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卷第五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六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七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六

 對越甲藁

  奏申

   奏乞放宣城縣零苗

臣一介踈庸誤蒙推擇將漕江左深惟連年入

侍軒墀具見 明天子惻怛愛民入境之初首

務布宣徳意以圖稱塞今有見之詞牒採之衆

論民以為困者不敢不以具聞臣照得寧國府

宣城縣清流等九郷水田及官民圩田去歳潦

傷頗甚本司雖差迪功郎太平州司户參軍趙

汝詹同承奉郎知寧國府宣城縣尤爚於嘉定

七年九月前去徧行檢視統縣計放二分二𨤲

四毫共米三萬一千二十七石四斗二升二合

縁人户洊饑之後生理未盡復舊遭此水患輸

納必是費力兼目今旱𫝑未蘇又當起催夏稅

竊慮府縣催督零分苗欠無所從出以致重困

臣今將本縣前項𬒳潦郷分殘零苗欠權與𠋣

閣𠉀秋成理納少寛目前外謹録奏聞伏𠉀

勑旨申省状同

小貼子某以下户零欠今亦不多推廣 上恩

欲使速得蘇息是敢不俟回降而亟行之專輙

有罪併乞照㑹

  奏乞爲江寧縣城南廂居民代輸和買狀

  四月同安撫司上

等猥以非才俱承乏使雖職守不同而責任

則一夙宵䇿勵惟知推廣徳意務寛民力庶㡬

仰答萬分今有近在目前事𨵿休戚而縣邑因

循視為常賦越數十年之乆未克𨤲正者臣等

比因旱暵訪求疾苦廼始知之若不亟議蠲除

使彫瘵自此少蘇何以上副 陛下宵旰勤恤

之意竊見建康府南門之外有草市謂之城南

廂環以村落謂之弟一都第二都第三都皆隸

本府江寧縣紹興中行經界府城坊郭與諸門

外不過户納两料役錢謂如房地日𭣣賃錢一

文則毎年納錢四百省内城南廂以至第三都

成年計六百二十四貫七百二十四文此外他

無一毫稅賦淳熈五年知江寧縣事章騆偶因

推排平白將一廂三都分立和買两色增科綿

絹於民房地僦賃則起所謂家業銭店肆賣買

則起所謂營運錢有如房地錢日𭣣一十文足

紐家業錢一貫六百二十三文七分毎及一貫

文即催和買絹五寸五分綿五分五𨤲共折錢

一百三十八文七分二𨤲其店肆賣買比之房

尤無定凖皆是泛行約度紐營運錢毎及一

貫丈即催和買絹八寸綿八分共折錢一百二

十四文内房地和買歳取絹三百一十三匹六

尺三寸四分綿一千二百五十二两計錢一千

九百四十一貫五百八十三文所有營運和買

歳取絹一百八十二匹一丈八尺五寸綿七百

二十九两八錢六分計錢一千一百三十一貫

二百七十一文合两色而言之共錢三千七十

二貫八百五十二文較以疇昔專輸房地役錢

巳多二千四百二十八貫一百二十八文且均

為建康之民坊郭别門相去咫尺悉皆無此獨

南門科折特甚於舊度其時雖罹横歛固不能

堪然馬軍行司移屯之始連營列戍軍民憧憧

聚彼貿易市㕓日以繁盛財力足以倍輸縱使

過多尚可強勉粤自師旅之餘饑饉洊至軍旣

殫乏民亦流亡居舎賈區蕭踈頽廢而昔年剏

増和買定額仍存本縣官吏惟知比舊増敷有

加無損以求足辦全不顧念鑿空如此何以⿰糹⿱𢆶匹

之大抵主家以房地起家業錢而賃户又以店

肆起營運錢一處生業两項輸送安得而不重

困㦲至於因家業營運而科和買綿絹併和買

綿絹以當都團差役輸索重復差徭繁併力不

能支迯徙相望其聞未忍輕去者日益窮匱恐

非所以還舊觀壯陪都也臣等(⿱艹石)徑乞盡數蠲

减恐賦入素定未易遽除如其知而不問心實

懐愧今公共相度欲從建康府及江東轉運司

各於支用錢内中半抱認取撥自嘉定八年

始毎歳與之均𥙷錢二千四百二十八貫一百

二十八文毎歳計錢一千二百一十四貫六十

四文却乞將淳熈五年剏増家業及營運錢上

所科和買綿絹盡與除豁見在房地一依府城

坊郭及東西北三門之外以經界則例起催先

來两料役錢一歳計六百二十四貫七百二十

四文從本縣令項催赴建康府交納𣸸湊轉運

