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范文正公集 (四部叢刊本)/補遺一卷

年譜一卷 范文正公集 補遺一卷
宋 范仲淹 撰 宋 樓鑰 撰年譜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翻元天曆本
言行拾遺事錄卷第一

年譜𥙷遺

    前譜所載公事多有闕遺今取其未載者見

    之逐年之下

明道二年八月公時爲江淮安撫勘㑹真椘泗州有發

 運司轉般斛斗差撥綱運於三處装發粳米大小麥

 豌豆等共五十萬石救濟沂宻徐兖等州九月體量

 淮南州軍賖糴人民二麥并賖買亭民塩貨未有見

 錢支給并向春逐處缺乏軍儲亦無錢和糴奏乞借

 賜錢五十萬貫并疋帛香藥三五十萬下淮南軍州

 應副前項支贍又體問得諸軍州自來和糴當農民

 出糶𬒳行人抑壓價例收糴不前直𠉀冬深斛斗巳

 入商賈之家方始添價丗糴是以大叚虗費官錢又

 不濟得農民奏乞許農民作保申乞先請價錢限一

 月内入納免𬒳經販人隔截農民不得抑勒令請領

 十月奏爲蘇常秀(⿰氵閠)旱蝗乞依吳遵路所奏權罷配

 糴斛斗又自江寧府乘逓馬到潤州起發椘州等處

 斛斗徃廬壽登萊等州時江淮州軍有因疾疫死亡

 人口種蒔不敷田叚甚多公牒逐官依灾傷一例體

 量放减并孤貧老㓜不濟人戸多無田苗除減放外

 移稅數不多者虚煩催科無可送納即與全放十一

 月牒江淮灾傷州軍應實因灾傷SKchar移抛下稅産巳

 曾申報州縣後來雖是未差官撿覆今𨚫歸業者並

 放免稅賦及有已曾歸業爲官中令納稅存濟不得

 又SKchar移者亦許歸業依此減放稅科十二月奏乞免

 放舒廬等州折𭛠茶又㸔詳江寧府上元縣等處所

 管主客戶口逓年送納塩錢即不曾請塩食用其客

 戸塩錢數不多欲乞朝廷特與除放

景祐元年正月薦丁鈞鄧資徐執中衛齊盧革李碩張

 弁並公㢘文雅爲衆所稱堪充京官如擢用後犯入

 已𧷢甘當同罪時𥠖德潤無辜獄死公奏乞訪求本

 家骨肉量與支賜令其收瘞仍乞指揮令後命官使

 臣犯公罪流以下𧷢罪徒以下並不禁繫許責保出

 外聽勑

康㝎元年正月十二日牒環慶路今後如有報到賊馬

 深入鄜延路更請相度一靣部領軍馬入賊界攻討

 要害城寨湏管大叚殺𫉬分張賊𫝑不得只在界首

 及打虜些少族帳便爲䇿應之名若環慶有賊馬亦

 令鄜延路分擘諸頭出軍馬深入賊界攻討十五日

 陜府申稅戶朱大成等八百九戶各於送納秋稅不

 前抛下稅額全家迯走公牒陜府指揮逐縣郷村拘

 管上件逃移人戶屋業生産不得燒燬斫伐其逃移

 人口即與𠋣閣去年秋稅招誘歸業免致逃移毀却

 業産將來歸業不得即大叚虧失省稅所有諸州軍

 人戶慮恐亦有似此逃移并牒逐州亦請相度安恤

 樞宻院劄子奉聖㫖西界首領約遇没兀等二人部

 領蕃賊七百餘人在塞門寨駐泊其部署司爲何不

 差人馬掩殺公言延州去塞門寨並無人煙又行川

 路之中一水屈曲五七十處渉渡恐傷兵士脚手周

 廻又無舊日熟戶縱得此寨其𫝑孤絶亦恐難爲駐

 兵以此不如訓練兵士𠉀春煖可以渉水或輕兵掩

 襲或大軍攻賊縱𬒳棄去自家兵士不致有損○二

 月八日奏上延州熟戶見今饑餓若春深無田可耕

 别思作過或虜刼漢戶北入橫山則延州東界大有

 憂事乞興脩廢寨御前劄子付夏靖仰一靣與范仲

 淹計㑹啇量但應機乘便可以出師即同謀進取又

 聖旨令范仲淹於鄜州與夏竦韓𤦺商議邊事十二

 日奏乞相度禁放青塩利害事十四日公有䟽奏荅

 朝旨論攻討西賊利害十七日奏張建侯狄青等與

 西賊戰于保安軍有功乞重加錫賜公嘗舉歐陽公

 充本路掌書記尋詔除館閣不赴任十七日公上言

 竊見著作佐郎通判天雄軍張方平富於文學後有

 才用乞朝廷改除充本司掌書記取進止是月二十

 四日牒張亢修豐秣城及萬安寨又牒朱吉任守信

 种世衡高良夫相度東路承平南安兩寨如久逺可

 守即進兵前去修復是月二十五日又奏乞修廢寨

 ○三月初一日牒青澗城种世衡永平寨郭延珎等

 接此春煖耕農之時速勘㑹上件驚移熟戶蕃部如

 内有未敢歸業依舊耕種即便相度鄰近有無官司

