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卷第三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四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五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四

 對越甲藁

  奏劄

   直前奏劄

臣聞君子小人之分義利而巳矣君子之心純

乎爲義故其得位也將以行其道小人之心純

乎爲利故其得位也將以濟其欲二者操術不

同故所以導其君者亦異夫爲人君者受諫則

明拒諌則昬明則君子得以自盡昬則小人得

以爲欺故爲君子者唯恐其君之不受諌爲小

人者唯恐其君之不拒諌彼小人者豈以受諌

爲不羙㢤蓋正論勝則邪說弗容公道行則𥝠

意莫逞故其術不得不出於此昔唐憲宗嘗謂

李絳曰比諌官多朋黨論事不實皆䧟謗訕欲

黜其尤(⿱艹石)何絳曰此非 陛下意必憸人以

此營誤上心因極陳其說以明人臣進諌之難

帝曰非卿言我不知諌之益憲宗唐之英主也

憸人之言一入㡬至於黜諌臣蓋朋黨謗訕皆

人主之所深惡因其所惡而激怒之雖憲宗之

明不能無惑非絳深知小人情狀而極辨之則

皇甫鎛李逄吉之徒豈必末年而後用事嗚呼

人主爲杜稷計其可不致察乎此㢤臣嘗歴考

前古凡小人欲排正論大抵數端不曰立異則

曰好名不曰賣直則曰歸過而其甚者則曰朋

黨也謗訕也蓋爲君子者以引君當道爲心政

有得失必不苟從不苟從則近乎立異矣竭忠

論事必合人情旣合人情必得時譽如此則又

近乎好名矣好直鄰於賣直救過𩔖於歸過乃

至持論偶同則可謂之朋黨盡言無隠則可謂

之謗訕凡此數端皆迷誤君心之酖毒窒絶言

路之榛荆也自非至聖至明末有不爲所惑仰

惟本朝聖哲相承招徕讜言如恐弗及方其盛

時天下之士仇然獻議固有踈狂謬戾不切事

體沽激矯亢不本忠誠者亦皆優容不以爲⿱自幸

其間小人不便或進巧說(⿱艹石) 景祐中范仲淹

旣坐言事絀議者因請敕牓朝堂有曰憸邪罔

上者有辟挾𥝠立黨者必懲自謂足以梗言路

矣而 仁宗㝷即悔悞誕降明詔敷求直言召

還仲淹竟至大用而 慶暦之治以成 哲廟

初用司馬光之言下詔求諌當時有不欲者豫

設六事以排之曰(⿱艹石)隂有所懐犯非其分或扇

揺機事之重或迎合巳行之令上以觀望 朝

廷之意以徼幸希進下以眩惑流俗之情以干

取虚譽(⿱艹石)是者必罰無赦光復上䟽争之以爲

此非求諌乃拒諌也人臣惟不言言則入六事

矣哲宗 宣仁亟俞其請而四方言利病者始

𫉬上聞 元祐之治實基乎此向使二宗納

姦言而不悟逺正論而不容則小人之計行君

子之道䘮豐功大業安能傳示永乆爲 本朝

極盛之日乎(⿱艹石)乃指公論爲流俗者王安石之

𥝠心分上書爲邪等者蔡京之姦計斥忠賢爲

僞黨者韓侂胄之狡謀覆轍甚明厥鍳非逺臣

愚伏望 陛下恢洪聖度以徠天下之忠言昭

晣聖鍳以察群臣之心術凡在廷之士有勸

陛下以親近端良不諱已過者必君子也不惟

聽受之又當奬擢之有勸 陛下以疑忌人言

惡聞闕失者必小人也不惟拒絶之又當擯斥

之使鳴鳯之瑞日聞而妖狐之音頓息(⿱艹石)是而

治功不𨺚天休不格者非所聞也惟 陛下留

神反復愚臣之言

  除江東漕十一月二十二日朝辭奏事劄

  子一

臣愚不肖蒙恩備使一路遂將逺違穆穆之

光𥨸伏惟念人臣之義雖在窮約猶不忘君况

嘗以載筆之史乆直禁廬今雖將指有行而憂

國念君之忠其敢以旣去遂巳謹復深惟當世

之故而願獻其區區惟 陛下幸察其一曰宗

社之耻不可忘臣嘗觀古之人主於仇讎怨敵

之國有𫝑未能報而姑事之者有𫝑雖不敵而

不事之者有𫝑可以勝而逺報之者有𫝑可以

報而反助之者昔太王之於狄也事之以皮幣

事之以犬馬事之以珠玉凡其所欲悉以𢌿之

蓋是時狄強而周弱畏天保國其道當然故孟

子曰唯智者爲能以小事大然狄之於周特一

時之怨非百世之讎含垢包荒義未爲失此所

謂𫝑未能報而姑事之者也西晋懐愍二帝俱

沒於劉聦元帝間關南渡立國日淺外冦方熾

内難復興故終其身未皇北討然一介行李未

嘗聘虜廷成帝時石勒來修好詔焚其幣此所

謂𫝑雖不敵而不事之者也勾踐會稽之辱舉

國以臣妾於呉而能苦身焦思折節下士與百

姓共其勞人事旣修天應亦至呉之稻⿱觧虫不遺

種矣而夫差方觀兵中土與晋會于黄池勾踐

得以乘閒舉兵遂墟其國此所謂𫝑可以勝而

遂報之者也晋孝武時符堅聚百萬之師志吞

呉會頼謝玄等大破之淮淝堅旣狼狽西歸其

子丕復與慕容垂相持于鄴使晋之君臣有志

經略乗機席卷殆不甚難而謝玄方且從丕之

請遺兵以救其窮餽米以濟其饑舎符氏之深

讎與慕容而爲敵未㡬劉牢之等爲垂所敗秦

旣不祀晋亦以衰此所謂𫝑可以報而反助之

者也臣𥨸惟國家之於金虜蓋萬世必報之讎

髙宗 孝宗值其方𭛌不得巳以太王自處而

以勾踐之事望後人今天亡此胡近在朝夕旱

蝗頻年赤地千里甚於夫差之時韃靼群盗四

面交攻無異符秦之季天其或者付 陛下以

有爲之會乎臣嘗熟思待敵之䇿其别有三練

兵選將直𢷬虜巢(⿱艹石)勾踐襲呉之師此上䇿也

按兵堅壘内固吾圉止使留幣外絶虜交(⿱艹石)