司并本府抱認錢二千四百二十八貫一百二

十八文共成三千七十二貫八百五十二文理

充知縣章騆剏増和買綿絹窠名起發上供日

後推排以此爲定即不得巧立名色𠕅敷家業

營運和買綿絹及紐折價錢如此則官雖有償

備之費而和買數存不虧元額斯民積蠹遂可

剗除儻蒙 聖慈特降SKchar旨從臣等所乞施

行實一方無窮之幸謹録奏聞伏𠉀 勑㫖

八年五月二十九日奉 聖旨依

  奏乞蠲閣夏稅秋苗六月日上

竊見本路州縣今歳以來雨澤闕少臣昨經由

池陽之日其時不雨巳及旬餘迨至金陵一向

乾旱葢自三月至于五月之終九旬之間有雨

者𦆵六七日焦𤎅之狀葢不待言播殖之功一

切盡廢臣朝夕訪問惟信與饒得雨頗多歳事

可望(⿱艹石)建康太平寜國池徽南康廣徳諸郡旱

𫝑略同臣以祈禱間出近郊及因閱舟親至采

石經行原野莫非赤地四顧所及全無秋苗間

有瀕江可以車戽之地或巳㘽挿然水𤍠如湯

不堪䕃養茁然長茂旋又焦黄訪聞當𡍼宣城

管下圩埂之郷毎歳常苦水澇今亦種不入土

與陸地同近因舟行過大城堽一帶見蝗虫飛

泊蘆葦間綿亘十數里未㡬遂入府城皆由東

北而來蔽天障日遇其所落草木爲空又据諸

處申到若建康府之上元江寜溧水池州之貴

池銅陵寜國府之宣城皆有蝗蝻生發所未申

者尚不及知此一路旱蝗之大略也常平義倉

之儲總一路凡四十三萬而侵移陳腐皆在其

中姑以建康一城言之居民日食凢二千斛而

常平初無顆粒義倉之米以石計者僅一萬九

百有竒以之糶濟城郭之民不數日盡矣况能

更及田野乎以此推之常平義倉巳不足恃㳂

江諸州元非産米之地自經兵旱田疇蕪廢在

在相望所出益少綱運起發之外其能㡬何接

濟軍民唯仰客販今則两淮旣皆遏糴淛河般

運不通上流客舟亦頗不⿰糹⿱𢆶匹諸州米價漸巳日

増艱食之虞近在朝夕嘗愽訪父老皆言粳稻

雖巳失時尚堪雜種麻豆蕎麥黄菉之屬縁田

中無水不通翻犂而不可種下等農民之家賃

耕牛買糓種一切出於舉債今秋成失望小大

憂危而官司催督夏稅略不少貸典賣罄竭不

足以償而種子價髙無錢可糴而不能種凡曰

陸種僅可救饑近年官司徃徃不䘏毎遇撿放

指爲熟田責令輸納苗米未免賤糶所有貴糴

所無以供公上殫其地之出不足以輸所以更

相懲創而不敢種臣自聞此語爲之惻然竊惟

今歳之旱實與徃年不同徃年之旱多在夏秋

田間既巳布種故雖災傷之甚什至七八而其

熟處猶居二三今則髙下之田皆爲荒地借令

雨以時至雜種可投尚恐空於蝗螟之口而况

雨未可期種未可必方來之患日月尚長民情

摇摇巳有流移之漸臣近凖 朝㫖將來合議

糶濟即與本路諸司同共詳議措置施行臣巳

㳟禀多方講究外竊謂與其待巳饑而行糶濟

之惠不(⿱艹石)先未饑而加存䘏之恩謹具奏請事

件如左

 其一曰𠋣閣夏稅臣近居太平州百姓王經

 等一百六名狀稱自去冬以來並無雨雪麥

 苗先巳乾死收到些小不了食用目今秧苗

 又盡枯死蕎麥豆種艱得錢物亦無處收糴

 田地乾亢至甚亦難耕種老㓜日夕憂惶不

 能存活欲乞備申 朝廷權閣今年夏稅臣

 方欲冐昧控陳忽準户部符臣寮奏請内一

 項寛旱地之賦以爲秧苗未得種挿人情方

 且皇皇而折帛起催半責見鏹版曹旣有歳

 例州縣苟欲迯責征誅憔悴之民不减星火

 之急農困追呼將復失種其爲怨嗟甚於不

 雨此當亟行戒約江淛監司目即體訪先來

 𬒳旱之處一面行下郡邑將第四第五等下

 户折帛等官物稍寛旬月之期以俟秧種了

 畢即蒙 聖旨允從仰見 陛下至慈至仁

 𭄿䘏民隠凡有所聞無不施行臣即巳鏤榜

 曉諭州縣令自牓到日爲始住催一月雖足

 以寛目前而一月之後催理如故方細民嗸

 嗸捄死不贍之時縱令督促萬端終是無可

 償納徒使吏卒並縁得爲苛擾人户憂迫不

 免流移理𫝑實然非臣過計兼本路近年民

 困重賦荒田迯户所在相望今旣未能招徠

 不可使見存之户更有流徙伏望 聖慈

 降㫖揮將本路州縣旱乾不曽種蒔去處第

 四第五等人户夏稅權與𠋣閣𠉀將來得熟

 日併催庶㡬稍解倒垂之急臣不勝大願其

 二曰蠲放秋苗國家仁愛元元著爲災傷檢

 放之令徳澤洋溢入人至深近歳州縣長官