 空閑地土或逺年迯田權撥與耕種如無牛具者官

 與量借錢收買常切安存無令失所初二日又奏那

 兵馬五萬防托秦州時知保安軍王信西路巡檢狄

 青自來入陣勇猛公恐其爲賊所誘二十八日奏乞

 指揮二人令持重不湏身自闘敵○四月五日差周

 羙楊麟陳永圖等修復萬安寨豐林城甘泉城巳畢

 公又相度將興修承平南安新寨等十一日牒种世

 衡郭延珎等㨿的是見闕乏糧草蕃部相度逐戶口

 數目毎十口巳上官中量支借貸糧粟各一石十口

 巳下各借五斗仍常切照管安存無令失所○六月

 奏乞指揮逐路將諸軍弓弩手教習短兵又乞㨂選

 武士充節級○七月十五日舉孫沔田况充經略判

 官又舉胡翼之充本司催驅公事○八月一日舉劉

 牧錢中孚等十七人充陜西差遣時延州金明寨招

 到殘破蕃部三百二十八戶雖給與田土無力耕種

 缺少粮食公奏體量延州西北𬒳西賊破蕩兼知延

 州張存母年八十𭔃泊他郡人子之心宜不𫉬安伏

 乞别選人知延州如未選得間即令臣知延州所貴

 依得約束訓練兵馬十八日公牒延州通判大理寺

 丞高良夫將本寨見管熟戸蕃部等毎家十口巳下

 各支斛斗二石其十口已上支三石公廵邊到延州

 㨿左侍禁王聦状陳弟王⿰糹⿱𢆶匹元差在塞門寨權兵軍

 監押𬒳蕃賊打破寨門相殺身死二十日爲奏聞朝

 廷乞特賜奬録以勸死節之士○初鄜州至延州一

 百六十里元是三程於新店牢山各有舘驛後减廢

 ○九月公與轉運使明鎬廵歷自鄜州至延州兩程

 遇晴明皆昏黃後方到驛程太逺山坂至多及廵歷

 回來𨚫值泥雨崖路險滑三十餘度涉河自甘泉縣

 早發至晩只到得皇甫店去鄜州尚更兩鋪所有隨

 行軍馬巳各疲乏便無喫食湏用回買其軍馬既不

 到驛即無支請草料去處兼是山居無可收買遂牒

 延州將牢山新店舘驛量行脩𥙷及存留甘泉新置

 驛毎有過徃使命軍馬或遇晴明直中路甘泉縣即

 支給一日口食糧草或遇雨雪并山河水漲即於新

 店牢山勘請止𪧐十六日奏乞放免張亢斬軍不當

 罪名是月奉聖㫖節文令公宻切厚支與金帛召募

 敢死之士深入賊境探候等事公言臣在延州差韓

 周張宗永賫送文字直到昊賊處二人不期爲臣所

 累皆竄逺方今雖奉聖𭥍令臣募人入賊界以何靣

 目更可使人伏乞勾還韓周張宗永量加恩澤○十

 月初一日廵檢李惟希下兵士王羲等四人作閙扇

 揺軍人公到延州㨿司理院勘到並斷送葛懐敏軍

 前要斬初五日公牒朱觀將領兵軍計㑹王逹朱吉

 王守琪張宗武自鄜州西北入德静寨進兵討掠族

 帳又牒葛懷敏將帶周英鄭從政部領兵馬離延州

 徃保安軍逼逐蕃賊仍差劉政充先鋒取路深入破

 蕩部署初九日又奏乞逐路部署巳下出入進退處

 置軍馬公事並聽經略安撫都部署司諸使處分時

 西賊大將剛浪唆兵馬㝡爲強勁在夏州東彌陀洞

 居止又次東七十里有鐡冶務即是賊界出鐵製造

 兵噐之處去河東麟府界黃河西約七八十里可出

 麟府并石隰州兵馬與隰州兵馬與延州兵馬㑹合

 掩襲以分賊𫝑惟朱觀久在麟州知得次第巳曾宻

 議奏乞令朱觀計㑹河東軍馬以幹此事鄜州曹司

 馬勲張式黃貴减尅兵士請受公言當此軍期之際

 兵士多是饑寒SKchar亡若更减尅轉難存濟遂牒鄜州

 將馬勲等三人對諸軍處斬又奏脩城及般運糧草

 工役辛苦地又惡寒日有SKchar亡乞毎月支醬菜錢是

 月十二日公上言陜西軍州自西事以來應副軍期

 科率百出如官貟得人稍能均濟或知寛猛則不致

 於殘民其不得人處政在胥吏因其急速得恣貪𭧂

 既属軍期民無所訴臣自膺𭔃任奏薦頗多乞朝廷

 深加照察知非請托其所奏之人多是僥倖優稳之

 處永祝辭免不來赴任朝廷遂一夫之私情忘百姓

 之深患滿目疾苦將何以濟伏望聖慈特賜愛軫應

 陜西所奏官貟曾經免者除别有擢用外却乞盡底

 催發前來赴任十七日公具諸將所𫉬生口鞍馬畜

 産噐械并首級具聞于朝十八日保安軍奏乞早降

 宣命下本路轉運使司并經略安撫使副火急於近

 裏州軍人戶秋稅内科撥赴本軍公體量得延州至

 保安軍山路一百五十餘里昨因西賊侵擾焼却人

 戶田土則各迯散㳂路不住有蕃賊出來打刼若令

 近裏州軍人戶就保安軍輸納轉見苛虐於民不便

