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英耀賦英耀篇是江湖術士看相的口訣。「英」是神,「耀」是捉,故此,「英耀」其實等於捉用神,江湖術士看相的首要伎倆,就是捉用神也。

全文编辑

入門先觀來意,既開言切莫躊躇,天來問追欲追貴,追來問天為天憂。 八問追,喜者欲憑子貴,怨者實為生孫近古。 疊疊問此件,定然此件缺,頻頻問原因,其中定有因。 一片真誠,百說慕名求教,此人乃是一哥,笑問看我賤相如何?此人若非火底就是畜生。

砂礫叢中辨金石,衣冠隊內別魚龍,僧道縱清高不忘利慾,廟廊之士志在山林, 初貴者志極高超,久困者志無遠大,聰明之子家業常寒,百拙之夫財終不匱。 眉精眼銳,白手興家之人,碌碌無能,終生工水之輩。 破落戶窮極不離鞋襪,初發家初起好炫金飾。 神闇額光,不是孤孀亦棄婦,妖婆媚笑,倘非花底定寵姬。 滿口好對好,久居高位,連聲是是是,出身卑微。

面帶笑容,而心神不定,家有禍爭,招子閃爍,而故作安祥,禍發自身。 好勇鬥狠,多遭橫禍。怯懦無能,常受人欺。 志大才疏,終生咄咄空抱恨。才偏性執,不遭大禍亦奇窮。 治世重文學之臣,亂世發草莽英雄。通商大邑競工商,窮鄉僻壤爭林田。

急打慢千,輕敲響賣,隆賣齊施,敲打審千並用, 十千九響,十隆十成,敲其天,而推其比,審其一而知其三, 一敲即應,不妨打蛇隨棍上,再敲不吐,何仿撥草尋蛇, 先千後隆,無往不利,有千無隆,帝壽之材, 故曰無千不響,無隆不成,學者可執其端,而理其緒,舉一隅而知三隅, 隨機應變,鬼神莫測,分寸己定,任意縱橫,慎重傳人,不出帝壽,斯篇玩熟,定教四海揚名。

入門先觀來意,出言先要拿心。先千後隆,乃兵家之妙法。輕敲響賣,是江湖之秘宗。 有問不可遲答,無言切勿先聲。談男命,先千後隆,談女命,先隆後千。人人後運好,個個子孫賢。 三五成群,須防有假。嘻呵成,必定無心。 來意慇勤,前運必非好景。言詞高傲,近來必定佳途。

言不可多,言多必敗。千不可極,千極必隆。 父年高而母年細,定必偏生庶出。己年細妻年高,當然苟合私逃。 子年與妻年彷彿,非填房定偏室坐正。父年與己年相等,不是過繼定螟蛉。 老年問子,雖多亦寡,憂愁可斷。少年問子,雖有亦女,立即分清。 早娶妻之人,父業可卜。遲立室者,祖業凋零。 當家早,父必先喪。當家遲,父命延長。 少年問親娘,有病在牙床。老父問嬌兒,定必子孫稀。

來意神清,定必無心談事。出言心亂,定當有意問災凶。 少年過於奢華,其人必然浪子。老人過於樸實,此輩定是愚人。 年嫩志誠,千金可託之肖子。老來白霍,萬事無成之鄙夫。 男兒問娼女,此乃終日談煙花之俗子。婦人問翁姑,其人固念病體憂愁之賢女。 男人身配獨鎖匙,未斷有室。婦人襟頭常帶乳,不是無兒。

氣滯神枯,斯人現困境,謀事十謀九凶。色潤聲高,此子近處吉祥,十成九就。 入門兩目流連,必多心而無專一。身搖浪定,定小相而帶輕浮。 衣服樸而潔,銅匙墜帶,生意場中之能人,可卜權衡早創。 履華而整,銀圓滿袋,遊樂場上之浪子,當決家業將傾。 田園近有,定卜先貧而後富。家業變盡,必然先富後貧。

少年讚他壽長,老人許加福澤。 惡人勿言惡,只許傍借而此,隆千齊下。善人當言善,反正而說福壽同施。 中年發業興家,此人善營善作。老來一籌莫展,是老失運失時。遠客異方,祖宗每多富貴。近營內地,可斷兄弟貧窮。

