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羅芳柏太哥编辑

  羅芳柏太哥,廣東嘉應州人也。其居里為石扇堡。水口有神壇一座,枌榆鎮撫,桑梓屏藩,形勢最勝。有習青鳥者,觀此形勝,謂此處必產異人,將來功名事業必高出尋常萬萬者。故羅太哥生而虎頭燕頷,龍肫虯髯,長耳方口。雖長不滿五尺,然好讀書,胸中常怀大志。量寬洪,喜怒不形於色。而且多材多藝,諸子百家無所不曉。壯遊交,為眾所推尊。後遊金山,作『遊金山賦』一篇以見志。

  時坤甸初開,有聚勝公司,四大家圍。羅太哥初到坤甸之日,聚勝公司及四大家圍皆器重之,有羅方口之稱焉。由坤甸而上,有東萬律,相傳是鶴老州府,開金湖者多潮陽、揭陽人。由東萬律上十里許,有茅恩(Mao-yien)山、豬打崖,坤日、龍岡、沙拉蠻(Senaman)等處,開金湖者亦潮,揭二陽人居多。明黃等處,開金湖者多大埔公州人。有劉乾相者,同堂子弟有五百餘人,自立為太哥,當時最強盛者。由東萬律下數里許,為山心,開金湖者是大埔縣人,董其事者為張阿才。至於嘉應屬人,惠、潮屬人,亦多雜處其間,但不能一一枚舉焉。

  是時坤​​甸埠頭,潮州屬人多不守禮法,好以強欺弱,嘉應州屬人往往被他凌虐。羅太哥目擊時艱,深為握腕,思欲邀集同鄉進據一方者久之。既而有同心者壹百八人,由笏黎黎港口而上,至老新港起岸,到山心金湖已黎明矣。董事張阿才率工人方在金湖,忽見羅太哥等眾蜂擁而來,遂倉惶奔走。羅太哥即招安撫慰,視同兄弟,即據其金湖之屋,築柵修垣,徐圖左右。自是聲威日振,雄據一方,四方來歸者眾,創建東萬律蘭芳公司總廳。廳之左右起民房,造店鋪,居然市井閭閻矣。

  時茅恩聚處甚盛,有老埔頭,有新埔頭。老埔頭有店兩百餘間,新埔頭有店二十餘間。老埔頭系潮、揭二陽,海陸二豐人多,尊黃桂伯為總太哥。新埔頭系嘉應州人多,以江戊伯為功爺,統率其眾,立蘭和營,舉四人協理,名曰『老滿』。羅太哥欲淹有其地,使劉台二伯藏信於笠,入茅恩暗通江戊伯,內攻外合,出其不意,攻其無備。黃桂伯束手無策,只得歸降。羅太哥自黃桂伯歸服,而坤日、龍岡、沙拉蠻等處俱為羅太哥所有矣。

  明黃劉乾相自恃其強,不惟不肯歸順,而且興兵構怨,戰伐經年。自明黃起聯營至六份頭,有蠶食鯨吞之意,相距蘭芳公司總廳不過數百步。羅太哥忿恨至極,與諸兄弟約,誓滅此而朝食。於是親抱桴鼓,奮力爭先,諸兄弟無不以一當十,呼聲動天,一朝而破劉乾相六個大寨,聯營盡皆奔潰。劉乾相被趕至阿亦華帝,跳港而亡。是役也,殺得劉乾相屍橫遍野,血流成渠,為數年來第一血戰,亦賴眾兄弟之力方能一舉成功也。羅太哥復得其土地,擴而充之,而蘭芳公司益見富強矣。

  羅太哥因思內患雖平,外患未息,居隣東萬律者,莫如打嘮鹿(Montrado),於是復又起兵至打嘮鹿。時打嘮鹿開金湖者有七公司,最強者為大港,其次三條溝公司、新屋公司、坑尾公司、十五分公司、十六分公司,滿和公司,又有和順總廳、九分頭、新八分、老八分、新十四分、老十四分等公司。羅太哥所扎之營,近打嘮鹿埠頭之山。羅太哥觀打嘮鹿之形勢如鍋,不可急圖,須待釜沸,方可以破其釜,遂引兵而回。至倒河,江戊伯引接濟之兵又到。羅太哥言其時勢不能驟平,遂合兵而回東萬律。至今打嘮鹿仍有山名蘭芳會崠雲。

