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六编辑

桓宗、昭簡皇帝李純佑,仁宗仁孝長子也,母曰章獻欽慈皇后羅氏。乾祐二十四年九月二十日,仁宗薨,即位,時年十七。明年改元天慶。冬十一月庚寅,遣御史大夫李元吉、翰林學士李國安如金訃告。十二月甲午朔,又遣殿前太尉咩銘友直、副使樞密直學士李昌輔如金,奉故王仁孝遺表以進,且進遺物。是月,金以西上閤門使大礐等為敕祭慰問使來吊祭(初,金主遣西上閤門使大礐賀夏主生日。至是,因仁宗薨,即以為敕祭慰問使)。是歲,克烈部長亦剌哈來奔。先是,克烈部長王罕與其叔父菊兒有隙相攻,汪罕敗。蒙古部長也速該以兵助之,菊兒敗竄,走西夏。也速該卒,子鐵木真嗣,即元太祖也。時汪罕復為乃蠻部所敗,勢幾不能自存,鐵木真念先世舊誼,迎而撫之,汪罕勢復強,其子亦剌哈忌鐵木真威名日盛,恐為所並,與其父汪罕謀治兵相攻。至是為鐵木真所敗,竄入夏境,剽掠以自資。國主遣兵征之,乃走龜茲。(《宋史·夏國傳》及《金史·交聘表》、《章宗本紀》,《元史·太祖本紀》)

宋光宗紹熙五年(金章宗明昌五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元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恧恧世忠、宣德郎劉思問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思問後官樞密直學士)

金以中憲大夫國子祭酒劉璣、尚書右司郎中烏古論慶裔等充封冊起復使,以左司都事李仲略為讀冊官,冊純佑為夏國王。(《金史·交聘表》及《章宗本紀》、《李仲略傳》)

夏四月,遣御史中丞浪訛文廣、副使樞密直學士劉俊才押進,知中興府野遇克忠如金謝冊封。(《金史·交聘表》)

秋七月,宋帝有疾,命皇太子嘉王即皇帝位,是為寧宗。(《宋史·寧宗本紀》)

八月,遣武節大夫野遇思文、宣德郎張公輔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章宗來紀》作九月戊午朔。又按思文知興慶府,克忠族弟,官至金吾衛上將軍。公輔翰林學士,進御史中丞。)

閏十月,金以引進使完顏衷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宋寧宗慶元元年(金昌明六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二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王彥才、宣德郎高大節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三月,遣御史大夫李彥崇、知中興府事郝庭俊如金謝賜生日。(《金史·交聘表》)夏四月,貢馬於金,不受。

金故事:西北諸國,歲貢馬八百匹。時完顏宗道除西北路招討使,辭不受。諸部皆免。純佑遣使謝。(《金史·宗道傳》)秋八月,遣武節大夫宋克忠、宣德郎吳子正如金賀天壽節。

故事:夏使如金,至會同館,金主遣使撫問。使人依例書送以禮物。是時,金用兵西北方,軍務旁午,撫問使頗索貨賄。使人宋克忠等正言折之,乃止。(《金史·交聘表》及《西夏書事》)

九月,金遣尚書左司郎中粘割胡上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慶元二年(金章宗承安元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三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員元亨、宣德郎元叔等如金賀正旦。

金製:賀正使於十二月二十九日入見。上年十二月己卯立春,金主命於前二日丁丑先見,俟至正旦行賀禮。(《金史·交聘表》及《高麗傳》)

夏五月,金以尚藥局副使粘割忠為橫賜使來。(《金史·章宗本紀》)

秋七月,金主敕:今後夏使入見敷奏,令新設各國通事具公服與閤門使上殿監聽。(《金史·章宗本紀》。)

八月,遣武節大夫同崇義、宣德郎呂昌邦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章宗紀》作九月丁丑朔。)

九月,金以國子監丞烏古論達吉不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十二月,越王仁友卒,降封其子安全為鎮夷郡王。

仁友,仁孝族弟,深沉有器度,初封郡王。任得敬擅權,誌危國本,誣殺宗親。仁友深自韜晦,口不言國事。及仁孝謀誅得敬,陰奉命誘執任得聰、任得仁等,得敬勢孤,乃伏誅,以功封越王。至是卒,子安全天資暴狠,心術險鷙,上表誦先世功,冀嗣爵。純佑不許,封鎮夷郡王。安全由是生怨。(《西夏書事》)