 公遂擘畫只將鄜延兩路界近保安軍送納公將部

 將任福打破白豹城蕩四十餘里狄青黃世寧到盧

 子平捉到西賊婦女朱觀打破洪州一十餘寨并族

 帳二十餘處二十八日奏乞不禁青塩二十九日奏

 乞朝廷念及邊逺之人率多無告特告朝㫖應舉充

 縣令人限一季内並與移陜西路如在㳂邊州軍即

 便乞與除職官知縣如人數不足即乞委清望官於

 三舉巳上進士有行止文學者具事狀連坐各薦一

 兩人不致闕官辦集邊事○是歲十一月虎翼軍第

 九SKchar揮王瓊奪長行于興斫到人頭作自巳功劄上

 名字申奏宣轉充下名正指揮使後于興告訴問訖

 招伏公書斷云奪戎士死戰之功誤朝廷重賞之意

 其王瓊集軍貟等處斬又奏乞建故寛州爲青澗城

 十三日奏狄青黃世寧頗勇氣乞早加奬用十六日

 奏張繼勲破賊於歸娘谷乞賜酬奬十七日時陜西

 軍州毎年夏稅支移在邊上送納民疲於役公又上

 言乞令於陜西近裏州軍送納則惜得百姓時自京

 起發兵馬來陜西邊上州軍駐劄訪知押軍使臣内

 有懦弱生踈不能鈴轄致兵士在路作過攪擾縣鎮

 十九日公牒鄜同華州河中府如軍馬經過相度使

 臣稍有生踈不能鈴轄便請那差都監監押一貟或

 差得力使臣支與驛劵同共管押逐州交割不得縱

 令不著次第及攪擾縣鎮施行十一月差張建侯與

 狄青黃世寧劉政在保安軍差鄭從政在萬安鎮又

 牒鄜州令張宗武徃敷政縣且令探侯如近邊寨無

 備則便行討擊二十六日奏舉种世衡知環州○十

 二月初二日乞陞擢滕宗諒差赴陜西必可濟辦邊

 事時清邊弩手新到州司不敢依例給錢公言㳂邊

 苦寒之地所有晉州清邊弩手SKchar揮人貟兵士巳到

 延州例各單寒闕少衣装初四日遂牒延州一例支

 給○十二月十二日奏乞朝廷特降SKchar揮下京西陜

 西嚴切鈴束如有兇惡即行軍法十六日牒同州抽

 差北縣分弓手二千人并牒河中府抽差弓手一千

 人並差使臣押送鄜城縣駐劄把隘防托又牒耀州

 郡兵士兩SKchar揮赴坊州防托時關中諸郡支移百姓

 苗稅配納糧草徃邊上州軍送納惟鄜延一路㝡是

 辛苦縻費數倍蓋是山陵道路不可通大車只是小

 車并驢子般運或遇晴明則一月程僅可徃還或值

 雨雪艱難寸進至有離家四五十日褁纒乾糧並盡

 却更那人歸取盤纒今延州稈草毎束一百七十文

 其闕中百姓秋稅入邊上送納毎束稈草只折三十

 文(⿱艹石)㩀在市價頗甚SKchar民公相度得鄜州鄜城縣後

 魏時爲鄜城郡隋爲僖州南至同州河中府各是四

 程北至鄜州兩程至延州五程物價稍賤奏乞朝廷

 建鄜州爲軍令建營房倉厫𪠘舎所有同華河中府

 以來州軍近下等第苗稅只於此處送納且减得一

 半惡路至春却那减鄜延軍馬於此處屯泊就得賤

 價粮草稍减得百姓勞弊辛苦亦且近便徃復

    十二月二十八日奏乞暫出延州賞給熟戶

 蕃部首領給與文帖并散茶綵内有功勞異於衆者

 等第支給襖子腰帶係蕃部廵檢者給與紅纓交椅

仍與别立約束令逓相鈴轄准備㸃集時聖㫖令公

與梁適商量邊機事公奏乞指揮涇原路招安明珠

滅蔵二族時邊上臣僚陳乞買馬𦆵得宣頭便令人

 於熟戶及百姓公人之家覷歩收買其差去人接便

 起動熟戶取奉虧價强買邊上新舊官貟各稱准宣

 買馬無時了絶徃徃一道宣頭應帶數疋公乞朝廷

 降指揮將買馬宣頭並乞勾收繳納

慶曆元年是歳春正月公在延州朝廷既用韓琦等所

 畫攻䇿先戒師期公言正月内起兵塞外雨雪大寒

 𭧂露僵仆使賊乗之必有所傷願朝廷存此一路未

 行討伐容臣示以恩信或可招納戊午詔從公所請

 時公前凡六奏卒城承平等十二寨蕃漢之民相踵

 復業○二月四日奏乞於諸寨置榷塲用疋帛等博

 買熟戶將到青塩只於慶環二州添起一倍價錢出

 賣收得一色見錢糴買糧草及支諸軍請受大段减

 得近理見錢應副邊上○三月任福等既敗朝議因

 欲悉罷諸路行營之號明示招納使賊驕怠仍宻收

 兵深入討擊詔范仲俺体量士氣勇怯公言任福巳

 下皆邊上有名之將尚不能料賊今之所選徃徃不

 及更令深入禍未可量於是行營之號卒不罷兵亦

 不復出○四月徙知慶州兼管勾環慶路部署司事

 初元昊隂誘属羗爲助環慶酋長六百人約與賊爲

 鄉道後雖首露猶懷去就公至部即奏行邊以詔書

