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農書/蠶書

< 農書(重定向自蠶書
蠶書
作者:秦湛 北宋

子閑居,婦善蠶,從婦論蠶,作《蠶書》。考之《禹貢》,揚、梁、幽、雍不貢繭物,兖「篚織文」,徐「篚玄纖縞」,荆「篚玄纁璣組」,豫「篚纖纊」,青「篚檿絲」,皆繭物也。而「桑土既蠶」,獨言於兖,然則九州蠶事,兖為最乎?予游濟河之間,見蠶者豫事時作,一婦不蠶,比屋詈之,故知兖人可為蠶師。今予所書,有與吴中蠶家不同者,皆得兖人也。

種變编辑

臘之日,聚蠶種,沃以牛溲,浴于川,毋傷其藉,乃縣之。始雷,卧之五日,色青,六日,白,七日蠶。已蠶尚卧而不傷。

時食编辑

蠶生明日,桑或柘葉風戾以食之,寸二十分,晝夜五食。九日,不食一日一夜,謂之初眠。又七日,再眠如初。既食,葉寸十分,晝夜六食。又七日,三眠如再。又七日若五日,不食二日,謂之眠。食半葉,晝夜八食。又三日,健食,乃食全葉,晝夜十食。不三日遂繭。凡眠已初食,布葉勿擲,擲則蠶驚。毋食二葉。

制居编辑

種變方尺,及乎將繭,乃方四丈。織萑葦,範以蒼莨竹,長七尺,廣五尺,以為筐。建四木宫,梁之以為槌縣筐,中間九寸,凡槌十縣以居食蠶。時分其居,糞其葉餘,必時去之。萑葉為籬勿密。屈藁之長二尺者,自後茨之為簇,以居繭蠶。凡繭七日而采之。居蠶欲温,居繭欲凉,故以萑鋪繭,寒之以風,以緩蛾變。

化治编辑

常令煮繭之鼎湯如蟹眼,必以筯。其緒附于先引,謂之餵頭。毋過三系,則系麤,不及則脆。其審舉之。凡系自鼎道錢眼升於鎖星,星應車動,以過添梯,乃至於車。

錢眼编辑

為版長過鼎面,廣三寸,厚九黍。中其厚,插大錢一,出其端,横之鼎耳,後鎮以石。緒總錢眼而上之,謂之錢眼。

鎖星编辑

為三蘆管,管長四寸,樞以圓木。建兩竹夾鼎耳,縳樞於竹,中管之轉以車,下直錢眼,謂之鎖星。

添梯编辑

車之左端置環繩,其前尺有五寸,當車牀左足之上,建柄長寸有半。匼柄為皷,皷生其寅,以受環繩。繩應車運,如環無端,鼓因以旋。鼓上為魚,魚半出鼓,其出之中,建柄半寸,上承添梯。添梯者,二尺五寸片竹也。其上楺竹為鈎,以防系。竅左端以應柄,對鼓為耳,方其穿以閑添梯。故車運以牽環繩,繩簇鼓,鼓以舞魚,魚振添梯,故系不過偏。

编辑

製車如轆轤,必活其兩輻,以利脫繫。

禱神编辑

卧種之日,升香以禱天駟,先蠶也。割雞設醴,以禱婦人寓氏公主,蓋蠶神也。毋治堰,毋誅草,毋沃灰,毋室入外人,四者神實惡之。

戎治编辑

《唐史》載︰于闐「初無桑蠶,丐鄰國,不肯出,其王即求婚,許之。將迎,乃告曰:『國無帛,可持蠶,自為衣。』女聞,置蠶帽絮中,闗守不敢驗,自是始有蠶。女刻石約無殺蠶,蛾飛盡乃得治繭。」言蠶為衣,則治繭可為絲矣。世傳繭之未蛾而竅者,不可為絲。頃見鄰家誤以竅繭雜全繭治之,皆成系焉,疑蛾蛻之繭也,欲以為絲,而其中空不復可治。嗚呼,世有知于闐治絲法者,肯以教人,則貸蠶之死,可勝計哉!予作《蠶書》,哀蠶有功而不免,故錄唐史所載,以俟博物者。

编辑

穀粟、繭絲之利一也。高沙之俗,耕而不蠶,雖當有年,穀賤而帛貴,民甚病之。訪諸父老,云︰「土薄水淺,不可以藝桑。」予竊以為然。一日,郡太守江公取秦淮海《蠶書》示予曰︰「子謂高沙不可以蠶,此書何為而作乎?豈昔可為而今不可為耶?豈秦氏之婦獨能之,而他人不能耶?」乃命鋟木,俾與農書并傳焉。且公以天子命出守邊障,方將修城郭,備器械,訓兵積穀,以從事於功名,其志可謂大矣,豈區區繭絲之足言哉!而是書之傳,所以拳拳為爾民計者,乃復切至如此。然則為高少之民者,盍亦仰體公之善意,而毋愧于淮海之書云。嘉定甲戌臘月下旬三日,寓郡齋雙溪孫鏞謹書。

  ↑返回頂部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