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四 下一卷→


雍熙元年,繼遷匿地斤澤。

夏五月,党項咩嵬族請附。

繼遷攻宥州不勝,仍駐地斤澤,地斤善水草,便畜牧,生聚漸眾。令弟繼衝煽誘諸蕃。咩嵬酋領魔病人乜崖素與南山諸族結黨為亂,率其所部請降,繼遷遣張浦往受之。

秋七月,掠王庭鎮。

鎮在夏州西北,蕃部所聚。繼遷引眾襲之,俘擄萬計。尹憲自夏州赴援,不及。

九月,知夏州尹憲、都巡檢使曹光實襲破地斤澤,繼遷棄母、妻走。

繼遷集眾萬餘,令張浦、李大信等四出俶擾,蕃、漢苦之。尹憲與曹光實計曰:地斤四面沙磧,兵難驟進。潛使人偵知所在,於是月發精騎數千,夜襲之,再宿而至,大破繼遷眾,斬首五百級,焚千四百帳,獲牛羊、器械萬計。繼遷與弟繼衝棄眾走,妻與母罔氏皆被獲。

按:《續綱目》書:知夏州尹憲襲李繼遷,破走之。議者謂其擅兵生事,違命邀功,致有後日銀州之敗。然除君之惡,惟力是視,未可以兵行詭道遽斥之。故書「襲」、書「破」,以見宋室未有之捷;書「棄」、書「走」,以見繼遷未有之衄也。

冬十二月,聚兵黃羊平。

繼遷既敗,懼官軍追襲,轉徙無常處。而西人以李氏素著恩德,憫其窮蹙,稍稍賑給之。繼遷因語豪右曰:「李氏世有西土,今一旦絕之,爾等不忘先澤,能從我興復乎?」眾曰:「諾。」相與屯黃羊平,平在夏州北。招來蕃眾,兵勢復振。於是羌豪野利等族皆以女妻之。

雍熙二年春二月,繼遷誘都巡檢使曹光實殺之。

初,繼遷棄銀州,蕃部拓跋遇入訴本州賦役苛虐,乞移居內地,太宗不許,遂作亂。夏州巡檢梁迥率兵討破之。遇等散居山谷,遣人說繼遷曰:「銀州地據四塞,西接夏、綏,東鄰麟、勝。公家先澤未遠,若潛師以來,遇以蕃眾濟之,城可得也。」繼遷問計於眾,從弟延信曰:「地斤之役,乃備禦之疏,非戰鬥之罪。漠北不足以立室家,今遇眾來歸,天假之便,失此不圖,後悔何及?」張浦曰:「時不再來,機不可失!但曹光實老將知兵,若不誘之離城,攻其無備,我軍大創之餘,鶴唳風聲,難保必勝也。」於是令弟繼衝糾合蕃族,自與豪酋破醜重遇貴及張浦、李大信等赴銀州,紿曹光實云:「我數奔北,勢窘不能自存,公許我降乎?」因致情款陳講甥舅之禮,期日會於葭蘆川納節。光實信之,且欲擅功,不與人謀。及期,繼遷設伏,領數十人近城迎光實。光實令從子克明護輜重在後,自從百騎先赴之。繼遷前導北行,將至其地,忽舉手揮鞭,伏兵起,殺光實,殲其從騎。

按:《春秋》書楚子誘蔡侯般殺之,曰「誘」者,惡其譎也。然戰爭之際,身居將帥而為人所誘,獨無責乎?是時,繼遷以詐降之計殺光實,雖繼遷之譎,亦光實之愚有以致之。不書戰死,而書「誘殺」,交譏之也。

遂入銀州據之,自稱定難軍留後,以張浦、劉仁謙為都押牙,預署諸州刺史等官。

繼遷既殺光實,假其旗幟,襲破銀州,獲軍資器械無算。於是,蕃族附者日眾。李大信等議推繼遷為定難節度、西平王,號令蕃眾。張浦曰:「自夏州入覲,無復尺疆,今甫得一州,遽爾自尊,恐乖眾誌。宜先設官授職,以定尊卑;預署酋豪,各領州郡,使人自為戰。則中國疲於備禦,我得盡力於西土矣。」繼遷曰:「是我心也。」遂稱都知蕃落使、權知定難軍留後;以浦、仁謙為左右都押牙,李大信、破醜重遇貴為蕃部指揮使,李光祜、李光允等為團練使;復署蕃酋折八軍為并州刺史,折羅遇為代州刺史,嵬悉咩為麟州刺史,折御乜為豐州刺史,弟廷信為行軍司馬,其餘除授有差。

三月,焚會州城。

銀、夏夷落,散居川谷,平時雖各有鞍甲,並無魁首統攝。繼遷自得銀州,乘勝攻會州,直抵城下,縱火焚毀城郭,吏民死者千計,會州由是淪陷。太宗遣知秦州田仁朗、閤門使王侁、副使董願、宮苑使李繼隆馳傳發兵討之,並賜敕書與麟、府、銀、夏、豐州及日利、月利諸族,諭之並力。

按:會州地居四塞,銀、夏有警,秦、涇援師皆得赴此。為戰守計:今繼遷取之而不能守,火毀其城,以絕中國駐兵之所;異時銀、夏數州失而不復,非職此故耶?

