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記 (柳識)

草堂記
作者:柳識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77

海昏縣東北一二里有澄陂。永泰初,檢校左司郎中蘭陵蕭公置草堂於陂上,偶然疏鑿,從其易也。虛楹東向,清曠十里,傍有古樹密竹,一如籬落。澄漪風篁,終日不厭,非出非處,優遊中道,於茲三年矣。柴條為門,蔬圃取給,怡愉色充,止足於斯。士君子皆仰其清達也,清而多愛,達而彌約。曩昔持憲,仁德恤刑,進退之道,道皆可勸。予學史者也,得而紀述,思簡予天下之士。往歲天子自鳳翔歸於上都,大兵之後,秦人陷法抵冒者眾,疑似詿誤者倍之。皇綱初振,國典未一,公職在畿甸,位卑才露,京尹器之,委以決獄,惟刑之恤,上簡帝心。向三年,遷以持憲,歷臺三院,折獄如初,或如絲棼,因我繩直,蓋亦多矣。不其才難,未止於此。當此之時,寇逆雖卻,而猶金方播氣,事多陰勝。公仁勇中發,忘危與眾,前後按乎?舊獄,察色見情,疑似當刑,口伏心怨,果斷出之者數百人。去其智是飾非,盤根難狀,為無辜之害者,亦十數人。持憲如此,仁乎至哉!向使生全愛養之心,不備乎?陰陽運用之才,則視人殘傷,空歎息而已,焉能密網之中,多所濟活?昔人有生全之功,高門待封者,欲人行之,所以彰其善意也;知止足者,委順誌之,所以晦其善也。其意不同,同歸於德;其德雖異,觀各有宜。《詩》曰:「愷悌君子,人之父母。」此之謂也。予家於修江之上十年矣。茲地阻遠,兵戈不至,而猶日見乎罷人貨鬻之怨,時聞乎豺狼淩肆之殘。春對乎淒風苦雨之音,秋經乎炎燠劄瘥之氣。又見野有此,當益感歎而已。大曆二年正月七日,左拾遺柳識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