氏之不與敵和而鍳其宴安江沱之失此中䇿

也以救災䘏鄰之常禮施之於茹肝渉血之深

(⿱艹石)謝玄之助符丕此下䇿也用上䇿則大義

明混一之機也用中䇿則大計立安強之兆也

用下䇿則大𫝑去阽危之漸也臣不知今日之

廟謨其將安出乎顧更化以来生聚敎訓未有

勾踐十年之功固未可遽圖一戰之勝於傳有

之攻不足者守有餘夫以堂堂大邦方地萬里

能以待敵之禮而遇天下之豪傑以遺虜之

費而厲天下之甲兵人心𡚒張士氣自倍何憚

於此虜而猶事之㢤(⿱艹石)乃輕信𫟪臣迎合之言

援醜孽於將亡置世讎而不念非惟忠臣義士

沮氣解體而夷狄盗賊亦將有輕中國心萬一

貽書誚侮我將何詞以應之夫重於絶虜者畏

召怨而啓釁也然能不召怨於亡虜而不能

啓釁於新敵權其利害孰重孰輕故臣願 陛

下勉勾踐之良圖懲謝元之失䇿則王業興𨺚

可冀矣其二曰比鄰之盗不可輕今之論韃靻

者𩔖曰猖獗小夷非有嚢括并吞之志其論山

東之盗者亦曰蕞爾姦孽不過䑕竊狗偷之謀

抑不思劉石苻姚之興大抵皆出荒裔全齊十

二之險昔人用之嘗以覇強况今中原士民倀

倀無主使盗亦有道則衆將從之苟得志而鄰

於吾莫大之憂也廼者僞使之來輕舟浮海不

十日而抵𫟪城舍舟登岸人無知者安知不以

是覘吾之虚實乎臣願 朝廷母輕二賊日夜

講求攻守之䇿以逆杜窺覦之心自治之方無

急於此其三曰幸安之謀不可恃今之議者大

抵以虜存亡爲我欣戚聞危蹙之報則冀其非

實得安靜之耗則幸其必然重以𫟪臣喜爲迎

合或曰韃靼許和矣或曰群盗聽命矣或曰穹

廬還燕有日矣誠使虜命少延吾得以因時修

備豈非至願政恐奔竄敗亡之餘𫝑心不乆皇

皇 鉅宋初非小弱顧乃藉彼以爲安是猶以

朽壌爲垣而望其能鄣盗賊也臣願 陛下勵

自強之志恢立武之經毋以虜存爲喜毋以虜

亡爲畏則大執舉矣其四曰導䛕之言不可聽

臣聞天難諶命靡常者伊尹所以訓太甲惟不

敬厥徳乃早墜厥命者召公所以戒成王聖賢

言天不過如此未聞曰其星𨇠某舎則其業昌

某神居某地則其福應也自嘉定更化以来兵

偃歳豐民稍蘇息此誠聖徳格天之效而溺於

數術者猥曰五福太一實臨呉分審如其言則

治亂興衰皆有天數無關君徳豈不悖㢤今𫟪

事方殷正君臣戒懼之日而薦紳大夫工爲䛕

恱或以五福足恃爲言夫漢之肇造以寛仁得

民而不在五星之聚晋之郤敵以將相有人而

不在歳星之臨呉矧乾象吿愆邇日尤甚其可

恃䜟緯不經之說而忽昭昭之儆戒乎惟 陛

下鍳天人之相因察䛕佞之有害益修其本以

格天休宗社之慶也其五曰至公之論不可忽

臣聞公論國 元氣也元氣痞鬲不可以爲人

公論堙欝不可以爲國 祖宗盛時用人立政

一揆之衆論而行之以至公故人心說服天下

順治 熈寧之世以新法爲不可行者公論也

王安石違而咈之終以悞國 紹興之際以和

議爲不可恃者公論也秦𢶒讎而嫉之遺患至

今夫朝廷之舉措是而衆亦是之者治世也朝

廷之舉措非而衆亦非之者亦治世也朝廷舉

措自以爲是而衆莫敢議其非此子思所以憂

衛之君臣也徃者侂胄弄權以威罰箝天下之

口浸淫旣乆附和成風北伐一事中外共知其

非而莫敢言其效蓋可賭矣使侂胄能虚心平

聴不以先入爲主而惟公論是從則國無佳兵

之禍已無僇辱之殃豈不羙㢤間者使命之出

外議譁然從臣爭之館學爭之庠序之士又争

之或者未必不以爲紛紛多事臣獨曰此十數

年來所無之氣象聖君賢相優容涵養致此盛

事豈易得㢤夫天下之大本同一家人主者父

也大臣者宗子也大夫士者家之衆子弟也至

於庻人之賤亦家之陪隸也父兄有過子弟争

