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採茶

採茶之候貴及其時 太早則味不全遲則神散 以穀雨前五日爲上 後五日次之 再五日又次之 茶芽紫者爲上 面皺者次之 團葉又次之 光面如篠葉者最下 撤夜無雲浥露採者爲上 日中採者次之 陰雨中不宜採 産谷中者爲上 竹下者次之 爛石中者又次之 黃砂中者又次之

造茶

新採揀去 老葉及枝梗碎屑 鍋廣二尺四寸 將茶一斤半焙之 候鍋極熱始下茶急炒火不可緩 待熟方退火徹入篩中輕團那數遍 復下鍋中漸漸減火焙乾爲度 中有玄微難以言顯 火候均停色香全美 玄微未究神味俱疲

辨茶

茶之玅 在乎始造之精藏之得法泡之得宜 優劣定乎始鍋 淸濁係乎末火 火烈香淸鍋寒神倦 火猛生焦柴疎失翠 久延則過熟早起却還生 熟則犯黃生則着黑 順那則甘逆那則澁 帶白點者無妨 絶焦點者最勝

藏茶

造茶始乾 先盛舊盒中外以紙封口 過三日俟其性復 復以微火焙極乾待冷 貯壜中輕輕築實 以箬襯緊將花筍篛及紙 數重封紮壜口 上以火煨磚冷定壓之 置茶育中切勿臨風近火 臨風易冷近火先黃

火候

烹茶旨要火候爲先 爐火通紅茶瓢始上 扇起要輕疾待有聲稍稍重疾 斯文武之候也 過于文則水性柔 柔則水爲茶降 過于武則火性烈 烈則茶爲水制 皆不足於中和 非茶家要旨也

湯辨

湯有三大辨十五小辨 一曰形辨二曰聲辨三曰氣辨 形爲內辨聲爲外辨氣爲捷辨 如蝦眼蟹眼魚目連珠 皆爲萌湯 直至湧沸如騰波鼓浪 水氣全消方是純熟如初聲轉聲振聲驟聲 皆爲萌湯 直至無聲方是純熟 如氣浮一縷二縷三四縷及縷亂不分氤氳亂繞 皆爲萌湯 直至氣直冲貫方是純熟

湯用老嫩

蔡君謨 湯用嫩而不用老 蓋因古人製茶 造則必碾碾則必磨磨則必羅 則茶爲飄塵飛粉矣 于是和劑印作龍鳳團 則見湯而茶神便浮 此用嫩而不用老也 今時製茶不假羅磨全具元體 此湯須純熟 元神始發也 故曰湯須五沸 茶奏三奇

泡法

探湯純熟便取起 先注少許壺中 祛蕩冷氣傾出 然後投茶茶多寡宜酌 不可過中失正 茶重則味苦香沈 水勝則色淸氣寡 兩壺後又用 冷水蕩滌使壺凉潔不則減茶香矣 礶熟則茶神不健 壺淸水性常靈 稍俟茶水冲和 然後分釃布飮 釃不宜早飮不宜遲 早則茶神未發 遲則玅馥先消

投茶

投茶有序毋失其宜 先茶後湯曰下投 湯半下茶復以湯滿曰中投 先湯後茶曰上投 春秋中投夏上投 冬下投

飮茶

飮茶以客少爲貴 客衆則喧喧則雅趣乏矣 獨啜曰神二客曰勝三四曰趣五六曰泛七八曰施

茶有眞香有蘭香有淸香有純香 表裏如一曰純香 不生不熟曰淸香 火候均停曰蘭香 雨前神具曰眞香 更有含香漏香浮香問香 此皆不正之氣

茶以靑翠爲勝 濤以藍白爲佳 黃黑紅昏俱不入品 雪濤爲上翠濤爲中黃濤爲下 新泉活火煮茗玄工 玉茗氷濤當杯絶技

味以甘潤爲上 苦澁爲下

點染失眞

茶自有眞香有眞色有眞味 一經點染便失其眞 如水中着醎茶中着料碗中着果 皆失眞也

茶變不可用

茶始造則靑翠 收藏不法 一變至綠再變至黃三變至黑四變至白 食之則寒胃甚至瘠氣成積

品泉

茶者水之神水者茶之體 非眞水莫顯其神 非精茶曷窺其體 山頂泉淸而輕 山下泉淸而重 石中泉淸而甘 砂中泉淸而冽 土中泉淡而白 流于黃石爲佳 瀉出靑石無用 流動者愈于安靜 負陰者勝于向陽 眞源無味眞水無香

井水不宜茶

茶經云 山水上江水次井水最下矣 第一方不近江山卒無泉水 惟當多積梅雨 其味甘和乃長養萬物之水 雪水雖淸性感重陰 寒入脾胃不宜多積

貯水

貯水甕須置陰庭中 覆以紗帛使承星露之氣 則英靈不散神氣常存 假令壓以木石封以紙箬 曝于日下則外耗其神內閉其氣 水神弊矣 飮茶惟貴乎茶鮮水靈 茶失其鮮水失其靈 則與溝渠水何異

茶具

桑苧翁煮茶用銀瓢 謂過於奢侈後用磁器 又不能持久卒歸于銀 愚意銀者宜貯朱樓華屋 若山齋茆舍惟用錫瓢 亦無損于香色味也 但銅鐵忌之

茶盞

盞以雪白者爲上 藍白者不損茶色次之

拭盞布

飮茶前後 俱用細麻布拭盞 其他易穢不宜用

茶道

造時精藏時燥泡時潔 精燥潔茶道盡矣

戊子雨際 隨師於方丈山 七佛啞院 謄抄下來 更欲正書 而因病未果 修洪沙彌 時在侍者房 欲知茶道正抄 亦病未終 故禪餘 强命管城子 成終 有始有終 何獨君子爲之 叢林 或有趙州風 而盡不知茶道 故抄示可畏

庚寅中春 休菴病禪 雪窓擁爐 謹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