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世名言十二樓/19

目錄 覺世名言十二樓
◀上一回 第十九回 拂雲樓第二 溫舊好數致慇懃 失新歡三遭叱辱 下一回▶


  裴七郎自從端陽之日見妻子在眾人面前露出許多醜態,令自己無處藏身,刻刻羞慚欲死。眾人都說:「這樣醜婦,在家裡坐坐罷了,為什麼也來游湖,弄出這般笑話!總是男子不是,不肯替婦人藏拙,以致如此。可惜不知姓名,若還知道姓名,倒有幾齣戲文好做。婦人是『醜』,少不得男子是『淨』,這兩個花面自然是拆不開的。況且有兩位佳人做了旦腳,沒有東施嫫姆,顯不出西子王嬙,借重這位功臣點綴點綴也好。」內中有幾個道:「有了正旦、小旦,少不得要用正生、小生,拚得費些心機去查訪姓字,兼問他所許之人。我們肯做戲文,不愁他的丈夫不來潤筆,這樁有興的事是落得做的。」又有一個道:「若要查訪,連花面的名字也要查訪出來,好等流芳者流芳,貽臭者貽臭。」七郎聞了此言,不但羞慚,又且驚怕,惟恐兩筆水粉要送上臉來。所以百般掩飾,不但不露羞容,倒反隨了眾人也說他丈夫不是。被眾人笑罵,不足為奇,連自己也笑罵自己!及至回到家中,思想起來,終日痛恨,對了封氏雖然不好說得,卻懷了一片異心,時時默禱神明,但願她早生早化。

  不想醜到極處的婦人,一般也犯造物之忌,不消丈夫咒得,那些魑魅魍魎要尋她去做伴侶,早已送下邀帖了。只因游湖之日遇了疾風暴雨,激出個感寒症來。況且平日喜裝標緻,慣弄妖嬈,只說遇見的男子沒有一個不稱羨她,要使美麗之名楊於通國,誰想無心吃跌,聽見許多惡聲,才曉得自己的尊容原不十分美麗。「我在急遽之中露出本相,別人也在倉卒之頃吐出真言。」平日那些扭捏工夫都用在無益之地。所以鬱悶填胸,病上加病,不曾睡得幾日,就嗚呼了。起先要為悅己者容,不意反為憎己者死。

  七郎歿了醜妻,只當眼中去屑,哪裡暢快得了,少不得把以前的大話又重新說起,思想:「這一次續弦,定要娶個傾城絕色,使通國之人贊美,方才洗得前羞。通國所贊者,只有那兩位女子,料想不能全得,只要娶他一位,也就可以誇示眾人。

  不但應了如今的口,連以前的大話都不至落空。那戲文上面的正生,自然要讓我做,豈止不填花面而已哉!」算計定了,就隨著朋友去查訪佳人的姓字。訪了幾日,並無音耗。不想在無心之際遇著一個轎夫,是那日抬她回去的,方才說出姓名。原來不是別個,就是裴七郎未娶之先與她許過婚議的。一個是韋家小姐,一個是侍妾能紅,都還不曾許嫁。

  說話的,你以前敘事都敘得入情,獨有這句說話講脫節了。

  既是梅香、小姐,那日湖邊相遇,眾人都有眼睛,就該識出來了,為何彼時不覺,都說是一班游女、兩位佳人,直到此時方才查訪得出?

  看官有所不知。那一日湖邊遇雨,都在張皇急遽之時,論不得尊卑上下,總是並肩而行;況且兩雙玉手同執了一把雨蓋,你靠著我,我挨著你,竟像一朵並頭蓮,辨不出誰花誰葉,所以眾人看了,竟像同行姊妹一般。及至查問起來,那說話的人決不肯朦朧答應,自然要分別尊卑,說明就裡。眾人知道,就愈加贊羨起來,都說:「一份人家生出這兩件至寶,況是一主一婢,可謂奇而又奇!」這個梅香反大小姐兩歲,小姐二八,她已二九。原名叫做桃花,因與小姐同學讀書,先生見她資穎出眾,相貌可觀,將來必有良遇,恐怕以「桃花」二字見輕於人,說她是個婢子,故此告過主人,替她改了名字,叫做能紅,依舊不失桃花之意,所謂「桃花能紅李能白」也。

