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狸說

蓄狸說
作者:楊夔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67

敬亭叟家毒於鼠暴,穿埇穴墉,室無全宇。咋齧篚筐,帑無完物。及賂於捕野者,俾求狸之子,必銳於家畜。數日而獲諸汴,歡逾得駿,飾茵以棲之,給鱗以茹之。撫育之厚,如字諸子。其攫生搏飛,飛舉無不捷。鼠懾而殄影,暴腥露膻,縱橫莫犯矣。然其野心,常思逸於外,罔以子育為懷。一旦怠其絏,逾垣越宇,倏不知其所逝。叟惋且惜,涉旬不弭。宏農子聞之曰:「野性匪馴,育而靡恩,非惟狸然,人亦有旃。梁武於侯景,寵非不深矣;劉琨於疋磾,情非不至矣;既負其誠,複近厥噬。」嗚呼!非所蓄而蓄,孰有不叛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