  羅太哥初得東萬律之時,上、下坤甸俱由老新港笏黎黎來往。時高坪以下沙埧達港口等處,皆嘮子所居。沙埧達港口上灣,系邦居蘭使打喃吧哇人創造王府,諒必港路如故,但唐人不敢在此往來耳。因思此港路不通,上下較遠,不若打通此港路,方為便捷。於是令山心財庫張阿才,先帶兵丁前往高坪以下開仗。羅太哥引兵接仗,老仕丹亦令邦黎麻則麻黃伯麟雅阿濫帶兵助戰。嘮子不見兵革,勢如破竹。邦居蘭使打遂退上萬那,而沙埧達港口一帶皆平。至今嘮子港之名仍存,邦居蘭使打王府之基趾猶在,但遍地皆蓬蒿矣。

  邦居蘭使打自遲上萬那後,與萬那王合,故新港等處嘮子又不安分。羅太哥又起兵打新港。我公司築寨六處,將邦居蘭使打之寨困在垓心,相持有九月之久。羅太哥令掘地而攻使打之柵,掘至寨邊,寨柱抵塞,鋸其柱腳,柱尾搖動。嘮子知覺,故使打宵遁。羅太哥揮兵直抵三叭地方。萬那王與沙埧達王膽破心寒,有朝不保夕之狀,特請坤甸仕丹,到其處說立和約,以三叭為界。羅太哥亦姑念窮寇莫追,即允諾仕丹,而與萬那王立和約,以三叭為地界。仕丹用竹劈開刻字,插地為界。年久竹滅,至今掘地之空猶存焉。

  羅太哥攻打新港之時,苦心竭力,辛苦備嚐。嘗曰『新港銀坑也,銀坑開,東萬律不患貧矣』。羅太哥夫人亦有賢德,極力贊襄。偶值糧食不繼,自出簪珥等項,今鎮平人黃安八,下坤甸採辦糧食器用,以濟緊急之需。不料黃安八下至坤甸,竟將金銀手飾,一概梟吞,帶回唐山。噫嘻,何大忍心若此,可謂良心喪盡矣。故羅太哥怒氣沖天,即說誓曰:『此大廳頭人,鎮平人及各處人,俱不能嗣位;惟嘉應州唐山而來,擇有德者嗣之,以後永為定額』 。至今猶世世守之,不敢有負羅太哥一片苦心也。

  羅太哥初意,欲平定海疆,合為一屬,每歲朝貢本朝,如安南、暹羅稱外藩焉。奈有志未展,王業僅得偏安,雖曰人事,豈非天哉?後之嗣者,當思羅太哥身經百戰,方得此東南半壁,雖作藩徼外,實有歸附本朝之深心焉。斯羅太哥在天之靈,亦實式憑之矣。

  羅太哥創建東萬律蘭芳公司總廳後,時往來坤甸,每見港中鱷魚,實為民間之患,作文禱諸神,效韓文公故事,投以豬羊畢,而港中鱷魚,皆浮水面,而出大海。本土番王等,見羅太哥如此申格豚魚,皆驚為奇人,無不嘆服畏敬。今錄其祭鱷文以後焉。

      祭諸神驅鱷魚文

  伏以聖德巍峨,降祥必不降孽:神恩浩蕩,容物先備容人。曾以呼風喚雨,錫士庶之恩膏:豈其妖蠹害民,負蒼天之愛育。予也來游南國,職掌於斯,出入往來,優游,與吾儕慶順遂之樂,享太平之福者,誰非藉諸神之靈,而維持調護乎。然聞之,樂之民樂者,必當憂民之憂;受民之奉者,必當治民之事。茲我坤鎮,邇年以來,鱷類梟侵。壬子之秋,連喪吾唐人之三子。或者曰為惡遭殃,三子宜受其咎。然下民之罪,應終於天,終不忍飽於鱷腹。值前月又噬唐人,似嘮肆行波浪之間,利鋒誰挫;威逞埠市之側,爪牙孰拒。勢必率諸同人,叩禱諸神之前,投以豬羊鷂鴨,而安鱷魚之靈。鱷魚有知,其聽吾一言:夫海之中,鯨鯛之大,蝦蟹之細,無不容歸。你鱷魚各從其類,藏形斂跡,而徙於洋,庶不得與吾人雜處嘮土也。如不聽從,是目無吾人,且目無諸神也。伏乞諸神,大振威靈,率雄兵,揮猛將,盡起大隊大帥,以涸鱷魚之港,必使種類不留,庶小民有賴,昇平有像矣。

  羅太哥戰獲新港之時,年已五十七矣。次年乙卯,五十八歲而終。胡天之不懇遺一老,而遽終其天年也。

  羅芳柏太哥開創東萬律蘭芳公司時,是唐前丁酉年,即是和一千七百七十七年

  羅太哥時,未有公班衙來理此州府,故一切法度,經其手定,犯重罪者,如命案、叛逆之類,斬首示眾;其次如爭奪打架之類,責以打藤條、坐腳罟:又其次如口角是非之類,責以紅綢大燭。是時本廳舉一副頭人,本埠頭亦舉一副頭人,並尾哥、老太以幫理公事。其餘各處,亦有舉副頭人、尾哥,老太以分理公事。各副頭人有餉務可收,惟尾哥、老太以得舉者為榮,無言俸祿之事焉。時人子約有兩萬餘人之間,開金湖者居多,亦有耕種、生理、業藝等項經紀。開金湖者有納腳仿金,耕種者有納鴉息米煙戶錢,做生理者出口貨物無抽餉、惟入口貨物方有抽餉焉。

