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蘿先生墓誌銘

補蘿先生墓誌銘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本朝王吏部虛舟以書法冠海內,從遊者為補蘿沈先生。余見先生時,年六十餘,博唇廣顙,鼻隆然高,白髭貫兩頤,長尺許,雜為毫毛,沿頸而下,覆其身幾滿。其先江陰人。先生生十六年,家毀於火,蕩無一椽。

十九歲受知虛舟。當是時,虛舟館於淮安程氏。程故豪士,饒於財,力能致天下之桓碑彝器,及晉、唐真跡。先生天性好之,縱觀臨慕,虛舟又為授八法之源流,以故業精而學博。以其餘伎,刻劃金石,古麗精峭,如斯、冰復生。嘗一過京師,再遊酒泉。所至公卿間爭袖玉石求握刀,惴惴慮不可卒得。而先生一與周旋,無德色慳狀。以故名益高,貧益甚。

雍正十三年以國學生效力南河。乾隆二年,署江寧南捕通判,再署徽州同知。凡七攝縣篆,宣城、靈壁、舒城、建德、盱眙、涇縣,皆所歷也。於吏事非所喜。每治行,服飾蕭然,載冊籍圖卷爐研等物,重累後車。外皂唱衙畢,諸吏抱案侍階下。先生猶伸紙潑墨,含毫邈然。在宣城訊竊雞者,畫雞賊面以恥之。雞之神色有畏竊欲飛之狀,合邑傳觀,笑以為神。性廉靜謹厚,斤斤形於體貌。郵罰麗事,雖小有過差,而吏民諒之,無怨嗟者。大府皆器重之,常異目以視。

黃文襄公督江南,嚴,官三品以下膝行,無敢闌語。先生入,褒衣博袑,強曳一足跪,呐呐然,唾與言俱。黃為霽威談笑,賜坐賜食。人皆驚且羨,轉相告語。而先生亦不自知其所以然。乞病金陵,金陵之人,咸傱傱捧手。與余及李晴江交尤密。朝夕過從,聽談三朝典故,及前輩流風,如上陽宮人說開元遺事。燈灺酒闌,諧謔雜作,誦俳優小說數千言,聽者傾靡欲絕,而先生語益緩,色益莊,若不解笑者。

自言生平篆刻第一,畫次之,字又次之。晚年不肯刻石作畫而肯書。余以其間,得請山中題額。尹文端公過隨園,笑曰:「何滿山皆沈鳳書耶?」亡何,先生歿。海內之求其書者,若金膏水碧之珍,然後歎余見之先焉。

余好古器,苦無所解。每鑒別,奉先生為師。未十年,而先生有所疑,必質余以定真膺。余雖私喜自負,而心憂先生之衰。年七十一卒。卒前數月,貧不能具膳,而歷任之核減叢至,竟先牒產絕,而後報人亡。嗚呼,其可哀也已!

先生名鳳,字凡民,一字補蘿。葬金陵南門外湯家窪。二子恒、栗,俱早卒。孫夢蘭隨寡母僑寓廬州。余權春秋祭掃事,俟夢蘭長大,將勒石而告之處。銘曰:

其生也賢,故人貌而天;其所好也古,故於今少伍。嘻!此非馬鬛之封,乃商彝夏鼎之宮。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