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公民大會與上海的裁兵運動

萬國公民大會與上海的裁兵運動
作者:蔡和森
1922年12月30日
本作品收錄於《嚮導
署名「和森」發表
外國資本家的新方法

殖民地政治運動的新形式

中國資本家:

還是跟着外國資本家走呢?

還是跟着中國國民革命黨走呢?

  河南土匪架去一些外國人後,旅居漢口的外國資本家曾開了一個「萬國公民大會」,電請各國政府質問中國政府有無擔保外人生命財產之能力。他們一度與在漢開會的商聯會接頭之後,即派代表瑪克、密爾等赴上海,要上海資本家和商人推舉聶雲台、余日章做代表,與他們「聯合」對中國軍閥作嚴厲之警告。瑪克以萬國公民大會會長名義向上海資本家提出下列成文建議:「近來中國財政紊亂,法律與治安不能維持……大會應催促中國政府對於中外人民之生命財產有適當之保障,謀法律與治安之恢復。吾人深信此事之根本原因由於自私的軍閥主義所釀成,故大會應促成建設憲法政體,使武力歸納於民治之下……故吾人應努力進行下列二項:(一)軍閥主義之消滅,(二)憲法政體之建設,(三)國家財政有適當支配而無侵蝕之弊。吾人有此確定提議,即要求各地商會、中西輿論界、公私團體及個人,盡力造成公共輿論以達此目的。」(詳見十一月廿七日《申報》)

  上海資本家在外國資本家這樣發啓之下,以「主權」「自動」爲名,就發動了一月以來裁兵運動的電報呼聲。但英美機關報還以爲不足,居然主張「革命」。最守舊、最反動的《字林西報》,居然說:「今日之事,非枝枝節節剿除匪黨之問題,乃根本上肅清亂源之問題。前數星期之事,大損中國體面,凡自愛之中國人……既深知大損國體,當能喚醒彼等爲一致有力之羣衆運動,使軍閥政客不能不俯首聽命……中國輿論斷然業已激起,惜尚不即爲急劇之行動……當滿淸時代中國人民具有此種確實之權力……民國成立,此權力似已消滅。苟不恢復,則中國之共和制度永爲世界民治主義中之最大笑話……”(見十二月十六日《申報》)。

  當《字林西報》——英國帝國主義在華的機關報——的記者說這些話的時候,彷彿他是一個主張中國革命的民主主義者,彷彿他忘記了十年以來英國帝國主義妨害中國民主革命的厯史,彷彿他忘記了最近兩月《字林西報》屢次勸告中國資本家脫離國民黨(因爲共產主義者的加入)的破壞宣傳。

  這不是《字林西報》記者的善忘,也不是英美資本家的善忘;但是他們要用這個新方法——華盛頓會議的產物——把中國幼弱的資產階級集中於他們號召之下,準備將來代他們掌握中國的政權。這就是帝國主義在殖民地政治運動中的新形式。

  口頭上還沒忘記「主權」「自動」的上海資本家們,你們今後還是跟着外國資本家走呢,還是集中到中國國民革命黨——如我們所要求的,以排斥外國帝國主義壓迫爲第一任務的黨——的旗幟底下來呢?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