慶元三年(金承安二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四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嵬名世安、宣德郎李師廣如金賀正旦。

世安,夏宗室,官至御史大夫,廉約清峻,絲毫不妄取,刻厲若貧士,卒後廬舍肅然,僅庇風雨而已。(《金史·交聘表》及《西事書事》)

秋八月,遣武節大夫囉移守忠、宣德郎王彥國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幸宗本紀》作九月辛丑朔。)

又遣知中興府事李德衝、樞密直學士劉思問等如金,奏請復榷場。

金主以夏使朝辭,許復蘭州、保安榷場。(《金史·交聘表》及《章宗本紀》)

冬十月,金遣禮部員外郎蒙括仁本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十二月,遣殿前太尉李嗣卿、知中興慶府事高得崇如金謝復榷場。(《金史·交聘表》)

慶元四年(金承安三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五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隗敏修、宣德郎鍾伯達如金賀正旦。

己亥朔,日食。金主改辛丑日入賀,諭有司:凡館接伴與使者,毋以語相勝,務存大體。(《金史,交聘表》及《章宗本紀》)夏四月,以劉忠亮為南院宣徽使。

忠亮質直端重,有大臣體。鎮夷郡王安全漸幹政,忠亮正色立朝,臨事是非不稍回折。安全誘以甘言,忠亮曰:「是餌吾也。」終不顧。先安全篡一年卒,臨終謂子思義曰:「吾不能為國紓難,負恩多矣!宜布衣入棺,以誌吾恨。」思義遵遺命,亦不復仕。(《西夏書事》)

五月,金以客省使移剌鬱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按純佑生日使,上文多在十月,而此與四年皆作五月,至五年後仍書十月,未詳。)

秋八月,遣武節大夫折移俊義、宣德郎羅世昌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幸宗本紀》作秋九月丙申。)

慶元五年(金承安四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六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李慶源、宣得郎鄧昌祖如金賀正旦。

故事:夏使如金,至燕賓館更衣,由宜照門入,館伴及書表牽擾官在路迎候,邀入會同館,謂之聚廳。使者與館伴交銜畢,然後相見,三節人從以次互相參拜。是時金主易館名「恩華」,所經橋道先期修治,賜酒、賜果皆從厚。使人入見,金主悉慰勞之。(《金史·交聘表》及《禮志》)

夏五月,金以兵部郎中完顏撒合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又以宿直將軍徒單仲華為橫賜使來。(《金史·章宗本紀》)

秋八月,遣武節大夫紐尚德昌、宣德郎李公達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章宗本紀》作秋九月庚寅。)

又遣殿前太尉乃令思聰、樞密直學士楊德先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

慶元六年(金承安五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七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連都敦信、宣德郎丁師周如金賀正旦。

附奏為母疾求醫,金主遣太醫判官時得元及王利貞來診治,仍以御劑藥賜焉。(《金史·交聘表》)

秋八月,遣武節大夫連都敦信、宣德郎丁師周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幸宗本紀》作秋九月甲寅。又按此使與上賀正旦使同。)

又遣南院宣徽使劉忠亮、知中興府事高永昌如金謝賜醫恩。(《金史·交聘衣》)是月,金再來賜醫藥。(《金史·章宗本紀》)

十二月,金以宿直將軍完顏觀音奴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宋寧宗嘉泰元年(金章宗泰和元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八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臥德忠、宣德郎劉筠國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三月,遣左金吾衛上將軍野遇思文、知中興府田文徽等如金謝恩。(《金史·交聘表》)

秋八月,遣武節大夫柔思義、宣德郎焦思元等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章宗紀》作九月戊申朔。)冬十月,金以刑部員外郎完顏綱來賀生日。

故事:金使入國,國主饋贈禮物,視詔書幾道以為多寡。綱之來也,金主命齎三詔。左司員外郎孫椿年詔奏為一道,後覺其誤,金主詰責之。(《金史·章宗本紀》及《完顏綱傳》)

十一月,金人浚濠入界,詰之,不報。

金群牧使耶律德壽叛,金主遣將斬之。恐其餘黨復擾,集民夫浚邊界壕塹,東自高麗,西連夏境,列屯數千里。純佑怒其入界,遣使詰之,金人不報。(《西夏書事》)

