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三

卷第三十二 華陽集 卷第三十三
宋 張綱 撰 國立北平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三十四

華陽集卷第三十三

          金壇後學于文熈校

 雜文

  異鶴記

神仙之說尚矣世人以其事不常有而莫之信夫事

不常有而一旦出於耳目之所接殆非人力能致則

傳記所載有不得不信者某舅氏左朝散郎提舉江

州太平興國宮李公某之夫人胡氏紹興二十年

二月癸卯以疾卒越二十日公用道家法爲夫人薦

冥福於茅山之元符萬寧宮方至山欲登殿有羣鶴

不知所來向殿飛舞少焉一鶴繼至合十有四徘徊

上下食頃乃去又四十九日當明年二月庚戌夫人

旣葬復有鶴翔于公所居第㕔事之前如元符所見

之數其一亦後至去地三丈許兩兩成列凝然不動

(⿱艹石)(⿱艹石)仰其勢各殊日光射之輝彩眩目鄉人争覩

爲快稍喧忽盤旋作西北向去未數十歩有白雲十

餘族從後湧起飄至鶴所如銀山雪浪鶴舞其中元

裳縞衣或現或隱良久雲合不見觀者歎仰咸謂夫

人仙去今日乗鶴來歸嗚呼異哉夫人孝事舅姑克

盡婦道舅没姑且老奉養尤謹食飲衣服必躬必親

調芼之不精澣濯紉縫有所未善必反復之可其意

乃敢以進姑有疾臥起以夜繼日倦卽坐而假寐如

是者兩月體瘦至骨立顛沛不少懈人皆稱爲孝婦

居家雍睦忍辱無争處心仁慈重殺物命媵侍有過

曉譬之不見責怒里族有貧不給者隨所有以施予

無嗇意嘗謂日用之物生於天地而人力成之不敢

妄費至(⿱艹石)盥濯之水亦不過量方感疾夢一道士揖

之使前寤而曰吾其逝矣是夕奄然而化四日而後

歛體柔膚澤容色如生目瞑而光不毀溢出睫間數

道如線又左額髪際有物如金珠浮動半日家人以

手掬之輒失去葢夫人平生爲善出於天性雖大修

行人有所不及而孝行尤著宜其卒也有異於人矣

古之得道者多尸解仙去而或謂鶴爲仙人騏驥蘇

耽丁令威之徒去而復歸皆從以鶴以所見乎今考

所聞乎古是邪非邪不可得而知也姑摭其實以紀

大略云

  書刁倪老挂劒帖後

刁倪老行年七十有五而氣貌不衰出入起居如少

壯一日携八座胡公挂劒帖來示余曰吾老矣嘗預

作死計求挽詩於胡乃得此他日吾有不諱胡以詩

來卽瞑矣余竊恠之曰挽詩所以寫哀特爲死者作

也公方矍鑠示人意象未肯伏老何忽須是不祥莫

大焉公曰然寓形宇内百年一瞬人苦不自悟也今

吾幸有田疇足以給衣食有詩書足以遺子孫結廬

數椽靑山相對翛然終日家自釀酒不問美惡客來

輒醉自謂如此巳足了一生尚何求獨送死一叚正

須料理念於胡有葭莩親知我平生莫胡詳也吾故

欲其有作以慰地下嘗見陶淵明旣述五柳傳又作

文以自𥙊白樂天亦傳醉吟本末而自銘其墓二公

皆前世賢者猶汲汲於身後老夫不能文也求詩於

人以待盡雖愧陶白不猶愈於貪生而忘死者乎余

三復斯言然後知公爲逹因語公曰公壽骨高當享

期頥誰能爲公移書以謝季子寳劒誠大惠也欲挂

在二十年外且請洗削藏之母以迫人公大𥬇因命

書于帖後

  恭題賜帶御書

臣仰惟 皇帝陛下總攬權綱慨然念治登進羣彦

中外布列而尤惠顧近輔以禮終始之廼紹興二十

有七年九月辛未以臣上章引疾乞罷參知政事奉

外祠詔弗許懇請數四特除資政殿學士知婺州辛

巳旣臨遣又敕中使馳至江亭賜臣御書一封通犀

帶一條以寵其行臣自初有請凡三對便坐愚𠂻委

曲盡荷聖知慰諭憫憐恩禮巳極敢意非常之賜復

此下逮跪捧慚懼莫知所措因竊自念材力駑下得

謝久矣一旦蒙召用再忝從班不閱歲遂參國論任

益重報効益無聞加病且老分當擯棄尚何足惜而

於其去也乃軫 皇慈念及衣服之㣲而假以異數