之子弟有過陪隸言之蓋一家之事休戚實同

凡其第第相規政欲共成門户之羙耳君臣之

義何以異此而自昔悪聞正論者徃徃加以歸

過賣直之名夫欲使士大夫畏避此名務爲緘

黙直易易耳不知臣子至情本爲國計何負

君父而顧嫉之耶深惟今日實公論伸屈之機

朝廷之上若以言者爲愛君爲報國無猜忌之

意而有聽用之誠則公論自今而愈伸(⿱艹石)以言

者爲沮事爲徼名無聽用之誠而有猜忌之意

則公論自今而復屈夫公論伸屈乃治亂存亡

之所繇分故臣於奏篇之終反復極言忘其重

煩 天聽之𤽮詩曰心乎愛矣遐不謂矣惟

陛下亮臣愚忠取進止

  二

臣恭聞 太平興國中嘗詔諸道轉運司察訪

部下官吏凡罷軟不勝任及黷于貨賄者俾條

上其事狀其清白自守幹局不苛者亦許其明

揚臣仰見 祖宗盛時𨕖用監司付以事權者

蓋欲其公於刺舉使貪懦者無所容而㢘能

有以勸責任之意蓋不輕也自嘉泰開禧以来

公道不行請囑日盛郡縣之官有罪狀彰灼爲

監司者甫欲案劾巳求要路之援以自脫甚者

得以施其反噬之計於是刺之權有所不行矣

歳舉之員徃徃奪於權貴之命孤寒無援者雖

盡心職業不免陸沉之歎膏梁庸騃苟有所挾

(⿱艹石)執劵以取償焉於是舉之權又有𠩄不行

矣是以州縣之間贒否不分民受其病今 陛

下更新大化公道昭明𣹰還 乾道 淳熈之

舊矣獨薦紳間親故請託之𡚁未能盡革臣愚

欲望 聖慈戒諭中外士大夫相與維持公道

使將指承命者得以展澄清之志而賢不肖有

所甄别其於治道豈小𥙷㢤

  召除禮侍上殿奏劄一乙酉六月十二日

臣聞國於天地必有與立焉三綱五常是也夫

自髙卑奠位而大分巳明帝降之𠂻而善性均

有然維持而主張之繄君師是頼故聖人者作

躬行此道以標的乎天下君臣之綱正於上而

天下皆知有敬父子之綱正於上而天下皆知

有親夫婦之綱正於上而天下皆知有别三者

正而昆弟朋友之倫亦莫不正凢使生人之𩔖

各有寧宇不相闘𭧂賊殺者此唐虞三代數聖

人之功所以與天地同其大也夫所謂五常者

亦豈出乎三綱之外㢤父子之恩即所謂仁君

臣之敬即所謂義夫婦之别即所謂禮智者知

此而巳信者守此而巳未有三綱正而五常或

虧亦未有三綱廢而五常獨存者鳴呼是理也

其扶持宇宙之棟幹奠安生民之柱石歟人而

無此則冠裳而禽犢矣國而無此則中夏而裔

夷矣臣嘗讀詩至六月之序曰小雅盡廢則四

夷交侵而中國㣲夫小雅之詩財二十餘篇而

綱常之義略備中國之所以爲中國者頼此而

巳而至於盡廢焉是自爲夷也四夷交侵之禍

安得不以其𩔖至乎又嘗攷觀古昔有當衰㣲

削弱之世而綱常未至泯絶猶足以僅存者亦

有治安𭛌盛之世綱常隳弛卒至於大壊而不

可捄者周自東遷日以卑矣然威文出力以奬

王室則猶有君臣也諸侯㑹盟以定世子則猶

有長㓜也故能擁持虚器尚數百年晋氏之興

奄有呉蜀𠕂傳而至惠帝可謂極盛矣而陽徳

不剛隂慝内熾䜛巧交煽國本遽揺諸王䟦扈

主威遂奪三綱盡廢而劉石之變興唐至明皇

亦太平極治之日而宮闈怙寵黷亂天常姦䛕

肆欺濳竊國命兇邪造釁戕伐本支三綱盡廢

而羯胡之難作即晋唐之事以驗序詩者之言

千載相望(⿱艹石)合符契有天下者柰何其不監㢤

惟我 祖宗繼天立極其於事親教子之法正

家睦族之道尊主御臣之方大柢根本仁義故

先朝名臣或以爲家法最善或以爲大綱甚正

或以爲三代而下皆未之有猗歟休㢤 聖子

神孫所當兢兢保持而勿墜也㳟惟 陛下天

啓叡明肇膺大寳此正端本澄源之時臣来自

逺方竊聞朝野之論以謂 陛下有承順 太

母之孝有憂憫元元之仁苟推是心何徃非善

