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補天
作者:魯迅 1922年
奔月
本作品收錄於《故事新編

编辑

女媧忽然醒來了。

伊似乎是從夢中惊醒的,然而已經記不清做了什麼夢;只是很懊惱,覺得有什麼不足,又覺得有什麼太多了。煽動的和風,暖暾的將伊的气力吹得彌漫在宇宙里。

伊揉一揉自己的眼睛。

粉紅的天空中,曲曲折折的漂著許多條石綠色的浮雲,星便在那后面忽明忽滅的䀹眼。天邊的血紅的雲彩里有一個光芒四射的太陽,如流動的金球包在荒古的熔岩中;那一邊,卻是一個生鐵一般的冷而且白的月亮。然而伊并不理會誰是下去,和誰是上來。

地上都嫩綠了,便是不很換葉的松柏也顯得格外的嬌嫩。

桃紅和青白色的斗大的雜花,在眼前還分明,到遠處可就成為斑斕的煙靄了。

“唉唉,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無聊過!”伊想著,猛然間站立起來了,擎上那非常圓滿而精力洋溢的臂膊,向天打一個欠伸,天空便突然失了色,化為神异的肉紅,暫時再也辨不出伊所在的處所。

伊在這肉紅色的天地間走到海邊,全身的曲線都消融在淡玫瑰似的光海里,直到身中央才濃成一段純白。波濤都惊异,起伏得很有秩序了,然而浪花濺在伊身上。這純白的影子在海水里動搖,仿佛全体都正在四面八方的迸散。但伊自己并沒有見,只是不由的跪下一足,伸手掬起帶水的軟泥來,同時又揉捏几回,便有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小東西在兩手里。

“阿,阿!”伊固然以為是自己做的,但也疑心這東西就白薯似的原在泥土里,禁不住很詫异了。然而這詫异使伊喜歡,以未曾有的勇往和愉快繼續著伊的事業,呼吸吹噓著,汗混和著……

 “Nga!nga!”那些小東西可是叫起來了。

“阿,阿!”伊又吃了惊,覺得全身的毛孔中無不有什么東西飛散,于是地上便罩滿了乳白色的煙云,伊才定了神,那些小東西也住了口。

 “AkonAgon,!”有些東西向伊說。

“阿阿,可愛的寶貝。”伊看定他們,伸出帶著泥土的手指去撥他肥白的臉。

 “UvuAhaha,!”他們笑了。這是伊第一回在天地間看見的笑,於是自己也第一回笑得合不上嘴唇來。

伊一面撫弄他們,一面還是做,被做的都在伊的身邊打圈,但他們漸漸的走得遠,說得多了,伊也漸漸的懂不得,只覺得耳朵邊滿是嘈雜的嚷,嚷得頗有些頭昏。

伊在長久的歡喜中,早已帶著疲乏了。幾乎吹完了呼吸,流完了汗,而況又頭昏,兩眼便蒙朧起來,兩頰也漸漸的發了熱,自己覺得無所謂了,而且不耐煩。然而伊還是照舊的不歇手,不自覺的只是做。

終于,腰腿的酸痛辨得伊站立起來,倚在一座較為光滑的高山上,仰面一看,滿天是魚鱗樣的白雲,下面則是黑壓壓的濃綠。伊自己也不知道怎樣,總覺得左右不如意了,便焦躁的伸出手去,信手一拉,拔起一株從山上長到天邊的紫藤,一房一房的剛開著大不可言的紫花,伊一揮,那藤便橫搭在地面上,遍地散滿了半紫半白的花瓣。伊接著一擺手,紫藤便在泥和水里一翻身,同時也濺出拌著水的泥土來,待到落在地上,就成了許多伊先前做過了一般的小東西,只是大半呆頭呆腦,獐頭鼠目的有些討厭。然而伊不暇理會這等事了,單是有趣而且煩躁,夾著惡作劇的將手只是掄,愈掄愈飛速了,那藤便拖泥帶水的在地上滾,像一條給沸水燙傷了的赤練蛇。泥點也就暴雨似的從藤身上飛濺開來,還在空中便成了哇哇地啼哭的小東西,爬來爬去的撒得滿地。

伊近于失神了,更其掄,但是不獨腰腿痛,連兩條臂膊也都乏了力,伊于是不由的蹲下身子去,將頭靠著高山,頭發漆黑的搭在山頂上,喘息一回之后,歎一口气,兩眼就合上了。紫藤從伊的手里落了下來,也困頓不堪似的懶洋洋的躺在地面上。

编辑

轟!!!