  羅太哥時,由坤甸新埠頭港路上,有萬那港口柵,沙埧達柵,高坪柵,新港有寶恩柵,喃吧哇港上有華帝柵。此數處為東萬律咽喉之所。

  羅太哥終於唐乙卯年。臨終時遺囑曰:『蘭芳公司太哥,系嘉應州人氏接任;本廳副頭人,系大埔縣人氏接任。此兩處永為定規。至於各處頭人、尾哥、老太,不拘本州各縣人氏,俱可擇賢而授任。』故歷代相傳,俱遵規例焉。

江戊伯太哥编辑

  江戊伯太哥,廣東嘉應州人也。初為茅恩蘭和營功爺。身體長大,武略超群,能以力雄人。相傳所持之刀,重壹拾捌斤。曾一刀而殺斷嘮子之頭十八顆。嘮子之畏江戊伯,如張文遠之威鎮逍遙津。間有嘮子夜啼,一呼江戊伯之名,便戰栗而不敢啼。以故聲名赫奕,四方嘮子皆平。為羅太哥同德同心之兄弟,忠勇第一者也。嗣位四年,即回唐山。後闕四伯太哥嗣位時,復由唐山而來東萬律焉。

闕四伯太哥编辑

  闕四伯太哥,廣東嘉應州人也。自嗣位後,遠近嘮子,起復恣肆,暫次猖獗。幸江戊伯至自唐山,闕四伯曰:老兄回來甚好,方今嘮予恣肆,實王家放縱之故,望老兄助一臂之力。江戊伯次日即帶兵丁到冒頓黎烏,歇一夜。又次日,到原議樹下,依港唇而掛帳幕。適有小舟自上流而下,叫他登岸,方知嘮子。問他欲往何處,嘮子畏縮而不敢言。江戊伯大聲疾呼,嘮子五體投地,魂不附體,良久方應曰:要往喃吧哇。江戊伯曰:你至喃吧哇對喃吧漢說,限明日喃吧漢要上來會面。倘若不來,即踏平你喃吧哇。次日,喃吧漢即上來見面。江戊伯叮囑:方今嘮子多事,你王家豈得坐視。倘使仍蹈故轍,惟你王家是問。喃吧漢諾諾連聲而退。及後遠近嘮子,俱不敢放肆。江戊伯又復任八年,嘮子更為死心踏地。一連三十餘年,安享太平,無嘮子滋擾之事者,皆江戊伯之德威足以及人之力也。

宋插伯太哥编辑

  宋插伯太哥,廣東嘉應州人也。亦羅太哥同時之兄弟。值承平之世,功名事業罕所表見,惟坐享太平而已。

劉台二甲太编辑

  劉台二甲太,廣東嘉應州人也。為羅太哥同時兄弟中年最幼者。嗣位後,始有公班衙來理此州府,封劉台二為蘭芳公司太總制甲太之職。後至嘉拉巴,禀見緞大王,將羅太哥戰功起家、勤勞得地、擇賢任能、揖讓相傳之事,陳說一番。又道謝公班衙授職頒爵,敝公司得托並檬,實叨樾蔭之意。緞大王喜見顏色,撫慰甚多。及辭行之日,仍獎諭不絕雲。

  蘭芳公司自羅太哥傳位至江戊伯,闕四伯、宋插伯,俱稱太哥。傳至劉台二時,始有公班衙來理此州府,封甲必丹南蟒,劉台二為蘭芳公司甲太大總制。於是本廳副頭人、本埠副頭人俱請封為甲必丹。後開萬那,設公館,舉一甲必丹。而新港、佇喃(Toenang)、沙拉蠻、喃吧哇、八閣亭(Poko Klappa)、淡水港(Soengei Poeroen)、坤甸、新埔頭等處,俱設公館,俱舉甲必丹。惟時人子揮錢歸公班衙,至於各馬餉務則歸公司。

古六甲太编辑

  古六甲太,廣東嘉應州人也。自嗣位後,壬寅年即與萬那嘮子斬殺,耗費公司兵丁錢糧不少,公司元氣自此而大傷矣。至於古六甲太接任,唐壬寅年與萬那王家斬殺,遂失萬那公館甲必丹之缺,並失新港公館甲必丹之缺。蒙坤甸緞仕丹令人講和。

