襃楚國公姜皎詔

襃楚國公姜皎詔
作者:李隆基 唐
(唐玄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26

朕聞士之生代,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此其本也。若乃移孝成忠,策名委質,命有泰山之重,義徇則為輕;草有疾風之力,節全則知勁。況君臣之相遇,而故舊之不遺乎。銀青光祿大夫殿中監楚國公姜皎,簪紱聯華,珪璋特秀。寬厚為量,體靜而安仁;精微用心,理和而專直。往居藩邸,潛款風雲,亦由彭祖之同書,子陵之共學。朕常遊幸於外,至長楊鄠社之間,皎於此時,與之累宿。私謂朕曰:「太上皇即登九五,王必為儲副」,凡如此者數四。朕叱而後止,寧知非仆,雖玩於鄧晨,可收護軍,遂訶於朱祐。皎復言於朕兄弟及諸駙馬等,因聞徹太上皇。太上皇遽奏於中宗孝和皇帝,尋遣嗣虢王邕等鞫問。皎保護無怠,辭意轉堅。李通之讖記不言,田叔之髡鉗罔憚,乃為宗楚客、紀處訥等密奏,謫皎炎荒。中宗特降恩私,左遷潤州長史。讒邪每構,忠懇逾深,戴於朕躬,憂存王室。以為天且有命,豫睹成龍之徵;人而無禮,常懷逐鳥之誌。遊辭枉陷,旋罹貶斥,嚴憲將及,殆見誅夷。履危本於初心,遭險期於不貳,雖禍福之際,昭然可圖,而艱難之中,是所繄賴。洎朕祗鷹寶位,又共翦奸臣,拜以寵光,不忘捴挹,敬愛之極,神明所知。造膝則曾莫詭隨,匪躬則動多規諫,補朕之闕,斯人孔臧,而悠悠之談,嗷嗷妄作。醜正惡直,竊生於謗。考言詢事,益亮其誠。昔漢昭帝之保霍光,魏太祖之明程昱,朕之不德,庶幾於此。矧夫否當其悔,則滅宗毀族,朕負之必深,泰至其亨,則如山如河,朕酬之未補,豈流言之足聽,而厚德之遂忘。謀始有之,圖終可也。宜告示中外,咸令知悉。

註釋编辑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