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二 蟫精雋 卷十三 卷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蟫精雋卷十三
  明 徐伯齡 撰
  録運甓要
  廬陵李昌祺先生名禎以永樂甲申進士歴官至廣西左布政使工詩文尤精畫所著有運甓漫録剪燈餘話等集學博而才富識髙而指逺姑録其詩詞數章可以見其胷中矣其讀元史五絶云鄂屯河上起風飈坐使錢唐王氣銷三百年來中國鼎一時分付與元朝荷香十里栁耆卿金主無端意氣横爱煞伯顔賢宰相錢塘親看晚潮生金宫宋苑久埃塵薺麥青青幾度新無限興亡今昔事不堪回首路旁人西江月冷塞風秋憔悴歸來塟故丘若使奢淫長保得宋金遺恨幾時休龍沙遺孽半消磨起輦秋深白草多惟有廣寒宫裏月清光曽照舞天魔又題舞陽留侯廟二絶云信族豨夷越醢躬太平無復用英雄髙皇却墮先生計世上何曽有赤松人心變幻幾千般帶礪盟深亦易寒秦網逃來逃漢網誰將此意語蕭韓新安謡云新安野老髮垂肩說著先朝淚SKchar然洪武初年真少事幾曽輕到縣衙前垂老頻逢嵗薄收秋租多欠賣耕牛縣官不暇憐饑餒喚拽官車上陜州當夫當役子孫忙田地荒蕪户有糧昨日迤西畨使過盡驅婦女趕牛羊詠燈花云羞向明開向暗開芳叢煖焰照銀臺須臾爛熳都成蕋頃刻凋零半是煤綉幌不愁疎雨至紗窻只怕猛風來歌闌舞罷人歸寢一寸丹心未肯灰感舊遊云長干東畔是秦淮葉自隨流信自乖花㡳玉纎崔䕶水月中珠淚郭華鞵晚峯尚憶青螺黛氷筯猶疑白燕SKchar2四海遨遊空有意忍彈歸鳳獨傷懐席上贈妓云綰霧纎纎指凌波小小蓮春山銀燭下秋水玉樽前舞袖鴛鴦錦歌珠玳瑁筵座間皆狎客惟屬杜樊川又題清溪漁隠作蘇幕遮詞云浦雲收山月放紅蓼灘頭秋水生新漲一箇輕舟雙漿盪蕭散江湖富貴非吾望擊空明凌滉漾渚鷺汀鷗處處常相傍馬首紅塵三百丈風吹不到蓑衣上續冬青行云冬青枝憶昔南渡昇平時瑶陛左右兩行植信是閬苑仙宫移亭亭碧玉作柯榦雨霧風晴總宜玩朝退旌旗拂樹低細蕋輕飄雪零亂豈知事變大可哀湖山歌舞盡荒臺王氣冰銷生殺氣𤣥扃不固六陵開六陵隧中龍鳯骼義士夜深偷拾得親製衾稠裹碎瓊恭題諡號揮濃墨捧向幽閒僻静岡愁雲慘淡月㣲茫神靈噏歘潛呵䕶竁穴深沈謹瘞藏復恐後人迷此處識以常朝殿前樹翠蓋隂籠土一抔萬年枝在髠奴去屈指于今二百秋盛衰暗逐水東流皇朝既鑒元朝失青史争如野史收空遺孤塔錢唐滸白髮遺民忍瞻覩天上威神固儼然人間俯仰徒凄楚弗獨欷歔歎宋亡赤眉汚漢更堪傷阿瞞姦計為疑塚身死還將智力防浮世寧云蓋棺定十二重瞳猶未瞑大招酹酒續悲歌唐公灑淚應来聽冬青事見陶九成輟耕録
  仙林寺鐘銘
  宋理宗御製仙林寺鐘銘云大塊噫嘘震薄盖輿眷此洪鐘以實出虚欒銑其角十分其鼓豈有鑄鼎收金遺禹博大闡繹厚薄和均上開天閫下徹地垠乃警聾瞶乃割昏曉咨爾有聞孰不心皎以為有聲匪撞不鳴以為無聲如雷如霆作鎮梵宫法音無際鞏我神臯萬有千禩至正間鐘覆鑄銘毁皇眀成化間仙林為隣火所燬有閫帥率兵捍寺門不許人入救鐘遂爍於煨燼間哀哉
