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白鶴廟記

茅山白鶴廟記
作者:柳識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77

茅山,舊句曲也。《本記》云:「內有靈府,空通五嶽。其外山形似七,因名為句曲。」有軒轅鼎湖之後,世多近智,漸闇真有。故金闕玉清大聖至神之事,真靈時闡於人間,以彰道妙。則漢元帝世有茅君,積襲道德,來受仙任,遊內統外,澤加幽顯。邦人瞻戴,因改為茅山。元教既溥,二弟亦此山得道。三峰是三君駐雲鶴之所,備詳傳記。至明帝永平二年,詔敕修崇其廟,後代相承,罔敢或替。我國家統承真胄,宗奉至教。天寶七載五月十三日,於山之西偏制置祠宇,度道士三人,以修時醮,列在祀典。夫廟享功德,顯然殊致。以道而言,則天地之外,亦有覆載;陰陽之外,亦有生化。斯乃虛而有象,運而無形。蓋顯為皇王師範,道之形器也;隱為真靈變化,道之精微也。體雖隱顯,心則感通,有無交暢,化乃大備。初真人既受羽節,留二弟於句曲而謂之曰:「吾今去便有局任,不得數相往來。要當三月十八日、十二月二日邀師攜友以來遊,盼有好道者,待我於是乎?吾自當科之,有以相教。」則法之本也,內習精真衝寂,外行廉清仁惠。每歲春冬,皆有數千人,潔誠洗念,來朝此山。自漢至今,宇宙間潛修精感,轉相化誘,其可勝紀乎?若然者,我真人元功聖德,陰騭妙用,豈言能盡歟?夫學道則所見無有不忘,得疲乏則所忘無有不在,多泯跡於常,或標靈引類,不顯定一理,始曰無方之用,孰知終極。是知聖人情忘愛存,慈勸不已,益見道之至也。真人昔交輕舉,俯視六合,虛徐翔翱,於是彩雲自異,靈鶴自至者,亦如天之運行。日月為照,星辰為曜,則日月星辰,為天地光大之用,天豈有之,自是真富也,采雲靈鶴,為真聖昇虛之用。聖豈待之?自是真貴也。世之賢士,高位濟俗,乃無意於車輿;道之真仙,孕元育化,寧有意於雲鶴?廟者,亦如人思召伯而愛甘棠也。道士容行、延生、法成、韋崇珣等,經營修奉,歲月久矣,願刻金石,以誌於山。唐大曆十三年太歲戊午三月十八日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