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正公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卷第十一 范文正公集 卷第十二
宋 范仲淹 撰 宋 樓鑰 撰年譜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翻元天曆本
卷第十三

范文正公集卷第十二

    贈戸部郎中許公墓誌銘

公諱衮字公儀世爲燕人皇考諱某王考諱某並隱君

子也避五代之難不榮以禄考諱某汶陽之廬令累贈

光禄少卿妣清河張氏贈河内縣太君皆積德深長慶

著來嗣公英秀而文與時會亨開寳八年太宗之尹開

封也龍德日彰髦傑之士其嚮如雲是歲秋賦公卿送

名者比比焉及試藝公爲之首覆䇿于庭復在髙等時

登甲乙科者必更州縣有唐之遺風釋褐除江寜府獄

SKchar本路八使言聽決詳明上旣御大器北伐太原促

召至行在曰我姑試之除均州防禦判官郡將表其能

狀乃拜太子右賛善大夫通判姑蘇郡事時二浙之地

始歸朝廷宿政如繩公善解之就進殿中丞俄拜奉常

博士領曹南郡樹善屏惡新民耳目以前均𣙜浙右坐

聮職之累降品一等領饒陽錢監未幾辦之移倅弋陽

郡復官曲臺在郡七陳諌章上愛其忠就遷本郡守受

代至闕下復上䇿議并所著文四十卷翌日召試禁庭

上覽而嘉之曰南府才冠吾不失人即以本官直昭文

館賜服五品判登聞鼔院由是四方之訟清而不壅以

奉安先塋請理覃懷郡出奉公家入敦孝事河内人歌

焉又西陲文州扼其戎險命公徃刺遠人便之真宗即

位一日謂執政曰人君之言行也動乎天地不可以誣

命公修注記以先君之諱固請不𫉬須正人也公在館

三進秩至于職方貟外郎因論邊事慷慨動上心靣改

兵部方將圖任遘疾求解不得去以景德二年四月二

十九日終于京師武成坊之私第享年五十七娶朱氏

封永城縣君有子四人伯曰珂祁州深澤尉仲曰琰有

文與行擢進士第今爲太常博士奉朝請叔曰𤦺恭謹

有立今爲右侍禁衛州兵馬監押季曰頊早亡一女適

進士張濤朝廷贈公尚書戸部郎中進封夫人河南縣

太君子登朝也以某年月日歸塟于懷之河南縣某鄉

某里銘曰

燕趙之英邦家之寳親逢聖神首冠俊造翹翹入彀郁

郁登瀛榮滯六曹淹恤百城晚歸内朝端立右史直道

始行怒飛爰止嗚呼遇豈不竒進豈不時賢者弗逹天

乎可疑塟于善地兮保以令嗣兮亦公之意兮

    滕公夫人刁氏墓誌銘

序曰塟者藏也欲人不得而見之也君子之思也遠故

復⺊于山坎于泉又刻名與行從而祕之意百代之下

治亂之變觀其銘思其人而不敢廢其墓斯孝子之心

取諸大過初夫人之長子今祠部外郞宗諒作諫官以

抗章黜知玉山郡再貶莅池陽之𣙜酤俄而起倅江寜

府事常謂池之九華山上凌紫霄下盤洪流千巖白雲

萬壑清風草木多靈民人一熈書契巳降不知干戈居

者得其壽藏者得其朽乃歎曰是可隱志焉是可宅先

焉即奉先公太博之靈塟于此山之金鷄原斯又大過

之意至矣哉時景祐之三載明年夫人無疾而終春秋

七十有二閏四月舉而祔之禮也夫人姓刁氏其先譜

史存焉皇考諱晃後唐天平軍節度判官王考諱傑梁

泰寧軍節度判官考諱允成皇朝贈太子右賛善大夫

夫人歸滕氏服勤婦道自先太博之遺世也二子尚㓜

夫人夙夜誨導内惟節儉外豐禮於賔客俾令人是親

以就厥文行而祠部君克承善志鴻軒鳯翥有風采于