 犒賞諸羗閱其人馬立條約諸𦍑受命恱服自是始

 爲漢用初曹瑋於環慶添置六寨差田敏部轄軍馬

 在彼防托至今熟戶𠋣此城寨四月公奏乞聖慈以

 曹瑋田敏前後戰功并建寨托邊之利特加贈典其

 直下子孫量行恩澤以奬勸邊士六月陜西體量使

 王堯臣言范仲淹韓𤦺皆天下選其忠義智勇名動

 夷狄不宜以小故置散地〇先是一月聖㫖令擘畫

 牽制西賊不令徃河東作過公牒夲路主兵官貟盡

 底部領戰兵徃沿邊入界牽制併擘畫合行事件指

 揮逐路主兵官貟施行十月初五日將所行事件畫

 一具奏○十一月二十一日舉劉貽孫及葛宗古二

 十六日乞將以所授左司郎中一官回授种世衡與

 轉諸司使知環州是月梁適自陜西還公附奏攻守

 二議是月奉聖㫖體量鈴轄都監○十二月初七日

 奏乞改移張明郝緒

慶曆二年時蕃部廵檢趙明勾招到賊界僞署團練使

 訛乞并手下蕃官等共二十三戶公㝎奪賞賜銀椀

 頭巾角茶交椅銀帶錦襖等物那與繫官房舎居住

 正月初二日公奏乞爲蕃官訛乞等補官十一日到

環州管設蕃官支與銀綵等物與立約束蕃部喜躍

 二十九日再舉种世衡知環州時牒各寨逐月一度

勾集蕃官管設又恐公用錢物使用不足又牒環州

簽判隂諒臣徃逐寨標撥官地種蒔𬞞菜貨賣并諸

蕃部贓罰添助公用去訖所貴不破省錢是月公到

邠州排揀新兵據人戸王招瑋等陳告稱官中脩營

 占𨚫園林地土拆了屋舎乞估計合支價錢公牒委

 邠州請依上項條貫支給逐人價錢及除放随地錢

 稅後邠州准轉運司牒勾收巳支價錢公言雖准都

 轉運司指揮令將空閑官地兊還既無官地即合回

 申都轉運司豈得故違條貫並不回申便却例行催

 納巳支價錢侵害人戸勾到本州元行典級王益等

 取勘招伏上項有違條貫情罪於杖一百上斷遣差

 人押送本州收管所有上件人戶地土價錢却牒邠

 州依條支遣○二月四日太子中舎通判延州高良

 夫奏乞下陜西四路令銷兵士防托州軍一依范仲

 淹擘畫先定下守城人數於近裏州軍輪差弓箭手

 充數次邊州軍弓箭手却輪差在極邊城寨奉聖㫖

 且令邠寜環慶路諸都部署司相度又無妨礙且利

 害疾速聞奏公言相度所差弓手並是人戶三丁内

 破一丁充役若是撥於極邊州軍屯戍縁邊上食物

 踊貴亦少營舎官中請受至薄難裏纒必於本家骨

 肉處頻有呼索動是數百里本家更破一名徃來供

 送即是一戶三丁之内二丁防邊徒使破壞家産伏

 乞朝廷更請相度二月奏言延州䧟破前年西賊圍

 閉之時山城未曾脩築㣲有墻壘未能禦捍惟劉平

 星夜前來救濟得延州不至䧟破此實劉平忠勇之

 力今來子弟復在邊任其跡孤危未能雪耻竊聞劉

 平尚在恐邊臣有所憎愛别造飛語乞朝廷倍賜照

 管又言計用章無不順之意乞與叙用初五日有㸔

 詳趙珣所奏畫一奏䟽時樞宻院劄付經略司諸將

 在外者若賊冦大至並湏領兵覔便攻擊二十五日

 公言將有勇怯師有衆寡用兵無常勢非可畫一而

 制者也乞朝廷指揮逐路主帥近雖降此指揮仰更

 體量將之强弱敵之衆寡地勢險易天時明晦臨事

 處分以保民安邊事爲重庻少敗事其樞宻院指揮

 未敢施行○三月七日奏陜西不可行用鐡錢○四

 月令李丕諒宋良移風川寨於烽火䑓山上㝷令弓

 箭手兵士等寅夜興工山上只築女墻四靣削壁近

 下低處築城圍入水泉續又牒本州通判太常博士

 范祥與李丕諒等同相度新脩寨城巳了見分擘街

 巷脩蓋軍營倉草場𪠘署及城上置敵樓般運糧儲

 兵甲入新寨二十八日奏舉髙端髙良夫楊畋○寜

 州状申稱於五月五日申時以後忽降猛雨風雹雷

 電有大霹𮦷一聲於草塲火發燒却稈草四千餘束

 轉運司令觀察推官劉銑置院取勘公言逐處異物

 蟄藏之處多致雷火合依邊勑SKchar揮只令陪納入官

 若更湏令根勘官吏不切防慎罪狀却慮今後沿邊

 倉塲作過要得負累官貟爲害轉大願乞朝廷特賜

 釋免二十四日奏舉焦遂卿李顯張忠張信等乞與

 轉官二十九日體量得環州界肅逺馬領㝎邊安和

 安塞等寨軍馬糧草人戶不少並各城墻低下濠塹

 淺狹未得牢固遂牒環州立便刷那廂軍兵士脩築

 開淘○六月初六日石昌鎮申梁家族蕃官屈都等

 并小遇族蕃官薛娘等爲讐其梁家族㸃集一千餘

