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傑論

英傑論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09

帝王之於英傑,當須禦之以氣,結之以恩,然後可使也。若不以英氣折之,而寵以姑息,則驕不可任;若不以恩愛結之,而肅以體貌,則怨不為用。駕馭之術,唯漢高祖盡之。黥布歸漢,高祖方踞床洗,而召布入見,布在怒悔來,欲自殺,出就舍帳,服禦、飲食、從官如漢王居,布又大喜過望。武帝踞廁見衛青,青以大將軍之貴,而隸人蓄之,此不得不絕大漠而蕩葷粥獫狁也。蜀先主與關羽、張飛同臥起,而稠人廣坐,侍立終日。皆用此道,故能成功。夫禦英傑,使猛將,與見道德之人,接方正之士不同也,不可以繁禮飾貌,以浮辭足言,宜洞開胸懷,令見肝肺。氣懾其勇,恩結其心,雖踞洗召之,不為薄矣。祿山,夷狄之譎詐者也,非將門英豪,草萊奇傑,其戰鬥之氣,擊刺之才,去關張遠矣。天寶末受專征之任,托不禦之權,入朝賜宴,坐內殿西序雞障之下,非其所據,果蓄異圖,幽陵厲階,至今為梗。蓋恩甚驕盈,以至於此,倘以徒隸蓄之,豈有斯恨?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