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雜記/卷五

目錄 西京雜記
◀上一卷 卷五 下一卷▶


一百一十四、母嗜雕胡编辑

會稽人顧翱,少失父,事母至孝。母好食雕胡飯,常帥子女躬自採擷。還家,導水鑿川,自種供養,每有嬴儲。家亦近太湖,湖中後自生雕胡,無復餘草,蟲鳥不敢至焉,遂得以為養。郡縣表其閭舍。

一百一十五、琴彈《單鵠寡鳧》编辑

齊人劉道强,善彈琴,能作《單鵠寡鳧》之弄。聽者皆悲,不能自攝。

一百一十六、趙后寶琴编辑

趙后有寶琴,曰「鳳凰」,皆以金玉隱起為龍鳳螭鸞、古賢列女之象。亦善為《歸風》、《送遠》之操。

一百一十七、鄒長倩贈遺有道编辑

公孫弘以元光五年為國士所推,上為賢良。國人鄒長倩以其家貧,少自資致,乃解衣裳以衣之,釋所著冠履以與之,又贈以芻一束、素絲一襚、撲滿一枚,書題遺之曰:「夫人無幽顯,道在則為尊。雖生芻之賤也,不能脫落君子,故贈君生芻一束。詩人所謂『生芻一束,其人如玉』。五絲為䌰,倍䌰為升,倍升為𥿮,倍𥿮為紀,倍紀為緵,倍緵為襚。此自少之多,自微至著也,類士之立功勳,效名節,亦復如之,勿以小善不足脩而不為也。故贈君素絲一襚。撲滿者,以土為器,以蓄錢具,其有入竅而無出竅,滿則撲之。土,粗物也;錢,重貨也。入而不出,積而不散,故撲之。士有聚歛而不能散者,將有撲滿之敗,可不誡歟?故贈君撲滿一枚。猗嗟盛歟!山川阻修,加以風露。次卿足下,勉作功名。竊在下風,以俟嘉譽。」弘答爛敗不存。

一百一十八、大駕騎乘數编辑

漢朝輿駕祠甘泉汾陰,備千乘萬騎,太僕執轡,大將軍陪乘,名為大駕。司馬車駕四,中道。辟惡車駕四,中道。記道車駕四,中道。靖室車駕四,中道。象車鼓吹十三人,中道。式道候二人,駕一。左右一人。長安都尉四人,騎。左右各二人。長安亭長十人駕。左右各五人。長安令車駕三,中道。京兆掾史三人,駕一。三分。京兆尹車駕四,中道。司隸部京兆從事,都部從事別駕一車。三分。司隸校尉駕四,中道。廷尉駕四,中道。太僕、宗正引從事,駕四。左右。太常、光祿、衛尉,駕四。三分。太尉外部都督令史、賊曹屬、倉曹屬、戶曹屬、東曹掾、西曹掾,駕一。左右各三。太尉駕四,中道。太尉舍人、祭酒,駕一。左右。司徒列從,如太尉王公騎。令史持戟吏亦各八人,鼓吹一部。中護軍騎,中道。左右各三行,戟楯、弓矢、鼓吹各一部。步兵校尉、長水校尉,駕一。左右。隊百匹。左右。騎隊十。左右各五。前軍將軍。左右各二行,戟楯、刀楯、鼓吹各一部,七人。射聲、翊軍校尉,駕三。左右二行,戟楯、刀楯、鼓吹各一部,七人。驍騎將軍、游擊將軍,駕三。左右二行,戟楯、刀楯、鼓吹各一部,七人。黃門前部鼓吹,左右各一部,十三人,駕四。前黃麾騎,中道。自此分為八校。左四右四。護駕御史騎。左右。御史中丞駕一,中道。謁者僕射駕四。武剛車駕四,中道。九斿車駕四,中道。雲罕車駕四,中道。皮軒車駕四,中道。闟戟車駕四,中道。鸞旗車駕四,中道。建華車駕四,中道。左右。虎賁中郎將車駕二,中道。護駕尚書郎三人,騎。三分。護駕尚書三,中道。相風烏車駕四,中道。自此分為十二校。左右各六。殿中御史騎。左右。典兵中郎騎,中道。高華,中道。罼䍐。左右。御馬。三分。節十六。左八右八。華蓋,中道。自此分為十六校。左八右八。剛鼓,中道,金根車。自此分為二十校,滿道。左衛將軍,右衛將軍。華蓋。自此後糜爛不存。