 人騎待報讐相殺公又差指揮使郭慶宗齎銀椀綵

 絹走馬徃夲鎮體量各且和斷之○閠九月初九日

 慶州北路都廵檢司狀申探得昊賊親領八萬人𮪍

 奔徃鎮戎軍去遂牒寧州通判張去惑著作暫徃邠

 州計㑹㸃檢城上防城戰具家事安排整齊如聞西

 賊大入漢界即起遣郷村人戶入州其人戶多是少

 得柴草不願入城即官中擘畫揀損稈草支借十九

 日諸處申探到西界㸃集蕃賊馬大段𦂳急公差焦

 遂卿种世衡等㸃集蕃兵防托所有老小牛羊並發

 遣入寨城廻避其候㸔族帳田苗蕃部即令於高險

 上空處權時就藏避其入寨城人口並依先降條貫

 支與口食并鞍馬草料牛羊即令於側放牧如遇閉

 圍三五日間亦借與稈草淮涇原路經略招討司牒

 今月十日夜一更時准副使葛懐敏公文及鎮戎軍

 號帋申蕃賊不知數目奔充圍遶三川㝎川寨公牒

 張建侯䇿應探事軍人張遇分析状稱今月二十二

 日早辰到鎮戎軍西南蓮花堡德勝堡見自家軍馬

 與蕃賊相殺又見向太保劉太保手下軍馬被蕃賊

 殺散所有自家軍馬總在㝎川寨與蕃賊相殺公令

 鈴轄李丕諒領軍馬於二十日起發計㑹張建侯同

 徃原州㑹合䇿應○十月二十八日入内内侍省西

 頭供奉官王懐德齎降御前劄子問當欲移卿徃涇

 原路爲本路近經賊馬抄掠藉招緝與文彦博對換

 公乞依舊領環慶路軄任同涇原路經略並於涇州

 駐劄與韓𤦺日夜聚首三二年間可期平㝎時渭州

 鎮軍戎寨主職田有毎歲獲千餘貫延州慶州諸寨

 多無軄田十月廿八日奏乞均㝎諸寨官貟職田○

 十一月初六日公上言涇原土兵有在慶州者慶州

 土兵有在涇原路者山川道路既不諳練又是邊上

 土兵請受㣲薄抛離本營褁纒不易公欲朝廷指揮

 逐處土兵各令撥歸本路使喚公私俱便是月復置

 陜西四路都部署經略安撫兼治邊招討使命韓公

 與公及龎公分領之公與韓公開府涇州而徙文彦

 博帥秦宗諒帥慶皆從公之請也甲申以處士孫復

 爲國子監直講從公與富公之薦也○十二月西賊

 入山外打并原州打虜公牒知原州景奏與當路鈴

 轄李丕諒等六人部領軍馬計會節次向前於鎮戎

 軍以來㑹合出竒伏截山外回來賊馬收救人民公

 又到邠州示以兵勢出榜永興軍諸州以安衆心又

 與都監張肇部領諸兵馬於初三日發離邠州取長

 武路徃涇州䇿應

慶曆三年正月辛𫑗詔陜西沿邊招討使韓𤦺凡軍期

 中覆不及者皆便宜從事宣命指揮召募沿邊少壯

 人爲護塞指揮公言其不便○二月巳卯保安軍狀

 申鄜延經略司牒報西人請和公上言有不可許者

 三有不可防者三○三月甲午上令内侍宣諭韓𤦺

范仲淹等𠉀邊上稍寧當用卿等在兩地又令𤦺等

 宻奏可代處邊任者𤦺等言元昊雖約和誠僞未可

 知願盡力塞下不敢擬他人爲代○四月庚申諫官

 蔡㐮言伏見陜西路招討使范仲淹韓𤦺各除樞宻

 院副使並以西冦未寧懇辭乞朝廷不聽辭讓各授

 恩命二十四日公起發徃邠州提舉并就近勾抽乾

 耀州新兵請知州通判内一貟押赴一依宣命指揮

 重行揀選并排連人貟及SKchar畫閱教次第并商量定

 奪盖造營房○五月江淮歲漕不給亰師乏軍儲發

 運非人公言國子博士許元可獨𠋣辦辛未擢元江

 淮兩浙荆湖制置發運判官亰師足食辛卯公與韓

 公又言臣等切以天下郡邑牧宰爲重得其人則致

 化失其人則召亂推擇之際不可不謹雖曾詔臣寮

 各舉所知或舉主非賢則多謬薦臣等欲乞聖慈特

 降詔書令中書樞宻院臣僚各於朝臣中薦堪充舉

 主者三人候奏到姓名即逐人各賜勑一道若將來

 顯有善政其舉主當議旌賞若𧷢汙不理苛刻害民

 並與同罪所貴生民受賜冦盗自息從之○十月初

 五日用張昷之爲河北都轉運按察使王素爲淮南

 都轉運按察使沈邈爲亰東轉運按察使從公與富

 公之言也

慶暦四年二月切見審官三班院并銓曹自祖宗以來

 條貫極多乞選差臣僚就審官三班院并銓曹取索

 前後條例與主判官貟同共㸔詳重行刪㝎畫一聞

 奏付中書樞宻院叅酌進呈别降勑命各令編成例

 䇿施行是時公意欲復古勸學數言興學校本行實

 詔近臣議於是宋祈王拱臣張方平歐陽脩曾公亮

 王洙孫甫劉湜等合奏謹叅考衆說擇其便於今者

 莫若使士皆土著而教之於學校則學者脩飾矣先

