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寒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录于《昌黎先生集
公此詩意,蓋有所諷,猶訟風伯之吹雲,而雨不得作也。 謂隆寒奪春序而肆,其寒猶權臣之用事,太昊之畏避,則猶當國□畏。權臣取充位而已。其下反覆所言,無易此意,其末謂天子哀無辜則望人主進賢退不肖使恩澤下流,施及草木,其愛君憂民之意具見於此。按《韋渠牟傳》自陸贄免,德宗不復委權于下宰,相充位,行文書而已,所倚信者,裴延齡、李齊運、王紹、李實、韋執誼與渠、牟等,其權侔人主。此時所以諷也,時賈耽齊抗之徒。當國公為四門博士,貞元十九年春作。

四時各平分,[1]一氣不可兼。隆寒奪春序,顓頊固不廉。太昊弛維綱。[2]畏避但守謙。遂令黃泉下,萌牙夭句尖。草木不復抽,百味失苦甜。凶飆攪宇宙,[3]鋩刃甚割砭。[4]日月雖雲尊,不能活烏蟾。[5]羲和送日出,[6]恇怯頻窺覘。[7]炎帝持祝融,[8]呵噓不相炎。而我當此時,恩光何由沾。肌膚生鱗甲,衣被如刀鐮。[9]氣寒鼻莫嗅,[10]血凍指不拈。濁醪沸入喉,[11]口角如銜箝。[12]將持匕箸食,觸指如排簽。侵爐不覺暖,熾炭屢已添。[13]探湯無所益,[14]何況纊與縑。虎豹僵穴中,蛟螭死幽潛。熒惑喪纏次,六龍冰脫髯。[15]芒碭大包內,[16]生類恐盡殲。啾啾窗間雀,不知已微纖。舉頭仰天鳴,所願晷刻淹。不如彈射死,卻得親炰燖.鸞皇苟不存,爾固不在占。其餘蠢動儔,俱死誰恩嫌。[17]伊我稱最靈,不能女覆苫。[18]悲哀激憤歎,五藏難安恬。[19]中宵倚牆立,淫淚何漸漸。[20]天王哀無辜,[21]惠我下顧瞻。褰旒去耳纊,[22]調和進梅鹽。[23]賢能日登禦,黜彼傲與憸。[24]生風吹死氣,豁達如褰簾。懸乳零落墮,晨光入前簷。雪霜頓銷釋,土脈膏且黏。豈徒蘭蕙榮,施及艾與蒹。日萼行鑠鑠,風條坐襜襜.[25]天乎苟其能,吾死意亦厭。

註釋编辑

  1. 《楚詞》“皇天平分四時兮”。
  2. 或作施,綱維非是。
  3. 攬或作擾。
  4. 悲廉切。
  5. 《五經通義》“日中有三足烏,月中有兔與蟾。”
  6. 《山海經》云:“東南海之外,甘泉之間,有羲和國。有女子曰羲和,為帝悅之妻,是生十日,常浴日于甘泉。”云
  7. 頻或作煩。恇音匡,覘癡廉切。
  8. 《月令》“仲夏之月,其帝炎帝,其神祝融。”昭二十九年。《左氏》云:“顓頊氏有子曰黎,為祝融。”
  9. 《列子》“擁鐮帶索”音廉。
  10. 《前漢》“不齅,驕君之餌。”齅,喜宥切。
  11. 《選·魏都賦》“濁醪如河”
  12. 箝,馬口中鐵。《前漢》“箝語燒書”其廉切。
  13. 已或作以。
  14. 《語》“見不善如探湯”探,他南切。
  15. 晉傅玄詩:“願得並天馭六龍”。《說文》“髯,頰須。”髯,如占切。
  16. 碭,或作踢,非是。
  17. 嗯,或作思。
  18. 女覆,諸本皆作安寢,今從唐本及蔡謝校本云韓文古本汝皆作女。杭本尚作女,今訛自閣本也。女指上文禽雀而言,苫蓋也,言我最靈而不能汝,覆蓋也。義為是。
  19. 難或作誰,非是。
  20. 《楚詞》“涕漸漸其若屑”漸,將廉切。
  21. 王或作子,或作公。
  22. 《禮緯》曰:“旒,垂目。纊,塞耳。”褰旒去纊,謂明目達聰也。纊者,以黃錦為之。
  23. 《書》高宗命傅說曰:“若作和羹,爾為鹽梅。”言進傅說之徒於左右耳。
  24. 七廉切,詖也。
  25. 相如曰:“舉帷幄之襜襜”。《荀子》“是襜襜者何也?”《楚辭》“張降帷以襜襜”處占切。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