  詩含比興
  鑑戒録載唐文宗曰嘗觀晉君臣以夷曠致傾覆當時卿大夫過耶李名曰然古詩有之人生不滿百常懐千歳憂畏不逢時也晝短苦夜長閔時失也何不秉燭遊勸之勤也臣願捐軀命濟國家惟陛下鑒照不惑則安人强國其庶幾乎又古今詩話王右丞終南山詩說者以為譏時宰詩云太一近天都連山接海隅言勢位盤㨿朝野也白雲囘望合青靄入看無言徒有表而無内也分野中峯變晴隂衆壑殊言恩澤偏也欲投人處宿隔水問樵夫言畏禍深也又謝疊山枋得註韋蘇州應物滁州西磵絶句下云幽草

  可謂善說詩者矣
  南村外史傳
  南村外史者丹丘人名宗儀字九成姓陶氏性迂懶不治産又不能廢居為業放浪三呉者三十年與人言若甚訥或遇事輙極論是非曲直雖權臣亦不少借人由是憚之嘗習舉子業晚悉棄去曰是不足成吾名吾文當師古人而世之所好非吾之所工宜其不入繩墨也吾又焉能舍其所工求合世之所好與兒童角短長於一日哉姑務其大者乃去之雲間之泗水上有田㕓築草堂以居閉門著書自號南村外史凡見聞所及必録而識之耕暇則課家僮灌花蒔菊與野人方士飲酒為樂好讀莊老書而於黄庭内景一經好之尤篤以為廣成子所告黄帝長生之道要不出於此盖其蚤負經世學而行與時忤久而益困故折而從彼以釋其抑欝無聊而已所著書有四書備遺二巻說郛一百巻南村輟耕録三十巻書史㑹要九卷廣薈蕞八卷昔荀卿廢居蘭陵嫉濁世之政因推儒墨道徳行事興懐著書數萬言今外史亦有荀卿之志哉觀其所述閎博該備知不滅没與草腐木弊無疑也於此可見科舉取士不足盡天下之才而老於大山長谷者何可勝數然皆不能有所著以自見於世如外史者悲夫古南村外史小傳檇李貝闕之所譔也予讀松江誌因為録之
  杭士甲第
  自我朝太祖髙皇帝奄有天下開科取士至今日新月盛太學雖有題名記而人不得盡觀除國初年逺不能備考者不敢妄録今將所可考者自洪武二十一年戊辰杭士登名黄甲者録以補杭州府誌之未備云
  洪武二十一年戊辰
  沈霖錢唐 沈𤣥錢唐 求頴富陽
  洪武三十年丁丑
  施誼仁和 沈良仁和 周綬於潛
  洪武三十三年庚辰
  蔣驥錢唐
  永樂二年甲申
  周文仁和 曹景暉海寧 孫子良海寜沈升海寜 禇讓仁和  吳惇錢唐
  徐觀臨安 潘中錢唐  張侗仁和
  曹潤錢唐 曹彦昌海寧 李約仁和
  湛禮錢唐 倪文質錢唐 髙暐臨安
  髙才仁和 何澦仁和  俞益臨安
  俞禮海寧
  永樂四年丙戌
  孫廸錢唐 何闕仁和  吳禎仁和
  彭清錢唐
  永樂七年己丑㑹試車駕巡狩北京停廷試明年庚寅十一月甲戌還京九年辛卯春廷試
  洪絃臨安  周健仁和
  永樂十年壬辰
  潘勤錢唐  胡敬仁和
  永樂十三年乙未
  王懋錢唐  陳鏞錢唐  袁璞新城畢昌仁和  萬完仁和  俞聽仁和
  永樂十六年戊戌
  朱瑛新城  夏時錢唐  姚觀仁和孫景名富陽 木訥錢唐  王宣錢唐
  永樂十九年辛丑
  陳浩錢唐  于謙錢唐
  永樂二十二年甲辰