 䇿論則文辭者留心於治亂矣蕳程式則閱愽者得

 以聘矣問以大義則執經者不專於記誦矣乙亥詔

 州縣皆立學○五月壬戌朔公與韓𤦺並對於崇政

 殿上四䇿○六月十二日舉元積中管勾機宜文字

 ○七月丙戌詔諸路轉運使副提㸃刑獄察所部知

 州軍知縣縣令有治狀者以名聞議旌擢之其或不

 如所舉令御史䑓劾奏並坐不實之罪從公奏請也

 十三日舉葛宗古楊麟充閤門祗候是月勘㑹河東

 邊上所闕弓弩并衣甲噐械刀槍等自來從京支撥

 多是沿路損失枉費脚乘般載邊事不逮二十七日

 公上言伏乞朝廷SKchar揮下河東轉運司取要便出産

 炭鉄州軍置都作院舉差官貟專監其人匠於本路

 諸州軍揀𨕖抽差○八月辛卯命叅知政事賈昌朝

 領天下農田公領刑法事有利害其悉條上初四日

 昊賊差使臣一道姓金不得名徃北界𢍆丹處去不

 知事意公慮兩國計㑹與謀十五日奏乞那撥陜西

 兵三萬來赴江東乞朝廷更不遷延十三日舉張子

 奭張燾張去惑蘇舜元陳榮古堪充刑獄錢榖重難

 任使十五日舉夏安期充河東轉運使又舉向約乞

 差知陜西河東煩難大郡十六日又舉張子奭等五

 人赴河東任使初諸州軍縣毎五年一造城郭等第

 簿公體量得河東陜西自西事以來甚有人戸因差

 配破却家産州縣不能矜恤減放苐候五年造簿方

 行定奪必是破盡家産多爲失所之人十八日奏言

 八月岀榜曉示逐處人戸并劄與逐州軍及都轉運

 司及三年便造簿重定等第其因差配破落更不候

 三年便於簿内注鑒减下其有即今淪落應役不得

 者即與免放先是除宣撫韓𤦺到邊上散却特支後

 至是巳是一年不曽支付二十一日公奏臣今徃陜

 西河東宣撫其沿邊駐泊諸州軍及就戰兵并人貟

 兵士欲乞朝廷等第各賜特支○九月公在并州見

 都轉運司指揮諸州軍塲務更不得收納大鐡錢要

 得止絶欺弊纔方行下文字便有百姓經并州告訴

 各是交易到大鐡錢無處使用公遂出榜并州街市

 且令依舊行用㨿嵐州申本州九月一日支料錢并

 銀鞋錢二百萬准運司上項指揮㝷行告示其軍人

 側各高聲言道官中支賜與我因何却不得行用其

 轉運司牒本州更不敢施行公又恐諸處軍民疑惑

 發下榜示逐處曉示軍民其官鑄大鐡錢並依舊行

 使時河東諸軍州剙新收刈白草降下萬數不少逐

 處官吏不能體量利害例各差兵士或探斫不前即

 便逃走公人等即出錢官買或於人戶係稅草地内

 強行採打引惹争競即令逐處搔擾公出榜曉示諸

 軍州自榜到日以前抛下兵士公人收刈白草數目

 並與放免體量得逐處賊盗多是SKchar軍兼近南郊恐

 成羣黨驚刼人戸州縣不能禁止指揮河東州軍令

 逐處出榜招召今日以前逃走廂禁軍人與限一月

 許於官司首身更不問罪並令依舊收管十六日西

 夏楊守素赴闕公奏乞所有封𠕋之禮湏候西北收

 兵只行於體稍便乞朝廷再三詳審二十日樞宻院

 劄子奉㫖令公就近差人知麟州公與明鎬商量舉

 閤門祗候張繼勲是月出榜曉示諸州軍應坊郭郷

 村人戸今日巳前帶即配賣物色或包二稅移逃者

 並令與放罪各令歸業其元欠二稅並與除免仍劄

 都轉運司公到憲州體量憲州城池窄小奏乞増修

 ○十月九日余靖奏乞劄付河東令彼處差人佯作

 葺豐州所貴𢍆丹不敢占㨿奉聖㫖令公相度公言

 豐州至河東一百二十餘里並無人烟道路不通今

 來難便去管興脩初麟州無酒務不榷酒利寛假邊

 民自慶曆二年十二月𣙜起酒利公恐居民貧困出

 榜并劄與麟州令百姓依舊任便開沽十日公到麟

 州體量二州四靣邊疆並無城寨防護人戸不敢復

 業遂與明鎬商量申奏乞脩復城寨是月發遣散移

 徃府州與土田耕種十三日奏乞收贖麟府䧟破蕃

 界熟戸百姓依舊住坐耕作出得糧草方可却减下

 正兵大叚省得國家錢帛是月體量得火山嵜嵐保

 德軍三處各屯兵馬所入軍儲皆是商旅人戸將銅

 錢接糴北界斛斗入倉中糶每日計出却銅錢數百

 貫過徃北界毎歳計置河東銅錢不日將盡此邊防

 之大弊也十九日奏乞朝廷支絹五萬疋送下河東

 轉運司俵與嵜嵐等三處博糴軍儲急止銅錢出界

 之弊二十七日張亢奏准經略司牒嵜嵐軍等處有

 閑地萬頃乞先於要路安置堡子兩三箇然後將上

 件地土擘畫奉聖㫖令公相度公恐置堡子代州與