在這天崩地塌价的聲音中,女媧猛然醒來,同時也就向東南方直溜下去了。伊伸了腳想踏住,然而什么也踹不到,連忙一舒臂揪住了山峰,這才沒有再向下滑的形勢。

但伊又覺得水和沙石都從背后向伊頭上和身邊滾潑過去了,略一回頭,便灌了一口和兩耳朵的水,伊赶緊低了頭,又只見地面不住的動搖。幸而這動搖也似乎平靜下去了,伊向后一移,坐穩了身子,這才挪出手來拭去額角上和眼睛邊的水,細看是怎樣的情形。

情形很不清楚,遍地是瀑布般的流水;大概是海里罷,有几處更站起很尖的波浪來。伊只得呆呆的等著。

可是終于大平靜了,大波不過高如從前的山,像是陸地的處所便露出棱棱的石骨。伊正向海上看,只見几座山奔流過來,一面又在波浪堆里打旋子。伊恐怕那些山碰了自己的腳,便伸手將他們撮住,望那山坳里,還伏著許多未曾見過的東西。

伊將手一縮,拉近山來仔細的看,只見那些東西旁邊的地上吐得很狼藉,似乎是金玉的粉末,又夾雜些嚼碎的松柏葉和魚肉。他們也慢慢的陸續抬起頭來了,女媧圓睜了眼睛,好容易才省悟到這便是自己先前所做的小東西,只是怪模怪樣的已經都用什么包了身子,有几個還在臉的下半截長著雪白的毛毛了,雖然被海水粘得像一片尖尖的白楊葉。

“阿,阿!”伊詫异而且害怕的叫,皮膚上都起粟,就像触著一支毛刺虫。

“上真救命……”一個臉的下半截長著白毛的昂了頭,一面嘔吐,一面斷斷續續的說,“救命……臣等……是學仙的。誰料坏劫到來,天地分崩了。……現在幸而……遇到上真,……請救蟻命,……并賜仙……仙藥……”他于是將頭一起一落的做出异樣的舉動。伊都茫然,只得又說,“什么?”他們中的許多也都開口了,一樣的是一面嘔吐,一面“上真上真”的只是嚷,接著又都做出异樣的舉動。伊被他們鬧得心煩,頗后悔這一拉,竟至于惹了莫名其妙的禍。伊無法可想的向四處看,便看見有一隊巨鰲正在海面上游玩,伊不由的喜出望外了,立刻將那些山都擱在他們的脊梁上,囑咐道,“給我駝到平穩點的地方去罷!” 巨鰲們似乎點一點頭,成群結隊的駝遠了。可是先前拉得過于猛,以致從山上摔下一個臉有白毛的來,此時赶不上,又不會鳧水,便伏在海邊自己打嘴巴。這倒使女媧覺得可怜了,然而也不管,因為伊實在也沒有工夫來管這些事。

伊噓一口气,心地較為輕松了,再轉過眼光來看自己的身邊,流水已經退得不少,處處也露出廣闊的土石,石縫里又嵌著許多東西,有的是直挺挺的了,有的卻還在動。伊瞥見有一個正在白著眼睛呆看伊;那是遍身多用鐵片包起來的,臉上的神情似乎很失望而且害怕。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伊順便的問。

“嗚呼,天降喪。”那一個便凄涼可怜的說,“顓頊不道,抗我后,我后躬行天討,戰于郊,天不祐德,我師反走,……”

“什么?”伊向來沒有听過這類話,非常詫异了。

“我師反走,我后爰以厥首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絕地維,我后亦殂落。嗚呼,是實惟……”

“夠了夠了,我不懂你的意思。”伊轉過臉去了,卻又看見一個高興而且驕傲的臉,也多用鐵片包了全身的。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伊到此時才知道這些小東西竟會變這么花樣不同的臉,所以也想問出別樣的可懂的答話來。

“人心不古,康回實有豕心,覷天位,我后躬行天討,戰于郊,天實祐德,我師攻戰無敵,殛康回于不周之山。”

“什么?”伊大約仍然沒有懂。

“人心不古,……”

“夠了夠了,又是這一套!”伊气得從兩頰立刻紅到耳根,火速背轉頭,另外去尋覓,好容易才看見一個不包鐵片的東西,身子精光,帶著傷痕還在流血,只是腰間卻也圍著一塊破布片。他正從別一個直挺挺的東西的腰間解下那破布來,慌忙系上自己的腰,但神色倒也很平淡。

伊料想他和包鐵片的那些是別一种,應該可以探出一些頭緒了,便問道: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那是怎么一回事呵。”他略一抬頭,說。

“那剛才鬧出來的是?……”

“那剛才鬧出來的么?”

“是打仗罷?”伊沒有法,只好自己來猜測了。

“打仗罷?”然而他也問。

女媧倒抽了一口冷气,同時也仰了臉去看天。天上一條大裂紋,非常深,也非常闊。伊站起來,用指甲去一彈,一點不清脆,竟和破碗的聲音相差無几了。伊皺著眉心,向四面察看一番,又想了一會,便擰去頭發里的水,分開了搭在左右肩膀上,打起精神來向各處拔蘆柴:伊已經打定了“修補起來再說”的主意了。

伊從此日日夜夜堆蘆柴,柴堆高多少,伊也就瘦多少,因為情形不比先前,——仰面是歪斜開裂的天,低頭是齷齪破爛的地,毫沒有一些可以賞心悅目的東西了。

蘆柴堆到裂口,伊才去尋青石頭。當初本想用和天一色的純青石的,然而地上沒有這么多,大山又舍不得用,有時到熱鬧處所去尋些零碎,看見的又冷笑,痛罵,或者搶回去,甚而至于還咬伊的手。伊于是只好攙些白石,再不夠,便湊上些紅黃的和灰黑的,后來總算將就的填滿了裂口,止要一點火,一熔化,事情便完成,然而伊也累得眼花耳響,支持不住了。

