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工人救濟會與中國工人

萬國工人救濟會與中國工人
作者:趙世炎
1924年6月27日
本作品收錄於《民國日報
署名「炎」發表

  工人本來是沒有國界的,自從勞動運動勃興,他的基礎就建築在國際的聯合上。因爲,勞動問題是普遍的,決不只是某一地或某一國的現象。各國資產階級在相互間雖是攘奪競爭,而對於勞動階級的壓迫和剝削,却是一致的進攻。因此,勞動者的團結也不能不成爲國際的。他們一方面要用這種團結抵抗敵人階級,一方面要用以謀相互的扶助,特別在急難時,作相互的救濟。萬國工人救濟會(The International Workers Relief或簡稱I.W.R)就是專門爲後一種目的之國際工人的組織。

  這個組織,成立於一九二一年七月中,由第三國際及紅色職工國際發起於莫斯科,不久就廣設支部於各國。同年八月,在柏林又組織俄國災荒工人救濟會,發起的人是有名的蔡提金(Clara Zetkin德國老社會黨)、哥爾基(Maxime Gorki俄國文學家)、巴比士(Henri Barbusse法國文學家)等,嗣後便有許多文學家、藝術家、政治家,並不屬於共產黨的,都紛紛加入,如法郎士(Anatale France)、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蕭伯納(Bernard Shaw)、孫克勒(Upton Sinclair)等等……。嗣後組織愈更擴大,歐美工人階級同情心愈增,都起來參加。一九二一年八月間第一次對萬國無產階級的檄文發出,立刻在各地就組織了各種專爲救濟俄國饑荒的事務,彙集捐款,購買米麥、衣服、藥品等,送往俄國。幾月以內,經萬國工人救濟會代表護送到俄國的糧食至三十三萬多布特,分配區域及於十三個大省份之廣。這次的偉舉,成就旣快,範圍又廣,參加施助的各國工人與慈善家,旣不全屬於第三國際或職工國際,完全是爲對於俄國革命的一種眞實的無產階級的同情。俄國災荒之救濟,要算萬國工人救濟會第一次偉大的工作,同時也就是他的組織信用在國際無產階級間的增加。

  嗣後萬國工人救濟會又專門組織爲孩童的救濟。據一九二三年一月柏林開擴大委員會時的報告,在五個月內就成立了六十個孩童院,收容了五千二百餘男女孩童,完全給以供養,另於各種休息院,公共食堂等處,又收容了五千六百餘男女孩童。此外在美國、德國、荷蘭等地,都設有許多孩童院,辦理非常完善,幾萬兒童都得了新生命。這是僅就孩童之救濟一項說,萬國工人救濟會之組織,其機關分部已是遍於世界各大都會的。一九二二年六月柏林委員會會議又決定,因俄國災荒事務的結束,經第三國際的代表提議,改變救濟災荒的工作,以後成爲對蘇俄經濟重造的萬國無產階級協助的組織。兩年餘以來,成立各種企業、公司、無產階級銀行,得蘇俄政府的信用,成績十分良好。

  自從法國軍隊進佔魯爾,引起德意志資產階級的破產,並引起遍于普魯士全境的劇烈階級爭鬥。德國無產階級失業者至於十餘萬人,馬克的跌價,物價的昂貴,饑饉大災日甚一日,目下困苦達於極點。於此而萬國工人救濟會的責任又到了。現在萬國工人救濟會的各國委員會都在德國設立食堂,供給飯食,每日至少要供養一萬五千餘人,而且日有增加。各國支部在各本國更竭力活動;蘇俄的少年共產團男女孩童組織隊伍在大都會街市募捐;此外如美國、法國、英國、荷蘭、比利時等支部都與當初救濟俄國災荒時一樣,非常努力。各國的工人階級也都肯慷慨相助,湊集捐款,表現無產階級的同情。在各國由萬國工人救濟會發出的口號是:「一百元可以供養一日救活一千個德國工人」;「捐錢捐的快,便等於捐兩倍」。

  萬國工人救濟會的意義和他的過去工作成績,已如上面所略述了。他的目前緊急工作便是對於德國饑荒的救濟。萬國工人救濟會在歐美各處支部極多,東方於日本東京也有支部,惟中國尚沒有。這並不是由於該會不到中國來設支部,只是由於中國工人還不知道,還沒有自己起來參加。我們厯來看見中國凡關於這類救濟事業,都只由幾個慈善家提倡,才能成爲運動,而由工人平民自己起來發起,特別是對於外國平民無產階級的援助,在中國還沒有看見過。工人是沒有國界的,災荒救濟的事業,尤其是人所同情,中國工人階級於近幾年來常常表示他的力量,團體組織也很多,對於這個表現萬國勞動者互助的組織,我們應當早早參加,特別是目下對於德國無產階級的救濟,中國工人更當刻不容緩,急起直追。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