獨不幸䖏天倫之變有未盡其道者雖棣華之

愛方篤而布粟之謡遽興流聞四方所損非淺

夫一政之行一令之出苟乖於理害且随之綱

常大端是謂人極人極不立國將柰何且民無

甞情惟上所導大學曰上老老而民興孝上長

長而民興弟又曰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遜一

國興遜盖情雖無常而性則本善倡之則應作

之則興故慈孝𨺚於上則下有忠順之風愛敬

虧於上則下有陵犯之俗影響相從至爲可畏

伏惟 陛下深懲徃悔而思所以𥙷過者焉夫

天子之孝與臣庶不同 陛下欲報 先皇之

大徳則⿰糹⿱𢆶匹志述事所當先衰麻之數哭踊之節

其次也欲報慈闈之至恩則先意承志者不可

後滫瀡之奉跪拜之㳟其末也兢兢朝夕惟實

徳是充惟大政是習使朝廷以治而宗社以安

則子道修矣誦二南正始之詩而思異時之擇

配者不可不謹玩大易正家之義而思平居之

反身者不可不嚴近而九族必有以廣親睦之

仁内而六官必有以示肅雍之化則家道正矣

委任臣工者人君之大體躬親聽㫁者人君之

大權二義並行初不相悖必使政令出於公朝

而絶多門之𥝠威柄歸於王室而無倒持之失

則君道立矣子道修者仁之本家道正者禮之

源而君道之立則又天下大義所由定 陛下

能明此三者而行之一本於誠則不求感人

而人自孚不求正俗而俗自化姦雄不得爲辭

以動衆夷狄不得伺𨻶以生心治安長乆之計

無越諸此臣以迂踈誤蒙召擢寘在春官實掌

邦禮深惟治亂安危之本豈在玉帛鍾皷之間

故於進對之初首以大經大法爲 陛下告狂

愚無取惟 聖明擇焉取進止

貼黄臣所謂䖏天倫之變未盡其道者蓋以

大舜之事望 陛下也昔者象日以殺舜爲

事舜爲天子則封之孟子推明其指曰仁人

之於弟也不藏怒焉不𪧐怨焉親愛之而巳

矣夫以象之不道而舜親愛之心曾不爲之

少衰此其所以爲人倫之至也然象雖封庳

 而不得有爲於其國天子使吏治之而納其

 貢稅不得以𭧂其民此又仁之至義之盡可

 以爲萬世法也况濟王之於 陛下其屬爲

 兄而霅川之變迫於群兇非出本志前有避

 匿之迹後與討捕之謀情狀灼然本末可者

 陛下儻能以舜愛象之心而全之又以舜封

 象之法而處之使有富貴之娯而無尺寸之

 柄則 陛下之所爲即舜之所爲矣綱常𫉬

 全聖徳無玷書之史冊揚休何窮臣竊惜

 陛下之不思出此也今事無所及矣故臣輙

 進𥙷過之說冀陛下力行衆善以揜前非

 庶㡬異時不失爲我宋盛徳之主此愚臣之

 願亦天下之願也臣又竊𮗚 雍熈秦邸之

 事方其有罪不免降遷及其薨亡不廢恩䘏

 故有追封之典賜謚之荣下至諸子俱蒙遷

 櫂當時宰臣稱頌 太宗皇帝之徳以爲睦

 族推慈舎罪䘏孤足以感動天地今濟王之

 亡也自輟朝卜葬之外未之聞焉意者群臣

 未有以 太宗之事告 陛下者臣不避誅

 戮敢冐昧言之伏願 明詔有司考求雍

 熈故實斟酌而行之雖濟王未有子息然興

 㓕⿰糹⿱𢆶匹絶之仁在 陛下爲之何不可者扶綱

 常於㡬墜全恩義於巳虧天地神人之心亦

 將有以亮 陛下矣臣區區獻言非爲親王

 計益爲 陛下計也丹𠂻皦然可質天日惟

 聖明賜察

  二

臣竊惟今日求治之要莫難於得天心亦莫難

於𭣣人心然天人非二致也得人斯得天矣在

易大有上九自天祐之吉無不利孔子曰天之

所𦔳者順也人之所𦔳者信也當 元祐初

二聖臨朝聽政四夷稽首請命西羗夏人降附

相㝷而黄河北流有復禹舊迹之勢天下曉然

知上意與天合蘇軾推明其故以爲此二聖

