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莊子祠堂記

莊子祠堂記
作者:蘇軾 北宋
1078年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莊子,蒙人也。
嘗為蒙漆園吏。
沒千餘歲,而蒙未有祀之者。
縣令秘書丞王兢始作祠堂,求文以為記。

謹按《史記》,莊子與梁惠王、齊宣王同時,其學無所不窺,然要本歸於老子之言。
故其著書十餘萬言,大抵率寓言也。
作《漁父》、《盜跖》、《胠篋》,以詆訾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術。
此知莊子之粗者。
余以為莊子蓋助孔子者,要不可以為法耳。
楚公子微服出亡,而門者難之。
其僕操箠而罵曰:「隸也不力。」門者出之。
事固有倒行而逆施者。
以僕為不愛公子,則不可;以為事公子之法,亦不可。
故莊子之言,皆實予而文不予,陽擠而陰助之,其正言蓋無幾。
至於詆訾孔子,未嘗不微見其意。
其論天下道術,自墨翟、禽滑厘、彭蒙、慎到、田駢、關尹、老聃之徒,以至於其身,皆以為一家,而孔子不與,其尊之也至矣。

然余嘗疑《盜跖》、《漁父》,則若真詆孔子者。
至於《讓王》、《說劍》,皆淺陋不入於道。
反復觀之,得其《寓言》之意,終曰:「陽子居西游於秦,遇老子。
老子曰:『而睢睢,而盱盱,而誰與居。太白若辱,盛德若不足。』陽子居蹴然變容。
其往也,舍者將迎其家,公執席,妻執巾櫛,舍者避席,煬者避竈。
其反也,舍者與之爭席矣。」
去其《讓王》、《說劍》、《漁父》、《盜蹠》四篇,以合於《列禦寇》之篇,曰:「列禦寇之齊,中道而反,曰:『吾驚焉,吾食於十漿,而五漿先饋。』」
然後悟而笑曰:「是固一章也。」
莊子之言未終,而昧者剿之以入其言。
余不可以不辨。
凡分章名篇,皆出於世俗,非莊子本意。

元豐元年十一月十九日記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