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三生傳

袁氏三生傳
作者:袁中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珂雪齋集/卷十七

伯修有子曰登,年十三歲。小時聞修淨業則喜,好以《十氣念佛法》鐫圖施人。萬曆辛卯,伯修官京師,中郎以公車至,兒病癖不治且死,語人曰:「請二叔來。」中郎至,兒曰:「我將往,叔可助我念佛。」兒危坐念數百聲,中郎及伯修皆助之。兒又曰:「我氣急,不能全念也,專念『南無佛』可耶?」曰:「可。」復念百許聲,已大笑曰:「蓮花至矣!」家人子悉奔來視。登愀然曰:「蓮花皆缺矣,室中得無有汙穢之者乎?」詢之,果有婢子當浣濯者,斥之出,則又笑曰:「蓮花復圓,一一花上有如來。如來至,兒其行矣!」遂合掌翛然而逝。

中郎有女曰禪那,年十四歲。性沉靜,聞佛法,欲受戒。父母曰:「兒女身,且適人,不得具戒也。」女遂深厭女身,嘗誓於佛前曰:「願弟子速脫女身,生安養國,不樂五濁世也。」每拜佛,則祈早死。讀《法華》、《華嚴》,皆通大旨。數以所疑問中郎,悉出意表。中郎大駭。經半歲餘,女遂病不治。未亡之前四五日,冥然如逝者久之,後蘇曰:「我方至一所,世界皆作五色,樓閣欄楯,莊嚴莫比。我欲往。彼處曰:『此非汝居,可速返。』是以還也。」亡之日,晨即謂人曰:「我以今日往,可請三叔來,助我念佛。」予往助之。俄頃,又曰:「專念《上品蓮花》,為父母也。」已令人以香薰衣,著完即逝。

予有子曰海,年四歲。生一年餘,即知膜拜趺坐,自後專以念佛為戲。兒生,予已入都門。庚子下第歸,方見頭顱隆隆起,慧甚,若成人。十月中,予夜偶夢菩薩數十人,冠寶冠,皆來乞兒;乞得即擁兒以往。予醒,即呼室人語之。語未終,而乳兒者疾來呼曰:「兒夜半忽蹶然起,自云:『我身上痛!』即自念佛百餘聲,夜遂不瞑至今。」大異焉,旦而置之臥內,痘也。兒病內熱甚急,則自念佛,呼人助之。度苦急則哀籲念佛;見人少停,即以手抓其面促之。凡二三日,以念佛代呻吟。後數日,亦不復痛,惟不能食耳,遂逝。

初禪那未亡之半年前,婿家為毛氏,其子小病,榻於母側,夜半忽夢至一處,見一車紺幰,載一女子,一丈長餘金色人導之而西。子從旁諦觀之,金色人曰:「此汝婦也,與汝無緣!」語畢而去若飛,遂汗下而醒,呼母告之。後半年聞訃。禪那亡時,謂予曰:「我已至蓮花池上,今年兒家尚有一人往生。」問之何人,笑而不答。不知所指者,謂伯修耶,抑即海也?

上生居士曰:伯修素參求心地,至庚子歲,壁上多書「無常」、「迅速」字,日夕禮拜。十月中,小病即逝。予親見三生事,又痛念伯修之亡,欲歸山持淨業,而所志不堅,復出應世緣。自此塵習日長,將來不知稅駕得無自愧兒女子耶?暇日裒次其事,用以自警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