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郎楊安期學藝淺鈍文詞疏野凡修書不堪行用御史彈才不稱職官失其人掌選侍郎崔彥既虧清鑒並請貶退

著作郎楊安期學藝淺鈍文詞疏野凡修書不堪行用禦史彈才不稱職官失其人掌選侍郎崔彥既虧清鑒並請貶退
作者:張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3

著作之司,藝文之府,既藉賢良,實資英俊。自非幹寶贍學,無以措其鋒穎;孫盛宏詞,詎可塵其簡牘?安期才無半古,學未全今,性無異於朽材,文有同於敝帚。畫虎為犬,疏拙有餘;刻鳳為鴟,庸才何甚?文詞蹇鈍,理路乖疏,終取笑於牛毛,徒自矜於雞口。崔彥位參藻鏡,職掌權衡,未分麟鹿之殊,莫辨梟鸞之異。投鼠屍於玉府,有穢奇珍;擲魚目於珠叢,深輕寶物。躄士之追蹇兔,罕見成功;盲人之配瞎驢,自然俱敗。選曹簡要,秘局清高。理須放還,以俟來哲。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