 多以趣辦財賦爲能鮮以保全民命爲急下

 吏承風輙懐觀望且如去歳宣城南陵蕪湖

 䌓昌貴池銅陵青陽等縣皆𬒳水災檢放之

 時多不及數目自臣到任來訴者多事巳後

 時無從覈實而參之衆言宣城尤甚故前者

 輙上𠋣閣残零之請伏惟 聖慈必巳矜從

 今歳旱災前所未有至仁如天俯燭民隠將

 來苗稅必是優與蠲除而臣察諸衆情似懐

 憂畏葢縁近年檢放例以從窄爲賢逆料將

 來亦必如此至於不敢雜種以避輸苗其情

 尤可深憫臣謂今欲尉安人情使無迯徙莫

 (⿱艹石)控告 朝廷先期降㫖約勑州縣應本路

 官𥝠田𤱔元不闕雨處將來成熟自當依條

 輸納外其乆旱不曽種蒔去處並與全放秋

 苗其雜種麻豆之屬並不許指作熟田責令

 輸納苗米以致重困許臣備坐旨揮散牓曉

 諭庶㡬農人安心不至狼顧實一道幸甚

右臣恭聞 乾徳二年四月詔曰自春徂夏時

雨尚愆深恐𥠖民失於播殖所冝優䘏俾𫉬蘇

安應諸道所催今年夏租委所在官吏檢視民

田無見苗者上聞並與除放 紹興二十八年

八月二日詔令諸路轉運疾速行下州縣𨳩具

實被災傷頃𤱔數目及合放分數以聞仰惟

太祖皇帝𨳩造我朝配天之業 髙宗皇帝中

興萬世無彊之基二聖一心皆以保全民命爲

本故於災傷之歳切切如此夫以四月而蠲夏

稅以八月而檢秋苗自常情觀之母乃太早葢

救災䘏患當於民未甚病之時(⿱艹石)待其饑莩流

離然後加惠則所全寡矣爲民父母忍使至斯

两朝詔書可爲大法今臣所陳二事如蒙 聖

慈降出三省早賜施行其於公𥝠皆有利便一

則征歛旣寛迯亡必少所在田𤱔不至抛荒公

家租賦亦免失䧟二則農人肯行布種自救其

饑不至大叚闕食全仰官司糶濟三則窮窶之

民粗有生理何苦輕捐 --捐其身而爲盗賊未萌之

禍銷弭尤多臣叨蒙聖恩𢌿以漕計一路休

戚責實在臣庸敢齋沭杸誠仰干 天聽臣無

任震惕俟罪之至

 小貼子臣冐昧所陳二事非不知國家常賦

 州縣經費取具于兹臣以轉漕爲職亦自靳

 惜財計第親見民窮如此寧忍坐觀不言仰

 惟仁聖盛明之朝哀矜元元一如赤子㣲臣

 雖不奏請終亦必有施行然臣竊惟救患䘏

 災寧過乎早(⿱艹石)及今亟行恩䘏庶人户不至

 迯移倘蒙 聖慈特賜依𠃔只乞從 朝廷

 行下不湏備臣此章庶使一路之民共知出

 自 聖意歡忺慶戴何有終窮臣疊犯天威

 伏祈裁赦

  奏乞撥米賑濟同安撫司總領所

伏見自冬徂春雨澤稀少入夏以來亢陽彌甚

陛下嚴㳟天命憂念元元延讜言赦死辠釋遷

謫還沒産苟可銷盭致和無所愛惜臣等布宣

無狀所部九郡而建康太平寧國徽池廣徳南

康七郡迄今不雨旱𫝑巳成間得沾濡炎天毒

烈土脉乾燥耕種不入赤地相望稍有近水可

挿秧苗去䖍飛蝗所過靡有子遺惟饒信二州

曾申得雨𨚫聞其間自有旱處今方六月城市

閉糴米價騰踊民食巳艱村落之間必有餓莩

向秋以後捐 --捐瘠又多累據諸處人户陳訴并州

縣備申旱荒之狀有不忍聞池陽道路出沒剽

掠休寧縣數百人入令丞㕔求糶濟建昌縣百

十人劫隆興府界居民苟非饑窮迫身何忍至

此見得今年旱災不同常歳本道旱𫝑又甚他

路國之根本在此江東丁時外虞尤欲安靜使

一夫餒死必傷天地父母之仁不幸詿誤有司

寧不重關憂顧惟有速發見藏不吝重費救奪

民命度脫菑厄庶㡬感通天意消弭事端今災

傷至廣事力有限豈能人人給足但民心知

朝廷極力極濟有恃以生則雖顛踣流離終不

㩗貳且及早予民所費旣省所濟甚愽待其賣

妻子棄郷井填委溝壑嘯聚山澤而後爲之其

費不止於此而傷敗巳多江東自昨歳旱蝗屢

經豐熟荒田未墾在在相望(⿱艹石)今更有轉徙必

至無人可耕國之所失不知㡬倍臣等蚤夜憂

懼思得恊心盡力爲 陛下救此一道生靈使

不致饑餓流亡散爲盗賊以遺 朝廷憂巳行

下州縣分遣官僚躬親抄劄畧計七八郡所當

濟者不下百餘萬户户給一石亦該一百餘萬

石所在州縣匱乏豈有寛餘而義倉見管𦆵四

十三萬耗腐在内非 陛下捐 --捐數十萬石之米

不足以振此凶災竊惟目今旱處旣多諸郡必

紛然以錢粟爲請𨚫致 朝廷難爲應副是以

會約一道當濟之數總爲奏陳𠉀諸州申到户

