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姓統譜 (四庫全書本)/卷133

卷一百三十二 萬姓統譜 卷一百三十三 卷一百三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萬姓統譜卷一百三十三 明 凌廸知 撰上聲
  七麌
  武安芈姓秦將白起封武安君因氏焉
  武安恭千乘矦
  五鹿姬姓風俗通衛邑也晉公子重耳封舅犯于五鹿支孫氏焉代郡成陽縣有五鹿氏漢五鹿充宗善為梁丘易漢元帝好之令與諸易家論難充宗乘貴幸辨口諸儒莫能抗主父嬴姓趙武靈王號主父支孫因以為氏
  主父偃臨淄人初學縱横術晚乃學易春秋百家之言武帝朝上書闕下朝奏暮召時徐樂嚴安亦上書言世務上曰公等安在何相見之晚拜偃為郎中一嵗四遷後拜齊相徧召昆弟賓客散五百金予之
  主父喆開封人登科
  五鳩少昊氏官名因氏焉
  五鳩廬趙將軍
  左師周有左師觸龍
  左師名嘉祐元年奉議郎知大庾縣事
  左人
  左人郢仲尼弟子
  左丘
  左丘明
  左尹楚左尹郗宛之后
  左尹子息魯人見榖梁傳
  左行
  左行恢
  伍參楚伍參之後支孫以為氏
  伍參蹇楚昭王時人
  苦成姬姓郗犨别封于苦為苦成子
  苦成勃      苦成樂俱見印藪
  古成風俗通苦成之後後隨音改焉
  古成云廣漢都尉    古成詵黄門侍郎
  古成和將軍    古成彪南海太守
  古成夔開元雲陽尉
  宇文趙郡商音南單于之后因獵得玉璽其俗謂天為宇璽為文遂以為氏南北宇文活撥世為擁部大人仕慕容垂為唐郡内史道武平慕容氏活撥入魏為苐一客宇文貴字永貴少受學輟書嘆曰男兕當提劍汗馬以取公矦何能為博士
  宇文忻字仲樂驍果善戰初仕周討滅尉遲回以功加上柱國封英國公隋祖即位參謀帷幄出
  入卧内恩顧彌重後忌而殺之

  宇文深㓜時為兒戲累石為營壘折草為旌旗父曰此兒必為良將後仕周為大將軍宇文慶字仲慶嘗曰書足以記姓名而已安能事筆硯為腐儒之業哉後拜上柱國宇文泰心在王室魏文帝西至長安依之以為尚書令封安定公
  宇文測後周以侍中行汾州事政尚簡恵普得人和
  宇文仁恕魏人聘於齊
  宇文㢸字公輔慷慨有大節當官正色為百僚所憚仕隋為尚書左丞
  宇文達字度斤突性果决善騎射武成初封代國公建徳初進位柱國出為荆州刺史在州有政績武帝手勑褒美之所部澧州刺史蔡澤以贓敗達以其世著勛庸欲曲法貸之恐虧公憲宻表奏之事竟得釋達雅好節儉食無兼膳侍姬不過數四衣皆敝故又未嘗營資産家無儲積左右嘗以為言達從容應之曰君子憂道不憂貧何煩於此武帝東伐以為右軍搃管為隋文帝所害
  宇文述字伯通代郡武州人隋開皇間晉王鎮揚州奏為壽州刺史縂管累官左衛大將軍封許
  國公加開府儀同三司

