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子 (四部叢刊本)/序

荀子 序
唐 楊倞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黎氏景宋刊本
目録

荀子注序

昔周公稽古三五之道損益夏殷之典制

禮作樂以仁義理天下其德化刑政存乎

詩至于幽厲失道始變風變雅作矣平王

東遷諸侯分政逮五霸之後則王道不絶

如綫故仲尼定禮樂作春秋然後三代遺

風㢮而復張而無時無位功烈不得被于

天下但門人傳述而巳陵夷至于戰國於

是申商苛虐孫吳變詐以族論罪殺人盈

城談說者又以愼墨蘇張爲宗則孔氏之

道幾乎息矣有志之士所爲痛心疾首也

故孟軻闡其前荀卿振其後觀其立言指

事根極理要敷陳往昔掎挈當世撥亂

興理易於反掌眞名世之士王者之師又

其書亦所以羽翼六經増光孔氏非徒諸

子之言也蓋周公制作之仲尼祖述之荀

孟贊成之所以膠固王道至深至備雖春

秋之四夷交侵戰國之三綱㢮絕斯道竟

不墜矣倞以末宦之暇頗窺篇籍竊感炎

黃之風未洽於聖代謂荀孟有功於時政

尤所耽慕而孟子有趙氏章句漢代亦甞

立博士傳習不絕故今之君子多好其書

獨荀子未有注解亦復編簡爛脫傳寫謬

誤雖好事者時亦覽之至於文義不通屢

掩卷焉夫理曉則愜心文舛則忤意未知

者謂異端不覽覽者以脫誤不終所以荀

氏之書千載而未光焉輒用申杼鄙思敷

尋義理其所徴據則博求諸書伹以古今

字殊齊楚言異事資參考不得不廣或取

偏傍相近聲𩔖相通或字少増加文重刋

削或求之古字或徴之方言加以孤陋寡儔

愚昧多蔽穿鑿之責於何可逃曽未足粗明

先賢之旨適増其蕪穢耳蓋以自備省覽

非敢傳之將來以文字煩多故分舊十二

卷三十二篇爲二十卷又攺孫卿新書爲

荀子其篇第亦頗有移易使以𩔖相從云

時歲在戊戌大唐睿聖文武皇帝元和十

三年十二月也

荀子新目録

  第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