進攻三族寨,寨主折遇乜以城降。遂圍撫寧寨。

繼遷連取二州,益以強大,率兵掠銀州,巡屬之未下者。攻河西三族寨三日,寨將折遇乜殺監軍使才,與之合。繼遷乘勢抵撫寧,圍之。

按:降者,脅服之詞。謂敵力強,己力屈,有以致之。遇乜殺使獻城,非力屈比也。書以罪之。

夏四月,扼濁輪川,與官軍戰,敗績,棄銀州走。

田仁朗行次綏州,請益兵,留月餘。聞繼遷兵攻撫寧,喜曰:「戎人常烏合寇邊,勝則進,敗則走,不可窮其巢穴。今繼遷嘯聚數萬,盡銳以攻孤壘,撫寧小而固,非浹旬可破。我俟其疲,以大兵臨之,分遣強駑三百,邀其歸路,必成擒矣。」部署以定,故示閑暇,縱酒摴博。副將王侁等媒蘖之。太宗聞三族陷,征仁朗還,下御史獄,劾問請益兵及陷三族狀。仁朗對曰:「綏、夏二州兵,皆以城守為詞,不依調遣。所部千餘人,皆曹光實舊卒,器甲不完,故請益兵。三族去綏州遠,非元詔所救也。臣已定擒繼遷策,會詔至,不果。」因言: 「繼遷得羌戎情,願優詔懷來,或以厚利啖部落酋長令圖之;不爾,他日大為邊患。」太宗特貸死,流商州;命侁等進兵。侁率所部,由綏州至濁輪川。繼遷撤撫寧圍,拒戰,喪失五千餘;麾下沒邵浪、悉訛及兔頭川東、西諸族皆破,遂領蕃部棄銀州遁。

按:戎人烏合,厚利可啖。當日宋廷之上,計中敵情者,仁朗一人而已。使果用其謀,則撫寧一戰,應有全功。乃王侁小人,忌能誤國。戰雖幸勝,而自濁輪之役,繼遷請婚以結強援,偽降以款兵勢,寇環州則大合戎類,取靈武則先據山川,秘計深謀,曆久愈熟,故銀州之棄,塞翁失馬,未足為繼遷憂也。

署代州刺史折羅遇戰歿於悉利寨,降將折遇乜被獲。

繼遷既敗,王侁收復銀州,率兵出州北,至悉利諸族,署代州刺史折羅遇與弟埋乞迎戰敗死。侁復由開光谷西趨杏子坪,敗保寺、保香諸族首領埋乜已等兵,斬五十七人;又破保、洗兩族,俘三千人,降五十五族;擒三族寨叛將折遇乜,誅之。於是,三族豪酋折八軍等三千餘眾皆遣使獻馬首罪,願改圖自效,為國進討。

夏州岌伽羅膩等族附繼遷。

六月,內客省使郭守文擊之,諸族皆破滅。

繼遷濁輪之敗,蕃族雖破而本部未潰。夏州鹽城鎮岌伽羅膩十四族俱党項種落,繼遷誘之合,遂與吳移、越移等族結黨應援。守文奉詔自三交乘驛趨夏州,偕尹憲引兵至鹽城鎮。吳移、越移四族請降,岌伽等不應,憲與守文合擊之,擒斬千百,焚千餘帳。銀、麟等州諸部一百二十五族合萬六千一百八十九戶皆內附。三族寨酋豪折御乜窮蹙,棄繼遷歸命,守文置之部下。

雍熙三年春二月,繼遷初降於契丹。

契丹西境直對夏州,党項東山諸部臣事者多。李氏自思恭賜姓,未嘗外附。繼遷見諸部潰散,謀於眾曰:「吾不能克服舊業,致茲喪敗,兵單力弱,勢不得安。北方耶律氏方強,吾將假其援助,以為後圖。」乃遣張浦持重幣至契丹請附。契丹主隆緒意未決,西南招討使韓德威言:「河西為中國右臂。向年府州折氏與銀、夏共衡劉漢,致大兵援應無功;今李氏來歸,國之利也。宜從其請。」契丹主納之。