 北界相接引惹言語只令作社戸名目三五十家靠

 險居住高築𡓜院防備盗賊○十一月初五日知原

 州蔣偕狀申細腰城修築巳完湏藉土兵守禦公劄

 與涇原路土兵充細腰城就糧振武蕃落指揮○十

 二月經畧司管勾何渉有母在蜀中迎侍不得切於

 孝養初一日公舉渉充益梓路通判以便奉親俾全

 孝道時蔣偕出兵至佛空平燒蕩族帳种世衡領環

 州蕃漢兵燒蕩大小羊族帳十四日奏乞酬奬諸將

 功勞是月劄付陜府㨿諸縣逃官田地勒令地分鄰

 人空納租錢者并見欠見錢數並與除放劄付與河

 東轉運司將麟府等州色役公人支與係官閑田仍

 免送二稅時𢍆丹與元昊戰不利奉聖㫖指揮令公

 體探北界事宜公言自古兵家毎有挫䘐恐其下離

 叛即别舉事圖其復振以攝衆心今契丹西征無功

 愧見其下或謀起事欲振兵威此朝廷不可不防是

 月明鎬奏募民請射禁地奉聖㫖令公詳明鎬所奏

 相度經久利害聞奏臣僚又奏焦太師來天池打量

 事又奉聖㫖令公計㑹相度穩審從長指揮又奏相

 度到開耕禁地利害事十六日公自麟府路回到嵜

 嵐軍次日有鈴轄孟元并嵜嵐軍使米元湷來言有

 萬勝指揮兵顔和吿稱有本指揮軍人結集背叛司

 理院勘得本人不着次第多欠人債所告只聞人說

 並無照㨿欲領顔和赴營處斬公尋指揮令與逐官

 更子細勘鞫實情如委實誣吿亦且决配况未曾刑

 害著被告之人恐今後更不敢告事至十八日孟元

 等來言審勘得别無實情更不敢枝𦽦追究公又奏

 訪問得萬勝指揮招到雜色人多有邊上巳滿三年

 其間輕狂之人不柰辛苦或亂出語扇揺人衆於邊

 上不便乞早降指揮差替十九日奉聖㫖差入内供

 官衛克勤押賜醫藥至公處并傳宣命公探候北界

 事宜及邊上設備者公言見各訓練選竒兵備𢧐敵

 以分朝廷萬一之憂二十日西賊㸃集壯人壯馬徃

 環州界公劄經略司起發軍馬赴乾興寨駐劄防托

 及令環元州多方安撫前來蕃部蕃官二十三日奏

 言切見太常博士趙拯秘書丞劉奕馮浩殿中丞范

 寛之馬仲甫徐執中杜樞太子中𠃔王復太子中舎

 王孝和大理寺丞張謨並有才稱宜處要務俾臨邊

事可濟軍期伏乞望朝廷速差上件官充陜西河東

 大郡通判貼黃自來兩府臣僚無同罪舉官條例臣

 岀使應所舉過官貟恐朝廷未賜施行如任用後犯

 正入巳賊臣並行同罪

慶曆五年正月十四日奏撥細腰城属環州二十七日

 河東轉運司申諸縣尚顯等陳狀爲老小殘疾及年

 六十巳上至七十年老除外别無人丁見今單身乞

 放免公劄下磁州疾速體量尚顯等如有人戸可以

 指射充替即依條貫施行如别無人戸指射即與免

 放施行○二月劄下并代等路經略司東都轉運司

 遍行指揮逐處疾速出榜曉示諸義勇軍習學弓弩

 是月翰林學士呉育爲諫議大夫育𥘉尹開封府時

 公在政府因白事數與公有迕既而公出安撫河東

 有奏請多爲當國者所沮育取可行者固執行之〇

 三月十八日西賊部領三千餘人打刼篳篥城等四

 月十四日公奏乞下部署司㨂選得力將佐嚴行禁

 約至時與漢兵㑹免致䟽虞○四月三日新邊壕外

 檉柵至葫蘆河一帶稱有西賊人馬約二萬餘人劄

 寨及逐川内各有烟火五里至七里蕃漢人戸一例

 驚移及差人探問却稱來放牧牛羊其驚移蕃漢人

 戸㝷却歸復本處住坐公言昨徃河西體問得鄜州

 路前來𬒳西賊破蕩之時其𥘉西賊用謀亦是如此

 其人戸爲前來無事便各安心更不驚移遂遭虜殺

 今來亦恐如打鄜州時設此計謀遂牒涇原路經略

 司今後如得知西賊㸃集人馬即將蕃漢人戸多差

 人起遣回避不得慢緩免致驅虜𥘉四日奏留蔣偕

 知原州新降宣命應係弓手兵士年及五十巳上或

 疾病久逺不堪醫治者許本戸人填替如本戸無人

 即許召人充替施行公十七日奏言似此篤疾癈疾

 之𩔖非可詐僞者爲年未五十巳上有碍上項宣命

 諸處不敢替放官中前來許顧人承替之時内有事

 力之家即可雇人其下等苐無錢顧人多是恐脅家

 間骨肉令典賣莊田雇人深屬不便乞指揮轉運司

 㸔驗如委實是䔍疾廢疾之𩔖並依諸軍𩔖更不問

 年甲便與㨂停歸農不湏要家人并顧人充替又令

 疾苦之人各歸田園所以不致失所○五月歐陽脩

 上䟽伏見杜衍韓𤦺范仲淹富弼等皆是陛下素委