躬信順以先天下之功也夫無一事不當於天

心乃可言順無一事不孚於人心乃可言信今

陛下躬親庶政内禀慈謨以時攷之甚似 元

祐而求之於天則震電雨雪⿰糹⿱𢆶匹見於冬春星文

變異洊形於邇日求之於人則忠義之旅反側

未安朝野之民咨歎未息意者 朝廷之舉措

所以信服乎人心者有未至歟人心之未信此

天心之所以未順也夫是是非非之理本諸天

道而著在人心不以古今而存亡不以智愚而

增損上之所爲一與理合則不待敎令而自孚

上之所爲一與理悖則雖加刑僇而不服然則

今日人心之未信者果安在耶成王之命君陳

曰有廢有興出入自爾師虞庶言同則繹孔子

答哀公之問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

直則民不服盖立政用人未有不參稽公議而

能厭服天下者 祖宗盛時凡有大政必采群

言 太平興國中秦邸之事作太子太師王溥

等議于朝堂者七十有四人然後有詔裁决以

大事之不可輕也廼者霅川之變眎昔畧同而

未聞有參聽于槐𣗥之下者此人情之所共惑

也 康定 慶曆間簡求西帥必取當世第一

流宰臣吕夷簡至忘讎薦進以重任之不可輕

也徃者淮蜀二閫之除皆出僉論所期之外今

其效亦可覩矣而除目洊攽僉論之不同猶昔

也天下之事非一家之𥝠其在公朝何惜不與

衆共以求至當之歸乎且廟堂之上所以廢僉

諧而任獨見者不過惡聞異論而巳抑不思事

未行而有異論吾猶得以參酌可否而惟是之

從事旣行而有異論則國體巳傷而救無所及

朝廷施爲動關理亂嘗試之誤豈容數耶臣願

自今國有大議 陛下虚心於上使群臣各得

盡言於下大臣至公無我而詳擇其中至於簡

拔材能以任重任亦必以公論爲主此今日𭣣

人心之一事也賈𧨏有言慶賞以勸善刑罰以

懲惡先王執此之政堅如金石行此之令信於

四時據此之公無𥝠如天地今之賞罰其未能

𠃔愜衆志者母乃有未適其平者乎夫難平者

事也惟任理無情而付輕重於物然後施置得

所而人莫得而議焉今有功同而賞異者問之

則其厚者必某人之所主也其薄者必孤寒而

無援者也又有罪同而罰異者問之則其輕者

必某人所主也其重者必踈逖而寡與者也

朝廷之於天下當如天之於萬物㘽培傾覆付

之無心而可使一毫𥝠意介其間乎諸葛亮偏

方之佐爾而其言曰吾心如秤不能爲人作輕

重故當時之臣有爲其廢絀者不惟無怨而且

思焉况堂堂天朝誠能以至公之心行至平之

政則予奪所加誰敢不服惟 陛下常存此心

而揔綱於上大臣常守此道而持衡於下賞一

人必使凡爲善者勸罰一人則使凡爲惡者懲

此今日𭣣人心之二事也夫官之失徳以寵賂

之章其在昔人以爲至戒當 乾道淳熈間有

位于朝者以饋遺及門爲恥受任于外者以苞

苴入都爲羞今薫染成風恬不之恠陸贄有言

鞭靴不已必及衣裘衣裘不巳必及幣帛幣帛

不已必及金璧由今觀之豈止是㢤新巧相夸

而無窮誅求横出而罔極於是軍民之膏血竭

盡而亡餘矣怨讟繁興日以滋甚然貴臣邇列

非必有利之之心徃徃藉其名以事侵刻者大

抵皆是利歸𥝠室怨萃公朝抑何便而莫之止

也今誠欲息天下之議惟在 朝廷曉然示人

以屏絶之意甚者反其物而辠其人則心迹暴

白而假託以自𥝠者不得肆矣正巳示儀之方

孰先於此仍願㫁自 聖心誕降明詔以儆中

外俾皆滌除貪暴砥厲㢘隅惠綏兵民銷弭怨

疾此今日收人心之三事也 朝廷之規摹欲

其廣大不欲其𥚹狹治世之氣象欲其寛𥙿而

不欲其迫蹵商民之胥動浮言(⿱艹石)可忿疾而盤

庚方且登進在庭丁寧𨳩曉藹然如家人父子

