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征契丹命將制

親征契丹命將制
作者:石重貴 後晉
(後晉少帝)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18

宣王講武,逐獫狁於太原;漢帝出師,走匈奴於瀚海。是知蠻夷猾夏,不能絕之於古今;戎狄無厭,不能拘之以信義。先皇帝昔當草昧,方在龍潛,未登鄗邑之壇,始有晉陽之難。契丹主徑驅蕃部,直抵並郊,遂解重圍,助成大統。我之興也,彼有力焉。於是邀之以鬼神,申之以盟誓,載諸簡冊,傳厥子孫。爾後常念前因,每思厚報,減宮闈之服玩,罄府藏之珠珍,供億無時,道塗相望。而契丹貪殘滋甚,驕縱異常,通使命於江淮,徵貢輸於郡國。包藏既久,奸譎漸萌。既而輿議喧嘩,群情憤激,軍民扼腕,中外同辭,請興貔虎之師,以遏豺狼之患。先皇帝重其信誓,篤以初終,降萬乘之尊,禮不義之虜,耗中原之力,奉無已之求。迨於纘受丕圖,虔承顧命,每欲息民繼好,敢忘屈已從人?所以厚禮卑辭,以隆其意,推心置腹,以示其誠,其如鴆毒潛深,獸心難革,乘我歉歲,伐予大喪,平視中原,竊窺神器。朕實不德,民罹其殃,愧悼增深,寤寐興歎。向者躬提黃鉞,親指靈旗,駐於甘泉,自春徂夏,賴祖宗垂慶,天地儲休,猛將如雲謀臣若雨,士百其勇,人一其心,寸鏃不遺,狂戎自潰,氛霾少息,師旅凱旋。今則漸入秋深,慮為邊患,朕以誌平寇難,不敢荒寧,將期親率全師,恭行天討,庶幾一舉,永靜三邊,罔辭櫛沐之勞,用拯生靈之患。得不精求將帥,慎束偏裨?冀成破竹之功,以殄折膠之寇。爰於剛日,乃降命書:

順國軍節度鎮深趙等州觀察處置幽州道行營副招討等使特進檢校太師兼中書令行真定尹駙馬都尉杜重威,地居戚裏,神授戎韜,久服金革之勞,累濟艱難之運。虎牢晝閉,一麾而蝥賊自消;河朔未寧,再駕而氛妖繼息。戡定之業,溢於鼎鍾。

天平軍節度鄆齊棣等州觀察處置兼管內河隄等使光祿大夫檢校太尉平章事張從思,清明可鑒,忠正無邪,夙懷刺虎之謀,早列濯龍之籍。當襄陽之役,克成監護之勳;及北虜之來,實賴藩籬之固。器業之用,可謂縱橫。

西京留守起復檢校太尉兼侍中行河南尹景延廣,文武全才,雲龍際會,指經綸於掌內,藏甲馬於胸中,久權七萃之師,繼委十連之帥,軍民畏服,畿甸肅清,左右之勞,書於盟府。

武寧軍節度徐宿等州觀察處置等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師兼侍中趙在禮,河嶽鍾靈,鬆筠植性,授玉鈐之秘略,得金版之沈機,輔翼數朝,周旋重鎮,述職而必先九牧,事君而唯盡一心,尊獎之功,光乎史冊。

建雄軍節度晉慈隰等州觀察處置等使特進檢校太師平章事安叔幹,眾推武庫,素曉陣圖,疾惡如仇,見義思勇,觴酒豆肉,無虧撫士之心;尺籍伍符,盡得總戎之訣。軍旅之任,實契僉諧。

前泰寧軍節度兗沂密等州觀察處置等使特進檢校太師平章事安審信,久處腹心,早攀鱗翼,倜儻乃萬夫之長,驍雄真六郡之豪。燕頷虎頭,鹹仰將軍之相;牙璋犀節,累持方伯之權。英特之名,播於中外。