嘉泰二年(金泰和二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九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白克忠、宣德郎蘇寅孫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秋八月,遣武節大夫籍辣忠毅、宣德郎王安道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章宗本紀》作九月壬寅朔。)

又遣殿前太尉李建德、知中興府事楊紹直等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按《紀》無橫賜事,當是謝再賜醫藥耳)

冬十月,金以宿直將軍紇石烈毅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是月,金以瀛王府司馬獨吉溫為橫賜使來。(《金史·章宗本紀》)

嘉泰三年(金泰和三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十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崔元佐、宣德郎劉彥輔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秋八月,遣武節大夫嵬德元、宣德郎高大亨如金賀天壽節。

大亨與兄大節、大倫並奉使金國,金人號為三俊。(《金史·交聘表》及《西夏書事》。按《章宗本紀》作秋九月丙寅朔。)

冬十月,金以薊州刺史完顏太平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嘉泰四年(金泰和四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十一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梅訛宇文、宣德郎韓師正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秋八月,遣武節大夫李德廣、宣德郎韓承慶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章宗本紀》作秋九月庚申朔。)夏州豕生麟。

麟一身二首,州民以獻。安全使人占之,云:「一國兩主兆也。」安全喜,遂蓄篡謀。(《西夏書事》)

冬十月,金以提點尚衣局完顏燮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宋寧宗開禧元年(金泰和五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十二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遇惟德、宣德郎高大倫如金賀正旦。

天大雪。越日,金主御衍慶宮受朝。(《金史·交聘表》及《章宗本紀》)三月,太白晝見。日者云:「主兵亂。」(《西夏書事》)

蒙古初來侵,破力吉思寨。

縱兵躪瓜、沙諸州,純佑不敢拒。(《元史·太祖本紀》及《西夏書事》。按《元史·耶律阿海傳》謂攻西夏在癸亥冬,誤。)夏四月,蒙古兵還掠落思城。

蒙古主以天暑將盛,引兵還,經落思城,大掠人民及其橐駝而去。(《元史·太祖本紀》)六月,天鳴有聲。

在西南方,已巳,熒惑犯太微右執法,群臣上章請赦。(《西夏書事》)更興慶府為中興府。

純佑以蒙古兵退,修復被兵諸城堡,大赦境內,改興慶府為中興府。(《西夏書事》)

閏八月,遣武節大夫趙公良、宣德郎米元懿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章宗紀》作秋九月甲申朔。)

又遣殿前太尉乃來(《西夏書事》作乃令,誤)思聰、知中興府通判劉俊德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按上文無橫賜使,必係脫刊。又下文十月無生日使,亦係脫刊。然考《紀》亦無文。)

冬十一月,遣兵攻蒙古,不戰而還。

純佑聞蒙古侵金,與河東監軍完顏天驥相持。乘虛以兵入其境。行數日,無所得。諜報蒙古已敗金兵,回師來救,乃還。(《西夏書事》)

開禧二年(金泰和六年)编辑

西夏稱天慶十三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紐尚德、宣德郎鄭勖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鎮夷郡王李安全廢其主純佑自立。

再閱月,純佑薨於廢所,年三十,在位十二年,改元一:天慶。諡曰昭簡皇帝,廟號桓宗,葬莊陵。(《宋史·夏國傳》)

襄宗敬穆皇帝李安全,崇宗乾順之孫,桓宗純佑之弟(《金史·幸宗本紀》作純佑侄,誤),越王仁友之子也。初封鎮夷郡王。天慶十三年正月二十日(純佑之廢《續通鑒綱目》在七月,《金史·西夏傳》在三月,此從《宋史,夏國傳》)與純佑母羅氏廢純佑自立,改是年為應天元年。(《宋史·夏國傳》。按《傳》作明年改元應天,則應天只有三年與四年文異,《傳》疑誤。)

是月,遣御史大夫罔佐執中等以純佑母羅氏表如金求封冊。(《金史·交聘表》)夏六月,金主詔問羅氏,所以廢立之故。(《金史·交聘表》)秋七月,安全復以純佑母羅氏表,遣使如金奏告。

表言:「純佑不能嗣守,與大臣定議,立安全為王。」奏告使私問館伴官:「詔許否?」館伴官曰:「此不當問也。」奏告使曰:「明日當問諸客省,若又不答,則升殿奏請。」金主聞之,使客省諭以許所祈之意。(《金史·西夏傳》)