  王珉錢唐  嚴恭仁和  林英仁和鄭厚仁和  謝衡仁和  丁讓仁和
  宣徳二年丁未是科惟先府君暨先世父聨榜故名聨璧
  先府君珙 錢唐 先世父璟錢唐
  宣徳五年庚戌
  楊寧錢唐  逯端仁和
  正統元年丙辰
  相佐錢唐  蔣忠錢唐
  正統七年壬戍
  張瑛錢唐  章文臨安
  正統十年乙丑
  夏時正仁和 闕仁和  姚哲海寧
  正統十三年戊辰
  沈敬仁和
  景泰二年辛未
  朱鏞仁和  唐泰仁和  王獻仁和江玭仁和  童縁錢唐  吳誠錢唐章亮仁和  彭信仁和
  景泰五年甲戍
  王絃臨安  何琮仁和  沈富錢唐王欽新城  李昻仁和
  天順元年丁丑
  徐綺餘杭  陳綱錢唐  楊夀錢唐張祚錢唐
  天順四年庚辰
  鄭環仁和  汪諧仁和  凌鎬新城孫佐仁和  邵琮仁和
  天順七年癸未是年禮部貢院火不能竟考眀年甲申春始第進士
  錢鉞杭州前衛軍餘 張珏錢唐
  成化二年丙戍
  季琮錢唐  吳俊錢唐  嚴裕仁和孫安錢唐  葉稠富陽  任英錢唐
  成化五年己丑
  張晟仁和  沈銳仁和  周政仁和包謙錢唐
  成化八年壬辰
  金源仁和  陳謙錢唐  王箎仁和樂宗茂仁和
  成化十一年乙未
  洪鍾錢唐  吳欽仁和  張本錢唐吳綱仁和  徐寛海寧  潘威錢唐
  成化十四年戊戌
  沈繼先仁和 陳震杭州前衛軍餘 張耀仁和錢鏞仁和  江瀾仁和  錢鑑杭州前衛軍餘徐禮餘杭  吳雄仁和  宋禮錢唐
  成化十七年辛丑
  張銓錢唐  陳良器仁和 陳潤臨安莫立之錢唐
  成化二十年甲辰
  狀元李旻錢唐 祝萃海寧  許綸錢唐盛雲餘杭
  成化二十三年丁未
  丁養浩仁和  朱徳錢唐  鄧公輔仁和幾量屐
  晉阮孚好屐或詣之見孚正自蠟屐嘆云一生未知當著幾量屐又諺云一口不能兩匙故宋范石湖成大丙午新正書懐云窮巷閒門本𨶑然强將爆竹聒堦前人情舊雨非今雨老境増年是減年口不兩匙休足穀生能幾屐莫言錢掃除一室空諸有龎老家人總解禪盖用其事也至如山谷詠猩猩筆詩云平生幾量屐身後五車書乃言猩猩事借其語而不用其意是又奪胎法也
  譯語詩
  詩史余靖尚書使北為譯詩契丹愛之再往情益親余詩云夜筵設羅臣拜洗兩朝厥荷情幹勒㣲臣稚魯祝若統聖夀鐵擺俱可忒主舉杯謂余曰能道此為卿飲余復舉之主大笑遂為酬觴盖設羅侈盛也拜洗受賜也厥荷通問也幹勒厚重也稚魯拜舞也若統福祐也鐵擺嵩髙也可忒無極也皆譯語漢史記槃木白狼詩語漢則協蠻語則否其實蠻人先作詩及用蠻語譯出如余詩真譯語也
  玉髑髏
  王銍黙記載晏元獻公殊守長安有村民富財云素事一玉髑髏弟兄異居欲分為數片元獻取而觀自額骨左右皆玉也SKchar異非常見之喟然嘆曰此豈得於華州蒲陵縣泰陵乎民言其祖實於彼得之元獻因與僚屬言唐小說載𤣥宗遷西内李輔國令刺客夜擕鐵椎擊其腦作磬聲𤣥宗謂刺客曰我固知命盡汝手然葉法善勸我服玉今我腦骨成玉法善勸我服丹今有丹在腦刺客因取丹乃死又孫光憲續通鑑云唐𤣥宗將死云上帝命我作孔昇真人爆然有聲視之崩矣亦微意也然則此乃真𤣥宗之髑髏也因潛命𢉉之泰陵云故宋旡髙力士詩云將軍謫去上皇危玉髑髏傳日角竒若使老奴居内侍控頤那得有金椎肅宗之罪著矣或云肅宗如祖乙之死可驗其非虚語也