口據實分撥合本道所請其數(⿱艹石)多散之州縣

猶以爲少臣等自行計推下於此數必支給不

敷非(⿱艹石)㝷常有司増多申請但冀十得六七之

比 陛下禱旱之𥘉不愛曠典異恩以銷天變

蘇民瘼今赤子嗸嗸赴愬求延旦夕之命必不

惜力靳費不以捄之臣等謹體 聖懐昧死上

奏伏望㫁自 宸𠂻亟命有司於鎮江建康府

轉般倉撥米五十萬石貼𦔳本路義倉米斛賑

濟饑民如部内諸州有請即下臣等分撥 陛

下幸賜江東之民而臣等不能檢柅吏姦失䧟

官物致上孤徳意下誤民生則臣等之罪惟

陛下炤之嘉定八年七月十九日省劄照得巳降旨揮給降度牒一百道付提舉

司及取揆制置司椿竿㑹子一十万貫令本司徑自措置𭣣糴米斛其上件度牒錢并提舉司

見糴米制司所糴米皆合總充済糴使用兼江東提舉司申本路常平義倉共𬋩米四十三萬

餘石又已降指揮令安撫轉運提刑提舉分認措置捄荒即末委逐州軍合用凖備濟糶米數

旣據所申合議先次科撥施行又契勘建康轉般倉除見在樁竿米四十九萬餘石外又有科

揆各州府嘉定七年上拱綱米二十七萬九千石太平州九萬石寕囯府一十四萬石池州四

萬九千石亦徃轉般倉樁竿今合於上件米内量行支揆應付使用七月十九日奉 聖㫖令

建康轉般倉支揆米三十萬石貼充江東路㑪糶使用專令江淮制置司契勘本路所部州縣

災傷輕重將今来所揆米并提㪯司常平義倉米及用度牒𢪛糴米并制置司所糴米拼爲總

數却與斟酌分揆下各州軍應副済糴使用仍行下分辛監司将揆定米斛督責州縣措置賑

䘏其巳揆付轉般倉上供綱米如米未曽支装運即仰合得米州郡依分定數就行截留使用

及就近支揆應付鄰近州縣合得米仍仰制置司限五日先具巳均揆米數申尚書省劄付本

  申尚書省乞截撥寜國府等上供米同時

某昨以江東七郡旱災事體至重輙同本道帥

臣監司奏乞鎮江建康轉般倉米五十萬石貼

助義倉見米以捄一路之民日來市直頻増民

愈艱糴稍有資本銷磨向盡素來困乏者饑餓

益多萬口嗸嗸日夜望賜國家憂民如子必巳

允俞某職在轉輸昨蒙朝廷令本司催督寕

國府等䖏米二十七萬九千石赴建康轉般倉

交納據各郡申除災傷檢放外寕國府實發米

八萬九千八百餘石太平州實發米五萬六千

二百餘石池州實發米五萬一千七百餘石咸

以河港淺澁未能起發爲辭内太平州巳装發

三萬一千六百餘石差從事郎黄孟容管押自

餘一十四萬六千餘石並未起發竊惟諸州皆

係合賑濟去處(⿱艹石) 上恩許從所乞必亦分撥

米斛前去諸州般運之間尚費期日不能遽及

待哺之民米運徃來糜費耗折又所不計欲各

留上件米在州免令起發𠉀指揮降到米斛理

豁建康府轉般倉内合科撥之數庶得 朝廷

恩意速可及民不至稽緩誤事又免两次徃來

水脚費折誠爲至便謹具申尚書省伏乞檢照

前申及今來所申事理早賜施行

 小貼子照得廣徳軍地素磽瘠豐年民且狼

 狽一遇旱歉窮困可知兼水路不通米運益

 艱雖有科撥米斛亦難遽至𥨸聞本軍巳具

 申乞截留准東西總領所米斛二萬八千餘

 石若蒙 朝廷從所申即賜施行庶得凋郡

 窮民早𬒳實賜又兼照本路諸州常平義倉

 見管米僅四十三萬石(⿱艹石)蒙朝廷俯從近

 日所請撥賜鎮江建康轉般倉米五十萬石

 两項通計九十三萬石而本路士州合濟之

 户約百餘万不過户得一石而合賑糶人户

 尚不在此數内况目今米價踊貴民間大叚

 艱食便合舉行賑糶而所在州縣旣無見管

 之米又無錢可以𭣣糴爲賑糶之用縁此冨

 民觀望争事閉糴商賈闚伺愈索髙價而合

 賑糶人户乆食貴米轉見狼狽將來必至盡

 仰賑濟爲公家之費愈多(⿱艹石)官埸有米椄續

 出糶則富家之米自出啇販之米自至而人

 户之力亦得少紓將來不至全仰官司賑濟

 則公家之費所省必多公𥝠兼利無出於此

 竊見 淳熈乙未劉樞宻知建康日措置救

 荒曽申 朝廷借撥樁積銭糴米出糶民甚

 頼之其後結局仍將糶到米銭歸還元借窠

 名一無虧欠它如此比不可勝舉目今本路

 除建康府有樁積銭外其餘州郡亦皆有交

 割銭之𩔖平日謹藏府庫不敢擅動然在今

 日民病巳急(⿱艹石)許各州權行兊借作循環糶

 糴之本將來結局本司自當專一督察令其