朝廷夫人累封渤海縣太君次子宗元就飬于家未登

禄仕二女適名族稱其禮範夫人之性柔而明端而慈

曉文翰通名理事長如不克撫下如不及居大族餘五

十載門中無間言及子以言貶顛沛於江湖間夫人從

之未嘗出憂語知事君之然也難哉故生享德於慶閭

没反真於福地某於祠部同年之執也嘗入拜于堂上

知夫人之賢而敢述焉其銘曰

九江之上九華之中孝子宅親厥思無窮茫茫萬年髙

岸可遷尚有人焉來此拳拳曰賢哉滕公夫人之墓再

拜而去

    都官貟外郎元公墓誌銘

公諱奉宗字知禮其先臨川大姓危氏也皇考諱仔倡

唐信州刺史避楊渥之亂東依錢氏時朝廷命討淮南

未行而終因家於餘杭王考諱德照爲吳越王相僅三

十年賜姓元氏累贈太保考諱秀文典吳越書命累贈

太僕少卿妣陳氏贈馮翊縣太君少卿子五人曰興宗

象宗宜宗道宗公即㓜子也三人事忠懿王有儒術皆

補爲郎象宗忠懿之胥也從而還朝以文召試拜光禄

寺丞公精於詞律景德中天子臨軒試天下士公中甲

科初命歙州績溪縣事再命常州武進令皆以廉愛稱

遷漳州從事故鎮牧錢公惟濟洎數朝賢交章保任除

忠正軍掌書記俄改淮南幕本道按刑使采公理行以

聞擢拜太子中允領淝川𣙜酤朝廷以西蜀天下之富

昔者吏嚵民膏怨所由生階之爲亂宜清舉者徃焉公

例改知蜀州晉原縣今上即位遷太常丞賜服五品還

知通州海門縣遷博士入拜尚書屯田外郎有監郡之

行公以思事松楸願得餘杭一閑局莅之詔從其請再

朞求分務南都尋告老歸姑蘇郡朝廷恤之補一子官

又以籍田之慶進都官外郎景祐戊寅歳十月丙戌考

終于永定里第之寢享年七十有八始娶吳氏再娶李

氏封壽安縣君公三子昞曄SKchar2皆舉進士昞從其補今

爲歙縣簿曄SKchar2並策名曄不赴調SKchar2解官俱就飬左右

及公之喪勺水不入口者三日公孝悌之性不避禍難

初江浙始下關譏甚嚴衣冠之族咸促赴闕下無敢私

歸公聞太夫人之憂晝匿夜馳以及於塟兄道宗有才

名不就世禄舉天府進士爲搢紳先生所推諾公友事

之如在膝下易衣并食不改其樂有兄子翼幼依於公

愛之如傷教之若不及以至于成宗黨稱焉相國潁川

公曩司淛漕公在武進諸郡有難獄多命公决之在海

門日患斥鹵之澤民無甘飲及⺊良地鑿大池廣方百

歩積泉袤丈自是雖甚旱暵人常頼之又邑有大瀆亘

數十里堙而不治公抗議籍力導至于海人咸利焉公

退十餘年創竹亭花圃遊遥其間多素食清居非有道

者不接晚年制歛服塟器而命諸子曰吾死之日必歸

我于父兄之側魂如有知得事親於地下諸子如其教

以其年十二月甲申塟于錢塘履孝鄉峴陁嶺之先塋

禮也某以公年德嘗修鄉丈之禮而敢銘焉

榮華之衢奔者無極公乎何心却焉而息孝友之風𣗳

者無幾公乎何心没焉不巳遷惠于民抱道于身于嗟

君子吾不知夫古人

    贈兵部尚書田公墓誌銘

公諱錫字表聖世爲京兆人唐德之衰徙家于蜀昔武

王封舜之後於陳春秋時公子完如齊子孫遂大食菜

於田而命氏焉厥後將有穰苴相有千秋斯可謂之著

矣大王父易直王父成皆隱君子也文而不耀父懿因

公之貴累贈尚書左司郎中善教于家嘗命公曰汝讀

聖人之書而學其道愼無速爲期二十年可以從政矣

公服其訓拳拳然博通群書東㳺長安昌𥠖韓丕復居

驪山白鹿觀數年器志大成拔王府薦有聲于京師太

宗皇帝親䇿天下進士擢公第二人時太平興國三年

秋也釋褐除將作監丞通判宣城郡召還改著作佐郎

俄拜右拾遺直史館賜五品服岀爲河北轉運使改知