之親周公作無逸以戒成王亦曰小人怨汝詈

汝則皇自敬徳又曰亂罰無罪殺無辜怨有同

是叢于厥身夫以怨詈殺人周公之所畏也獨

柰何其輕犯㢤𭧽者以訛言之籍籍於是有譏

呵之令譏呵則巳過矣甚至於流竄焉殺僇焉

而人愈駭矣傳曰我聞忠善以損怨不聞作威

以防怨自譏呵之令行都城之民揺手相戒有

道路以目之風此何等氣象而見於 聖明嗣

服之初乎夫峻刑而重罰本欲以一衆心而不

知人情之疑懼則其心之不一正自此始不惟

是也 朝廷布群材於列位夫固頼其言以相

正也而𨕖懦成風精銳銷耎朝有闕政則拱嘿

弗言而𥝠嘆于家朝有過舉則進焉導䛕而退

竊非議尊君親上人情所同本心昬迷何至於

是亦由誘導未至而猜阻先形人思苟容誰敢

自竭且自 孝宗以来臨御未㡬即下求言之

詔訪問所逮下至芻蕘今詔旨之頒旣徐徐數

月之後而僅止官吏罔及士民方明目逹聦之

初遽示人以弗廣何以昌士氣何以逹下情是

冝播吿雖修而人以虚文視之也今誠欲慰天

下之望惟當𨳩廣規摹昭示徳意解煩苛之網

闢寛𥙿之𡍼而又式循舊典載㺕綸音韋布之

㣲咸許論事庶㡬憂虞者得以自安忠直者得

以自𡚒此今日𭣣人心之四事也古今天下最

易失者莫如人心而最易感者亦莫如人心轉

移之機殆𩔖反掌今中外恫疑逺近咨怨非大

有以慰安之臣恐携離日甚一或騷動將有不

可收拾之憂此羣臣之所共知顧恐度所惡聞

未有以實吿于上者爾然臣區區豈欲 朝廷

專尚姑息苟爲嘘濡以恱之㢤惟公惟平惟正

惟大一循天下之理而不雜以一巳之𥝠易之

所謂信順者如是而巳惟 陛下與二三大臣

深體而力行之則天人之助將有不求而自應

者元祐之治豈難致㢤意切言狂伏俟威譴

  二

臣聞敵國外患自昔有之根本安強形勢鞏固

則敵雖盛而不足憂根本單虚形𫝑削弱則敵

雖㣲而有足懼臣觀今日近有金虜逺有人

狡焉窺覦意在叵測而淮堧之變尤駭聴聞群

情方摇未易底定蓋嘗深思熟計竊以爲聚正

人端士於 朝廷使之盡言𥙷過者此内固根

本之方也布賢牧良將於方維使之養民訓兵

者此外固根本之要也根本強則形勢張矣古

之有國者以人材爲輕重故一干木足以藩魏

一季梁足以安隋厥效甚明不可誣巳今 朝

廷之上紳緌濟濟夫豈乏人然敏銳之士多於

老成政事之才冨於經術慷慨敢言者少故正

論罕聞廉退自重者少故士風弗競 陛下嗣

服之初嘗以耆艾而褒𫝊伯成楊簡矣以儒學

而褒柴中行矣近復以恬退而用趙蕃劉宰矣

海内聞風孰不欽嘆然前乎三臣雖加異數而

聘召未聞是有優賢之名而無用賢之實也至

於直亮敢言有如陳宓徐僑者非特召擢未加

雖褒寵且莫之及此議者所謂弗滿也 陛下

誠欲𭣣用賢之效臣願處伯成簡於内祠置中

行於經幄(⿱艹石)(⿱艹石)僑擢之言論之地且益求其

𩔖而招徠之使華髪舊徳之良清名峻節之彦

峩冠委珮畢萃於朝廷 陛下開心見誠俾之

條陳闕失大臣虚懐無我與之商搉事冝母縻

以好爵而言論不從母𨺚以虚文而情意弗浹

則賢者之所有皆爲朝廷有矣如是而内之根

本弗強非所慮也趙簡子將保晉陽必先有以

寛其民之力李牧將攻匈奴必先有以養其兵

之銳今四方長人之官撫字不聞而叨懫日甚

萬金之産或一朝而白奪累世所積或㣲罪而

沒官夏秋之賦輸納至于再三關市之征苛細

及於毫末鞭笞雜下而燕𥬇自如膏血巳殫而

溪壑未滿以此貿官職以此廣田廬於是乎民

貧至骨矣諸道揔戎之帥訓肄不勤而掊克是

務自偏禆以至士卒其家貲稍厚者必使之治

貨財非優之也蓋幸其負課而掩有也其廪(“㐭”換為“面”)

