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柯文 (四部叢刊本)/序

茗柯文 序
清 張惠言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刊本
初編目録

武進張大令式曾將重刻其曾祖王父皋文先生茗柯

文集而以寫本示余屬爲之序蓋文章之變多矣高才

者好異不已往往造爲瑰瑋奇麗之辭倣效漢人賦頌

繁聲僻字號爲復古曾無才力氣勢以驅使之有若附

贅懸癅施膠漆於深衣之上但覺其不類耳敘述朋舊

狀其事蹟動稱卓絕若合古來名德至行備於一身譬

之畫師寫眞眾美畢具偉則偉矣而於其所圖之人固

不肖也吾嘗執此以衡近世之文能免於二者之譏實

鮮蹈之者多矣皋文先生編次七十家賦評量殿最不

失銖黍自爲賦亦恢閎絕麗至其他文則空明澄澈不

復以博奥自高平生師友多超特不世之才而下筆稱

述適如其量若帝天神鬼之監臨襃譏不敢少溢何其

愼與自考據家之道旣昌說經者專宗漢儒厭薄宋世


義理心性等語甚者詆毁洛閩披索疵瑕枝之蒐而忘

其本流之逐而遺其源臨文則繁徵愽引考一字辨一

物累數千萬言不能休名曰漢學前者自矜創獲後者

附和偏詖而不知返君子病之先生求陰陽消息於易

虞氏求前聖制作於禮鄭氏辨說文之諧聲剖晰豪芒

固亦循漢學之軌轍而虛衷研究絕無陵駕先賢之意

萌於至隱文詞温潤亦無考證辨駮之風盡取古人之


長而退然若無一長可恃其藴蓄者厚遏而蔽之能焉


而不伐斂焉而愈光殆天下之神勇古之所謂大雅者


與張氏之先兩世賢母撫孤課讀一日不能再食舉家


習爲故常孝友艱苦遠近歎慕自粤賊縱横東南糜爛

常潤等郡室廬蕩然張氏之窮約殆有甚於疇昔書籍


刻板皆摧燒不可復詰矣余昔讀張氏諸書旣欽其篤


行茲重覽茗柯文編樂其復顯於世也乃忘其陋而序


同治八年十月湘鄕曾國藩

武進張皋文編修以經術爲古文於是求天地陰陽消

息於易虞氏求古先聖王禮樂制度於禮鄭氏豈託於

古以自尊其文歟又豈迂囘其學而好爲難歟聖人之

道在六經而易究其原禮窮其變知扶陽抑陰之旨然

後交際之必辨其𩔖議論之必防其流失也知經上下

定民志之旨然後措施必求其實有裨於治許與必衷

於彝典也下及騷選其支流也近時易學推惠氏棟禮

學推江氏永而二家之文無傳葢義之附於經者內也

義之徵於文者外也由內及外而發揮天人之際推闡

制數之精其所藴更宏其所就更大惜乎編修之不究


其用而遽没也編修所著書元爲刊其周易虞氏義虞


氏消息儀禮圖今其友李生甫張雲藻又爲刊其編年


文集爲四卷而屬序於元因闡編修之素所持論俾後


之學爲文者決擇焉若其文之不遁於虛無不溺於華


藻不傷於支離則又知言者所其喩也嘉慶十四年

阮元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