  七郎訪著根蒂,就不覺顛狂起來,說:「我這頭親事若做得成,不但娶了嬌妻,又且得了美妾,圖一得二,何等便宜!這頭親事又不是劈空說起,當日原有成議的,如今要復前約,料想沒什疑難。」就對父母說知,叫他重溫舊好。

  裴翁因前面的媳婦娶得不妥,大傷兒子之心,這番續弦,但憑他自家做主,並不相拗,原央舊時的媒妁過去說親。韋翁聽見個「裴」字,就高聲發作起來,說:「他當日愛富嫌貧,背了前議,這樣負心之輩,我恨不得立斬其頭,剜出心肝五臟拿來下酒,還肯把親事許他!他有財主做了親翁,佳人做了媳婦,這一生一世用不著貧賤之交、糟糠之婦了,為什麼又來尋我?莫說我這樣女兒不愁沒有嫁處,就是折腳爛腿、耳聾眼瞎沒有人要的,我也拚得養她一世,決不肯折了餓氣,嫁與仇人!落得不要講起!」媒人見他所說的話是一團道理,沒有半句回他,只得賠罪出門,轉到裴家,以前言奉復。

  裴翁知道不可挽回,就勸兒子別娶。七郎道:「今生今世若不得與韋小姐成親,寧可守義而死。就是守義而死,也不敢盡其天年,只好等她一年半載,若還執意到底,不肯許諾,就當死於非命,以贖前愆!」父母聽了此言,激得口呆目定,又向媒人下跪,求他勉力周全。媒人無可奈何,只得又去傳說。

  韋翁不見,只叫妻子回復他,婦人的口氣,更比男子不同,竟是帶講帶罵說:「從來慕富嫌貧是女家所做之事,哪一本戲文小說不是男家守義,女家背盟?他如今倒做轉來,卻像他家兒子是天下沒有的人,我家女兒是世間無用之物!如今做親幾年,也不曾見他帶挈丈人丈母做了皇親國戚;我這個沒用女兒,倒常有舉人進士央人來說親,只因年貌不對,我不肯就許。像他這樣才郎還選得出。叫他醒一醒春夢,不要思量!」說過這些話,就指名道姓咒罵起來,比《王婆罵雞》更加鬧熱。媒人不好意思,只得告別而行,就絕口回復裴翁,叫他斷卻癡想。

  七郎聽了這些話,一發愁悶不已,反覆思量道:「難道眼見的佳人、許過的親事,就肯罷了不成?照媒人說來,她父母的主意是立定不移的了,但不知小姐心上喜怒若何?或者父母不曾讀書,但拘小忿,不顧大體,所以這般決裂。她是個讀書明理之人,知道『從一而終』是婦人家一定之理。當初許過一番,就有夫妻之義,矢節不嫁,要歸原夫,也未可料。待我用心打聽,看有什麼婦人常在她家走動,拚得辦些禮物去結識她,求她在小姐跟前探一探動靜。若不十分見絕,就把『節義』二字去掀動她。小姐肯許,不怕父母不從。死灰復燃,也是或有之事。」主意定了,就終日出門打聽。聞得有個女工師父叫做俞阿媽,韋小姐與能紅的繡作是她自小教會的,住在相近之處,不時往來;其夫乃學中門斗,七郎人灃之年,恰好派著他管路,一向原是相熟的。

  七郎問著此人,就說有三分機會了。即時備下盛禮,因其夫而謁其妻,求她收了禮物,方才啟齒。把當日改娶的苦衷與此時求親的至意,備細陳述一番,要她瞞了二人,達之閨閣。

  俞阿媽道:「韋家小姐是端在不過的人,非禮之言無由入耳。別樣的話,我斷然不敢代傳,獨有『節義』二字是她喜聞樂聽的,待我就去傳說。」七郎甚喜,當日不肯回家,只在就近之處坐了半日,好聽回音。

