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荆釵記
←上一齣 第二十一齣 套書 下一齣→


【雙勸酒】〔淨上〕儒冠誤身。一言難盡。爲玉蓮可人。常懷方寸。若得他配合秦晉。那其間燕爾新婚。

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誰想王十朋得了頭名狀元。除授饒州僉判。見說万俟丞相招他爲壻。推阻不從。打聽得承局到温州公幹。王十朋教他寄書。我不免在門首等承局來。也教他寄一封囘去。

【前腔】〔末上〕官差限緊。心中愁悶。途路上苦辛。怎辭勞頓。只恐怕誤了公文。那其間有口難分。

〔淨〕足下莫不是承局哥麽。〔末〕小子正是承局。〔淨〕你認得我麽。〔末〕有些面善。不知官人上姓。〔淨〕我是温州五馬坊大門樓孫半州便是。〔末〕孫官人也是温州。與王狀元同鄕。〔淨〕正是。〔末〕王狀元有書在此。教我稍囘去。我纔在他下處取得書在此。〔淨〕元來如此。〔末〕官人你在此貴幹。〔淨〕說不得。〔末〕爲什麽說不得。

【劉潑帽】〔淨〕念我到此求科舉。因不第羞囘鄕里。修書欲報娘和父。待浼承局。只怕相推阻。

【前腔】〔末〕自家雖在京城住。溫台路來往極熟。官人若有家書附。休得要躊躇。咱與你稍囘去。

〔淨〕承局哥。旣蒙允肯。同到下處寫書與你。〔末〕如此同行。〔淨〕這裏便是下處。請坐。〔末〕不敢。〔淨〕承局哥。我本待留你喫一杯淡酒。一來沒人在此不便當。送一錢銀子與你。自去酒肆中去喫三杯。待我寫完了書。你來取。〔末〕多謝。無功蒙厚祿。不敢受。〔淨〕褻凟尊前。請收了。〔末〕如此受了。我去喫了酒。官人你寫完了。我就來取。〔淨〕我就寫在此。〔末下淨叫介〕孫官人。怎麽又叫我。〔淨〕我與你說。這個包兒。倘若到酒肆中喫醉了。這包兒放在那裏。不如放在此。喫了酒一發來取。〔末〕我曉得。你說道我拿了一錢銀子去了。不來取書。拿我包在此做當頭。〔介〕我便放在此。你不要動。裏面有王狀元的書在裏面。〔淨〕我生疔瘡也不動。〔淨末〕自沽三酌酒。早寫萬金書。〔末下淨弔場〕不施心上無窮計。怎得他人一紙書。想承局去遠了。我把包袱開將起來。且喜王狀元書已在。待我讀一遍。

【一封書】男百拜拜覆。母親尊前妻父母。離膝下到都。一舉成名身掛綠。蒙除授饒州僉判府。待家小臨京往任所。寄家書。附承局。草草不恭男拜覆。寫得好。我與他同學。況字跡與我相同。他寫家書。我寫休書。一句改一句。專怪錢貢元不肯將女兒嫁我。今改休書一封囘去。且待我改起來。〔改介〕男百拜拜覆。母親尊前妻父母。正是才人。一句包了一家門。〔改〕男八拜拜覆。媽媽萱親想萬福。離膝下到都。一舉成名身掛綠。〔改〕孩兒已掛綠。蒙除授饒州僉判府。〔改〕僉判饒州爲郡牧。待家小同臨往任所。若不改傷情。怎得玉蓮到手。〔改〕我取了万俟丞相女。可使前妻別嫁夫。寄家書。免嗟吁。草草不恭兒拜覆。〔改〕我到饒州來取汝。

丈二的和尙。只教摸我的頭不着。且放他在包袱裏。如今寫我的。

【淸江引】求名未遂。羞歸鄕里。淹滯在京都地。拜覆我爹娘。休把兒牽繫。指日間到家庭重賀喜。

〔末上〕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淨〕我在這裏等你。書已寫完了。你包袱原封不動。這是我的家書。煩老兄帶到五馬坊開典當的才六七開拆。〔末〕不須分付。〔淨〕聊奉白金一兩。以爲路費。〔末〕多謝厚賜。

【朱奴兒】〔淨〕因科舉離鄕半春。從別後斷羽絕鱗。今日天敎遇你們。趁良使附歸音信。〔合〕還歷盡山郭水村。指日到東甌郡。

【前腔】〔末〕是則是公文限緊。蒙相委怎敢不允。拚十朝與半旬。到宅上備說元因。〔合前〕

〔淨〕休憚山高與路長。    〔末〕此書管取到華堂。
〔淨〕不是一番寒徹骨。    〔合〕爭得梅花撲鼻香。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荊釵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