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葉嘉傳(或謂陳元規作)

葉嘉傳(或謂陳元規作)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和《廣羣芳譜/卷019

葉嘉閩人也。其先處上谷。曾祖茂先,養髙不仕,好遊名山,至武夷,悅之,遂家焉。嘗曰:「吾植功種德,不爲時采,然遺香後世,吾子孫必盛於中土,當飲其惠矣。」茂先郝源,子孫遂爲郝源民。

,少植節操。或勸之業武。曰:「吾當爲天下英武之精,一槍一旗,豈吾事哉!」因而遊見陸先生,先生奇之,爲著其行録傳於時。方漢帝嗜閲經史時,建安人爲謁者侍上,上讀其行録而善之,曰:「吾獨不得與此人同時哉!」曰:「臣邑人葉嘉,風味恬淡,清白可愛,頗負其名,有濟世之才,雖羽知猶未詳也。」上驚,敕建安太守召,給傳遣詣京師。

郡守始令采訪所在,命賫書示之。未就,遣使臣督促。郡守曰:「葉先生方閉門制作,研味經史,志圖挺立,必不屑進,未可促之。」親至山中,爲之勸駕,始行登車。遇相者揖之,曰:「先生容質異常,矯然有龍鳳之姿,後當大貴。」

以皂囊上封事。天子見之,曰:「吾久飫卿名,但未知其實爾,我其試哉!」因顧謂侍臣曰:「視容貌如鐵,資質剛勁,難以遽用,必槌提頓挫之乃可。」遂以言恐曰:「砧斧在前,鼎鑊在後,將以烹子,子視之如何?」勃然吐氣,曰:「臣山藪猥士,幸惟陛下采擇至此,可以利生,雖粉身碎骨,臣不辭也。」上笑,命以名曹處之,又加樞要之務焉。因誡小黃門監之。有頃,報曰:「之所爲,猶若粗疏然。」上曰:「吾知其才,第以獨學未經師耳。爲之,屑屑就師,頃刻就事,已精熟矣。」

上乃敕御史歐陽髙、金紫光祿大夫鄭當時、甘泉侯陳平三人與之同事。歐陽初進有寵,曰:「吾屬且爲之下矣。」計欲傾之。會天子御延英促召四人,但熱中而已,當時以足擊,而亦以口侵陵之。雖見侮,爲之起立,顏色不變。歐陽悔曰:「陛下以葉嘉見托,吾輩亦不可忽之也。」因同見帝,陽稱美而陰以輕浮訿之。亦訴於上。上爲責歐陽,憐,視其顏色,久之,曰:「葉嘉真清白之士也。其氣飄然,若浮雲矣。」遂引而宴之。

少選間,上鼓舌欣然,曰:「始吾見未甚好也,久味其言,令人愛之,朕之精魄,不覺灑然而醒。曰:『啟乃心,沃朕心。』之謂也。」於是封鉅合侯,位尚書,曰:「尚書,朕喉舌之任也。」由是寵愛日加。朝廷賓客遇會宴享,未始不推於,上日引對,至於再三。

後因侍宴苑中,上飲逾度,輒苦諫。上不悅,曰:「卿司朕喉舌,而以苦辭逆我,餘豈堪哉!」遂唾之,命左右仆於地。正色曰:「陛下必欲甘辭利口然後愛耶!臣雖言苦,久則有效。陛下亦嘗試之,豈不知乎!」上顧左右曰:「始吾言剛勁難用,今果見矣。」因含容之,然亦以是疏

既不得志,退去中,既而曰:「吾未如之何也,已矣。」上以不見月餘,勞於萬機,神薾思困,頗思。因命召至,喜甚,以手撫曰:「吾渴見卿久矣。」遂恩遇如故。

上方欲南誅兩,東擊朝鮮,北逐匈奴,西伐大宛,以兵革爲事。而大司農奏計國用不足,上深患之,以問爲進三策,其一曰:榷天下之利,山海之資,一切籍於縣官。行之一年,財用豐贍,上大悅。兵興有功而還。上利其財,故榷法不罷,管山海之利,自始也。

居一年,告老,上曰:「鉅合侯,其忠可謂盡矣。」遂得爵其子。又令郡守擇其宗支之良者,毎歳貢焉。子二人,長曰,有父風,故以襲爵。次子,抱黃白之術,比於,其志尤淡泊也。嘗散其資,拯鄕閭之困,人皆德之。故鄕人以春伐鼓,大會山中,求之以爲常。

贊曰:今氏散居天下,皆不喜城邑,惟樂山居。氏於中者,蓋之苗裔也。天下氏雖夥,然風味德馨爲世所貴,皆不及之居者又多,而郝源之族爲甲。以布衣遇天子,爵徹侯,位八座,可謂榮矣。然其正色苦諫,竭力許國,不爲身計,蓋有以取之。夫先王用於國有節,取於民有制,至於山林川澤之利,一切與民,爲策以榷之,雖救一時之急,非先王之舉也,君子譏之。或云管山海之利,始於鹽鐵丞孔僅桑弘羊之謀也,之策未行於時,至趙贊,始舉而用之。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