稍豐者必以之供役使非親之也蓋利其捐 --捐金

而求免也軍中相語以酒壚藥局爲籍貲産之

娣媒謂當其事者必不能自免也囬易房廊爲

䧟子孫之坑穽謂其身雖死而監督至於無窮

也主帥剥偏禆偏裨剥隊伍有日給千錢而不

足衾絮者有月禀數斛而不飽糟糠者以此飾

苞苴以此買SKchar舞於是乎兵貧至骨矣嗚呼兵

民俱病一至斯極此何時而莫之捄耶臣願

陛下明詔輔臣一新黜陟用廉仁之守而去貪

殘任賢能之將而斥暴横使之視民如子䘏軍

如家崇飲氷食檗之風均挾纊𭠘醪之惠俾人

有生意而士有奮心如此而外之根本弗強非

所患也漢人有言本強則精神折衝本弱則招

殆致凶爲邪謀所陵臣觀方今之埶可謂弱矣

司馬光嘗謂 祖宗苦身焦思以變衰唐之俗

陛下髙捠熟視以成後魏之風邇日之事何以

異此不亟圖之則紀綱日以陵夷風采日以銷

鑠駸駸焉將有不可復振者此臣所以痛心疾

首思有以爲 陛下告也今區區所陳實轉弱

爲強之本惟 朝廷不以爲迂而采用之則其

效有可以歳月期者詩曰心之憂矣不遑假寐

臣不勝惓惓

  得聖語申省狀

證㑹某今月十二日上 殿奏事未出劄子先

秉笏叙謝蒙 恩召除得面 清光蒙 宣諭

曰乆聞卿名下有二語偶不記憶讀至第一劄

貼黄口奏自古聖人無不盡倫而舜獨爲人倫

之至者縁其他帝王皆處人倫之常獨舜處人

倫之變故也處人倫之常者易處人倫之變者

難 宣諭曰何謂人倫之常某奏父慈子孝兄

友弟㳟此人倫之常也子孝而父不慈兄友而

弟或不㳟此人倫之變也人孰無父母而舜則

父頑母嚚人孰無兄弟舜之弟象則傲人孰無

夫婦舜則以匹夫娶天子之女此皆人所難處

者而舜能處之各盡其道所以爲人倫之至

宣諭曰烝烝乂不格姦某奏此乃舜以至誠篤

孝感動之效也如象至爲不道然舜親愛之心

不爲少衰惜 陛下之處濟王不如舜之處象

蓋舜不以象欲殺巳爲怨而封之有SKchar旣不失

友愛之恩又使吏治其國納其貢稅象不得一

有所爲雖有虐民之心而無所施所謂仁之至

義之盡也(⿱艹石) 陛下所以處濟王者亦如此豈

不盡善盡羙 聖上正色宣諭 朝廷之待濟

王亦可謂至矣某奏陛下友愛之心可謂無

所不至天下之人莫不知之但(⿱艹石)謂此事處置

得盡善臣實未敢仰承 聖訓 陛下不必㸔

其他只㸔舜之處象者如彼 陛下之處濟王

者如此其不及舜明甚大抵人主所爲當以二

帝三王爲師秦漢以下人君舉動不皆合理難

以爲法 陛下所以待親王者旣有媿於舜終

是欠闕處蒙宣諭曰亦是一時倉猝某又奏

此乃旣徃之咎臣本不當言所以言者只欲

陛下知得此是一大欠闕處自此益進聖學益

修聖徳凢處人倫之際曲盡其至庶可揜盖前

失異時爲有 宋盛徳之君此臣區區之心也

且如漢文帝亦不幸有淮南王之事只縁文帝

所爲可稱處多淮南王之死又不出其本意所

以不失爲漢之賢主然不免有此一玷不如無

之爲愈今 陛下處此一事旣有媿於舜自今

處他事當益加勉勵必無媿於舜可也古之聖

人亦不能無過但能補過則其過也如日月之

食其更也如日月之復不害其爲聖人 玉色

㣲有喜意讀至第二劄尾某奏曰人心之所在

𭅺天心之所在 宣諭曰天視自我民視天聽

自我民聽即此意也讀至第三劄 陛下誠欲

𭣣用賢之效臣願處伯成簡於内祠置中行扵

經幄某奏朝廷之上不可無華髪舊徳之臣不

獨人主頼老成之益朝列新進之士亦得有所

矜式又奏 陛下方留心典學(⿱艹石)召伯成簡中

行三人置在 朝廷特賜顧問所益必多如臣

晚學恐不足仰禆聖徳宣諭曰賢者在朝所

益非淺又奏伯成簡皆年逾八十人謂雖召之

必不来臣謂 陛下(⿱艹石)至誠招徕之豈有不至

之理縱使不来必能因嚢封以忠言上逹其益

亦自不少 宣諭二人何處居某奏楊簡四明

人𫝊伯成泉南人讀至四方長人之官撫字不

聞叨懫日甚一叚 宣諭曰監司郡守如何無

一廉者某奏豈可謂全無人但廉者少而貪者

多愛民者少而虐民者多耳又 宣諭曰然則