  宇文愷博學能文有巧思文帝時為延州刺史有能聲著東宫典記十七卷
  宇文護泰以為類已死以天下托之嗣子㓜冲强㓂在邊衆心恃之而定
  宇文孝伯武帝時出入卧内時政皆預委信孝伯盡心竭力無所迴避
  宇文福活撥孫少驍果有膂力拜羽林郎太和中累遷都牧給事福善扵將養並無損耗孝武嘉之歴瀛州刺史性忠清在公嚴毅以信御人甚得聲譽累官懷朔鎮將卒謚曰貞
  宇文延字慶壽體貌魁岸眉目踈朗位員外散騎侍郎以父老詔聼隨侍在瀛州屬人乗妖黨突入州城延率奴客迎戰身被重創賊縱火燒齋閣福時在内延突入抱福出外支體灼爛鬢髮盡焦於是勒衆與賊苦戰賊乃散走以此見稱累遷直寢後與萬俟醜奴戰死
  宇文蚪字樂仁代武川人也驍悍有膽畧少從征討累有戰功封南安矦孝武西遷以獨孤信為行臺信引蚪為帳内都督隨信奔梁大統三年歸闕進爵為公禽竇泰復𢎞農及沙苑河橋之戰皆有功又從獨孤信討梁企定破之累遷南秦州刺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蚪每經行陣必身先士卒故上下同心戰無不克後除荆州刺史大將軍卒
  宇文憲泰子年十六治益州蜀人立頌徳碑
  宇文春字乾夀建徳時為大將軍宇文協死煬帝難
  宇文士及諂佞竊位無才可稱 宇文節永徽初為侍中
  宇文融開元中為監察御史獻策請為天下游户羨田以佐用度由是擢為覈田勸農使諸道得
  客户八十萬田亦稱是

  宇文炫太宗時為衡陽太守時和嵗豐民物康阜
  宇文審萬年人融子聞父遭貶徒步省父後舉進士累遷大理評事終永州刺史
  宇文籍字夏龜父滔官卑少好學尤通春秋竇羣自處士徵為右拾遺表籍自代由是知名登進士第宰相武元衡出鎮西蜀奏為從事以咸陽尉直史館與韓愈周脩順宗實録遷監察御史王丞宗叛詔捕其弟駙馬都尉承系其賓客中有為誤識者又蘇表以破淮西䇿干宰相武元衡元衡不用以籍舊従事令召表訊之籍因以表狎元衡怒坐貶江陵府尹曺參軍至任節度使孫簡知重之欲令兼幕府職事籍辭曰籍以君命遣黜亦當以君命升假榮偷奬非所願也後考滿連辟藩府入為侍御史轉著作郎遷駕部員外郎史館修撰與韋處厚韋表㣲路隨沈傳師同修憲宗實録俄以本官知制誥轉庫部郎中太和中遷諫議大夫専掌史筆罷知制誥籍姓恬澹寡合耽玩經史精于著述而風望峻整為時輩推重太和二年正月卒時年五十九贈工部侍郎子臨大中初登進士第
  五代宇文徽後周洛陽人父珍為宣州刺史徽為禮部上士常奉使至鄧國及黑水龍洞諸𦍑前後降
  服三十餘部

  宇文昌齡字伯修雙流人進士甲科神宗時為監察御史職事修飭累遷太常少卿詔議郊祀合祭論者不一後竟用其言出知梓夀等州徽宗立為户部侍郎建言嵗省陕西糴價五百萬子常累官提舉成都路茶馬盡革宿𡚁馬遂溢額進祕閤修撰知夔州
  宇文子震髙宗朝為徽州牧
  宇文奉直熙寧中守懐安軍有功徳於民及去民懐其徳不已繪祀於紫雲山
  宇文之邵漢州人舉進士為交州曲水令神宗時上疏論時政不報遂致仕以太子中允歸時未四十自强於學不易其志司馬光曰吾聞志不行顧禄位如錙銖道不同視富貴如土芥於今之邵見之矣
  宇文愚太平興國進士   宇文冊嘉佑進士
  宇文褒元佑進士俱井研人
  宇文粹中蕐陽人以文學際遇累官至尚書左丞弟虚中舉進士官至簽書樞宻院事讁韶州建炎中應詔起以資政殿大學士使金金人留之虚中每宻以蠟書奏虚實遂遇害有文集行于世
  宇文虚中蜀人仕宋累官資政殿大學士建炎初使金為祈請使會金人方議禮儀制度愛其
  才學遂留不遣後卒于金

