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王本纪

蜀王本紀
作者:揚雄 西漢

  蜀之先,稱王者有蠶叢、柏濩、魚鳧、文選蜀都賦劉注引下有蒲澤二字。開明。是時人萌椎髻左衽,不曉文字,未有禮樂。從開明已上至蠶叢,積三萬四千歲。御覽引作凡四千歲。文選蜀都賦劉注。魏都賦劉注。王元長三月三日曲水詩序注。御覽一百六十六。

  蜀王之先名蠶叢,後代名曰柏濩,後者名魚鳧。初學紀八、藝文類聚六、御覽一百六十六引作次曰伯雍,又次曰魚鳧。此三代各數百歲,皆神化不死。其民亦頗隨王化去。魚鳧田于湔山,得仙,今廟祀之于湔。時蜀民稀少。御覽一百六十六,又九百一十三。

  後有一男子,名曰杜宇。案史記三代世表索隱引作朱提有男子杜宇。從天墮,止朱提。有一女子名利,從江源井中出,為杜宇妻。乃自立為蜀王,號曰望帝。案御覽一百六十六引下有移居故邦邑四字。治汶山下邑曰郫,化民往往復出。文選思玄賦注、御覽一百六十六、又八百八十八。

  望帝積百餘歲,荊有一人名鱉靈。案後漢書注、文選注引作鱉令。其尸亡去,荊人求之不得。鱉靈尸隨江水上至郫,遂活,與望帝相見。望帝以鱉靈為相。時玉山出水,若堯之洪水。望帝不能治,使鱉靈決玉山,民得安處。鱉靈治水去後,望帝與其妻通,慚媿,自以德薄,不如鱉靈,乃委國授之而去,如堯之禪舜。鱉靈即位,號曰開明帝。帝生盧保,亦號開明。後漢書張衡傳注、文選思玄賦注、御覽八百八十八、又九百二十三、事類賦注六。

  望帝去時,子䳏鳴,故蜀人悲子䳏鳴而思望帝。望帝,杜宇也,從天墮。御覽九百二十三。

  開明帝下至五代,有開明尚,始去帝號,復稱王也。後漢書張衡傳注。

  天為蜀王生五丁力士,能徙蜀山。王无,五丁輒立大石,長三丈,重千鈞,號曰石牛,千人不能動,萬人不能移。藝文類聚七、御覽八百八十八。

  蜀王據有巴蜀之地,本治廣都樊鄉,徙居成都。秦惠王遺張儀司馬錯定蜀,因築成都而縣之。成都在赤里街,張若徙置少城內,始造府縣寺舍,今與長安同制。御覽八百八十八、寰宇記七十二。

  秦惠王時,蜀王不降秦,秦亦無道出于蜀。蜀王從萬餘人東獵褒谷,卒見秦惠王。秦王以金一笥遺蜀王。蜀王報以禮物,禮物盡化為土,秦王大怒。臣下皆再拜賀曰︰「土者,地也。秦當得蜀矣。」御覽三十七、又四百七十八、又八百十一、又八百七十二、又八百八十八、事類賦注九。 秦惠王本紀曰︰秦惠王欲伐蜀,乃刻五石牛,案御覽八百八十八引作秦王恐無相見處,乃刻五石牛。置金其後。蜀人見之,以為牛能大便金。牛下有養卒,以為此天牛也,能便金。蜀王以為然,即發卒千人,使五丁力士拖牛成道,致三枚於成都。秦道得通,石牛之力也。後遣丞相張儀等,隨石牛道伐蜀焉。北堂書鈔一百十六、藝文類聚九十四、白帖九十六、御覽三百五、又八百八十八。

  武都人有善知蜀王者,將其妻女適蜀。居蜀之後,不習水土,欲歸。蜀王心愛其女,留之,乃作伊鳴之聲六曲以舞之。案北堂書鈔引作乃東平之歌以樂也。北堂書鈔一百六、御覽八百八十八。

  武都丈夫化為女子,案御覽八百八十八引武都上有或曰前三字。顏色美好,蓋山之精也。蜀王娶以為妻。案藝文類聚作為夫人。不習水土,疾病欲歸。蜀王留之,無幾物故。蜀王發卒之武都擔土,于成都郭中葬之,蓋地三畝,高七丈,號曰「武擔」。案開元占經引作人怨之號曰武擔。以石作鏡一枚,表其墓,徑一丈,高五尺。後漢書任文公傳注、三國志蜀先主傳注、北堂書鈔九十四、又一百三十六、初學記五、藝文類聚六、又七十、開元占經一百十三、御覽五十二、又七百十七、又八百八十八、事類賦注七。

  于是秦王知蜀王好色,乃獻美女五人于蜀王。蜀王愛之,遣五丁迎女。還至梓潼,見一大蛇入山穴中,一丁引其尾不出,五丁共引蛇,山乃崩,壓五丁。五丁踏地大呼秦王,五女及迎送者皆上山化為石。蜀王登臺望之不來,因名五婦侯臺。蜀王親埋作冢,皆致萬石,以誌其墓。初學記五、藝文類聚七、又九十六、白貼五、御覽五十二、又三百八十六、又八百八十八、又九百三十四、事類賦注二十八。

  秦惠王遣張儀司馬錯伐蜀,王開明拒戰,不利,退走武陽,獲之。寰宇記七十二。

  張儀伐蜀,蜀王開明戰不勝,為儀所滅。史記秦本紀索隱。

  蜀王有鸚武舟。初學記二十五、御覽一百三十七。

  秦為太白船萬艘,欲以攻楚。本注曰︰太白,船名。初學記二十五。

  秦為舶舡萬艘,欲攻楚。御覽七百六十九、事類賦注十六。

  秦王誅蜀侯煇後,迎葬咸陽,天雨三月,不通,因葬成都。蜀人求雨,祠蜀侯,必雨。御覽十一

  秦襄王時,宕渠郡獻長人,長二十五丈六尺。法苑珠林八、御覽三百七十七。

  禹本汶山郡廣柔縣人,生于石紐,其地名痢兒畔。禹母吞珠孕禹,坼副而生于縣塗山,娶妻生子名啟。于今塗山有禹廟,亦為其母立廟。史記夏本紀正義、初學記九、御覽八十三、又五百三十一。

  老子為關令尹喜著道德經,臨別,曰︰「子行道千日後,于成都青羊肆尋吾。」今為青牛觀是也。御覽一百九十一、寰宇記七十二。

  江水為害,蜀守李冰作石犀五枚,二枚在府中,一枚在市橋下,二枚在水中,以厭水精,因曰石犀里也。北堂書鈔三十九、藝文類聚九十五、御覽八百九十。

  李冰以秦時為蜀守,謂汶山為天彭闕,號曰天彭門,云亡者悉過其中,鬼神精靈數見。寰宇記七十三。

  [湔氐道]縣前有兩石,對如闕,號曰彭門。續漢郡國志補注。

  宣帝地節中,始穿鹽井數十所。御覽八百六十五。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