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氏𠙶亭鄉侯蔣公碑記

蔣氏𠙶亭鄉侯蔣公碑記
作者:齊光義 唐

𠙶亭侯蔣公,乃周公第三子伯齡封國期思,終滅于楚,子孫以國為姓,散居杜陵,至漢而族始熾。若蔣公詡,恥辱身於逆莽,好遯不汙,漢史可徵也。及世祖中興,詡四世孫逡遒侯橫,赤心匡漢,平赤眉之亂,克成闕勳。為羌路所譖被誅,九子降徙江南,𠙶亭侯第九子也。來居陽羨滆湖之西,每懷王裒之感,未伸伍員之憤,月上花林,無奈鵑聲之苦,風號松柏,不禁鶴夢之驚。幸而帝心悔悟,遂覆羌路之族,封九子,少酬逡遒侯之功耳。侯受封𠙶亭,猶以不及手刃羌路為恨,終身之怨慕不磨,萬古之孝思不匱。要之,誓不與共天者,志也;無可如何者,勢也;卒之天為之討,未始不伸者,理也;不伸之伸伸諸,理也。侯之志亦少慰矣。永平中,孝明帝以先朝之報未盡,爰命郡縣,立廟於回圖,有司歲時奉祀。五子並顯,遷於蔣宅村,第三子休仍襲父封,以侯廟不可遠也,復居回圖。更今幾代,廟貌如新,蓋侯以幽憤之思,發而為剛大正直之氣,是故精靈之達諸天也。有以助日月之明,滋風雨之澤,壯雷霆之威,全吳地之民所望而禱焉者,必曰𠙶亭侯廟也。凡主祭者,帥其子姓,時有禋饗,虔其宗祝,有赫其靈,莫之敢褻也。噫,亦嚴矣哉!一日,裔孫監察御史晁拜余而言曰:「吾聞子孫之守宗廟者,其先祖無美而稱之,是誣也;有美而弗知,不明也;知而不傳者,不仁也。此三者,君子之所恥也。吾祖𠙶亭侯有廟而無碑,非所以昭世德也。行將立石,願子為我文之。」余乃有感而言曰:「諒哉,樂樂其所生,禮不忘其本,揚祖德表孝思也,余能無言哉?況盛德必百世祀之,廟祀𠙶亭,則逡遒侯為不忘,周公伯齡為不朽矣。信乎盛德者其志厚,志厚者其義彰也,余能無言哉?昔蔡邕有言:『吾作文多矣,能不愧吾言者,其郭有道乎!』余雖無蔡邕之筆,而𠙶亭之盛德,信不媿乎碑碣矣!予能無言哉?」侯諱澄,字少明,與夫人司馬氏卒葬於都山之陽,有墓碑云。

秘書少監前集賢院直學士 齊光乂 撰

至德二年二月十三日裔孫監察御史 晁 立石

明道癸酉年三月二日裔孫監察御史 堂 重建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