  宇文紹節廣都人孝宗以虚中及其子師援皆死于金愍之命紹節為之後登進士第累官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宻院事多所建明朝延咨訪蜀事紹節審而後言皆周悉事情卒謚忠恵
  宇文百之新井人性孝友數世不異居庭前六燕同巢紫荆異本合榦人以為孝友之應宇文峒成都人嘉定間為邑酒正攝縣事修廸學宫祀周程張朱四子度正魏了翁為之記焉宇文千之乾道進士閬中人 宇文十朋奉議郎
  宇文常政和末知黎州有上書乞於大渡河外置城邑以便互市者詔訪常常言太祖觀蜀地圖畫大渡為境歴百五十年無夷患今若于河外建城邑邊隙寖開非中國之福也乃止
  宇文時中仕左中奉大夫直秘閣
  宇文公諒字子貞歸安人通經史百氏言有操行累官國子監丞嶺南廉訪僉事平居雖暗室必正衣冠端坐晝有所為夜則書之其不可書即不敢為所著有折桂等集門人私謚曰純節先生
  宇文夏中     宇文鑄陜西人宣徳中任歸安教諭宇文溥歸安人宣徳中任通判 宇文靖乾州人成化舉人任推官
  宇文鍾陜西人𢎞治進士
  補禄
  補禄彪恵帝時殿中中郎見英賢傳
  古野一作古冶
  古野子齊景公勇士
  古口
  古口引
  武羅夏時侯國之後
  武彊漢二十八將王梁封武彊侯因氏焉
  武成嬴姓風俗通趙平原君勝封武成君因氏焉魯陽芈姓楚公族有魯陽氏
  五王媯姓風俗通齊自威宣湣襄至王建五王因以為氏左史古者左史記言楚有左史倚相左史老其後也古孫姬姓王孫賈之後隨音改為古孫氏
  武仲姬姓臧武仲之後
  甫爽世本宋大夫甫爽之後
  九蟹
  擾龍劉累之後
  擾龍羣侍御史
  十賄
  宰父
  宰父黑仲尼弟子
  宰氏
  宰氏學范蠡師計然姓宰氏字文子葵丘濮上人
  十一軫
  尹文見世本
  尹文子齊人著書五篇
  尹午楚大夫敖尹午之後
  尹午子叔
  十三阮
  偃師媯姓陳太子偃師之後
  䍐井見姓苑
  苑羊左傳莒大夫苑羊牧之後
  斫胥見姓苑
  十六銑
  單父
  單父右軍見容齋隨筆
  十七篠
  趙陽姬姓濳夫論衛公族有趙陽氏
  十八巧
  小王衛大夫小王桃申之後
  十九皓
  老成古賢人老成子之裔孫
  老成方宋大夫著書十篇言黄老之道
  考成
  考成子㓜學于尹先生見列子
  老萊
  老萊子楚賢人著書孝二親行年七十未娶作嬰兒戲著五彩斑爛之衣上堂詐跌為兒戲以樂
  

  駮馬
  駮馬少伯見容齋隨筆
  廿一馬
  馬師姬姓鄭穆公之孫公孫鉏為馬師因以為氏周馬師皇列仙傳
  賈孫衛大夫王孫賈之後
  賈孫⿰北海人侍中
  馬矢漢有大司徒馬宫本馬矢氏
  馬矢匡河東人
  馬適
  馬適育畢梁矦    馬適求功臣討王莽見害
  馬適建見容齋隨筆
  夏父
  夏父弗忌魯大夫   夏父徵宋大夫
  夏父展魯宗人諫宗媍覿不用幣
  夏侯醮國商音夏禹之後封杞楚滅簡公弟他奔魯封夏陽侯因氏漢夏侯嬰沛人為沛廐司御以太僕從髙祖入蜀定三秦又從擊項羽及髙祖受圍平城既開一角
  出嬰徐行持滿外向卒得脱後事文帝封東平矦