相州就除左補闕移桐廬郡遷起居舎人還判登聞鼔

院尋以本官知制誥進兵部貟外郎充職以直言改戸

部郎中岀守淮陽以留獄之謗左降海州團練副使起

爲工部貟外郎直集賢院復戶部郎中真宗皇帝即位

遷吏部郎中判審官院兼通進銀臺封駮司賜金紫求

岀典海陵郡還臺兼御史知雜拜右諌議大夫史館修

𢰅以咸平六年十二月十一日終于私第享年六十四

公自白衣巳有意於風化上書闕下請復鄉飲禮又請

修籍田禮及在朝廷知無不言太宗初旣取太原范陽

未下帝怒不賞平晉之功中外嚚然而莫敢言者獨公

上書論諫理意深切帝感窹璽書襃荅賜内帑錢五十

萬僚友謂公曰今日之事鮮矣宜少晦以遠䜛忌公曰

事君之誠惟恐不竭矧天植其性豈一賞之奪耶在河

朔曁相州累章論邊事至桐廬郡以吳越之邦歸朝廷

未久人阻禮教邈如也公下車建孔子廟教之詩書天

子賜九經以佑之自是睦人舉孝秀登搢紳者比比焉

在郡聞禁中火拜章極言上嘉之及還眷遇愈隆㑹乾

明節館閣多進詩歌帝獨喜公之辭乃依韻和賜令宰

相宣付公又上封禪書謂五代之亂人如豺虎不圗復

見太平宜崇檢玉之禮以荅天意公在西掖㑹京畿太

旱禱祠無應遂抗言切於時政故有宛丘之行咸平初

出使秦隴廻上三章言陜西數十州苦于靈夏之役朝

廷爲之慼然出海陵之初以星文示變拜䟽請降詔責

躬上奉天誡眞宗皇帝嘉其意屢召對便殿及行降中

使撫安仍加寵賚爰有翰林學士承旨宋公白舉公賢

良方正以副天下之望一日召對久之且曰陛下以皇

王之道爲心臣請采經史中切於治體者上資聖覽帝

深然之乃具草以進手詔荅曰卿能演皇王清淨之風

述理亂興亡之本備觀鑒戒朕心渙然所𢰅三十篇皆

隱其目公奉事兩朝由遺補歷御史至諫議大夫前後

章䟽凡五十有二嘗謂諸子曰吾毎言國家事天子聽

納則人臣之幸不然禍且至矣亦吾之分也及終有遺

表陳邦國安不忘危之意其家弗預焉天子怛然命中

使⿰貝專之有制痛悼贈工部侍郎二子改大理評事持䘮

中並給月俸哀榮之禮可謂至矣後以二子登朝累贈

兵部尚書寳元幾年某月某日與夫人合塟于泗州臨

淮縣某鄉之某原禮也公娶楊氏再娶奚氏封江陵縣

君能循法度以配君子二子長曰慶遠今爲駕部貟外

郎次曰慶餘今爲比部郎中並克奉堂搆有能政于四

方女三人長適王氏次適龐氏季適張氏皆以婦道稱

公動必以禮言必有法賢不肖咸憚伏之岀處二十年

未嘗趨權貴之門在貶廢中樂得其正晏如也著文章

成五十卷目之曰咸平集行於世論者曰在大禹時臯

陶矢厥謨在湯武時伊尹周公爲之訓誥故教化紀綱

莫盛於三代而子孫有天下皆數百年秦滅詩書其風

丕紹至西漢得賈誼董仲舒其言可以追先王之烈而

弗克施使後世王者無復起三代之心由漢始也聖宋

定天下太宗鋭意太平眞宗之初復親擢俊乂如田公

之徒並見奨用惜乎不終其才豈皇天之意特厚於古

歟某幼聞髙風未嘗㳺於其門今駕部書先君之履業

索文於江外某敢約而修之又采舊老之言而作銘云

嗚呼田公天下之正人也言甚危命甚竒盡心而弗疑

終身而無違嗚呼賢哉吾不得而見之

    兵部侍郎致仕胡公墓誌銘

寳元二年六月十八日尚書兵部侍郎致仕胡公薨于

餘杭郡之私第明年二月十有一日塟于杭之錢塘縣

南山履泰鄉龍井源以夫人潁川郡君陳氏祔焉禮也

孤子楷泣血言于友人范某禮經謂稱揚先祖之美以

明著於後世此孝子孝孫之心也然而言之不文行而

不遠處䘮之言烏乎能文今得浙東簽書寺丞俞君狀