安全復以羅氏表如金求封。(《金史·西夏傳》)

九月,金使朝議大夫尚書左司郎中溫迪罕思敬、朝請大夫太常少卿黃震來,冊安全為夏國王。(《金史·交聘衣》)

冬十二月,遣御史大夫謀寧光祖、翰林學士張公甫如金謝封冊。(《金史·交聘表》)

以押進使知中興府梁德樞等為奏告使如金。(《金史·交聘表》)

蒙古部長鐵木真大會諸王、群臣,建九旌白旗,即皇帝位於斡難河之源,諸王、群臣共上尊號曰「成吉思皇帝。」(《元史·太祖本紀》)

開禧三年(金泰和七年)编辑

西夏稱應天二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隈敏修、宣德郎鄧昌福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金史·高麗傳》:泰和七年正月,用兵伐宋,夏亦有故賀使不至,獨高麗使賀正。詔罷曲宴。與《章宗紀》及《交聘表》異。)

秋七月,金主詔核西夏人口,盡贖放還。敢有藏匿者,以違制論。(《金史·章宗本紀》)

八月,遣武節大夫囉移思忠、宣德郎安禮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按《章宗紀》作九月甲戍朔)是秋,蒙古再來伐,克斡羅孩城。(《元史·太祖本紀》)

冬十二月,金以符寶郎烏古論福齡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宋寧宗嘉定元年(金泰和八年)编辑

西夏稱應天三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渾光中、宣德郎梁德懿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光中,樞密都承旨進忠弟,歷官參知政事。德懿後為翰林學士。)

二月,蒙古兵還。

蒙古兵駐斡羅孩城,四出侵掠,安全集右廂諸路兵以拒。蒙古主見夏國兵勢尚盛,不敢驟進。逾五月,糧匱,引還。(《親征錄》及《西夏書事》)

三月,樞密使李元吉、觀文殿大學士羅世昌等為金奏告使。(《金史·交聘表》。按《紀》十月,夏國有兵遣使來告,此使或亦告兵事。)

夏五月,遣殿前太尉習勒遵義、樞密都承旨蘇寅孫如金謝賜生日。(《金史·交聘表》)又使金,賀伐宋勝。以宋獻韓侂胄等首求和也。(《宋史·章宗本紀》)

冬十月,遣武節大夫李世昌、宣德郎米元傑如金賀天壽節。

先是,金詔移天壽節於十月十五日,故至是始行。(《金史·交聘表》及《聿宗本紀》)

又遣御史大夫權鼎雄、樞密直學士李文政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按《表》上無橫賜使,又下無生日使,亦係脫刊,殆以傳位事故略耶。)

以參知政事浪訛德光、光祿大夫田文徽等為金奏告使。(《金史·交聘表》)以有兵,復遣使告於金。(《金史·章宗木紀》)

十一月,金主薨,衛王永濟嗣位,是為衛紹王。(《金史·衛紹王紀》)

嘉定二年(金衛紹王大安元年)编辑

西夏稱應天四年

春三月,蒙古主入河西。

國主遣其世子帥師往禦,敗績。蒙古擒夏副元帥高令公,令公被獲,不屈死。(《元史·太祖本紀》。按《西夏書事》以高令公為高逸。)夏四月,兀剌海城降。

蒙古兵圍城,豐州人謝睦歡勸守將出降,太傅西壁氏率兵巷戰被俘。(《元史·太祖本紀》及《西夏書事》。按《太祖紀》稱太傅西壁氏而無其名,下文有太傅訛答,即此人之名。西壁實鮮卑之訛,西夏本鮮卑別種,故其國人有鮮卑氏。舊史有《鮮卑仲吉傳》,見屠寄《蒙兀兒史記》注。)

進破克夷門。

克夷為中興府外圍,兩山對峙,中通一徑,懸絕不可登。元昊時,嘗設右廂朝順監軍司兵七萬守之。安全聞蒙古兵深入,遣嵬名令公復率兵五萬以拒。蒙古兵至,嵬名令公自山阪馳下,擊敗之。相持兩月,備漸弛。蒙古主設伏以待,遣遊兵誘之入伏,獲之,遂破克夷。(《元史·太祖來紀》及《西夏書事》。按《蒙兀兒史記》注,《遼史·西夏傳》曰:「冠後垂紅曰嵬名,因以為氏。」然則此嵬名令公,實西夏之宗室也,其後丙戌年,汗攻靈州,夏遣嵬名令公來援,前後殆是一人。蓋自庚午年和親以後,釋還其國,至丙千年又起主兵。)