如此非獨臣拜寵(⿱艹石)驚一時觀瞻駭歎亦謂比年所

未有也嘗聞周宣王之遣申伯則以路車乗馬命韓

侯則以淑旂綏章葢侯伯分土而守天子思所以大

鎮撫之於是乎有賜然二賢之美特託詩人以傳後

(⿱艹石)人主親御翰墨𤼵爲奎章錫命自天昭示隆眷

則以今視昔萬萬有光焉夫宣王能㣲接下故其

臣無不自盡以奉其上臣繆列侯爵守兹南邦膺受

渥澤庶幾跂望古人惟是德不足而榮遇過之大懼

弗克欽承以隕越于下區區自盡之忠其敢忽忘旣

襲藏寶帶傳示不朽復以宸翰恭勒堅珉不唯繼二

詩以侈上恩抑將使學士大夫知君父所以待遇臣

子之意各思自勉云

  題祖誥

某自丱角聞先祖少傅言家舊有唐朝告勑數卷三

張族長主之今不知安在葢張氏本河朔人有仕唐

官于潤者因家金壇分𣲖而居張橋赤岡希墟各爲

一族歷年旣久張橋赤岡失其世次唯希墟家譜見

於石刻自先考太師而上七世諱鍪者爲希墟始祖

合前二族號三張家其間世次旣難盡考亦莫知族

長爲誰以故祖誥藏匿不出紹興四年某自給事中

罷歸暇時集宗黨諭意宻令搜訪又數年始得之乃

上柱國銑楊州六合縣主簿連制書二通幅縫舛脫

字多漫滅至有零落壤甚不可識讀則去之而取其

可以編次者命工裝爲一卷題曰張氏唐朝制書唐

人善筆札觀此書墨跡一一可愛又郭尚父李司空

賈元靖皆元勲重望而蘇顧奚徐亦一時勝流列名

其上自乾元至今傳四百餘年開卷一讀如見乎其

人竦然生敬開寳𥘉南唐違命侯猶未歸朝方欲調

兵旅拒而逺祖嘗以衣SKchar戸擕是書免充軍名卷末

有二徐署銜卽鉉鍇兄弟也舊云三通一十七縫今

亡三之一又寳應貞元年號以脫縫先後不倫而二

徐書押亦無復見皆爲可惜嗚呼張氏衣冠其來舊

矣二祖在唐雖以官㣲事業無所見然其流芳餘澤

傳及後人巳墜而復振則當時慶源所積可不論而

知矣某老病豈能久生恐來世不知宗姓本始故特

爲題識凡我子孫宜謹藏之

  跋洛神賦摹本

曹子建賦洛神正如說夢虎頭癡絕遂以爲畫本僧

歩隆又從而摹之人物態度恍如目撃是邪非邪着

想顛倒以見世間種種虚幻仗法莊嚴便爲實相有

能悟解諸法海一切應作如是觀

  跋醉道士圖

𬒳褐禄蔌不受戒杯盤狼籍無籍在浪說蓬萊三萬

里醉鄉便是仙世界

  跋江貫道畫山水

老江畫山水造㣲入妙一時好事者訪求遺墨幾與

隋珠趙璧争價不知明仲安所得此宜善藏之無使

通靈之物變化而去

  二

胷中丘壑𤼵之毫素居然有萬里𫝑閒窻永日鳴琴

對之便覺衆山皆響

  跋洪慶善先夫人丁氏詩文手墨

夫人賢而有文葢得於慶善所作誌銘舊矣今又見

此遺篇字畫勁麗詞致清婉使人三復竦然余雖姻

家不及一拜堂上然風味不凡自可想見抑知誌銘

爲實録也

  跋丁氏手簡并剛巽詩卷

剛巽頃任國子監丞余官太學相從甚久爲人純篤

雅重有前輩典刑今卽世不知幾年一見遺墨恍如

對靣愴然久之又得其女慶善先夫人所𭔃女弟手

帖真草累幅皆閨房箴訓情致繾綣(⿱艹石)不能自巳者

以是知夫人篤於恩義葢有似其先人云

  跋張叔元所藏山谷覺民帖

山谷勸其弟姪讀書一帖中三致意焉丁寧懇切唯

恐其或怠葢非獨私其弟姪而巳凡厥後學皆當敬

佩斯言永以爲訓

  跋山谷大字

能鼓琴者識琴能擊劒者識劒故必能書然後知古

人筆法叔元出示豫章公墨蹟一卷余手拙不能書

何足以識之但見其行草變態縱横𫝑(⿱艹石)飛動而風

韻尤勝非得夫翰墨三昧其孰能臻此公嘗謂蓄書

者以韻觀之當得其髣髴今反復此帖知公言爲確

  跋寳𣈆帖

余家舊有米帖數卷兵火中失之其間一𥿄叙京口

江山形勝最爲竒特或謂有瘞鶴銘苗裔今觀此書

筆勢雄彊大似京口帖使人對之恍然念青氈不忘

  擬進御試策題

朕紹開中興夙夜求治有年于兹而道未方古罔知

攸濟乃慨然興念視前日之政有不便於時者(⿱艹石)