先人之事而敢請誌焉某曰孔子見齊衰者必作重其

孝於親也敢不唯命公諱則字子正婺之永康人也昔

虞舜之後有胡公武王封於陳蓋族望之來遠矣皇考

諱彭王考諱瀔皆隱於唐季其道不顯考諱承師在鄉

閭間以積善稱因公而貴官至尚書比部貟外郎贈

吏部郎中妣應氏封永樂縣太君贈普寜郡太君公少

而倜儻負氣格錢氏爲國百年士用補廕不設貢舉呉

越間儒風幾息公能購經史屬文辭及歸皇朝端拱二

年御前登進士第釋褐爲許州許田尉以幹自聞補蘄

州廣濟宰又補憲州録曹以本道計使諫大夫索公湘

之舉改祕書省著作佐郎簽署貝州節度觀察判官公

事升本省丞知潯州拜太常愽士提舉二浙𣙜茶事兼

知桐廬郡丁太夫人憂服除以本官知永嘉郡遷屯田

貟外郎提舉江南路銀銅場鑄錢監擢任江淮制置發

運使轉户部貟外郎入爲三司度支副使賜金紫除禮

部郎中京西轉運使又移廣南西路轉運使以户部郎

中充江淮制置發運使轉吏部郎中改太常少卿丁先

君憂終制知玉山郡移福唐郡拜右諫議大夫知杭州

入判流内銓以舉官累責授少常知池州未行復諌議

大夫知永興軍領河北都轉運使給事中入權三司使

拜工部侍郎集賢院學士知陳州進刑部再牧餘杭郡

踐更中外凡四十七年得請加兵部侍郎致仕朝廷命

長子通判錢塘以就飬又六年而終享齡七十有七天

子聞而悼之進一子官初至道中公在憲州時西㓂梗

邊朝廷命師五路入討詔具三十日糧以從之索公方

引公督隨軍糧草事公曰爲百日計猶或不支柰何索

公乃遣公入奏召對逾刻公陳𫟪事如指之掌上顧左

右曰州縣中有如此人遂可其奏且示甄拔之意後大

帥李繼隆果與㓂遇十旬不解索公曰㣲子幾敗吾事

一日其帥移文曰兵將深入糧可繼乎公曰師老矣矯

問我糧爲歸師之名耳請以有備報之索從其議彼即

自還無以咎我其先見如此及索公主河北計又奏辟

之遂以貝州之行朝廷遣賜省天下冗役就命公行河

北道凡去籍者僅十萬數民用休息在潯州人有虎患

公齋戒禱城隍神翌朝得死虎于廟中其誠之効歟按

池州永豐監得匿銅數萬斤吏懼當死公思之曰昔馬

伏波哀重囚而縱之前史義焉今銅尚在吾忍重其貨

而輕數人之生耶咸以羡餘籍之不復爲坐在江淮制

置日㑹眞宗皇帝奉祀景毫公實主其供億千乗萬𮪍

至于禮成無一毫之闕帝深愛其才靣加奨勞遂進秩

登于計相之貳在廣南西路有大舶困風于遠海食匱

資竭久不能進夷人告窮于公公命瓊州出公帑錢三

百萬以貸之吏曰夷本亡信又海舶乘風無所不之公

曰遠人之來不恤其窮豈國家之意耶後夷人卒至輸

上之貨十倍其貸朝廷省奏而嘉焉又宜州繫重辟十

九人時有大水公不慮患而特徃辨之活者九人焉在

福唐有官田數百頃民輸租食利舊矣至是計臣上言

請就鬻之責其估二十萬貫民不勝𡚁公奏之未報章

三上且曰百姓疾苦刺史當言之而弗從刺史可廢矣

乃有俞詔減其直之半而民始安公領三司使寛於財

利不以刻下爲功時上方以兩京陜西官鹽歳久民鮮

得食而日以犯法命通商有司重其改作公首請奉詔

其事遂行公性至孝自曲臺丁太夫人憂廬于墓側以

終䘮紀有草木之祥本郡表之及京西之行以家君朱

紱爲請上曰胡某爲孝雖非其例與以明勸也搢紳先

生榮之又天禧中尚居郎署朝廷擬公諌議大夫知廣

州公以家君八十歲懇辭于政府乃復有制置之行尋

以哀去職得盡心於喪塟公富宇量篤風義徃徃臨事

得文法外意人或譏之公亦無悔焉其輕財尚施不爲

私積士大夫又稱之福唐前郡將𬒳訟去官嘗延蜀儒