  宋太后賢
  植杖閒談元豐己未歳御史府論東坡詩文詆訕時政有㫖赴臺根治時東坡知湖州臺吏追攝浙西之民往往追逐攀號或醵錢詣寺觀作解厄齊醮事聞光憲宣仁兩宫皆為坡憂之時神宗怒甚莫知所申救因諭小黄門密伺臺中有蘇文字至帝所亟來報有㫖不俟成牒旋以節狀來一日帝閱狀小黄門密聞二宫后往見帝因前問所閱帝具以告二后皆抆淚不已帝曰太后不須以軾故如此朝廷必自有常憲光憲曰老婆子非為軾也見官家語及軾姓名因感思仁宗耳嘗朝退召老婆子飲酒笑語歡甚不類平日心竊恠之問所以然仁宗曰汝不知我耶今日放賢良榜又為子孫得兩員好宰相大者蘇軾小者蘇轍也適聞其名感當日事故不覺哽咽耳神宗色為之動自是制獄漸寛東坡得不死矣予惟兩宫何賢如之
  雉朝飛
  楊䥫崖亷夫雉朝飛操自序畧云雉朝飛多指牧犢子之作據揚雄所記則衛女傅母之所作也衛女嫁齊太子中道太子死傅母令且往當喪畢女不肯歸終之以死傅母悔之取女所自操琴塜上鼓之忽有雉出墓中飛起故其操以名予以牧犢之嘆不如衛女有闗世教為賦以補樂府之缺操云雉朝飛一雄挾一雌雄死雌誓黄泥歸衛女嫁齊子未及夫與妻青縭棺素結一死與之齊人言衛女蕩且離烏得塜中有雉飛琴聲鼓之聞者悲䥫崖是作端可以洗樂府之陋矣
  詩可圖屏障
  倦游録栁如金塞上詩云鳴骹直上一千尺天静無風聲更乾碧眼健兒三百騎盡提金勒向雲看馮太傅端謂坐客曰可圖於屏障信然
  放翁述懐
  陸放翁務觀述懐詩云桐君故隠兩經秋小院孤燈夜夜愁名酒過於求趙璧異書渾似借荆州溪山勝處身難到風月佳時事不休安得連雲車載釀金鞭重作院花遊頷聨盖用蘇秦炊玉薪桂因鬼見帝之意何四美之難并也歟
  素問
  宋聶吉甫淳言素問既非三代以前語又非東都以後之文惟西漢司馬遷劉向有其辭而無其義吾斷斷然以為淮南王安之所為後世必有以予言為然者
  樗菴詠犬
  菊莊先生嘗為予誦樗菴詠畫犬詩云駿馬隨羣走獵塲靈雞作伴入仙鄉是誰學得聲音似只許韓家謟侍郎予又往年見有人題畫雞詩結句云度闗惟有田文客學得司農第一聲句同一轍惜忘其名氏云
  晚節知幾
  湘山野録孫集賢冕天禧中直史館幾三十年晚守蘇已及引年大書詩于㕔壁曰人生七十鬼為鄰已覺風光屬别人莫待朝廷差致仕早謀泉石養閒身去年河北曽逢李今日淮西又見陳寄語姑蘇孫太守也須抖擻老精神李見素陳莊皆朝廷差致仕者題畢拂衣而往比詔下公已歸矣
  兩山詠蠏
  沈眀徳宣號兩山吾杭仁和人天資頴敏文辭贍富早與海觀齊名嘗有詩詠蠏云郭索横行逸氣豪秋來興味滿江臯玉缸十斛酴醿酒不待先生賦老饕豪俊可愛


  蟫精雋卷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