 盡數歸還於公𥘉無所損而於民實受大利

 併望 朝廷特賜指揮

  上宰執乞截上供米借見管銭劄子嘉定八年

  六月

某近者具申尚書省乞截留寜囯府太平池州

合發建康府轉般倉米十四萬六千餘石就元

処樁留免行起發理爲科降賑済之數併乞許

各州權行兊借樁管或交割等銭作循環糶糴

之本𠉀賑済結局日將收到糶米銭仍舊歸還

元処上件事理必𮐃 朝廷詳酌施行竊念本

路災傷至重目今民間巳是艱食今歳之冬与

來年春夏必湏大叚狼具(⿱艹石)不控告 朝廷亟

爲措置流離餓莩之患必所不免撿凖 紹興

重修常平令諸賑済糓一路移那不足者監司

約度闕數先樁應用銭於 朝廷封樁及諸司

糓内兊糴兊不足者雖上供糓亦聴兊𠉀豐熟

𭣣糴𥙷數起發又 淳熈十四年九月十一日

勑濟糶所在州縣仰常平米徃徃不足於用惟

有趍時糴米以爲凖備又常患无銭(⿱艹石)令逐路

諸司各以見管不係上供銭物那融借兊措置

𭣣糴向去米價翔踊却將此米出糶不得妄增

分文𠉀事訖拘𭣣元本如數還之仰惟囯家以

民命爲重故於立法詳盡如此今來所請委於

上項令勑大意實同伏望鈞慈撿照某巳申事

理速賜旨揮以慰一路生靈嗸嗸待哺之望干

冐威嚴不勝俯伏俟罪之至

  申尚書省乞將本司措置俸給頒行諸路

某照對本司凖 行在尚書户部符准嘉定六

年九月二日都省劄子臣寮奏節文竊見今之

州縣凢武臣之爲廵警爲監當(⿱艹石)指使等職任

州縣之長吏毎輕視之麄官俸入旣巳甚㣲小

小違失動遭閣俸或又從而罰之夫右選以貳

年爲任至有一任之内累及十餘月而不支与

者其人以品秩之卑且𩔖多撲鲁其言語不足

動上官之聴其冗賎何由求當路之知甘受困

窮無從控告方其在職必至苟賎无耻或刻剥

兵卒或侵用官課甚者与軍典合干人互相嚢

橐靡所不至而猶有不免饑寒之迫亦甚可憫

也欲望 聖慈行下諸路轉運司專一檢察州

縣今後武臣小官所得俸給並按月支散不得

復徇前弊而困厄之仍毎季取有无未支親書

文狀繳申本司以慿稽考奉 聖旨依又准行

在尚書户部符 嘉定八年四月十八日郡省

劄子節文竊見今時州縣小官徃徃皆待數年

之次其間又有不憚二三千里之遥奉親挈累

以希寸禄者及其到官爲長吏者或乃不恤毎

月合得錢米多是拖積不肯放行致使小官或

任滿不能到部或死亡不得歸郷甚至家口流

落妻女不能自保竊惟知通之俸視小官何止

數倍知通俸給按月支請未聞有拖下去處而

小官之俸獨不能那融支給之耶欲乞明降指

揮自今州縣職官監當丞簿以至宗室不𨤲務

等人毎月限在中旬並要支給取足然後知通

方許自支全俸如是無可那融其知通請給並

未得支或有違戾外許監司覺察内從臺諌論

列其知通縱使在職别無它過亦合量加降責

以勵其餘所有縣道合友俸錢在本州湏管從

實毎月科撥應副不得輙將乆年虚欠筭支如

此則俸禄均平士無失職奉 聖㫖依符本司

尊奉施行某昨因廵歷屡見右𨕖小官詣某自

陳以州縣扡欠俸給饑寒窮迫或任滿積年無

資可歸或身沒官所不能⿱苑土雖與嚴判行下

多是不即遵從或止支給些小以塞責又聞縣

丞簿尉等官亦有不支俸給去處里巷諺語至

有丞簿食郷司縣尉食弓手之誚䘮失廉耻職

此之由今蒙省符備坐上頃 聖旨指揮其加

惠小官之意至爲深厚某巳即日頒行尚慮州

縣雖暫遵承稍乆又或違戾使 聖朝徳澤終

不下究豈非有司之責某照得宗室不厘務官

所在員額不同除別議施行外今措置本路州

府軍縣各給暦三道以孟仲季爲記州自敎授

縣自知縣以下毎月所請俸給𨳩具于逐官之

下其巳支未支數目仰逐官自行批鑿在州委

通判在縣委縣丞差人傳送𠉀逐官批鑿訖即

從所委官㕔附急逓循環繳申本司以慿稽考

孟月暦以仲月發仲李如之仍於申狀實填申

發月日如少有違滯及批鑿不員定追所委官

承行人赴司㫁治亦巳牒諸州軍縣詳本司所

行事理施行并牒諸監司照㑹外今將給州縣

暦様各一本繳連在前乞賜詳酌某今來措置

事理如或允當乞劄下諸路轉運司一體施行

准 嘉定八年六月二十六日省劄下諸路轉運司及本司從所申事理施行

  奏乞分州措置荒政等事同總領提㪯七月上

伏見今歳江東九郡大旱者士加以飛蝗所過