按:此西夏臣契丹之始。李氏自彝殷救晉,未嘗與契丹相通。今繼遷稱臣事之,書「初降」,以著其去夏就夷之罪。

夏四月,契丹授定難軍節度使、都督夏州諸軍事。

契丹主以繼遷效順,遣侍中蕭裏得持詔授繼遷定難軍節度、銀夏綏宥等州觀察處置等使、特進檢校太師、都督夏州諸軍事,繼衝為副使。

冬十二月,如契丹請婚,契丹許之。

繼遷既受契丹官,兵勢稍振,自以五百騎款契丹境,言:「願婚大國,永作藩輔。」時契丹將耶律盼與宋戰於泰州,不利。契丹主欲使繼遷牽制宋兵,許以公主歸之。

雍熙四年春二月,繼遷侵夏州,敗知州安守忠兵於王庭鎮。

繼遷兵掠夏州,徘徊不遽進。知州事安守忠率眾三萬擊之。至王庭鎮,繼遷設伏誘戰,大敗守忠兵,追及城門而止。

按:書「侵」,是掠境,未攻城也。《春秋》兵詭道而勝之曰「敗」,如「隱十年,公敗宋師於菅」是也。繼遷設伏以致守忠,掩而覆之,較之薄未陣者,其計更詭。

遂圍夏州。

夏四月,麟州援師至,乃還。

繼遷進兵圍夏州,逾兩月不解。知麟州韓崇訓領大兵赴援,乃退。

夏五月,李繼捧出為崇信軍節度使。

繼遷數為邊患,有言其悉知朝廷事,蓋繼捧泄之。乃出之於外,並改其從父澧州刺史克文為博州,單州刺史克憲為道州防禦使,並遣之任。宋制懲五代藩鎮之弊,特制諸州通判,凡知府公事必長史、通判簽議連書方行。時太宗親選常參官為二州通判,以專郡政。

秋八月,屯兵黑水河,邀擊銀、夏、綏、府都巡檢使石保興兵,敗績。

繼遷居沙漠,逐水草,便於攻掠。是時屯黑水河側,據險自固。石保興方巡按罨子寨,繼遷以數千人攻之,見保興所部不過二千人,遽渡河決戰。保興伏兵河滸,俟半渡擊之,繼遷眾亂,大敗。

冬十一月,党項咩兀等族謀殺繼遷,不果。

繼遷凶忍,虐用其屬,宥州党項咩兀等族首領,都指揮遇乜布九人謀誅繼遷。時繼遷克期攻銀州,會諸族於無定河側。遇乜布等以暗箭射之,中其鼻,創久不愈,師期乃緩。遇乜布以聞,太宗賜敕書安撫之。

按:此党項異繼遷之始。

端拱元年(契丹統和六年)春二月,李繼捧遷感德軍節度使。

初,繼捧出為崇信節度。崇信,地狹境偏;不得專郡政,心怏怏。佯上言:「繼遷凶頑少智,朝廷若遣其親信以恩禮招徠之,可不煩兵致也。」太宗用其言,徙陝西路感德軍節度,以招繼遷。

三月,繼遷遣牙校李知白貢於契丹。繼遷以契丹許歸公主,逾年不見真命,遣知白表獻請之。

按:此李氏事契丹之始。書「貢」誌始,且備事也。

夏五月,繼捧復為定難軍節度使,賜姓名「趙保忠」。

朝廷數以敕書諭繼遷及同叛蕃部,繼遷佯遣都押牙張浦詣知環州程德元所,陳歸順意。然終不出降,侵擾益甚。諸將用兵皆無功,宰相趙普言:「繼捧所鎮隨州,與繼遷聲問遼遠,不若委以銀、夏故地,令圖之。」太宗因召赴闕,賜姓名,親書金花五色箋賜之,授夏州刺史,充定難軍節度使及銀、夏、綏、宥、靜等州觀察處置押蕃落等使,賜黃金千兩、銀器萬兩、錦彩二千匹,並賜所管五州錢帛、芻粟、田園。保忠辭日,太宗宴之長春殿,賜襲衣、玉帶、銀鞍、馬及副馬百匹,謂之曰:「若繼遷歸款,當授以官也。」保忠薦內殿崇班張繼能材武,乞為副。乃命繼能同經理西事,遣都虞候王杲領兵千人護送赴鎮。杲還,保忠贐以方物,杲不受。張溥曰:繼捧懦而不制繼遷,狡而得眾。彼惟為昆弟、諸父所怨,祈留京師。乃令其歸招繼遷,無論繼遷不肯下,反失一繼捧矣。