圍中興府。九月,引河水以灌城。

蒙古主引兵薄中興府,安全親督將士登城守禦,蒙古兵不能破。會大雨,河水暴漲,蒙古主遣將築防,遏水灌城,居民溺死無算。(《元史·太祖本紀》及《西夏書事》)

冬十月,遣使乞援於金,金人不應。

中興受圍月餘,安全遣使至金乞援。金群臣皆曰:「西夏若亡,蒙古必來加我。不如與西夏首尾夾攻,可以進取而退守。」金主曰:「敵人相攻,吾國之福,何患焉?」遂不出兵。(《西夏書事》)

十二月,河堤決。蒙古遣使諭降,安全納女請和。

河水久灌,城址將圯。會外堤決,水勢四潰,蒙古兵不能支,遂解圍退。已,遣其太傅訛答入中興招諭,安全登城隔水相見,面約和好,且請納女稱臣,蒙古主許之,始罷兵。夏自是益衰矣。(《元史·太祖本紀》。按《元秘史》:成吉思自那裏征合申種,其主不兒罕降,將女子名察合的獻與成吉思,說:「俺聽得皇帝的聲名,曾怕有來,如今俺與你做右手出氣力。俺本是城郭內住的百姓,若有緊急征進,卒急不能到,蒙恩賜時將俺地面所產駱駝、毛段子、鷹鷂常進貢皇帝。」說罷,遂將本國駝隻科斂,直至趕逐不動,送將來了。按察合,那珂通世引舊史《后妃表》,太祖皇后第三斡兒朵察兒皇后,察兒即察合之誤。又《新元史·完顏皇后傳》:邱處機西遊道出和林,後與西夏公主各遣使送寒具等食,即察合皇后。又《蒙兀兒史記》注、《親征錄》有入孛王廟一語,始不解孛王何指,繼考《蒙文秘史》知西夏人稱其主曰不兒罕,例如今內廷稱皇帝曰佛爺。所謂孛王廟,如云不兒罕廟,蓋西夏先王原廟之在中興城外者。)

是歲,境內稻、麥皆大熟。(《西夏書事》)

嘉定三年(金大安二年)编辑

西夏稱應天五年春三月,嵬名令公自蒙古還,太傅西壁氏病死。

嵬名令公被囚,蒙古主數使人諭降不聽,日居土室中,蓬首垢面,食惟粗糲,誌不稍屈。及安全請和,聞令公未死,遣使以禮請,乃從還。(《西夏書事》)

秋八月,侵金葭州。

夏自天會初與金議和,八十餘年未嘗交兵。至是為韃靼所攻,求救於金。金主永濟新立,不能出師,夏人怨之(按《大金國志》:夏人恨金主不救,在大安三年)。遂侵葭州,金慶山奴擊敗之,而去。(《金史·衛紹王本紀》及《建炎以來朝野雜記》。按《西夏傳》:侵葭州作崇慶元年事,考金《衛紹王本紀》及《續通鑒》安全以金大安三年八月卒,明年乃改元崇慶。侵葭州在大安二年八月安全未卒之先,金大安二年乃宋嘉定三年也。)

是月,改元皇建元年。(《宋史·夏國傳》)

嘉定四年(金大安三年)编辑

西夏稱皇建二年春正月,遣使如金賀正旦。

夏使朝辭,金主賜衣帶外,又賜貂裘二,無則使者代以銀三錠,副代以帛六十匹。至是,金主並削之。禮臣請,不許。(《金史·衛紹王本紀》及《禮志》)

夏五月,黑韃靼國攻河西,禦之,敗績。

韃靼之先,與女真同類,有黑、白二種。時黑韃靼王白廝波強盛,兼並諸族地,起兵攻夏河西州郡。安全親率兵拒戰,大敗,失其公主。遣使請以臣禮事,韃靼方退。(《建炎以來朝野雜記》)

秋七月,國主安全廢。八月,安全薨,年四十三,在位六年,改元應天四年、皇建二年,諡曰敬穆皇帝,廟號襄宗,葬康陵。(《宋史·夏國傳》)

 卷二十五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