  夏侯始昌魯國人通五經以齊詩尚書教授字仲舒韓嬰死後武帝得始昌甚重之始昌明于
  隂陽先言柏梁臺災日至期日果災為昌邑王太傅以夀終

  夏侯勝字長公始昌子少孤好學從始昌授尚書及洪範五行傳又從歐陽氏學善説禮徵為博士光禄大夫昭帝崩昌邑王嗣立數出勝當乗輿前諫曰天久隂不雨臣下有謀上者王怒縛以属吏是時霍光與車騎將軍張安世謀欲廢昌邑王光讓安世泄語安世實不言乃召問勝勝對言在洪範安世大驚以此益重經術士遷長信少府宣帝朝以議武帝謚同黄霸下獄霸從勝受經隆冬講論不怠尋赦出為諫議大夫遷太子太傅受詔撰尚書論語説賜黄金百斤年九十卒詔為勝素服五日以報師傅之恩儒者以為榮勝每講授嘗謂諸生曰士病不明經術經術茍明其取青紫如拾地芥爾學經不明不如歸耕
  夏矦訢字長况寧陵人侍母疾衣不觧帶者二年母憐其苦令出便寢息訢方假寐忽夢其父告之曰汝母疾沉痼非几藥可愈天帝憐汝至孝賜以仙藥在居室後桑枝上訢忽驚起如所言得樂進之母病頓瘥
  夏矦建字長卿勝從父子師事勝歐陽髙左右采獲又從五經諸儒問與尚書相出入者牽引以次章句具文餙説勝非之曰建所謂章句小儒破碎大道建亦非勝為學疏略難以應敵建卒自顓門名經為議郎博士至太子少傅子千秋亦以儒顯名仕至少府太子少傅
  夏矦惇字元讓沛國譙人嬰之後魏將曹操初起惇為裨將尋領東郡太守屢從征伐有功文帝
  時拜大將軍惇性清儉有餘財輒以分施卒謚忠侯

  夏矦淵字玅才惇族弟也太祖居家曾有縣官事淵代引重罪太祖營救之得免時兖豫大亂淵以饑乏棄其㓜子而活亾弟孤女人以此義之太祖起兵以别部司馬騎都尉從遷陳留潁川太守及與袁紹戰扵官渡行SKchar軍校尉紹破使SKchar兗豫徐州軍糧時軍食少淵傳饋相繼軍以復振還拜典軍校尉淵為将赴急疾常出敵之不意故軍中為之語曰典軍校尉夏矦淵三日五百六日一千歴征西將軍拒劉備戰死謚曰愍矦
  夏矦恵字雅權淵之子仕魏為樂安太守以文學見稱與鍾毓素有辨駁事多見從夏矦霸淵中子太和中賜爵闗内矦正始中為討蜀護軍右將軍進封傳昌亭矦
  夏矦稱淵子自孺子時便好合聚童兒為之渠帥戲必為軍旅戰陣之事有違者輙嚴以鞭箠衆莫敢逆淵竒之使讀項羽傳及兵書不肯曰能則自為耳安能學人年十六見奔虎一箭而倒魏太祖把其手曰我得汝矣與文帝為布衣之交每宴會談一坐辨士不能屈世之髙名者多從之遊年十八卒
  夏矦榮淵子㓜聰慧七嵗能属文誦書日千言經目輒識之文帝聞而請焉賔客百餘人人一奏刺悉書其鄉邑姓名世所謂爵里刺也客示之一寓目使之遍談不謬一人帝深竒之漢中之敗榮年十三左右提之走不肯曰君親在難焉所逃死乃奮劍而戰遂沒陣
  夏矦尚字伯仁淵從子也文帝與之親友太祖定兾州尚為軍司馬將騎從征伐後為五官將文學魏國建遷黄門侍郎代郡胡叛遣鄢陵矦彰征討之以尚參彰軍事定代地還太祖崩於洛陽尚持節奉梓宫還鄴并録前功封平陵亭矦拜散騎常侍遷中領軍文帝踐祚更封平陵鄉矦遷征南將軍領荆州刺史假節都督南方諸軍事謚曰悼
  夏矦𤣥字太初少知名弱冠為散騎黄門侍郎嘗進見與皇弟毛曽並坐𤣥恥之不悦形見於色明帝恨之左遷為羽林監正始初曹爽輔政𤣥爽之姑子也累遷散騎常侍中護軍𤣥世名知人為中護軍㧞用武官參㦸牙門無非俊傑後多牧州典郡立法垂教者太傅司馬懿訪以時事𤣥上議於懿皆切政理懿敬重焉頃之為征西將軍假節都督雍凉諸軍事
  夏矦湛字孝若譙國人㓜有盛才文章宏富善構新詞而美容觀嘗與潘岳同車接茵京都謂之連璧泰始中舉賢良對策中第拜郎中後轉尚書郎出為野王令恵帝即位為散騎常侍
  夏矦淳字孝冲湛弟亦有文藻與湛俱知名官至弋陽太守
  夏矦承字文子湛子參安東軍事稍遷南平太守大興末王敦舉兵内向承與梁州刺史甘卓巴東監軍栁純宜都太守譚該等並露檄逺近列敦罪狀會甘卓懐疑不進王師敗績敦悉誅滅異己者收承欲殺之承外兄王廙苦請得免尋為散騎常侍
  夏矦伏朗著三禮圖十二卷 夏矦泰
  南北夏矦詳字𠦑業譙郡人年十六遭父艱居䘮哀毁三年廬于墓側嘗有三足雀飛來集其廬户衆咸異馬後仕宋為新汲令政有異績歴事八將州郡稱之天監元年徵為侍中車騎將軍遷湘州刺史詳善吏事在州四載為百姓所稱州城南臨水有峻峯舊老相傳云刺史登此山輒被代歴政莫敢至者詳於其地起臺榭延僚属以表損挹之志六年徵為尚書右僕射卒謚曰景
  夏矦亶字世龍父詳鎮荆州亶留京師為東昏聽政主帥慧景作亂以捍御功除驍騎將軍天監中為安陸太守甚有威恵為邊人悦服歴都官尚書南豫二州刺史加都SKchar卒謚曰襄亶美風儀寛厚有器度歴六郡三州不治産業所得禄賜隨散親故性儉素居處服用不華侈晚年頗好音樂有妓妾十數人並無被服姿容每有客常隔簾奏之時謂簾為夏矦妓衣
  夏矦䕫字季龍梁豫州刺史立堰漑田境内賴之䕫兄亶先經此任有恩恵百姓歌曰我之有州
  賴得夏矦前昆後弟布政優遊