何以革之某奏(⿱艹石) 朝廷於用舍黜陟之間示

人以意㢘者用而貪者黜愛民者用而害民者

黜使士大夫知所勸懲則此習何患不革又

宣諭卿曾見有何㢘吏某奏臣自湖南來所過

州郡但見知𡊮州趙䈣天一介不取真㢘吏也

又奏將帥掊克軍士因依 宣諭曰直恁地又

曰軍心尤不可失讀三劄畢蒙 玉音温然賜

諭卿所陳三劄皆忘讜之論當即爲施行某奏

謝再拜訖退

  論初政四事乙酉七月爲禮侍日上

臣竊聞 陛下廼者㳙選剛辰移御清燕非特

恬養神明之觀抑且稍正宫寢之儀臣子之心

不勝慰幸然區區之愚有欲獻於 陛下者不

敢自嘿㳟惟 髙宗皇帝受命中興再造區夏

六飛南渡駐蹕錢塘其與前世之君篳路籃縷

以啓山林披攘荆𣗥以立朝廷者殆無以異其

艱其勤可謂至矣 孝宗皇帝嗣守丕緒志清

中原二十八年之間蒐㰖賢材厲精聴㫁未嘗

一日少SKchar能保固大業垂萬世無𭛌之休今

陛下所御之宫庭即 二祖儲神閒燕之地也

仰瞻楹桶俯視軒墀當(⿱艹石) 二祖實臨其上念

昔者剏守之惟艱思今日⿰糹⿱𢆶匹承之匪易則兢業

祗懼其容少忽乎漢文帝有言朕奉先帝宫室

常恐羞之惟其以是存心故能終身爲㳟儉之

主两漢之賢君莫先焉此臣之所欲獻者一

陛下前所居處宻邇東朝唯思曲盡人子之㳟

其敢遽當人主之奉今宫閤曁乗輿服用之需

頥指使令之便必將浸備於昔臣知聖性恬淡

固非外物可移然以一心而受衆攻非卓然剛

明弗惑未有不浸滛而蠹蝕者然則將何道以

處之曰惟學可以養此心惟敬可以存此心惟

親近君子可以維持此心蓋理義之與物欲相

爲消長者也篤志于學則日與聖賢爲徒而有

自得之樂持身以敬則凛如神明在上而無非

僻之侵親賢人君子之時多則規儆日聞謟邪

不得而惑三者交致其力則聖心湛然如日之

明如水之清理義常爲之主而物欲不能奪矣

此臣之所欲獻者二三年之喪行於宫壺非獨

衰麻在躬而已哀慕之存於心者不可頃刻忘

憂慼之形於色者不可斯湏已古者卒哭而廬

居小祥而堊室今雖未能如昔然居處之制不

可不極其撲素也古者服喪非有疾不飲酒食

肉今雖未能如昔然饔人太官之供不可不極

其菲儉也古者終喪不處于内今雖未能如昔

然防㣲謹獨屏逺聲色不可不極其嚴也食則

見 先帝于𦎟立則見先帝于墻庶㡬不負

罔極之恩丕昭純孝之實儻因移御之適凡所

以自奉者少異於居喪之儀則雖衰麻在躬猶

不服也此臣之所欲獻者三 陛下前者日侍

慈明两宫之情常歡然而無間今視膳問安之

敬雖無改於昔而其見則有時矣此正 陛下

深留聖心之日也古之事親者聽於無聲視於

無形一舉足一出言不敢忘父母也况 皇太

后親舉神器以授 陛下同聽萬機曾未數月

褰裳去之如脫敝屣隆恩厚徳與天地無極

陛下將何以報之乎然則㳟勤之禮孝養之誠

當有加於前日可也至於两宫侍御之臣恩意

當使如一蓋愛親者及其犬馬况左右使令者

乎厥今群臣萬民之命繫於两宫慈孝交𨺚於

上則群臣萬民皆有所恃以爲安而两宫侍御

之臣亦得以保其富貴此臣所欲獻者四臣猥

以不材叨𬾨勸讀比者親承 聖訓苟可禆益

朕躬母或有隠 陛下之虚懐求𦔳如此臣其

敢以淺陋自解乎用是輙陳其愚兾𥙷萬一惟

聖明擇焉取進止

 貼黄臣竊惟古者平旦視朝以爲常度蓋人

 主與天同運故必與日俱出以臨照百官則

 陽徳宣昭政機無壅先皇帝毎旦御朝率

 在卯辰之間臣侍螭SKchar二年實所親見 陛

 下始𥘉清明正厲精庻政之日而晨興聴事

 乃頗後於 先帝之時正使㝢内晏寧猶恐

 示人以怠况中外多虞之際乎孔子曰昧爽

 夙興正其衣冠平旦眂朝慮其危難一物失

 理亂亡之端惟 陛下深味斯言自今臨朝

 必以日出爲莭于以法乾健而體離明通下

 情而逹民隠實𥘉政之首務也臣僣帥有陳

 仰祈矜貸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