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華陽國志 (四庫全書本)

華陽國志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九
  華陽國志目録     載記𩔖
  卷一
  巴志
  卷二
  漢中志
  卷三
  蜀志
  卷四
  南中志
  卷五
  公孫述劉二牧志
  卷六
  劉先主志
  卷七
  劉後主志
  卷八
  大同志
  卷九
  李特雄壽勢志
  卷十
  先賢士女總讃論
  卷十一
  後賢志
  卷十二
  序志并益梁寧三州先漢以來士女名目録等謹案華陽國志十二卷晉常璩撰璩字道將江原人李勢時官至散騎常侍晉書載勸勢降桓温者即璩盖亦譙周之流也隋書經籍志霸史𩔖中載璩撰漢之書十卷華陽國志十二卷漢之書唐志尚著録今已久佚惟華陽國志存卷數與隋志舊唐志相合盖猶舊本新唐志作十三卷疑𫝊寫誤也其書所述始於開闢終於永和三年首為巴志次漢中志次蜀志次南中志次公孫劉二牧志次劉先主志次劉後主志次大同志大同者紀漢晉平蜀以後之事也次李特雄夀勢志次先賢士女總讃論次後賢志次序志并三州士女目録宋元豐中吕大防嘗刻於成都此本前有嘉泰甲子李𡉙序稱吕刻刓缺觀者莫曉所謂嘗博訪善本以證其誤而莫之或得因摭兩漢史陳夀蜀書益部耆舊𫝊互相㕘訂以决所疑凡一事而前後失序本末舛𨕣者則考正之一意而詞㫖重複句讀錯雜者則刋而去之又第九卷末有𡉙附記稱李勢志𫝊寫脱漏續成以補其闕則是書又於殘缺之餘李𡉙為之補綴竄易非盡璩之舊矣𡉙刻本世亦不𫝊今所𫝊者惟影寫本又有何鏜漢魏叢書吳琯古今逸史及明何宇度所刋三本鏜琯之本多張佳允所補江原常氏士女志一卷而佚去蜀中士女以下至犍為士女共二卷盖𡉙本第十卷分上中下鏜等僅刻其下卷也又惟後賢志中二十人有讃其餘並闕𡉙本則蜀郡廣漢犍為漢中梓潼士女一百九十四人各有讃宇度本亦同盖明人刻書好以意為刋削新本既行舊本漸冺原書既不可覩宇度之本從𡉙本録出此二卷偶存亦天幸也惟𡉙本以序志置於末而宇度本弁於簡端考𡉙序稱首述巴中南中之風土次列公孫述劉二牧蜀二主之興廢及晉太康之混一以迄於特雄夀勢之僣竊以西漢以來先後賢人梁益寧三州士女總讃序志終焉則序志本在後宇度不知古例始誤移之又總讃相續成文𡉙序亦與序志並稱宜别為一篇而𡉙本亦割冠各𫝊之首殊不可解殆如毛公之移詩序李鼎祚之分序卦𫝊乎今姑從𡉙本録之而附著其改竄之非如右其張佳允所續常氏士女十九人亦併從何鏜吳琯二本録入以補璩之遺焉乾隆四十三年八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華陽國志原序
  古者封建五等諸侯國皆有史以記事后世罷封建為郡縣然亦必有圖志以具述蓋以疆域既殊風俗各異山川有險要阨塞之當備郡邑有廢置割𨽻之不常至於一士之行一民之謡皆有不可殁者顧非筆之於書則不能也周官職方氏掌天下之地圖辨其邦國都鄙夷蠻閩貊五戎六狄之人民與其財用之數要至於九榖之所宜六畜之所產亦未常不佔畢而紀其詳況夫環數千里之墬分城置邑殆踰數十中間時異事變徃徃裂為偏方霸國其理亂得失蓋有繫天下大數安可使放絶而無聞乎此晉常璩華陽國志之作所以有補於史家者流也予嘗攷其書部分區别各有條理其指歸有三焉首述巴蜀漢中南中之風土次列公孫述劉二牧蜀二主之興廢及晉太康之混一以迄於特雄壽勢之僣竊繼之以兩漢以來先後賢人梁益寧三州士女總讃序志終焉就其三者之間於一方人物尤致深意雖侏離之氓賤俚之婦茍有可取在所不棄此尤足以𢎞宣風教使善惡知所懲勸豈但屑屑於山川物産以資廣見異聞而已乎本朝元豐間吕汲公守成都嘗刋是書以廣其傳而載禩荒忽刓缺愈多觀者莫曉所謂予毎患此久矣假守臨卭官居有暇蓋嘗博訪善本以證其誤而莫之或得因摭兩漢史陳壽蜀書益部耆舊傳互相參訂以決所疑凡一事而先後失序本末舛逆者則考而正之一意而詞㫖重複句讀錯雜者則刋而去之設或字誤而文理明白者則因而全之其它旁搜逺取求通于義者又非一端凡此皆有明驗可信不誣者若其無所考據則亦不敢臆決姑闕之以竢能者然較以舊本之訛謬大畧十得五六矣鋟木既具輒叙所以冠於篇首好古博雅與我同志者願無以夏五郭公之義而律之嘉泰甲子季夏朔眉丹稜李𡉙叔厪甫謹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