冬十二月,趙保忠言繼遷降。保忠至鎮數月,上言繼遷已悔過歸誠,乞賜官職安之。

按:繼遷實未請降,保忠妄奏以示己功。誑君固位,其罪大矣。

授銀州刺史,充洛苑使。不受。太宗允保忠請,授繼遷官。繼遷不受。

按:宋信保忠之言,授繼遷官,而繼遷未降,肯遽受命耶?宋於此猶不悟前言之妄,真為保忠所愚矣!端拱二年春正月,繼遷上表契丹,請與繼捧通好,不許。

繼遷自言與兄繼捧有怨,乞與和好,契丹主知其非誠,不許。

三月,貢於契丹,契丹以義成公主嫁之。

契丹主封王子帳節度耶律襄女為義成公主,下嫁繼遷,賜馬三千匹。

夏四月,趙保忠言降宥州禦泥布、羅樹等族,加特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保忠表言:「臣遵詔市馬三百匹,宥州党項禦泥布、羅樹二族黨附繼遷,不肯賣馬,臣領兵掩殺三百餘人,擒百餘人,其族即降。」太宗獎諭之,加保忠特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按:特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宰衡職也。保忠空言得之,宋君臣不察授之,書以交譏也。

秋八月,趙保忠言夏州馬生二駒。在州民程真家,保忠以聞。

按:馬,兵象也。繼遷寇勢方張,二駒之生,天示之兆,保忠藉以獻瑞,妄矣!九月,党項慎州節度使佶移附繼遷,其子突厥羅請內屬。

初,繼捧入朝,党項諸族渠帥半請內屬。青崗嶺、三角城、龍馬川兀泥中族大首領佶移首先歸附,授慎州節度。繼遷知佶移為大族,使張浦等數誘之,遂復叛降。其長子突厥羅率千餘帳,使人至府州折御卿軍前請內屬,御卿以聞。

附:劉渙《西行記》:「賀蘭山西北回鶻麽羅王子、邈王子部落甚盛,向無統屬。端拱中,李繼遷破滅之,其地遂成荒磧。」考《宋史·回鶻傳》:「端拱二年九月,麽羅王子,邈王子及回鶻都督石仁政、越黜黃水州巡檢四族來貢,宋賜以錦袍、銀帶。」不言繼遷攻滅。疑《記》有誤。

冬十月,攻熟倉族,首領咩㗭出兵擊之,走還。

熟倉,會州蕃族,首領咩㗭素惡繼遷。繼遷以兵攻之,咩㗭合來離諸族兵掩擊,繼遷不勝,走還。

十二月,掠西蕃貢使於橐駝口。

靈州橐駝口,夏州入中國要路。諸蕃由此貢馬京師,繼遷兵扼之,不得達。環州右班都知周仁美率騎士赴援,繼遷兵乃退。

淳化元年春三月,繼遷貢於契丹。

初,繼遷流離沙磧,雖臣事契丹,貢不成禮。及契丹妻以公主,羌部懾服,輸牲畜者日眾。繼遷遣使如契丹謝,獻良馬二十匹、粗馬二百匹、駝一百頭,錦綺三百匹、織成錦被褥五合、蓯蓉、咁石、井鹽一千斤,沙狐皮一千張、兔鶻五隻、犬子十隻。自後,每歲八節貢獻。

夏四月,趙保忠言:「破繼遷於安慶澤,繼遷中流矢走。」

繼遷駐兵磧中安慶澤,數與沿邊熟戶構難。疆吏以聞,保忠上言:「遣使諭之,不聽,已將兵討擊。繼遷拒戰,不勝,中流矢遁去。」冬十月,攻夏州,趙保忠乞濟師。

繼遷謀取夏州,遣破醜重遇貴等至州詐降,謂繼遷創甚,不能軍。保忠信之,不設備。繼遷陰合諸族渠帥,突攻州城。保忠出兵拒戰,重遇貴等從中起,保忠僅以身免,遣使上表乞援。

冬十一月,獻捷契丹。

繼遷攻夏州,月餘不能破,休兵王庭鎮。遣張浦至契丹,以大敗宋軍告。

十二月,契丹封繼遷為夏國王。

時契丹敗於徐河,大將耶律休哥創甚,國中奪氣。遣使促繼遷進兵,加以王封,令益困中國。張齊賢曰:「契丹與中國為難,慮繼遷感中國之恩,斷右臂之勢,署王爵以縻之,遣戎使以鎮之。王爵至,則刺史之命輕矣;戎使至,則動靜皆伺之,向背之心異矣。夫夏國王之稱,虛名也。而在契丹,命之於彼國無損,與中國為敵,其謀不甚深哉!

按:此李氏稱夏國王之始。書「契丹封」,惡其煽亂也。

附:《遼史·聖宗紀》及《西夏傳》:「統和八年十二月,李繼遷下宋麟、鄜等州,遣使來告。」考是時繼遷未得銀、夏,焉能越取麟、鄜?《宋史》紀、傳並不載。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