河中護國軍節度管內觀察處置等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師平章事安審琦,嚴明無翳,寬簡自居,善知奇正之謀,備熟孤虛之法,首赴風雲之會,昔同帶礪之盟,累殿藩垣,常堅夾輔連帥之重,倚若長城。

河陽三城節度孟懷等州觀察處置管內河隄等使青州行營副都部署特進檢校太師符彥卿,惟爾先臣,實為名將,世襲弓裘之慶,門傳忠孝之規。西漢三雄,徒稱傑出;東京七校,乃為時生。竭盡之心,貫於金石。

義成軍節度滑濮等州觀察處置管內河隄等使北面行營馬步都虞候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師皇甫遇,劍敵萬人,力摧九虎。赤羽若日,蒲大夫之英風;快馬如龍,曹景宗之意氣。繼承重寄,必竭純誠,義烈之稱,播於寰海。

北面行營馬部都排陣使兼馬軍都指揮使特進檢校太保右神武統軍張彥澤,猛若關張,氣吞荊聶,薦膺委寄,每著勤勞。鳴鏑離弦,既得吟猿之妙;青萍出匣,久彰斷兕之名。營陣之間,皆推果毅。

橫海軍節度滄景德等州觀察處置管內河隄等使幽州道行營右廂排陣使特進檢校太師王延裔,鬼穀傳書,神龜授印,委鎮臨於滄海,賴控扼於邊陲。繕甲治兵,暗蓄摧凶之計;深溝高壘,不移持重之心。捍禦之謀,斷於胸臆。

保義軍節度陝虢等州觀察處置等使特進檢校太尉宋彥筠,威惠兼著,膽氣無儔,累佐戎權,善貞師律。千軍萬馬,憚陳慶之雄名;三令五申,得孫武之虞術。將帥之選,皆謂當仁。

前懷德軍節度管內觀察處置等使光祿大夫檢校太傅田武,早從戎伍,備曆艱難,安邊展頗牧之才,制勝合韓吳之法,向者仗其舊德,委以邊藩,頗資外禦之功,實有分憂之績,忠貞之節,雅葉柬求。

北面行營步軍都排陣使兼步軍都指揮使特進檢校太保左神武統軍潘環,幕府書勳,師幹著效。攻城野戰,獨麾鄭國之旗;陷陣先登,幾獲魚門之胄。洎分環衛彌見公忠,兵革之時,所宜登用。

而皆位崇侯伯,任重土茅,俱為社稷之臣,悉是楝梁之具。或推忠徇義,或報國忘家,常堅翼戴之心,夙蘊澄清之誌。朕所以告於宗廟,質以蓍龜,授之以征鼙,付之以蕭鈇。但以狂戎侵掠,生聚虔劉既貽中國之羞,抑亦人臣之恥。爾等上則承先皇顧讬輔予衝人,次則副朝廷倚毗,委之重任。所宜同德比義,戮力齊心,各竭乃誠,共安國步,功業可以不朽,富貴可以無窮,況今芻粟俱充,士卒鹹憤,旌旗萬隊,甲馬千群,呼吸則山嶽蕩搖,號令則乾坤震動。以此制敵,何敵不摧?以此攻城,何城不克?佇期獻俘清廟,懸首素旗,同集大功,永清四海。

於戲!周王任吉甫、南仲,乃慴戎夷;漢帝仼去病、衛青,遂空沙漠,今吾命帥,皆謂得人,勉立異勳,速平多難,無令數子,獨擅前功,凡我股肱,當體朕意。杜重威充都招討使,張從思充兵馬都監,景延廣充馬步軍都排陣使,趙在禮充馬步軍都虞候,安叔幹充馬步軍左排陣使,安審信充馬步軍右排陣使,安審琦充馬步軍都指揮使,符彥卿充馬軍左都指揮使,皇甫遇充馬軍右都指揮使,張彥澤充馬軍排陣使,王延裔充步軍左都指揮使,宋彥筠充步軍右都指揮使,田武充步軍左廂排陣使,潘環充步軍右廂排陣使。

PD-icon.svg 本五代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