龍昌期與郡人講易率錢十萬遺之以歸事在訟中及

公下車昌期自益部械至公曰斯何罪耶遽命釋之見

以賔禮法當償其所遺公代以俸金仍厚遣而還又濟

陽丁公爲舉子時與孫漢公客許田公待之甚厚及其

執政而雅故之情不絶若休慼士人而未嘗預曁丁有

朱崖之行昔之賔客無敢顧其家公實𬒳議出玉山郡

尚屢遣介夫不遠萬里而徃遺焉此又人之難矣及退

居西湖乘𦘕船擊清波深樽雅絃左子右孫與交親𥬇

歌於時歲之間浩如也人不謂之賢乎夫人潁川郡君

有慈和之德先以壽終令子四人長曰楷都官貟外郎

前知睦州祥符七年秋登服勤詞學科所至政能有先

君風度次曰湘好學有志識朋友多之次曰桂俊異居

喪而亡次曰淮孝謹有成人風二女長適泉州德化縣

尉蘇璠次適御史臺主簿華叅而亡其閨門之範見其

潁川之誌某非特爲重齊衰之情嘗倅宛丘郡㑹公爲

二千石以國士見遇且與都官布素之㳺誠可代孝子

而言焉銘曰

進以功退以壽義可書石不朽百年之爲𠔃千載後

    胡公夫人陳氏墓誌銘

詩稱采繁夫人不失職也夫人之職莫先乎舅姑甘旨

以事居蘋蘩以事徃故可以配君子正家道也夫人姓

陳氏金華郡之令族曾祖諱晦祖諱資父諱文諭皆樂

善于家不從仕䆠夫人㓜賢父母篤愛擇公而妻之及

公中科第累調遠方二親樂閭里與姻族㳺夫人願侍

左右不從公行凡二十年縫衣㸑飱必躬親之至舅姑

之終與公執喪三年然後就公官所此夫人大節無愧

天下之爲人婦者有聲詩之義焉又性好禮自少至老

對公如賔客加以純儉而仁笄服之餘皆均于親之貧

者夫人自公登朝封上黨縣君公爲諫議大夫進封本

郡君寳元元年秋九月𥨊疾乃齋沐易衣怡怡而終享

年七十有九以三年二月十一日與公合塟于履泰鄉

龍并源禮也子四人長曰楷都官貟外郎次曰湘曰桂

曰淮並太常寺太祝二女習夫人之教柔淑有禮宗黨

稱焉長適蘇氏次適華氏銘曰

惟孝惟禮作配君子伊夫人𠔃至矣

    寜海軍節度掌書記沈君墓誌銘

呉興郡太守滕侯下車求故同年沈兄之家得諸孤

其墳墓曰貧未之塟滕侯傷之乃謀于僚屬⺊善地㨂

良日其禮悉備以寳元三年二月某日塟于德清縣之

永和鄉大壯嶺君諱嚴字叔寛世爲本郡人其先食邑

於邥後子孫失國而爲沈氏漢晉而下代有其人曾祖

諱䂓祖諱廷誨父諱延岫皆隱而不仕叔寛幼負器識

服親之教宗經屬文有聲于江表大中祥符七年秋郡

國敦遣首送千禮部明年春禮部較天下之才奏叔寛

第四人天子命試于庭中甲科除南康軍判官三載有

善績改宣城節度掌書記國家興山澤之利主計等薦

君洪州武寜之茗局外臺上請兼領本邑事朝延從之

旣而吏畏其廉民愛其慈君子謂之善政餘杭郡𣙜酤

歳金二十萬貫爲諸郡之劇主計又奏君尸之三年而

還㑹故叅政蔡公居守南都以同年之㳺惜其沉俊辟

爲留守推官其年秋七月以疾終于官所享年五十叔

寛孝悌于家事其親未嘗違顔色視兄之孤必先於巳

子與人交篤於義信善人君子無不樂見之及聞其亡

皆相弔云天與其才也又賦其行也而不及其顯以壽

也悲夫三子曰祁曰邰曰郁並從儒學必有立者二女

長適前進士陳經次女未笄長女之嫁蔡公不遠千里

命齎金以送之及君之塟又滕侯極意以營之有以見

叔寛感人之深也如此某同年之列最相知心故書之

銘曰

叔寛叔寛生𠔃可愛殁𠔃可傷友朋之望𠔃子孫其昌

    戸部侍郎贈兵部尚書蔡公墓誌銘

寳元二年歲次巳卯四月前叅知政事戸部侍郎蔡公

薨天子悼之卿大夫憂之國人傷之上命三公舉行典