遺孽蔽江盈野其積數尺草木蘆葦爲之一空

秋陽方驕風日愈烈耳目所接無非焦熬窘促

之狀人情皇皇略無生意井泉溝澗在在枯竭

居民行旅汲飲無所市糴翔踊斗㡬千錢其長

未巳居民相謂以平時三數日之資爲一日糴

猶不能飽至於村疃鎮戍市無粒米道路徃來

有連日不得食者據休寧縣申民户金十八等

數百人突入丞令廰求糴官米令丞開倉給之

不足以⿰糹⿱𢆶匹又據江西安撫司牒建昌縣百姓方

念八等百十人入靖安縣強發富室倉米又據

建昌縣申百姓王七八等刼掠民户呉彦聦等

家榖池州道間亦有近放黥徒誘聚飢民剽掠

客旅江流浮尸而下莫知主名(⿱艹石)不急爲措置

則弱者轉於溝壑強者聚爲盗賊皆將上貽宵

旰之憂臣等並將使指親見生靈危急(⿱艹石)此寢

食爲之不皇昨巳具奏乞撥降米斛借兊官錢

措置濟糶外續會議到合施行事宜如后

 一部内九郡監司所當通察至於措置提督

 則當各以附近州縣分任其責凡所施行仍

 舊互相闗報蓋通察而不分任則耳目難周

 報應稽緩分任而不互報則血脉不貫事體

 不均檢照常平令諸災傷縣計放稅七分以

 上監司各分州縣廵按撿察月具賑濟人口

 工料錢糓奏聞若當職官措置乖方内知州

 奏裁餘選官對移訖奏以監司附近地方言

 之則建康府太平州廣徳軍常責之安撫轉

 運司寧國府池徽州當責之提舉司饒信州

 南康軍當責之提刑司臣等方欲上聞忽凖

 省劄備從提刑司所申行下臣某都運臣某

 提舉巳遵禀外縁當來提刑司所申但及分

 任事理而未有通察互報之文兼所分州縣

 當職官措置善否推行勤惰及境内有無流

 移死亡之民亦合許臣等將來分别奏聞以

 聴 陛下之賞罰伏乞 SKchar

 小貼子内饒信两州屡申得雨臣等得於諮

 訪饒州境内近來旱處亦多據鄱陽浮梁縣

 申飛蝗巳入其境信州里地相接竊恐将來

 蝗災亦所不免故今分任之事未敢置二州

 於慮外併乞 睿照唯 嘉定八年八月二日省劄衣巳降指揮各

 行分管施行如有巳施行事件仰逐司互相関報其州縣當職官奉行濟糶勤惰仰監司

 各照所𬋩州軍當職官具職位姓名申取 朝廷㫖揮

 一捄荒之政固當責之守令而州縣之間官

 事叢委雖有憂民之吏欲置它務以專意賑

 恤而𫝑有所不能其間庸惰之吏視爲故常

 付之吏手徒耗官物惠不及民實爲利害臣

 都運臣提舉自當躬親廵察外更合選官不

 時前去㸃檢而見任官各有本軄兼其才能

 可以𠋣仗者亦自有數檢凖常平令諸災傷

 縁賑濟事應差官而本州縣闕者聽監司於

 鄰近選差不足即選轄下得替待闕官臣等

 今欲於應本道官屬并前資待闕内選擇忠

 信才幹之人及雖不應差出者亦聽𣸸凑差

 委𠉀踏逐到人續具名銜申省其有勞績將

 來結局分立等第申奏優與推賞庻㡬不至

 闕事伏乞 SKchar

 一遏糴閉粟初非羙政今州縣之間各𥝠其

 境而監司又各𥝠其所部至有鄰境之民飢

 困待盡不使斗斛流通當天下一家之時豈

 宜有此臣某提舉昨嘗奏聞行下湖南湖北

 江西淮西轉運司并㳂江州軍通放客米不

 得要阻𭣣稅巳蒙 朝廷劄下江西湖南北

 淮西轉運司及各州軍今諸處雖被受 朝

 旨而壅遏自如竊見江西湖南連嵗屡豐今

 又及時得雨秋熟可望自合通融有無豈可

 以鄰爲壑而湖南之米經從湖北例遭拘遏

 尤爲非便欲望 聖慈檢㑹巳降㫖揮再與

 申嚴行下仍劄付京湖制置司照㑹遵依施

 行

 一江東諸郡旱𫝑既闊官米有限全藉𭣣糴

 米斛赴官接續賑糶見差官及募富家大室

 請領官錢四𣪚廣糴竊見逐州起發綱運初

 無收糴之勞止是関防偷盗欠折交卸無虧

 並沾醲賞今所糴米(⿱艹石)數目之多寡道里之

 逺近防閑之難易風濤之險阻與綱運同而

 於米有交糴之勞於錢有收支之累(⿱艹石)全無

 優賞何以使人今欲乞 聖慈下有司量立

 賞格分爲三等二萬石以上爲一等一萬石

 以上爲一等五千石以上爲一等有官人循

 資白身人補右選或助敎文學如願封贈占

 射免役之𩔖斟酌輕重等第推賞分明頒下

 庻㡬争欲自效易以集事

  奏乞𠋣閣第四第五等人户夏稅同提潔司七月

  