謝桂芳甲太编辑

  謝桂芳甲太,廣東嘉應州人。也曾進本州武庠,頗有本領。劉台二甲太在日,每期許他,謂將來嗣位者,必此人也。及至辭世之日,在位諸公,有欲舉謝桂伯者,亦有不欲舉謝桂伯者,遂至舉古六伯為甲太。因壬寅年,有事於嘮子,國勢維艱,乃辭位而回唐山,眾方舉謝桂伯為甲太,時年老,兼沾風疾,僅八月而辭世焉。論者謂劉台二甲太辭世之後,即舉謝桂伯為甲太,當不至與萬那嘮子有爭鬥之事。然勢時之盛衰,國運之隆替,其中有數存焉,不可得而強也。

葉騰輝甲太编辑

  葉騰輝甲太,廣東嘉應州人也。時在本埠經營生意,自嗣位後,仍居店中,遇有事方至廳中焉。

劉乾興甲太编辑

  劉乾興甲太,廣東嘉應州人也。謝桂芳甲太、葉騰輝甲太俱未與萬那鬬殺,及至劉乾興甲太接任,唐丙午年,復與萬那王家鬬殺,又耗費公司兵丁錢糧不少。又蒙坤旬緞仕丹,著人和解,故兩家罷兵。自是以後,公司人民漸少,出息漸微矣。秉之兩任頭人,不處廳內,以故廳事破敗,日就傾頹。值喪亂之後,委靡不振者久之。幸舉劉生甲太,方修整總廳,各處關隘之柵,皆重修復,連先鋒廟、福德祠,,以及各神廟,皆煥然一新。論者比之漢之光武焉。

劉生甲太编辑

  劉生甲太,廣東嘉應州人也。初上任時,河水澄清三日,連埠頭左右之溝渠,盡皆澈底澄清。蓋坤甸各屬之水,皆樹葉浸漬,而成紅赤,一旦澄清,莫非氣運使然與。上任之明年,庚戌歲,即上萬那,欲與王家修舊好也。不意王家恐懼有異志,以上掩烏為名,推託不見。生甲太等候三月之久,方回東萬律焉。生甲太原欲開採萬那地方,於是辛亥年復上萬那,使人先知會王家,原欲開採地方,非有異志。後來王家方推誠相信,見面後,許諾開採,生甲太遂帶五百餘人,開採文蘭等處。當是時,牙王城(Ngabang)並無埠頭,只有鍾恩壽一家數口居焉。自經開採後,漸次聚處,埠頭內山,日復興旺。後來出金鋼石最多,為西面第一富盛之地,此亦公班衙洪福所致也。

  初太港未與公班衙戰爭之日,不講仁義,全行霸道,驕盈極矣。起兵斬山而行,擊破邦戛。邦戞失守,四散逃亡。時濱海一山,有數百人為太港所困,往來不通,糧食不繼,將就斃焉。生甲太聞之,即遣救出其民,分給衣食,安插得所。及後結連公司亦被太港所破,難民千餘,逃至東萬律地方。生甲太即命發粥救飢,安插各處,濟急扶危之道,生甲太其得之矣。

  和一千八百五十年,即唐庚戌歲,鹿邑太港公司叛逆公班衙,生甲太奉緞里思麟為利之命,要助公班衙以拒太港。於是今通山築柵,制銃炮鉛碼,火藥糧食,一切器用,以防堵太港。後來太港鬼計百出,反覆無常,終不能抵敵公班衙之兵。待至計窮力竭之日,將其鹿邑埠頭,一概放火燒盡,約有六七千人,逃至敝公司屬下不離居(Prigi)地方,揚言要由萬那而往沙拉晝。生甲太聞及此信,即日親帶壯丁六百餘人,前往不離居,撤其軍器,擒其首逆,送至坤甸,安其良民,送回鹿邑,修復埠頭。复上萬那,親與王家講和,開採土地。又奉里思麟之命,舉一人為萬那甲必丹。合計六年之久,因打嘮鹿滋擾,疊奉公班衙之命,奔走効勞,不敢稍懈。感蒙公班衙推誠相愛,寄以腹心,亦賴通山人子出入相友,守望相助。

  公班衙諒亦洞鑑焉。惟萬那,喃吧哇各王家,則無相顧之心,迄今嘮子疊次死唐人,竟置之不理。且互相掩飾,實有故縱之意。如王家正太,嚴究兇手,何至公司耗費銀錢若此。所幸公班衙時深眷顧,故通山得以依賴,不然王家行為若此,公司人子通山不敢居住矣。

  和一千八百五十六年,即唐丙辰年,生甲太會同緞屙物恩得里山,過嘉拉巴謁見緞太王,畫定公司地界,永為蘭芳公司之地,揖讓相傳,世世守之焉。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