禮贈兵部尚書謚曰文忠以康定二年歳次辛巳十一

月某日塟于許州陽翟之某山公諱齊字子思其先周

之子孫累封於蔡因以著姓秦漢以降代生偉人曾祖

綰贈太保洛陽人也嘗宰萊之膠水居官九年民愛以

深遂家焉祖諱鄰贈太傅隱居丘園以墳素爲樂考諱

夢臣累贈中書令博通經史善時筆與宗族居鄉黨稱

其孝友娶楚國太夫人張氏而生公教之親仁賔來如

歸公幼而神秀眉目廣聳見者異之嘗依外舅劉氏學

于彭城今相國隴西公迪時爲監郡得公詩語嘆曰渠

有大志宜善視之大中祥符八年春真宗皇帝臨軒以

文考天下之士公中第一及引對文陛堂堂英偉進退

有法上大恱顧謂㓂萊公曰得人矣特下詔俾金吾給

七人清道自公始也釋褐除將作監丞通守兖海郡移

北海郡召還以大著直集賢院主判三司開拆司賜服

五品今上即位拜右司諌同修起居注改禮部貟外郎

兼侍御史知雜事賜金紫歷戸部度支二副使遷起居

舎人知制誥同知審官院旣而召入翰林爲學士兼侍

讀學士轉禮部郎中龍圖閣學士守西京以便親求爲

髙密郡徙南京入除左諫議大夫權御史中丞㝷改給

事中復充龍圗閣學士權三司使拜樞密副使進禮部

侍郎叅知政事以戶部侍郎罷終于汝隂郡享年若干

楚國在堂君子哀之公之弟祕書丞禀甥著作佐郎㓂

平幹公襄事中山郡夫人劉氏哭泣三年至于疾廢二

子尚幼曰延慶太常寺太祝曰延嗣祕書省正字長女

適試將作監主簿劉庠次女在室而某自布素從公之

逰見公出處語黙無一不善門中奉親日視其親色諸

公昆弟愛之如傷先朝采拔以輔相器之當遺弓之初

公懷哀慕不能食者數日家人視其衾衣涕泗霑濕公

病汝隂聞拓拔僣稱嘻吁感槩教弟禀言西事甚詳蓋

忠孝之性發之天也公於親舊間雖死生不易彼有孤

遺則必爲之備嫁娶又好學無倦未嘗不以名教爲急

孔子之後世襲文宣公嘗宰曲阜乾興中四十九代孫

承祐卒遂廢十餘年公聞承祐有母弟在抗章請復其

嗣有詔從之其立朝也能清其心髙其行未嘗取於人

明肅太后時用事中貴人董修景德寺時公在翰林詔

爲之記中人求公善辭許以不次公遲之不進故被誣

而岀至髙密㑹歳飢公請蠲諸州稅又力請放海利以

救東人于今頼之公兩居憲臺方嚴不動百辟畏其風

權戚有過則彈劾不隱未嘗求其下也明肅之終莊惠

復立閤門促百僚賀公毅然正色目臺吏不得追班前

白執政遂罷自是莊惠損抑禮數有力焉在樞密院海

南奏交趾八百餘人避本國之虐以歸我議者謂不如

還之恐生𫟪患公曰當内之荆湖間活以閑田柰何求

生而來委之兕虎蠻亦人也義必不還苟散爲民盗從

而戮之酷又甚焉爭之不能得後果爲亂捕之歳餘宜

桂以西皆警朝廷患之公猶有愧色在政府浩然示至

公於中外以進賢爲樂以天下爲憂見佞色則嫉聞善

言必謝孜孜論道以致君堯舜爲心與大臣居和而不

𠋣正而不訐無親踈之間有方大之量朝廷爲之重刑

賞爲之平及其出也未踰歳時而天子思之公遽不起

嗚呼公之生也天有意也公之亡也天無意乎使在位

而壽則道德功名非竹帛之可勝矣銘曰

泰山之東齊魯同風厥生我公我公堂堂觀國之光亨

于眞皇眞皇上僊隕血漣漣欲報昊天今上聖神廼眷

正人叅于國鈞純德坦坦平心浩浩進退惟道恕以待

物誠以報國仁人之德天乎天乎豈不有心奪此令人

我懷憂深箕山峩峩潁川悠悠山爲陂兮川爲丘公之

名兮與日月留




范文正公集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