  夏矦恭𠦑譙人垣崇祖為豫州聞其才義辟為主簿兼掌書記齊髙帝即位方鎮皆有賀表王儉見崇祖啟嗟嘆良久曰此恭𠦑辭也後為竟陵令恵化大行木生連理咸以為善政所致
  夏矦公韻後閣舍人隋兵入殿百司皆遯尚書袁憲與公韻獨侍側
  夏矦端壽州人髙祖㣲時與相友髙祖入京師擢河南道招慰使傳檄州縣次亳州㑹王世充起道塞無所歸乃馳節東起世充遣人以吏部印綬召之端即焚書及衣觧節毛懐之間道走歸拜秘書監
  夏矦審大厯十才子
  夏矦孜字好學本譙人審子孜寳厯二年登進士第釋褐諸矦府累遷婺綘二郡刺史入為諌議大夫轉給事中十年改刑部侍郎十一年兼御史中丞遷尚書右丞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十一年遷朝議大夫守户部侍郎判户部事再加兵部侍郎充諸道鹽鐵轉運等使
  夏矦嶠字峻極其先幽州人髙祖秀徙家鉅野嶠善詞賦淳謹無過太宗朝舉進士累官翰林侍讀學士卒後畢士安拜相每歎曰若夏矦君在此位吾豈得而據也有集十五卷
  夏矦嘉正字㑹之江陵人少有俊才舉進士歴官著作佐郎使于巴陵嘗作洞庭賦人多傳寫端拱初召試辭賦擢右正言直史館兼直秘閣元夕太宗御乾元門觀燈嘉正獻五言十韻詩卒年三十七子紓太子中舍
  夏矦延祐朝散大夫行上柱國知縣事淳化四年見仁王院帖
  夏矦履道韶州人崇寧進士 夏矦冕建隆登科
  夏矦尚𤣥華亭人好著述仕為東宫伴讀明宗之變去官入海都郯王聞其賢待以上賓已而王被誣誅尚𤣥方陳王之忠孝數事既得白翩然南歸不復仕掲徯斯為傳其事
  夏矦緒分官人洪武中任工部寳源局副使
  夏矦錫宜黄人宣徳中任黄同知縣
  夏里四皓夏里黄公河内人

  萬姓統譜卷一百三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