  俞阿媽走入韋家,見了小姐,先說幾句閒言,然後引歸正路,照依七郎的話一字不改,只把圖謀之意變做攛掇之詞。小姐回復道:「阿媽說錯了。『節義』二字原是分拆不開的,有了義夫才有節婦,沒有男子不義,責婦人以守節之禮。他既然立心娶我,就不該慕富嫌貧,悔了前議,既悔前議,就是恩斷義絕之人了,還有什麼瓜葛?他這些說話,都是支離矯強之詞,沒有一分道理。阿媽是個正人,也不該替他傳說。」俞阿媽道:

  「悔盟別娶之事,是父母逼他做的,不干自己之事,也該原宥他一分。」韋小姐道:「父母相逼,也要他肯從,同是一樣天倫,難道他的父母就該遵依,我的父母就該違拗不成?四德三從之禮,原為女子而設,不曾說及男人。如今做男子的倒要在家從父,難道叫我做婦人的反要未嫁從夫不成?一發說得好笑!」俞阿媽道:「婚姻之事,執不得古板,要隨緣法轉的。

  他起初原要娶你,後來惑於媒妁之言,改娶封氏。如今成親不久,依舊做了鰥夫,你又在閨中待字,不曾許嫁別姓,可見封家女子與他無緣,裴姓郎君該你有份的了。況且這位郎君又有絕美的姿貌,是臨安城內數一數二的才子。我家男人現在學裡做齋夫,難道不知秀才好歉?我這番攛掇,原為你終身起見,不是圖他的謝禮。」韋小姐道:「緣法之有無,係於人心之向背;我如今一心不願,就是與他無緣了,如何強得?人生一世,貴賤窮通都有一定之數,不是強得來的,總是聽天由命,但憑父母主張罷了。」俞阿媽見她堅執不允,就改轉口來,倒把她稱贊一番,方才出去。走到自己門前,恰好遇著七郎來討回復。

  俞阿媽留到家中,把小姐的話對他細述一番,說:「這頭親事是斷門絕路的了,及早他圖,不可誤了婚姻大事。」七郎呆想一會,又對她道:「既然如此,我另有一樁心事,望你周全。小姐自己不願,也不敢再強。聞得她家有個侍妾,喚做能紅,姿貌才情不在小姐之下。如今小姐沒份,只得想到梅香。求你勸她主人,把能紅當了小姐,嫁與卑人續弦,一來踐他前言,二來絕我癡想,三來使別人知道,說他志氣高強,不屑以親生之女嫁與有隙之人,但以梅香塞責,只當羞辱我一場,豈不是樁便事!若還他依舊執意不肯通融,求你瞞了主人,把這番情節傳與能紅知道,說我在湖邊一見,驀地銷魂,不意芝草無根,竟出在平原下土;求她鑒我這點誠心,想出一條門路,與我同效鸞凰,豈不是樁美事。」說了這些話,又具一副厚禮,親獻與她:不是錢財,也不是印帛,有詩為證:

    餞媒薄酒不堪斟,別有程儀表寸心。

    非是手頭無白鏹,愛從膝下獻黃金。

  七郎一邊說話,一邊把七尺多長的身子漸漸地矬將下去,說到話完的時節,不知不覺就跪在此婦面前。等她伸手相扶,已做矮人一會兒了。

  俞阿媽見他禮數慇懃,情詞哀切,就不覺動了婆心,回復他道:「小姐的事,我決不敢應承,在他主人面前也不好說得。他既不許小姐,如何又許梅香?說起梅香,倒要愈增其怒了。獨有能紅這個女子,是乖巧不過的人,算計又多,口嘴又來得,竟把一家之人都放不在眼裡,只有小姐一個,她還忌憚幾分。若還看得你上,她自有妙計出來,或者會駕馭主人,做了這頭親事,也未見得。你如今且別,待我緩緩他說她,一有好音,就遣人來相復。」七郎聽到此處,真個是死灰復燃,不覺眉歡眼笑起來,感謝不已。起先丟了小姐,只想梅香,還怕圖不到手;如今未曾得隴,已先望蜀,依舊要借能紅之力,希冀兩全。只是講不出口,恐怕俞阿媽說他志願太奢,不肯任事。

  只唱幾個肥喏,叮嚀致謝而去。

  但不知後事如何,略止清談,再擎麈尾。

◀上一回 下一回▶
覺世名言十二樓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