小人宜以正直義氣隆他,萬無一失。君子當以誠謹儉讓臨之,百次皆同。 得英切勿盡吐,該防真裡有假。失英最忌即兜,留心實內藏虛。 見水切宜用意,不可露輕視鄙賤之心。過火理當謹慎,最好看定方向開言。 剛柔並用,拷夾齊施,有千有隆。攜琴祖宗有隆有千,火響連天。 坐立頂正大,言語要莊嚴,軍馬不可盡出,聲氣定要相連。 淡定吞吐,得意不宜再往。言詞鋒利、失之不可復言。聲響視正君子相,目橫語亂小人形。

男女同來,分清老少親戚方可斷。單身再問,審定方向形勢始能言。 寡婦詢去留,定思重配。老媼多嘆息,受屈難言。 病詢自身,雖佑亦宜慢洩。老詢壽元,未可即斷死亡。 有子而寡,宜勸守節,將來必有好景。無兒問去,當要著其別棲為高。

此乃看其人之年歲為立言。童兒身上,反覆追尋,前兒難養。老大問自身,查壽元,現有病符。 瞻前顧後,必當高聲唱問,以定其身。拉衣牽裙,定要暗裡藏譏,以求其實。

十六七之少女問男,春情己動,異性亦然。 五六十之老翁問女,冬雪既降,同偶何嫌。 因人情而談世故,忖心理以順開言。俏遇硬鼻高頭,千中帶夾。

不受則隆。隆而吐則可,不吐連消帶打,高聲呼喝。千他古運將來,使其驚心動魄,言語要真誠。 若逢低首淺笑,隆中帶打,不聲則千。千而吐則可,不吐要逐路微拷。 低語講話,隆其苦盡甘來,使其揚眉喜氣,言語要溫柔。

男子入門,志氣軒昂,袒胸露臂,高談雄辯,非軍政之徒定是撈家之輩。每要留心講解,恐失言以招災。 女子進來,言柔步淡,低頭羞答,非閨秀之人,定名門之女,為勢必聽。我軍馬須從容,旁敲側引。 視同來而眨眼,恐非有意尋求。對自己作疏言,未必無心試探。非得真英,不可落軍馬。須防馬失前蹄。

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坐立必要端方。軍馬出須堅定,切忌浮言亂言,又忌俗語虛言。 先用人品滌盪一番,英耀未到,軍馬單刀直入,自然馬到功成。

但論叩經叩策之法,如官府升堂審案,必要尋根尋鴻。 一層一層,至緊深究根底。禍福此法,如入大座高樓,由淺入深,由輕至重。大概論之。 至緊問自身日後,次開謀望新花,次家宅占病,亦宜挨入自身可決。

斷自身之法,人生品行,一世好運醜運,可為議論。亦要在自身入脈,可能知得內裡因由。 大約之法,如行兵調將,務要隨機應變,仔細留心,不能一概而論。真乃變化無窮也。

古人云,出人頭地,須用苦心。工夫後學必要常常念熟,自有進步。 書云,學而不思則妄,思而不學則怠。凡間更新守舊,必定夾定男女。

若男問必生意打工求財。若女問恐入八復飛。必要一一夾清。 見生意,啟軍馬,必須鎮定。

貪者必貪,君子引為大戒,佛門亦為五戒之首,故做阿寶者的罪過,咎不在相而在一。

貪官者,民賊也,好商者,民橐也,豪強者,民之虎狼也, 其或以知欺愚,恃強淩弱,欺人孤寡,謀人財產,此皆不義之財也, 不義之財理無久享,不報自身,亦報兒孫,不義之財,人人皆得而取之, 故曰做阿寶者,非千也,願天之罰而已。

凡做阿寶,博觀而取之,慎始更慎終,未算其利,先防其弊,未置梗媒,先放生媒, 故善為相者,取之不竭其力,不傷其根,上順天理,下怏人心,並使之有所畏怯而不敢言。 不善相者,竭一之力,傷之一內,取非不義之財,上違天理,下招人怨,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

凡一皆可札飛也,君子敬鬼神而遠之,小人畏神鬼而陷之, 或求妻財子祿,或畏疾病災禍,非有所懼,即有所求, 察其所懼,觀其所求,而善用軍馬,則一無不唯命是從,故曰:「我求他,不能他求我。」

札飛之術,貴在多方,幻其真耶,神化莫測, 小驗然後大響,眾信而後大成,鬼神無憑,唯人是依。 一犬吠形,百犬吠聲,眾口爍金,曾參殺人,雖明智之士齊所疑惑,何況一哉。 善為相者,莫不善用甲媒,故曰:「無媒不響,無媒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