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檮杌/後序

卷下 蜀檮杌
後序
張唐英

後序编辑

治平四年夏六月,兩當縣尹鄧君惟良顯甫自京師歸,傳殿中侍御史裏行張唐英次功前在閬中監徵時所編蜀春秋十卷。予嘗得而觀之,其編年叙事之體,若荀悅《漢紀》之例,至於褒貶善惡,本末貫穿,駸駸乎馳於漢魏作者之間,有古良史風。英召試秘閣,在仁宗時,上《大水災異書》時政十四事,又在英宗朝上《慎始書》、《水災封事》二道,皆究極乎治亂之變,而探索乎天人之際。今天子特排群議,而擢為御史,以其勇於敢言也。方將攄其所蘊,而大有為於時,彼春秋者,乃區區龍斷時無所用心,而寄之空言,以寓勸戒。豈比夫陳壽、譙周輩、齪齪弄筆硯,紀一方之事,而無補於政教耶!次功舊有《國體論》十卷、《唐史誅姦發潛論》五卷、《總要監今論》五卷、《渝南集》十卷、《補北楚書》十三篇、樂府歌詩千餘篇,皆秘而不傳於人。而春秋最後出,顯甫好事,密購以歸,予因為刊行,以廣其傳。昔人得王充《論衡》,藏之以自衒其辯,豈予之志哉!陸昭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