(⿱艹石)大咸飭而正之於是拔滯淹放姦回而收人材之

用削繁文遵舊典以清法令之原懼刑罰之𡨚濫則

許其昭雪使之自新憂財用之耗蠹則蠲其羡餘爲

之節省以至嚴取士之科而惠實學頒求言之詔以

通下情内則選命臺諌開公正之路大肅朝綱外則

擇牧守奉寛恤之政亟紓民力是數者皆方今之

要務斷自朕志次第舉行冀有以合天下之公而庶

幾乎先王之盛夫唐虞成周號稱極治而其書具存

有國者所當法也以今日之所爲驗之於其書尚慮

講䆒之未詳推行而未盡子大夫彊學待問其爲朕

熟之究之伊欲祖述憲章悉其條貫使先王之治復

見於斯時必有可言者詳著于篇朕將虛心以聽焉

  婺州勸農文

仰惟明天子念稼穯艱難躬耕以先天下而詔至郡

國又每以勸農爲首德至渥也夫體上德意奉行詔

令實太守之職方時東作田事旣飭是用率僚屬入

阡陌携酒與肴招父老而飲食之且告之曰力田爲

生之本汝所當知惰媮自安越其罔有𮮐稷冝各率

乃子弟庤乃錢鎛以朝夕從事毋忽異時高廪萬億

於此乎取之是豈獨富於家以不負其力抑將使太

守渉筆占位書勸農之職爲無愧云

  洪宅求婚書長子堂繼娶

夙欽門閥謬忝鄉鄰頃幸接於台光旣叙葭莩之舊

茲用忘其寒族具存嬿婉之求竊以某人粗謹過庭

久虚中饋伏承某人騰芳甚早擇對惟時敢因媒妁

之言願合婚姻之好委禽効贄顧篚實之不豐鳴鳯

再占尚逢門之有耀儻納愚悃恭聽嘉音

  丁宅求婚書次子

序人倫之本禮莫重於成婚世睦之情義敢忘於

求舊以某人方逾幼學行卜好逑伏承某人秀𤼵閨

房譽宜家室輙藉行媒之告用伸合姓之誠齊鄭相

親顧雖慚於非偶潘楊有自諒無替於前修卽俟嘉

音永以爲好

  丁宅納幣書

婚姻以及時爲貴詩每戒於三星男女非受幣不親

禮必先於五兩惟某頃歲有請行媒幸旣SKchar以成人

宜納徴而授室實茲筐篚用陳不腆之儀恃有葭莩

尚監未將之敬其如冒浼徒積兢慚

  荅丁宅求婚書

大婚爲萬世之嗣具載格言納采居六禮之先遽承

華翰惟令姪孫學巳親於師友而小孫女教未習於

組紃念結䄜而願爲有家固先求舊况許嫁而言猶

在耳敢背厥𥘉聞命以還歡悰SKchar

  朱宅求婚書三孫

合婚爲重敢攀閥閱之崇同氣相求願附葭莩之末

小孫登仕郎某粗服膺於古訓幸及齒於成人伏承

令女某人慶分相葉之光德茂公宮之教輙憑媒氏

仰締華姻圭篳家風雖自慚於非偶金蘭世契諒無

阻於好逑上瀆高明佇聆嘉命

  荅錢宅求婚書長子孫女

大婚爲重具載格言同氣相求遽承謙誨伏審令長

孫承務禀天材而粹美紹家學之淵源而某孫女某

人教方習於組紃職未勝於灑掃旣辱行媒之諭克

協鳯占輙忘家世之平繆希蘿附欽聞嘉命倍切欣

  荅錢宅請期書

女子願爲之有家巳奉通婚之約吉事卜先於近日

遽聞親迎之期雖告䖍之䞇未修而傳命之郵逺逮

欲辭不可爲愧徒深

  曹宅求婚書四孫

邦相望夙欽閥閱之高二姓通婚願卜𢇁蘿之好

雖慙非偶葢喜同聲伏承令姪女某人傳慶大家巳

深明於女誡而某弟四孫通仕郞某誦書黄石私竊

慕於祖風旣寅緣姻婭之有初且考驗蓍龜而協吉

匪媒不得先馳尺素之誠其新孔嘉佇俟千金之諾

  道士王如晦真贊

色如春温(⿱艹石)可與言神如水淸不可以煩子喬仙去

逺矣乃今識其裔孫任造化之日逝獨湛然而常存

  二

道風仙骨照靑春誰寫生綃却亂真莫訝三毛不加

頰齊公端解視全人

  道士李冲妙真贊

蟠根仙李萬葉敷遺芳豈直黄冠徒吐氣硉矹古丈

夫味道之SKchar貌何癯誰令畏壘俎豆予龍吟虎嘯人

争趍故棲猿鶴情未踈翻然脫屣吾歸歟舎者争席

不關渠向來形諜誠區區

  二

領䄂名山龍吟虎嘯忽辭屨於戸外信光矣而不耀

是將冲而用之深入乎衆妙之門吾不知其人曰伯

陽之孫

  自贊寫真

堂堂莫作公侯想是身如幻無定相衣SKchar掛却神武

門便是維摩坐方丈

  二

投閑歲久聖恩圖舊載錫身章在帝左右骨相多屯

何以瘉人陳力就列勿爲具臣






華陽集卷第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