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州刺史鄭公墓誌銘

舒州刺史鄭公墓誌銘
作者:穆員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85

有唐循吏故舒州刺史滎陽鄭府君諱甫字某,享年五十有四,歷官一十有二。以貞元六年冬十月辛丑,卒於東都崇讓里第。十一月,諸孤家老得請於元龜,奉府君之喪,歸祔於祖實鄭州滎澤縣廣武原,庚寅下。其先史足徵也。十代祖煜,元魏建威將軍南陽公。魏氏定五姓冠百族,煜以官婚人物,甲於時選。厥後歷周、隋洎皇朝凡六葉,至於曾祖仁愷,密、亳二州刺史。祖慈明,銀青光祿大夫濠州刺史。考令璡,銀青光祿大夫國子祭酒。重名貴仕,照燭相續。

府君少以門資奉俎豆於太廟,調習書判超等,擢秘書省校書郎,曆京兆府藍田尉大理評事。二宗山陵,詔求多士,以集大務,攝京兆府戶曹參軍。畢事,改授大理司直,遷監察御史,實佐時宰,充營田使判官,轉殿中侍御史,罷授尚書祠部員外郎兼侍御史,充宣歙青苗稅戶使。朝於京師,拜和州刺史,廉使今居守公奏課第一。錫命屢降,凡兩加特階,一賜金印紫綬,且以借留之典副之。後遷舒州刺史,而歷陽之績,累載之美,布於下車之初。乃至訟不煩於聽,令不費於言。賦調事理,吏勸人逸。初祭酒府君殞於鎬,惟王事世故,洎龜筮之不葉,未遑還葬。至是累疏陳乞,優詔曰俞。解印遄歸,遘癘於道。哀哉!

夫人清河崔氏,故中書令趙國公圓之子也。以地之貴,天之淑,致善乎府君之家,不幸早世,殯於所次,俟夫異日遷而合焉。有子九人,長男曰適,左衛率府倉曹參軍。次曰奉方,志於學未齔。有女二。曰(闕)長適范陽盧士深妻。未笄者四。其執喪致毀,長過於禮,幼如成人。兄子前鄉貢進士權,遵諸孤之請,見訪為誌。

嗚呼!今方夏之內,靡攻伐之患,烝嘗所匱,在於富而教之。府君之生,蓋明主歎息之所求也。其歿也,豈獨舒人、和人之相吊歟!跡其二府已然之理,可使太史公、班孟堅之徒從而紀之,以及於後。今也遺愛故事,結於人之深者,止於輟舂墮淚,日月至而逝焉。然則銘之於墓,亦其次也。銘曰:

生貴行道,道貴及物。苟有可稱,其誰不沒。猗歟府君,政乃生人。自我煦育,二邦如春。不知者命,溘至孔殛。托體山河,與之終極。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