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雜記/卷三

目錄 西京雜記
◀上一卷 卷三 下一卷▶


六三、籙術制蛇御虎编辑

余所知有鞠道龍善為幻術,向余說古時事:有東海人黃公,少時為術,能制龍御虎,佩赤金刀,以絳繒束髮,立興雲霧,坐成山河。及衰老,氣力羸憊,飲酒過度,不能復行其術。秦末,有白虎見於東海,黃公乃以赤刀往厭之。術既不行,遂為虎所殺。三輔人俗用以為戲,漢帝亦取以為角抵之戲焉。

六四、淮南與方士俱去编辑

又說:淮南王好方士,方士皆以術見,遂有畫地成江河,撮土為山巖,噓吸為寒暑,噴嗽為雨霧。王亦卒與諸方士俱去。

六五、揚子雲載輶軒作《方言》编辑

揚子雲好事,常懷鉛提槧,從諸計吏,訪殊方絕域四方之語,以為裨補《輶軒》所載,亦洪意也。

六六、鄧通錢文侔天子编辑

文帝時,鄧通得賜蜀銅山,聽得鑄錢,文字肉好,皆與天子錢同,故富侔人主。時吳王亦有銅山鑄錢,故有吳錢,微重,文字肉好,與漢錢不異。

六七、儉葬反奢编辑

楊貴字王孫,京兆人也。生時厚自奉養,死卒裸葬於終南山。其子孫掘土鑿石,深七尺而下屍,上復蓋之以石,欲儉而反奢也。

六八、介子棄觚编辑

傅介子年十四,好學書,嘗棄觚而歎曰:「大丈夫當立功絕域,何能坐事散儒!」後卒斬匈奴使者,還拜中郎。復斬樓蘭王首,封義陽侯。

六九、曹敞收葬编辑

余少時,聞平陵曹敞在吳章門下,往往好斥人過,或以為輕薄,世人皆以為然。章後為王莽所殺,人無有或敢收葬者。弟子皆更易姓名,以從他師。敞時為司徒掾,獨稱吳門弟子,收葬其屍,方知亮直者不見容於冗輩中矣。平陵人生為立碑於吳章墓側,在龍首山南幕嶺上。

七十、文帝思賢館编辑

文帝為太子,立思賢苑以招賓客。苑中有堂隍六所。客館皆廣廡高軒,屏風幃褥甚麗。

七一、廣陵死力编辑

廣陵王胥有勇力,常於別囿學格熊。後遂能空手搏之,莫不絕脰。後為獸所傷,陷腦而死。

七二、辨《爾雅》编辑

郭威字文偉,茂陵人也。好讀書,以謂《爾雅》周公所制,而《爾雅》有「張仲孝友」,張仲,宣王時人,非周公之制明矣。余嘗以問揚子雲,子雲曰:「孔子門徒游、夏之儔所記,以解釋六藝者也。」家君以為:「《外戚傳》稱『史佚教其子以《爾雅》』,《爾雅》,小學也。」又《記》言:「孔子教魯哀公學《爾雅》。」《爾雅》之出遠矣。舊傳學者,皆云周公所制也。「張仲孝友」之類,後人所足耳。

七三、袁廣漢園林之侈编辑

茂陵富人袁廣漢,藏鏹巨萬,家僮八九百人。於北邙山下築園,東西四里,南北五里,激流水注其內。構石為山,高十餘丈,連延數里。養白鸚鵡、紫鴛鴛、氂牛、青兕,奇獸怪禽,委積其間。積沙為洲嶼,激水為波潮,其中致江鷗海鶴、孕雛產鷇,延漫林池。奇樹異草,靡不具植。屋皆徘徊連屬,重閣修廊,行之,移晷不能徧也。廣漢後有罪誅,沒入官園,鳥獸草木,皆移植上林苑中。

七四、五柞宮石騏驎编辑

五柞宮有五柞樹,皆連三抱,上枝蔭覆數十畝。其宮西有青梧觀,觀前有三梧桐樹。樹下有石騏驎二枚,刊其脅為文字,是秦始皇驪山墓上物也。頭高一丈三尺。東邊者前左腳折,折處有赤如血。父老謂其有神,皆含血屬筋焉。

七五、咸陽宮異物编辑

高祖初入咸陽宮,周行庫府,金玉珍寶,不可稱言。其尤驚異者,有青玉五枝燈,高七尺五寸。作蟠螭,以口銜燈,燈燃,鱗甲皆動,煥炳若列星而盈室焉。復鑄銅人十二枚,坐皆高三尺,列於一筵上,琴筑笙竽,各有所執,皆綴花采,儼若生人。筵下有二銅管,上口高數尺,出筵後。其一管空,一管內有繩,大如指,使一人吹空管,一人紐繩,則眾樂皆作,與真樂不異焉。有琴長六尺,安十三絃,二十六徽,皆用七寶飾之,銘曰「璠璵之樂」。玉管長二尺三寸,二十六孔,吹之則見車馬山林,隱轔相次,吹息亦不復見,銘曰「昭華之琯」。有方鏡,廣四尺,高五尺九寸,表裏有明,人直來照之,影則倒見。以手捫心而來,則見腸胃五臟,歷然無硋。人有疾病在內,則掩心而照之,則知病之所在。又女子有邪心,則膽張心動。秦始皇常以照宮人,膽張心動者則殺之。高祖悉封閉以待項羽,羽併將以東,後不知所在。