照對臣等近各具奏請𠋣閣本路旱傷州縣第

四第五第人户夏稅轉運司准六月二十七日

尚書省劄子夏稅錢帛並係上供凖擬支遣窠

名近巳有臣僚奏請令州縣寛綏催理本司自

可照應施行劄付本司照㑹臣等不敢避再瀆

之誅湏至荐干 宸聽𥨸惟今歳之旱不同常

年在民旣有非常之災傷在國家當有非常之

恩卹蓋常年之旱或在巳種之後(⿱艹石)旋即得雨

巳稿之苗猶可勃興或旱傷所及僅止數州有

無通融尚足相濟或有旱無蝗則下田之巳種

者猶可薄收或本道雖菑而鄰境無虞則所憂

者不過上着之民安尉拊循猶易為力今江東

民田旣皆失種秋成一事不可復言建康太平

等七州旱𫝑最甚之外饒亦半歉各處貴糴旣

無由可以相資而淮淛荆襄又皆告旱招徠客

米亦病其難飛蝗蔽天所在害稼遺孽盈野未

易樸除近水可種之田農民極力車灌勞費百

倍㝷即一空麻豆蕎麥之種斗直不啻千錢典

質借貸僅能入𡈽而旋踵又爲白地矣安慶光

州流民自池州度江而趍饒信者前後相續臣

提舉嘗以奏聞長淮以北方㝷干戈而淮𡈽又

自不熟此去流移必多本道㳂江諸州未免首

𬒳其害丁卯戊辰飢疫之禍近在目前此臣等

所謂非常之災傷近年所未有也今當貴糴之

𥘉巳有盗賊之漸池州境上黥徒剽掠建昌休

寕飢民SKchar(⿱艹石)使向去闕食是遺盗賊以其資

邦本不寧將為大患是時雖欲蠲租弛歛以消

弭之亦無及矣臣等以為災変如此天意難測

轉移之要全在民心惟國家大施非常之恩䘏

以召人和庶㡬天意可囬而災變可息臣等職

有常守未敢盡言而本道所當矜䘏無如下户

𠩄(⿱艹石)莫甚催科况夏稅之敷本田計畞而起田

旣荒蕪稅何從出臣等𥨸見孝宗皇帝淳熈

二年建康大旱即從守臣劉珙之請蠲是歳夏

稅七年江饒等州旱旣詔逐州第五等人户未

納夏稅𠋣閣五分復慮艱於輸納又詔逐州第

四第五等人户未納今年夏稅日下𠋣閣其後

池州興國軍旱皆嘗蠲放當年夏稅載在史籍

不可勝舉仰惟 聖心豈不顧惜經費獨惟民

命所在實繫社稷安危權其重輕理當出此况

江東州縣自丙寅用兵以來民力凋殘尤非昔

比雖號爲上户不足以比他處中人之産况於

末等尤更可憐夏田𦆵種則指爲借貸之本以

度冬秋田甫挿則𠋣爲舉債之資以度夏今田

𤱔荒蕪無可指擬借貸之𡍼旣絶生生之計遂

窮經營糊口且患不給况吏卒在門有賄賂之

費追呼在官有拘繫之苦愁歎之聲實不忍聞

近蒙 聖慈寛限催理仰見 陛下聖明洞照

疾苦民間見此寛恤之令妄意必蒙蠲除雖蠶

麥稍熟去處𩔖皆賤價轉変以充口食及限滿

追理官司督促愈嚴自謂前旣少寛今難更緩

遂以常歳两月可催之數并欲責償一月之間

是 陛下前日寛展之恩適足以使民受峻迫

之害以臣等觀之(⿱艹石)今便蒙除放未納之數巳

自不多將來終無可催亦必不免除放但早放

一日則民免一日之苦(⿱艹石)除放稍遲於官𥘉無

所補徒使貪吏㸃胥得以並縁侵漁重爲赤子

之病臣等以爲 陛下當以 孝宗故事爲法

若以今日國用非 乾道 淳熈比除信饒外

且乞加惠七州其七州夏稅姑置四等而盡閣

五等之數庶於焦熬窮苦尚可少蘇臣等非敢

不恤國力姑息要譽旣叨奉使一道親見民間

狼狽如此豈容不以實言 陛下仁儉之徳必

不與𩚑困無𦕅之民較此毫未但恐 堂陛尊

