人城德勝,夾河為柵。二月乙巳,以宣徽院副使韋堅權知徐州軍事。三月己卯,以華州感化軍留後尹皓為華州節度使,加檢校太保、同平章事。癸未,製削奪兗州節度使張守進在身官爵,以其叛故也。仍命劉鄩為兗州管內安撫製置使,領兵以攻之。

夏四月壬寅,以永平軍留後兼判大安府事張筠為永平軍節度使、檢校太保,行大安尹。庚戌,以鎮海軍北面水陸都指揮使、湖州刺史、檢校太傅錢傳璟遙領宣州寧國軍節度使,加同平章事。是月,賀瑰攻德勝南城,以艨艟戰艦橫於河,以扼津濟之路。晉人斷其艨艟,濟軍以援南城,瑰等退軍。

五月己巳,山南東道節度使、檢校太傅孔加同平章事。丁亥,以延州節度使、鄜延兩道都製置、太原西面招討應接等使、渤海郡王高萬興為檢校太師、兼中書令,充保大忠義等軍節度、鄜延管內觀察等使。是月,以行營諸軍左廂馬軍都指揮使、鄭州防禦使王彥章為許州匡國軍節度觀察留後,依前行營諸軍左廂馬軍都指揮使。六月壬戌,以天驥院使李隨權知登州軍州事。

秋七月,晉王自魏州還太原。八月乙未朔,滑州節度使賀瑰卒,輟視朝三日,詔贈侍中。是月,命開封尹王瓚為北面行營招討使。瓚乃與許州留後王彥章等率大軍自黎陽濟,營於楊村,造浮梁以通津路。九月丙寅,製削奪廣州節度使、南平王劉岩在身官爵,以其將謀僭號故也。仍詔天下兵馬元帥錢鏐指揮攻討。

冬十月,晉王復至魏州。是月,劉鄩攻下兗州,擒張守進,夷其族。十一月丁丑,以兗州安撫製置使、特進、檢校太傅、大彭郡開國公劉鄩為兗州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尉、同平章事,賞平兗之功也。辛卯,王瓚帥師至戚城,遇晉軍。交綏而退。

十二月戊戌,晉王領軍迫河南寨,王瓚率師禦之,獲晉將石家才。既而瓚軍不利,瓚退保楊村寨,晉人陷濮陽。

 卷八 ↑返回頂部 卷十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