 任之臣一旦相繼而罷天下士皆素知其可用之賢

 而不聞其可罷之罪陛下於千官百辟之中親選得

 此數人一旦罷去而使羣邪相賀於内四夷相賀於

 外此臣所以爲陛下惜也十五日奏乞指揮麟府二

 州勘㑹歸業蕃漢人戸約量人口數目支與貸粮乞

 更賜指揮與逐戸買牛具錢本選差朝臣一貟照管

 撫恤各令安歸復業○閏五月涇原部署司所奏抽

 减年深上京東兵那官部押赴近裏永興等處駐劄

 候今秋管押歸營次奉聖㫖令公相度公相度上件

 兵士巳各年深過滿又知别路並减那歸營秋間縱

 有事宜亦難勾回邊上恐逓相扇揺别有言詞尋涇

 原路差使臣管押歸營二十四日具狀申奏○六月

 十四日奏諸軍頭失墜𥙷署文帖免勒充長行只於

 舊職名上降一等所貴兵級安心十七日舉劉貽孫

 知鎮戎軍二十九日舉譚嘉震知德順軍時慶州東

 路巡檢竹昺公勒膽勇狄青許遷等皆推許此人可

 用舉昺充慶州駐泊都監○八月十三日聞朝廷差

 國子博士高良夫徃延州計會夏國差人定立疆界

 又㩀高良夫申商量立界未定其西界楊守素回宥

 州取覆曩霄去公言夏國一靣稱大叚㸃集軍馬待

 與契丹相殺一靣却與漢家争些小疆界臣謂契丹

 元昊除是天亡時則有戰争不顧利害如顧利害則

 無戰争之理或二蕃連謀窺伺中原則今後契丹先

 起事端候朝廷抽减陜西軍馬徃河北然後元昊入

 寇則陜西四路皆可憂虞乞朝廷察此情狀不可信

 慿大爲之備免致臨時敗事再録與韓𤦺所上攻守

 䇿録呈乞賜親覧是月與韓魏公奉舉李顯授閣閤

 祗候二十三日禁秦州博易奏體量得秦州自來客

 旅收買川貨物帛等入蕃博易劵馬入官中賣兼販

 蕃馬回訖百姓所買馬錢亦收買匹帛入蕃興販今

 來若將秦州界西蕃博買一例止絶必是一路蕃情

 怨望兼大叚隔却興販劵馬及阻節客旅興販川貨

 則一路粮草少人入中必是誤事伏乞朝廷下秦州

 依舊降條貫施行二十九日舉李顯充邠州都監○

 九月舉張肇知寧州公以河西麟府田野空荒城市

 窮困使河東一路供饋粮草錢帛未有休期若置一

 𣙜務一則招誘蕃部牛羊鞍馬行貨供河東一路官

 稅要用二則麟府路收得客旅稅錢大叚出得貨利

 就近供軍三則止絶得私下與外界交易免犯令初

 四日奏乞於麟州剏置𣙜塲二十日西界送石元孫

 歸漢配全州編管公言素不與元孫相識亦不知本

 人善惡臣在延州但聞劉平石元孫部領軍馬救護

 延州同戰拒賊日夜血戰兵少食盡力屈𬒳擒即不

 曾退走亦非不戰而降但有不死於王事之罪又累

 該大赦却有救存延州之勞縱不堪任用亦且免其

 戮辱少加存恤當授一南班近下名目於近州安置

 使䧟蕃將校等聞之未絶向漢之心不怨朝廷不助

 夷狄此禦戎之一䇿也○十一月十一日准樞宻院

 劄子節文臣僚劄子秦鳳路部署巳下自來各破親

 兵逐月支破添支錢乞今後所差親兵揀選知武藝

 慣熟人數不得替換逐月更支破添支錢𠉀廵邊及

 駐劄出戰時即乞一例量支盤纒錢三百文所貴均

 平免有虗破官錢奉聖㫖令陜西四路安撫司相度

 公相度若是㨂却知武藝慣熟人數久占左逐官手

 不得替換却恐不切閱習因兹生䟽有誤使喚巳牒

 秦鳳路都部署司㩀部署手親兵輪差替換依其餘

 路分更不逐月支添支錢○十二月二十一日山外

 德順軍界靖邊隆德寨壕外各有新招弓箭手共八

 百餘人請射地土耕種脩築堡子把截并逐家老小

 在彼居住自來累遭虜掠公牒涇原路安撫司各令

 將老小人口等般入壕裏居住只量留少壯人在壕

 外堡子安泊防守管勾耕種若遇大叚賊馬難以禦

 捍亦湏入壕裏回避免枉遭虜掠

    按舊年譜竄閻文應嶺南尋死于道此㩀富

    鄭公所作墓誌按閻文應景祐二年十二月

    辛亥落入内都知以昭宣使領嘉州防禦使

    爲泰州鈐轄後兩日改鄆州鈐轄百官表同

    景祐四年四月乙丑文應徙潞州鈐轄百官

    表同寳元二年九月癸卯文應卒此㩀百官

    表贈邠州觀察使此㩀實録未嘗有竄嶺南

    指揮及死于道事迹不知鄭公何㩀也今姑

    從鄭公墓誌竢考




范文正公年譜補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