一百一十九、董仲舒天象编辑

元光元年七月,京師雨雹。鮑敞問董仲舒曰:「雹何物也?何氣而生之?」仲舒曰:「陰氣脅陽氣。天地之氣,陰陽相半,和氣周迴,朝夕不息。陽德用事,則和氣皆陽,建巳之月是也,故謂之正陽之月。陰德用事,則和氣皆陰,建亥之月是也,故謂之正陰之月。十月陰雖用事,而陰不孤立,此月純陰,疑於無陽,故謂之陽月,詩人所謂『日月陽止』者也。四月陽雖用事,而陽不獨存,此月純陽,疑於無陰,故亦謂之陰月。自十月已後,陽氣始生於地下,漸冉流散,故言息也,陰氣轉收,故言消也。日夜滋生,遂至四月,純陽用事。自四月已後,陰氣始生於天上,漸冉流散,故云息也,陽氣轉收,故言消也。日夜滋生,遂至十月,純陰用事。二月、八月,陰陽正等,無多少也。以此推移,無有差慝。運動抑揚,更相動薄,則薰蒿歊蒸,而風雨雲霧、雷電雪雹生焉。氣上薄為雨,下薄為霧,風其噫也,雲其氣也,雷其相擊之聲也,電其相擊之光也。二氣之初蒸也,若有若無,若實若虛,若方若圓。攢聚相合,其體稍重,故雨乘虛而墜。風多則合速,故雨大而疏。風少則合遲,故雨細而密。其寒月則雨凝於上,體尚輕微,而因風相襲,故成雪焉。寒有高下,上暖下寒,則上合為大雨,下凝為冰霰雪是也。雹,霰之流也,陰氣暴上,雨則凝結成雹焉。太平之世,則風不鳴條,開甲散萌而已;雨不破塊,潤葉津莖而已;雷不驚人,號令啟發而已;電不眩目,宣示光耀而已;霧不寒望,浸淫被泊而已;雪不封條,凌殄毒害而已。雲則五色而為慶,三色而成矞;露則結味而成甘,結潤而成膏。此聖人之在上,則陰陽和,風雨時也。政多紕繆,則陰陽不調。風發屋,雨溢河,雪至牛目,電殺驢馬,此皆陰陽相蕩,而為祲沴之妖也。」敞曰:「四月無陰,十月無陽,何以明陰不孤立,陽不獨存邪?」仲舒曰:「陰陽雖異,而所資一氣也。陽用事,此則氣為陽;陰用事,此則氣為陰。陰陽之時雖異,而二體常存。猶如一鼎之水,而未加火,純陰也;加火極熱,純陽也。純陽則無陰,息火水寒,則更陰矣;純陰則無陽,加火水熱,則更陽矣。然則建巳之月為純陽,不容都無復陰也,但是陽家用事,陽氣之極耳。薺夌枯,由陰殺也。建亥之月為純陰,不容都無復陽也,但是陰家用事,陰氣之極耳。薺夌始生,由陽升也。其著者,葶藶死於盛夏,欵冬華於嚴寒,水極陰而有溫泉,火至陽而有涼焰。故知陰不得無陽,陽不容都無陰也。」敞曰:「冬雨必暖,夏雨必涼,何也?」曰:「冬氣多寒,陽氣自上躋,故人得其暖,而上蒸成雪矣。夏氣多暖,陰氣自下昇,故人得其涼,而上蒸成雨矣。」敞曰:「雨既陰陽相蒸,四月純陽,十月純陰,斯則無二氣相薄,則不雨乎?」曰:「然則純陽純陰,雖在四月十月,但月中之一日耳。」敞曰:「月中何日?」曰:「純陽用事,未夏至一日;純陰用事,未冬至一日。朔旦、夏至、冬至,其正氣也。」敞曰:「然則未至一日,其不雨乎?」曰:「然。頗有之,則妖也。和氣之中,自生災沴,能使陰陽改節,暖涼失度。」敞曰:「災沴之氣,其常存邪?」曰:「無也,時生耳。猶乎人四支五臟,中也有時,及其病也,四支五臟皆病也。」敞遷延負牆,俛揖而退。

一百二十、郭舍人投壺编辑

武帝時,郭舍人善投壺,以竹為矢,不用棘也。古之投壺,取中而不求還,故實小豆於中,惡其矢躍而出也。郭舍人則激矢令還,一矢百餘反,謂之為驍。言如博之掔梟於掌中,為驍傑也。每為武帝投壺,輒賜金帛。

一百二十一、象牙簟编辑

武帝以象牙為簟,賜李夫人。

一百二十二、賈誼《鵩鳥賦》编辑

賈誼在長沙,鵩鳥集其承塵。長沙俗以鵩鳥至人家,主人死。誼作《鵩鳥賦》,齊死生,等榮辱,以遣憂累焉。

一百二十三、金石感偏编辑

李廣與兄弟共獵於冥山之北,見臥虎焉。射之,一矢即斃。斷其髑髏以為枕,示服猛也。鑄銅象其形為溲器,示厭辱之也。他日,復獵於冥山之陽,又見臥虎,射之。沒矢飲羽。進而視之,乃石也,其形類虎。退而更射,鏃破簳折而石不傷。余嘗以問揚子雲,子雲曰:「至誠則金石為開。」余應之曰:「昔人有遊東海者,既而風惡,船漂不能制,船隨風浪,莫知所之。一日一夜,得至一孤洲,其侶歡然。下石植纜,登洲煑食。食未熟而洲沒,在船者斫斷其纜,船復漂蕩。向者孤洲乃大魚,怒掉揚鬣,吸波吐浪而去,疾如風雲。在洲死者十餘人。又余所知陳縞,質木人也,入終南山采薪,還晚,趨舍未至,見張丞相墓前石馬,謂為鹿也,即以斧撾之,斧缺柯折,石馬不傷。此二者亦至誠也,卒有沈溺缺斧之事,何金石之所感偏乎?」子雲無以應余。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