嚴四方旱傷之狀未必一一盡聞則臣等之言

疑若張大其事 淳熈八年淮淛江東飢詔遣

着作郎𡊮樞將作監主簿王謙躬親按視今願

考循故實選遣朝臣徧行本道如臣等所言稍

渉欺誕甘受罔 上之誅所有七州第五等夏

稅仍乞先賜𠋣閣以昭 陛下之徳意以廣

孝廟之仁恩臣等不勝至望㝷下江淮制置司覈實竟不行

  申尚書省乞將安𫟪所估沒人户銭物下

  本司給還

照對本司今月十二日凖尚書省劄子備奉

聖㫖令尚書省契勘安𫟪所元據監司州縣拘

沒到减落會價人户財産銭物不拘巳未到庫

及巳未拘收數目盡行給還仰見 朝廷閔雨

之切垂念及此寛恩誕播聞者欣躍某職在奉

宣巳即時㳟禀行下屬部其間錢物未至安𫟪

庫者在州縣便當遵照指揮喚上人户審實給

還不容更有濡緩但錢物巳至安𫟪庫者若令

家屬經州縣請據赴安𫟪庫所陳乞支領𥨸恐

犯事之家乆失生理貧瘁日甚决無餘力可以

先經州縣給據⿰糹⿱𢆶匹走行都伺𠉀取撥必且因循

歳月終於不霑實惠某區區愚意欲望鈞慈許

令本司將元因减落㑹價拘沒錢物在安𫟪

者具數徑申安𫟪庫所仍差人自爲赴庫請領

俟到本司𨚫發下犯人所居州縣逐一當官審

實盡數給還庶免庫藏邀阻道𡍼跋渉與夫旅

舎滯留之費於以推廣徳意使家𬒳再生之恩

實爲大幸如某所陳仰合鈞意即乞徑從尚書

省施行伏𠉀指揮劄付本司從所申事理施行

  申樞宻院乞住築池州城壁

江東轉運司申據諸縣縣丞㕔申到上人論捄

荒劄子數内一件𥨸見池陽諸邑𭧽自兵興之

⿰糹⿱𢆶匹以旱蝗民力彫敝視他郡特甚昨自 嘉

定四年本州承准樞宻院抛下燒造滁州城磚

及本州修城續又増加數目行下諸縣分認燒

造渉歷累年官民勞費竟未有了辦之日盖縁

抛降元銭𩔖不足以償其燒造之費州不任其

責而悉皆諉之縣縣旣無其力而不免藉之民

方其造塼之時率以隊伍起夫坯陶展轉以至

成塼動渉旬月更畨分役旣周復始終歳勤苦

而燒造之數無㡬勞役之日未休至於蓄牛之

家夲以備耕稼之用且復均科以供工作旣竭

其日夜之力不惟他時田功不任其勞或以疲

而斃者有之民受其害巳致重困本州又專差

公吏下縣監督縣胥從而與之表裏爲姦文移

迫促動以軍期爲名所用窰匠不按巳定之籍

而業不素者妄肆追呼所役郷夫不計當用之

數而役方休者例行関集凢此皆所以爲通融

請免之地毎免一匠則爲直若干免一夫則爲

直若干至於貧而無力之人則朝夕供役無有

巳時官司日給銭米𩔖皆虗破而實不及出入

吏手惟𥝠計是圖而官事之辦與否不問也夫

修築城壁固當致力於無事之日豐年樂歳雖

未免勞民猶之可也今旱蝗之變甚於昔年小

民方皇皇然救死之不贍而復使之受無窮之

擾其何以堪兼照本州修城見役諸寨土兵廢

廵徼之職而供版築之事在今日尤爲未便諸

寨或據阨塞或守江面正将以警捕盗賊今在

籍之兵率不及額而老弱不足用者居半又復

取其壯者以奉土功方此飢歉之歳設有緩急

何以爲備此又不容不爲先事之慮也欲乞詳

酌所陳行下池州日下權行住罷諸縣燒塼及

修城二役仍追囬各縣所差公吏𠉀将來豐熟

日别議施行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