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耳巖不二和尚碑記

虎耳巖不二和尚碑記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瀟碧堂集/14

余童年,熟不二師名,以為古尊宿也。既而閱元美、伯玉二先生集,往往道之,始知為近代禪伯。然二先生亦以夏臘高嚴事之,度其時皆壯盛。二先生既悠遊以老去,奄忽若干歲,白楊可棟,而師白勍如舊時,逆其生,當在宣、成間也。諸徒屬試以臘叩,不答。嘗檢其篋,得舊糸罽衣,忽云:「此武皇帝七年,王城中施食所得衣也。」扣之,復不答。

或云:師名圓信,京兆之房山人。剃髮白雲山,禮大僧德敬為師。往來上方、紅螺之間。二十餘年,行腳所至,為武林、淮安、六安、終南,每住輒數載。以嘉靖庚申至太嶽,駐錫虎耳巖,穴而哮者爭避匿去。師倚石為屋,稍稍剪夷其積,圜瓢數十餘,踞石沿澗,出入幽花美箭之中者,累累如笠。岩上蓮池二,闊可二丈,旱歲不竭。蓬室三,方廣當身。所得一縷一粲,盡以供十方遊衲,行之數年,遂成叢林。傾震旦士女,號呼悲啼而至者,不至虎耳巖猶未躋嶽也。至巖不面頂禮者,自以為慳緣,必痛哭去。否則謹伺岩扉外,經數日得一見,則喜過望,歸而對妻子言,猶有矜張之色,以故虎耳巖之名遍天下。好奇者至附益之以古神僧事,家譚戶豔,雖齠男稚女靡不道。計賢士大夫之轍以日至,尚方之賜,掖庭之供以月至。自嘉、隆以來,耆宿之著聞未有若師者也。然師務為密行,不以解顯,應機之言,多依孝敬,撫摩煦煦,猶乳母之於驕子。金錢湧而至,拒不納,有贈糈者,付常住作供。四十餘年,影不出山,趺坐一龕中,如朽株。雖利根之士,好為奇談詭學者,睹其顏,莫不肅然增敬。

余慕師久,常以其耄,恐不及待。今年侍大人山行,獲一拜師於巖間。師貌甚腴,額隆隆起,至頂光滑可鑒,短鬢數莖如雪。見人闔其目,聞根甚利,語清健,望而知為有道。會慈聖出內藏金,為師治塔。塔甫成而余至。師之孫真慧等,以記屬余。世系年甲既不能詳,不敢妄載。庚申以後詳之,抑其大者。至若遊人之所傳,好事之所述,俟他時入山,實而志之,今未暇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