七六、鮫魚 荔枝编辑

尉佗獻高祖鮫魚、荔枝,高祖報以蒲桃錦四匹。

七七、戚夫人侍兒言宮中樂事编辑

戚夫人侍兒賈佩蘭,後出為扶風人段儒妻。說在宮內時,見戚夫人侍高帝,嘗以趙王如意為言,而高祖思之,幾半日不言,歎息悽愴,而未知其術,輒使夫人擊筑,高祖歌《大風詩》以和之。又說在宮內時,嘗以絃管歌舞相歡娛,競為妖服,以趣良時。十月十五日,共入靈女廟,以豚黍樂神,吹笛擊筑,歌《上靈》之曲。既而相與連臂,踏地為節,歌《赤鳳凰來》。至七月七日,臨百子池,作于闐樂。樂畢,以五色縷相羈,謂為相連愛。八月四日,出雕房北戶,竹下圍棋,勝者終年有福,負者終年疾病,取絲縷,就北辰星求長命乃免。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餌,飲菊華酒,令人長壽。菊華舒時,并採莖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飲焉,故謂之菊華酒。正月上辰,出池邊盥濯,食蓬餌,以祓妖邪。三月上巳,張樂於流水。如此終歲焉。戚夫人死,侍兒皆復為民妻也。

七八、何武葬北邙编辑

何武葬北邙山薄龍坂,王嘉冢東北一里。

七九、生作葬文编辑

杜子夏葬長安北四里,臨終作文曰:「魏郡杜鄴,立志忠欵,犬馬未陳,奄先草露。骨肉歸於后土,氣魂無所不之。何必故丘,然後即化。封於長安北郭,此焉宴息。」及死,命刊石,埋於墓側。墓前種松柏樹五株,至今茂盛。

八十、淮南《鴻烈》编辑

淮南王安著《鴻烈》二十一篇。鴻,大也;烈,明也;言大明禮教。號為《淮南子》,一曰《劉安子》。自云「字中皆挾風霜」,揚子雲以為一出一入。

八一、《公孫子》编辑

公孫弘著《公孫子》,言刑名事,亦謂字值百金。

八二、長卿賦有天才编辑

司馬長卿賦,時人皆稱典而麗,雖詩人之作,不能加也。揚子雲曰:「長卿賦不似從人間來,其神化所至邪?」子雲學相如為賦而弗逮,故雅服焉。

八三、賦假相如编辑

長安有慶虬之,亦善為賦,嘗為《清思賦》,時人不之貴也,乃託以相如所作,遂大見重於世。

八四、《大人賦》编辑

相如將獻賦,未知所為。夢一黃衣翁謂之曰:「可為《大人賦》。」遂作《大人賦》,言神仙之事以獻之,賜錦四匹。

八五、《白頭吟》编辑

相如將聘茂陵人女為妾,卓文君作《白頭吟》以自絕,相如乃止。

八六、樊噲問瑞應编辑

樊將軍噲問陸賈曰:「自古人君皆云受命於天,云有瑞應,豈有是乎?」賈應之曰:「有之。夫目瞤得酒食,燈火華得錢財,乾鵲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小既有徵,大亦宜然。故目瞤則咒之,火華則拜之,乾鵲噪則餧之,蜘蛛集則放之。況天下大寶,人君重位,非天命何以得之哉?瑞者,寶也,信也。天以寶為信,應人之德,故曰瑞應。無天命,無寶信,不可以力取也。」

八七、霍妻雙生编辑

霍將軍妻一產二子,疑所為兄弟。或曰:「前生者為兄,後生者為弟。今雖俱日,亦宜以先生為兄。」或曰:「居上者宜為兄,居下宜為弟。居下者前生,今宜以前生為弟。」時霍光聞之,曰:「昔殷王祖甲一產二子,曰嚚,曰良。以卯日生嚚,以巳日生良,則以嚚為兄,以良為弟。若以在上者為兄,嚚亦當為弟。昔許釐莊公一產二女,曰妖,曰茂。楚大夫唐勒一產二子,一男一女,男曰貞夫,女曰瓊華。皆以先生為長。近代鄭昌時、文長蒨並生二男,滕公一生二女,李黎生一男一女,並以前生者為長。」霍氏亦以前生為兄焉。

八八、文章遲速编辑

枚臯文章敏疾,長卿制作淹遲,皆盡一時之譽。而長卿首尾溫麗,枚臯時有累句,故知疾行無善迹矣。揚子雲曰:「軍旅之際,戎馬之間,飛書馳檄,用枚臯;廊廟之下,朝廷之中,高文典冊,用相如。」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