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崇相詩序

董崇相詩序
作者:鍾惺 
本作品收錄於《鍾惺集

古詩人曰「風人」。「風」之為言,無意也。性情所至,作者不自知其工,詩已傳於後,而姓氏或不著焉。今詩人皆文人也。文人為詩,則欲有詩之名。欲有詩之名,則其詩不得不求工者,勢也。詩而工矣,世亦何難以名予之?然世所號一代名家,始皆就其習之所近、意之所趨與其所矯以為詩,其氣魄聲援,皆足以怵一代之人予之名而後已。今讀其詩何如哉?虛懷自審,豈其作者之筆力皆出讀者目力之下?

然其間亦有一二先達,暗然不使世知其為詩者,今其詩反能留一代之真聲元氣,而足以服讀者之心。何也?愚以為名無損益於詩,而盛名之下,能使不善處名者心為之不虛而力為之不實,見詩出而名隨之,是則詩而已矣。其意常以名之所止,為詩之所止。彼暗然不使世知其為詩者,常欲使吾之詩有餘於其名;而吾所以作詩之意與力,又若有餘於其詩。如是而求詩之不工,不可得也。吾嘗持此意以求夫今之為詩者所以至不至之故,皆不出此。

閩有董崇相先生者,其人樸心而慧識,古貌而深情。所為詩似其為人,非惟不使人知,而若不敢以作詩自處者。庚戌予始讀而選之,見其力之至,巧之中。蓋獨勝者過於同能,而兼長者遜其專詣。公亦知予不妄,而詩始有集。丙辰,始征予序,而猶不欲使有聞於世。蓋其深心純氣,如偏師探穴,銜枚宵征,業已過之,猶自以為不及,獨往不已。寧使詩至而名不能我追,勿使名至而詩追之者也。

吾友蔡敬夫亦名人,其詩其人皆似公。吾輩為詩,不能有名於世則已,幸而有名於世,念今之世猶有二君子其人者,為之深省內愧焉,於以虛其心而實其力,其亦可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