“唉唉,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無聊過。”伊坐在一座山頂上,

兩手捧著頭,上气不接下气的說。

這時昆侖山上的古森林的大火還沒有熄,西邊的天際都通紅。伊向西一瞟,決計從那里拿過一株帶火的大樹來點蘆柴積,正要伸手,又覺得腳趾上有什么東西刺著了。

伊順下眼去看,照例是先前所做的小東西,然而更异樣了,累累墜墜的用什么布似的東西挂了一身,腰間又格外挂上十几條布,頭上也罩著些不知什么,頂上是一塊烏黑的小小的長方板,手里拿著一片物件,刺伊腳趾的便是這東西。

那頂著長方板的卻偏站在女媧的兩腿之間向上看,見伊一順眼,便倉皇的將那小片遞上來了。伊接過來看時,是一條很光滑的青竹片,上面還有兩行黑色的細點,比槲樹葉上的黑斑小得多。伊倒也很佩服這手段的細巧。

“這是什么?”伊還不免于好奇,又忍不住要問了。

頂長方板的便指著竹片,背誦如流的說道,“裸裎淫佚,失德蔑禮敗度,禽獸行。國有常刑,惟禁!”

女媧對那小方板瞪了一眼,倒暗笑自己問得太悖了,伊本已知道和這類東西扳談,照例是說不通的,于是不再開口,隨手將竹片擱在那頭頂上面的方板上,回手便從火樹林里抽出一株燒著的大樹來,要向蘆柴堆上去點火。

忽而听到嗚嗚咽咽的聲音了,可也是聞所未聞的玩藝,伊姑且向下再一瞟,卻見方板底下的小眼睛里含著兩粒比芥子還小的眼淚。因為這和伊先前听慣的“nganga”的哭聲大不同了,所以竟不知道這也是一种哭。

伊就去點上火,而且不止一地方。

火勢并不旺,那蘆柴是沒有干透的,但居然也烘烘的響,

很久很久,終于伸出無數火焰的舌頭來,一伸一縮的向上舔,又很久,便合成火焰的重台花,又成了火焰的柱,赫赫的壓倒了昆侖山上的紅光。大風忽地起來,火柱旋轉著發吼,青的和雜色的石塊都一色通紅了,飴糖似的流布在裂縫中間,像一條不滅的閃電。

風和火勢卷得伊的頭發都四散而且旋轉,汗水如瀑布一般奔流,大光焰烘托了伊的身軀,使宇宙間現出最后的肉紅色。

火柱逐漸上升了,只留下一堆蘆柴灰。伊待到天上一色青碧的時候,才伸手去一摸,指面上卻覺得還很有些參差。

“養回了力气,再來罷。……”伊自己想。

伊于是彎腰去捧蘆灰了,一捧一捧的填在地上的大水里,蘆灰還未冷透,蒸得水澌澌的沸涌,灰水潑滿了伊的周身。大風又不肯停,夾著灰扑來,使伊成了灰土的顏色。

“吁!……”伊吐出最后的呼吸來。

天邊的血紅的云彩里有一個光芒四射的太陽,如流動的金球包在荒古的熔岩中;那一邊,卻是一個生鐵一般的冷而且白的月亮。但不知道誰是下去和誰是上來。這時候,伊的以自己用盡了自己一切的軀殼,便在這中間躺倒,而且不再呼吸了。

上下四方是死滅以上的寂靜。

编辑

有一日,天气很寒冷,卻听到一點喧囂,那是禁軍終于殺到了,因為他們等候著望不見火光和煙塵的時候,所以到得遲。他們左邊一柄黃斧頭,右邊一柄黑斧頭,后面一柄极大极古的大纛,躲躲閃閃的攻到女媧死尸的旁邊,卻并不見有什么動靜。他們就在死尸的肚皮上扎了寨,因為這一處最膏腴,他們檢選這些事是很伶俐的。然而他們卻突然變了口風,說惟有他們是女媧的嫡派,同時也就改換了大纛旗上的科斗字,寫道“女媧氏之腸”。

落在海岸上的老道士也傳了無數代了。他臨死的時候,才將仙山被巨鰲背到海上這一件要聞傳授徒弟,徒弟又傳給徒孫,后來一個方士想討好,竟去奏聞了秦始皇,秦始皇便教方士去尋去。

方士尋不到仙山,秦始皇終于死掉了;漢武帝又教尋,也一樣的沒有影。

大約巨鰲們是并沒有懂得女媧的話的,那時不過偶而湊巧的點了點頭。模模胡胡的背了一程之后,大家便走散去睡覺,仙山也就跟著沉下了,所以直到現在,總沒有人看見半座神仙山,至多也不外乎發見了若干野蠻島。

一九二二年十一月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