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史記集解序 補史記序 唐
小司馬氏
三皇本紀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02


太史公,古之良史也,家承二正之業,人當五百之運,兼以代為史官,親掌圖籍,慨春秋之絕筆,傷舊典之闕文。遂乃錯綜古今,囊括記錄,本皇王之遺事,採人臣之故實。爰自黃帝,迄于漢武,歷載悠邈,舊章罕補。漁獵則窮於百氏,筆削乃一多「成」字。成於一家,父作子述,其勤至矣。然其敘勸褒貶,頗稱折衷,後之作者,咸取則焉。

夫以首創者難為功,因循者易為力,自左氏之後,未有體制,而司馬公補立紀、傳規模,別為書、表題目。觀其本紀十二,象歲星之一周,八書有八篇,法天時之八節,十表放剛柔十日,三十世家比月有三旬,七十列傳取懸車之暮齒,百三十篇象閏餘而成歲。其間禮樂刑政,君舉必書,福善禍淫,用垂炯誡。事廣而文局,詞質而理暢,斯亦盡美矣。而有未盡善者,具如後論。雖意出當時,而義非經遠,蓋先史之未備,成後學之深疑。借如本紀敘五帝而闕三皇,系家載列國而有外戚,邾、許春秋次國,略而不書,張、吳敵國蕃王,抑而不載,並編錄有闕,竊所未安。又列傳所著,有管、晏及老子、韓非,管、晏乃齊之賢卿,即如其例,則吳之延陵、鄭之子產、晉之叔向、衛之史魚,盛德不闕,何為蓋闕?伯陽清虛為教,韓子峻刻制法,靜躁不同,德刑斯舛,今宜柱史共漆園同傳,公子與商君並列,可不善歟?其中遠近乖張,詞義踳駮,或篇章倒錯,或贊論麄疏,蓋由遭逢非罪,有所未暇,故十篇有錄無書是也。然其網絡古今,敘述懲勸,異左氏之微婉,有南史之典實,所以揚雄、班固等咸稱其有良史之才,蓋信乎其然也。

後褚少孫亦頗加補綴,然猶未能周備。貞業謝顓門,人非博古,而家傳是學,頗事討論,思欲續成先志,潤色舊史。輙黜陟陞降,改定篇目,其有不備,並採諸典籍,以補闕遺。其百三十篇之贊,記非周悉,並更申而述之,附于衆篇之末。雖曰狂簡,必有可觀,其所改更,具條于後。至如徐廣,惟略出音訓,兼記異同,未能考覈是非,解釋文句。其裴駰實亦後進名家,博採羣書,專取經傳訓釋,以為集解,然則時有冗長,至於盤根錯節,殘缺紕繆,咸拱手而不言,斯未可謂通學也。今輙採按古今,仍以裴為本,兼自見愚管,重為之注,號曰小司馬史記。然前朝顏師古,止注漢史,今並謂之顏氏漢書。貞雖位不逮顏公,既補史舊,兼下新意,亦何讓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